第28章 (11)爸爸是你的守护神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3436字
  • 2022-04-05 14:17:29

很快,她们便看到了远处正运行着的轨道线路。

“就是那里!”胡薇薇道,“那边是一条河,他们就会选择在一个桥墩下面引爆炸弹,那边总共有好几十根桥墩,但我不知道他们会破坏那几根。”

听到她的话,机甲十一稍稍右转,“那就从西到东,挨着排查一遍!”

“好!”

……

飞速行驶着的一辆轨道轿车上。

林如怀里抱着一个刚出生一个多月的婴儿,婴儿和林如一起看着无甚光点的车窗外。“小易,这回啊,咱们是去孤舟山找你舅舅呢。听说呀,他现在跟你差不多一样大呢。”她在婴儿的额头上亲了一口,“以后啊,妈妈再带你和舅舅一起去找你爸爸,好不好?”一边说着,林如的脸上已经有两行泪水滑过。

窗外的大地上,正是飞奔着的机甲十一,与轨道轿车同向而行。

“遭了,上面有轿车!我们得加快,他们很有可能趁着这个车过桥的时候引爆炸弹!”胡薇薇大喊。

“抓稳了!”十一再次加速。

车里的婴儿大哭起来。

“小易,怎么了?是不是又饿了?”林如低头看着他,“你这个好吃鬼,不是刚喂过你吗。”说着便又要解上衣的扣子。

机甲十一驮着胡薇薇,快到几乎能和轨道轿车并行。

婴儿的哭声更大了。

窗外的十一,似乎也听到了婴儿的哭声。此时的他却不知道,车里哭闹的正是他易嘉亦的孩子。

林如也不知道婴儿为什么哭,显然他并不是饿了。“小易,来,我们看看外面有什么?是不是有一只……”她却没有说出口。她似乎是看到一只大蜘蛛,生怕吓到孩子,急忙捂住婴儿的双眼。可刚挡住他的眼睛,婴儿便又迅速哭闹起来。

林如听着小易的哭声越来越大,终于还是心软了;她放下了手,婴儿的哭声又止。

胡薇薇已经被迎面的风吹得快要扶不住了,“我,我……”

机甲十一开始减速,“你先下来!”

轨道轿车继续疾驶着。婴儿看不到窗外的蜘蛛机甲,便又大哭了起来。

……

没有载重的十一速度更快了,很快又和轨道轿车并驾齐驱。

十一再一次感觉到车里好像有人在注视着他。他望向车里,那是一个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刚满月的婴儿。女人很美,那个婴儿的眼睛,像是一弯明澈的海。

“砰”地一声,机甲十一被一根古时候的电线杆绊飞了出去。

车里的婴儿笑了。

很快,他再次赶上并超越了那台轨道轿车。

婴儿没有再哭,似乎是明白,他的爸爸去给他和妈妈扫除前方的障碍了……

机甲十一果然不负所托,十字准星之下,弹无虚发。

枪声之后,轨道轿车平稳驶过,没有任何波澜。

十一望着那个车远去,好似望着夜暮中唯一的光。看着它消失在远处,机甲十一好像又回到了先前那种迷茫的状态。许久之后,他晃晃悠悠地走到那群人安放的炸弹旁,小心地拆了起来。

相比于几个月前银色11号机甲面在山南城对的炸弹墙,这里装置显然菜鸟了不少,自然也难不住十一。把四个桥墩上的炸弹拆完之后,机甲十一把那些炸弹丢在远处,“砰”的一枪打爆。

爆炸的火光从很远的地方都能看到,自然随之也能引来轨道系统维护部门的关注。

又过了很久,胡薇薇才喘着粗气找到机甲十一。“解决了?”她看着满地的尸体,似乎是明知故问。当然,胡薇薇还以为这个机甲的背后有一个神一样的操控者,精细到令人尖叫;她哥哥刚好在部队服役,她当然知道这种可以远程控制的机甲,但她没有想到的是,机甲的行动竟然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机甲十一:“我们走吧!”

“走?”胡薇薇疑惑道:“难道我们不用留在现场、等人过来处理吗?”

“不需要,你们那个张总监已经没有翻盘的机会了。”他又看向那个轨道车消失的地方,“那我先走了。”

“等等!我……我真的走不动了!”胡薇薇虽然想留在这里,说不定会收到丰厚的物质褒奖。但她很快也反应过来,既然团队里的人已经对她动了歪心思,那所谓的奖励也不可能顺顺利利地落实下来,自己肯定是再也回不去了;而且现在好些地方已经彻底乱套了,她现在别无去处。“您,能再……载我一程吗?”胡薇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打算去哪里?”

胡薇薇:“我跟你回部队吧!然后,我可以联系我哥,跟他说一下我现在的情况再说。”

“可我不回去呀。”十一还是等着那辆车消失的地方。

“不回去?”胡薇薇不明白了,“那您安排这个机甲去哪里呀?”

十一知道,她一直当自己是一个普通的群控型机甲。想到在那个机密库房里杜启生说的话,机甲十一道:“我是自由的,我的自主意识脱胎于一个真正存在过的人;相当于说,我的身体虽然是一具机甲,但我实际是一个人。”

“啊?”胡薇薇急忙摸了摸自己的脑门,“你说什么?”

机甲十一明白单纯嘴上说说可能很难让她相信,他稍微后退了几步、展示起自己的隐匿手段,“现在我就在你面前,但你却很难发现我……我是有自主意识的。”十一也知道,胡薇薇和总指部的工程兵不一样,他们凭着一个细微的动作就能知道自己的状况,但她不行。

胡薇薇张大了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刚开始她还以为自己刚被那几个人渣侵犯,又跑了这么远,因为低血糖、有点眩晕;可现在她想明白了,刚才哪里是远程指挥机甲的人体贴,这根本就是一个披着金属壳子的大活人。

机甲十一又显示回本来的夜空蓝,“这下你明白了吗?我接下来要去追那辆轨道轿车,所以……”

“等等,我跟你一起!”胡薇薇急忙道:“我,我知道,那个轨道车的终点在哪里。反正现在已经错开这么远了,现在追也来不及了……说不定,你带着我,我们能在终点那里找到你想找的人。”

“终点是哪里?”十一直接问。

胡薇薇:“孤舟山。那是一座海岛,孤舟计划的项目部和出发中心便是在那里。”

“孤舟计划?”机甲十一好像想起了点什么,但记忆中又好像什么也没有。

“对,你带我一起走吧!既然他们敢一次对我动手,肯定还会有下一次,我可不想再落到他们手里……”胡薇薇哀求道。虽是哀求,但眉目间并没有任何一点谄媚,反而似乎是有一种释然,好像在说,哪怕十一把自己丢在这里,她照样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洒脱。

想到她刚刚的经历,十一不忍拒绝,“你上来吧!”

……

军方,总指挥部。

“这几个混蛋!老子才离开一年时间,这城域之外的地方都被他们弄得鸡飞狗跳的。”杜启生看着桌上一堆的报告,奋力把烟灰缸摔在地上。

阿武站在一旁不敢出声。

“阿武。”杜启生咬咬牙,“准备飞机!然后,令沈德阳部把那30台银色机甲投送到这个地方。”他手指着的,正是那个未名之地。杜启生现在不免还是担心那30台银色机甲,虽然他们没有小十一的可变色涂装,他现在可不敢再让他们自行前往了。哪怕他已经猜出小十一大概率是因为听到了自己和阿武的对话才出走的,他也不愿意再冒任何一丝的风险。11-β型的制备还未完全结束、接下来还有一系列的调试、模拟等,他不能接受再出任何状况。

“这里是?”

杜启生:“按我说得做就是了!”

“是!”

阿武出去后,杜启生紧紧攥着的拳头还没有松开。他再也受不了了,小十一失踪,而整个社会被他们那所谓的“印团队”搅得哀嚎遍地。“郭小彬,我在的时候,还能压住你……这一年时间,看看你都办的些什么事儿?”

一想到小十一的事情,他就会不受控制地发火。他这次前往未名之地,郭小彬胡闹的事情只是顺便,毕竟还是有多年的关系在的,虽然他给自己找了个相当大的麻烦,但杜启生心里也清楚、混乱其实是早晚的事情了;最主要还是亲自把那30只银色机甲带回来。

……

未名之地。

30只各式的银色机甲迅速将那个山坡包围。

战机悬停,杜启生单手抓着跟绳子降到地面。“郭小彬,给我滚出来!”站机的声音似乎都盖不住杜启生的怒吼。

卫桑率先从自己的小屋走了出来,“老八,你这个搞的是什么阵仗?”

杜启生大吼:“郭小彬人呢?”

“我在这儿!”

看他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杜启生更是火大,“你瞅瞅你们搞得什么破团队,外面弄得一团糟,你还在这里当没事人是吧?”说完,杜启生一把将他推倒。

郭小彬坐在地上,低着头,也不辩解。

卫桑赶紧拦在前面,“老八,别说了!后面的很多事情,其实和老九已经关系不大了。他和孙欣沛闹崩了,然后……”

杜启生皱着眉头,“你的意思,后面的这些,都是孙欣沛在操盘?”

“他没这个能力,准确来说,现在是失控了!”杨帅从屋里走出来,说道。

杜启生:“那孙欣沛人呢?”

“早就不在这里了。”

……

气也出了,就在杜启生转身的时候,却听到郭小彬又开口了:“这些银色的机甲,是你……把小十一的意识复制了?”

杜启生没有回头,径直离开。

卫桑走到郭小彬身边,“老九,你确定?”

郭小彬:“基本能肯定。”

“他不至于认为我们会猜不出来,那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杨帅发问了。

郭小彬:“我猜一定是小十一哪里出了什么事情;否则,他不需要带这种阵仗、发这么大的火,最后却什么也不做。”

“那,我们要通知给前辈吗?”卫桑问。

杨帅:“说一下也好,不过,如果真的就像老九说的,前辈那里,应该也已经有信儿了。老杜虽然看我们几个不顺眼,可心里头还是服气前辈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