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8)恐怖的系统思维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3460字
  • 2022-04-02 19:44:41

“怎么可能会这么恐怖?”迟子敬实在难以相信,会有这么恐怖的人存在。“也就是说,他需要对我们整个招募计划,对我们当前遇到的困境以及领导层的意图……都了如指掌;并且,他还足够自信,绝对相信自己的判断。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妖孽?”

文三友:“留意一下他,我对这个小家伙倒是很感兴趣;把他的资料也给我一份吧!”

“好的,文老师。”

“那这不就是一个天生的将才?”后面的座位上,有人说了这么一句话。

“未必。”文三友摇摇头,看到手表已经显示收到了侯赛因的个人资料,略微沉默了一会儿,“只能说,拥有全局思维的人会比较有先天优势罢了。实际上,如果认真统计的话,就能发现,这类人中其实也有相当一部分在体制里碌碌无为的;因为很多时候,过于清澈的心反而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他们经常会基于难以全面的信息基础做判断,还执拗的很……才华横溢而又锋芒毕露的人,往往……”他没有接着说,似乎是陷入了回忆。“所以啊,这个人,有待栽培吧!”

他们是一类人,自然明白那种深邃的孤独感。

连同几个月前自杀的易嘉亦在内,因为一个坐标聚在那个未名之地的所有人,哪一个不是惊才绝艳之辈?他们的才华,似乎早已经不受任何限制了……在任何时空下瞥见,都如惊鸿之美。懂得的人,唯有拍案惊奇,心神往之;不懂的人,大概只能了解到他们留给后世的百年孤独。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有人只能看到孤独,有人却能发现自足。

因为他们心里清楚,传承着的那份美好,无需喧闹,如此刚好。

……

杨凌贤带着林宇来到接驳飞机附近。

“哇!我是第一次坐这种飞机。”林宇虽然病态难掩,可还是忍不住惊叹。八个多月前,他第一次登上以前可望不可即的轨道轿车,那天,还是和假装瘸腿的易嘉亦步行过去的;而眼前这个接驳飞机,就算在城域也不是人人都能坐上的……这种特殊的运力,只保留在特殊的部门。

“请吧!”杨凌贤提着他的行李,并没有任何一丝轻视。“现在,孤舟山正在进行新人选拔测验;我先直接带你去见前辈吧,只是不知道你的身体还吃得消不?是不是需要休息?”

“哦,没事。我们先办正事吧!这次的轿车比我上次去上允城的时候舒服多了,不要紧!”孤舟山在望,林宇的眼中似乎突然有了一道光亮。毕竟,他想要实现的重生,就在那里。

“好的,那我们登机吧!”杨凌贤单手摆出一个请的姿势。

“接驳飞机的座椅,确实不如刚才那辆轨道轿车舒服。”林宇心想道,他的双臂只能微微蜷缩起来,座椅好像也不能让他大仰角躺下。

杨凌贤尴尬一笑,“马上就到了,要是不舒服的话跟我说。”

“没事。”林宇双手抱胸,视线转向窗外。

这次的轨道轿车是孤舟计划的项目组委安排的,而且一下车就看到了来接自己的杨凌贤;这说明他们对自己还是很重视的。不得不承认,易嘉亦虽然在山南城的时候趁人之危上了他姐姐,可他的这个研究成果,实在是惊人。

其实林宇之前也曾想过好多次,他能在最绝望的时候遇到易嘉亦的这项研究成果,这似乎就是一种指引。易嘉亦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去追求什么毫无意义的从生到死的完美主义……

“永生吗?哪有这么复杂?”林宇嘴唇微动,看着向后掠去的碧波,悠然地闭上了眼睛。

……

“报告!林宇带到。”办公室门前,杨凌贤敲敲门,道。

“让他进来吧!”办公室里,正是曲梁斌和文三友。

“哟,来了一个。前辈,一会儿啊,还有一个人,我想你也见见吧!”文三友说道,当然,他指的那个人,是侯赛因。

曲梁斌:“杨教官,给他搬个椅子吧!”

“是。”

“林宇。”不等他有所反应,曲梁斌接着说道:“你和你姐姐,林如,一起在山南城长大。你呢,因肝脏受损,时日无多……后来,在军方封闭山南城之前,是易嘉亦把你们姐弟送上去上允城的车……你的病其实也并不算什么,以现在的医疗手段给你续个五六年的命还是能做到的,于此同时,再慢慢等着肝脏配型,若能成功、做一下移植就好……而最关键的是你无法绕开城域的认证系统,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第一步就把你卡住了。”

林宇接过椅子,坐下,“您怎么什么都知道了?”

“这并不难!”曲梁斌笑道:“任何资源,永远都是稀缺的!这次跟你谈话,希望你能认识到这一点。比如说,你可能会怀疑,为什么你不能去上允城医院?为什么在正规的渠道会有那么多的配型不成功?”他稍稍停顿了一下,“城域系统,是一个从零始建的浩大工程,所以它一开始的时候,就是排外的。这一点,我希望你能理解。”

林宇:“这我明白!”

“嗯,求生吗,总是没有错的;不过,易嘉亦这个孩子,就……”没有说完,曲梁斌就闭上了眼睛。

“他怎么了?”林宇追问。

“报告!侯赛因带到!”

文三友:“也让他进来吧,再搬个椅子!”

“是。”

曲梁斌很快收住脸上的表情,“他已经死了。并且,完成了他的最后一步!”

林宇陷入沉思。

“因为你的原因,意识复制的技术,现在已经不再是秘密了。不过,正如易嘉亦担心的那样,它是有缺陷的……而关于死亡的部分,现在在军方手里。”曲梁斌和文三友对视一眼,“目前我们没有一点消息,大概率还是受损了……你知道因为什么吗?”

林宇摇摇头。

曲梁斌提起一口气,但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

“因为你!”这时,只见另一个椅子上的侯赛因翘起了二郎腿,眼睛盯着林宇说道。

曲梁斌微颦,看向文三友。

文三友伸出一根手指示意侯赛因闭嘴。

“为什么因为我?”林宇问。

看到曲梁斌不想开口,文三友道:“还是我来说吧!”他看着林宇,“在易嘉亦的轮椅上,有一个记录、完成他最后一步的设备……”

“是因为我把他的轮椅砸了?”林宇生怕两人怪责而取消让他作为二号试验品的新生计划,辩解道:“我……他骗我姐了,这个混蛋,自己去寻思,却让我姐现在挺着一个大肚子……对,他的轮椅是我砸的。可我真不知道……”

“呃……”文三友摆摆手,短暂停顿了一下,他还真不知道有这一节。和曲梁斌对视了一下之后,接着说道:“这件事上,其实没什么影响的。后来,他去抓来一只军方的机甲兽,把它又改造成之前的‘最后设备’了……”

“然后,死亡那一部分的意识附着在了机甲兽上,但是因为某种原因宕机了。”没有意外,开口的又是侯赛因,“我猜就是因为你过早的把不完整的意识复制技术交了上去,而军方战斗装备上的系统都是封闭式的,很难完全攻克;所以,这一次宕机带来的损失是不可逆的。”

曲梁斌看到侯赛因那嘚瑟的模样,顿时气得转到了另一边去,不再看他们。但他心里也知道,这正是文三友为什么要让自己认识一下这个年轻人。他思维缜密,善于察言观色,以后一定会是个恐怖的人。

文三友对林宇轻轻点点头,显然是肯定了侯赛因的猜测。

林宇:“可我……”

“其实,我和曲前辈,都没有要怪你的意思……”文三友站了起来,走到林宇身边,“向死而生!之所以我们想在意识复制之前跟你谈谈,就是想跟你说这几个字。一旦我们绕开了生命的终点,那它的本身就会在瞬间丧失意义。哪怕,你曾经病魔缠身,都是某种形式的生命之重……所以,我们想告诉你的是,你走的路,虽然看似是捷径,实则是深渊。”

“所以,我希望你牢牢记住我们今天的谈话。然后,你就好好准备一下,几天后,作为2号样本,开始复制你的意识。”

林宇沉默了很久,点了点头。

文三友:“杨教官,带他去吧!”

“是!”

……

等二人走后,侯赛因看着文三友,疑惑道:“文老师的意思是,让我作为3号样本?”

听他说出这句话,曲梁斌惊愕地回过头了。

“对。”文三友的回答也直接了当。“不过,你们的情况不一样。刚才的林宇只是因为时日无多,迫于求生罢了;而你,才是我们真正的计划。”

侯赛因微微眯眼。

“当然,你也可以拒绝。而我们所谓复制你的意识,对你自身也没有任何影响。我们会尝试让你的意识永存……”

“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不是您二位呢?”侯赛因突然问了这么个问题。

曲梁斌:“我们需要在这份意识里,有足够的锐气!”

“好,我同意了!”

二十一天之后。

“将军,那个机甲原型,不见了!”阿武冲进房间,对杜启生道。

“什么!?快带我去!”杜启生大惊,急忙冲上前去。

……

机密库房。

“将军,会不会是因为上次给它涂装的变色漆?让它,它可以自己进化……让它溜出去了……”阿武从来没有见过杜启生那样失态,紧张地说到。

“跟你说了多少遍,要小心,小心……他就相当于是个大活人,里面是一个人的自主意识,你们怎么?真把他……”杜启生看着刚刚给阿武踹烂的衣服,依旧怒气不消。“把这几天值守的名单都给我调出来!”

“是。”

“还有,这个灯是怎么回事?”杜启生指着头上的灯,怒道。

“大前天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坏了。”阿武战战兢兢地说道。

杜启生又气得一拳打在门上,“不知道!你怎么就不想想,怎么会这么巧?”随即他转过身来,“你们都只是把它当成一个普通的初代机甲,怪不得……”

两人走后,机密库房的门口,出现了机甲十一颇显迷茫的身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