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7)考核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3527字
  • 2022-04-02 15:20:34

上允城。

“姐,您就跟我一起去吧!”林宇哀求道:“你看你的肚子,都这么大了,把你一个人留在上允城,我实在是不放心……”

林如:“虽然因为我怀孕的事,面签的时候被百般刁难,但好歹我的城域身份认证通过了不是;现在想想的话,人家卡得严,是因为管理的好。接下来还有两年的考察期,对我们也很重要……”她轻轻抚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说道。

“可我一走,你一个大肚子,怎么照顾自己?”林宇劝不动林如,有些不甘。他现在已经病态尽显,脸色素黄。

当初在林宇向“孤舟计划”组委提交那一份“意识复制技术可行性初探”的时候附加了个请求,就是拿自己的意识作为第2号检验样本。他也告诉了组委,自己已时日无多,愿意通过这种方式为人类向宇宙的进发做点贡献。

组委经过慎重考虑后还是同意了。当然,这里面也包括曲梁斌的首肯。此前,他们唯一犯难的是,意识移植的那个人体样本难以获得;然后,在曲梁斌、文三友的极力主张下,孤舟计划又秘密启动了一个子项目:克隆。

而现在,孤舟山那个克隆体已近尾声,为克隆项目的保密,组委便要求林宇出发前往孤舟山,完成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的借体重生。

林如最近一段时间看着日渐消瘦、肤色蜡黄的林宇,也不由得总是伤心,毕竟血浓于水,慢慢地,也就不再反对他通过意识复制技术重生了。

她抹了一把眼泪,“放心吧,前段时间我去做化验,孩子很健康……”

她曾强迫自己扛下一切,也曾多次因为再也绷不住而深夜跑到没人有的地方痛苦一场……苦日子,终究是有头的;她好像终于快要熬过去了。最近一段时间,林如强迫自己忘掉以前的所有的不堪,强迫自己保持一个好心情……她决定,在孩子出生后,就要做一个阳光、快乐的妈妈。

既然林宇选择了这条路,总归是上天给她们姐弟留了一线。这样想来,命运待自己虽然苛刻,但到底马上就会在头顶泻下一道天光。

“他,可能是回不来了!你们这孩子……”林宇的声音很低,“我把他的成果发出去之后,他要是知道了肯定就会马上赶回来的。可这都……”

林如:“别说了!”能从苦难中走出,她一直把这个孩子当成是个恩赐。只不过,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命运所有的馈赠,都是明码标价的;未经苦难,不得真经。

林宇:“那我……”

“放心去吧!”

……

孤舟山。

“经过几天的环境适应,孤舟计划的种子选拔将在今天举行……”新人集训宿舍里的广播响起,“你们都是从天南海北经推举而来,看到你们相聚于此,我们很兴奋!兴奋于知道了我们的背后站着无穷无尽的想要出发去征战太空的人;兴奋于你们身上的那种激流勇进的气质,而征途,就在茫茫星辰之间;也兴奋于我们孤舟计划项目的所有人,终将在历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所有人早早便在外面整装列队了。

而让刘青吃惊的是,竟然看到苏灿也出现在了队列里。苏灿对他一笑,好像对之前发生的事情没有很在意。

趁教官还没有来,刘青想过去对苏灿说些什么,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虽然苏灿送自己的智能手表还没有拆封、随时可以还回去,苏灿也没有怪责自己那无意的欺瞒;可他总是莫名觉得有些失落感,总想要去挽回什么一般。

大概是一路孤独走来,那种仅存在了几天的被别人需要、受众人羡慕的感觉太诱人了。

“立正!”站在排头的钟诚喊道。

整齐的脚步声之后,所有人肃穆以待。

“请稍息!”一个身穿便服的人走上讲台。“大家好。首先恭喜大家能来到孤舟山参与考核,前几天带你们做适应训练的杨凌贤教官有了新的任务,各位的考核测验便由我来主持。我叫刁鹏飞,应该都要年长你们几岁,以后见了,可以叫我鹏哥。”

刁鹏飞:“下面我来介绍一下本次的考核,共分为四个项目:分别是体能、智力、亲和度和基因测试。”

“前面两项很好理解,按照测验的标准来即可。我想重点强调一下的是亲和度测验和基因测验。亲和度,是要在场的所有人,也就是363人,选出20个以上应该留下来的人,每个人都至少要写20个人,多则不限,我们收到诸位的名单之后进行统计,得票少于20的、或者写不出20个人名字的,可能就会有麻烦了……”

“往年,基因测验是放在最后的。而今年,我们放到最前面做。主要是为了避免一些存在基因缺陷的人占用晋级名额;同样,从基因上,我们也能看到一个人的成长及生殖潜力……”

说到这里的时候,队伍里的很多女生都害羞地低下了头。

“嘿嘿,这也没啥好害臊的。按照预设,登上孤舟的,肯定是女性会稍多一些……宇宙征途漫长,在场的,甚至包括你们在星际旅行中生下来的孩子,孩子的孩子……都不可能达到终点,所以按照‘曲梁斌前辈’的话说,咱们这批人,就是要用女人的子宫,战胜所谓的遥远、不可达到。当然了,我在这里并没有贬斥女性的意思……”

……

“下面,基因测验开始!”

“采集小组已经在你们的右手边就位。第一排,向右……转!”刁鹏飞的那个“转”字喊得格外清晰。随着那个“转”字落定,第一排已然整齐划一地转过身来。当然,这是杨凌贤的功劳。看着走向采集小组的第一批人,刁鹏飞也满意地点了点头。

……

“第二排,向右……转!”

……

说是基因采集,不过是抽一小管血。

“嘿,小美女,你叫什么名字?”“詹天依,你叫什么?”“魏小勇。”……

很多在孤舟山上不合群的人开始临场补救了。

“这明显不对呀,到一个新环境,一周左右的时间,能认识七八个人也算不错了;20个人的话,要求就有点太高了……”刘青前面的一个人转过身来,说道,“兄弟,我们可要互相帮衬,我叫王志东,你呢?”

“刘青!”

王志东:“你再问问后面的哥们儿……”

……

一个宽敞的监控室里,展现的正是他们交头接耳的画面。

原来,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隐藏的摄像头清晰地捕捉了下来。然后就是超级计算机根据拍到的每一帧的画面进行心理分析、社交能力评估与临场应变打分。

“这个刁鹏飞,说得也没什么毛病哈。要是写不出来,就可能会有麻烦……不过,他也没说会淘汰。”开口的正是这次测验的总负责人,迟子敬。

“子敬兄,看来你这儿的套路也是玩得满满的。”

迟子敬:“这么安排,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洪老大说了,他们以后会遇到各种情况,可能其中的很多事情都是我们想象不到的……所以,我们必须对他们的行为、心理有一个了解,尤其是测验之前的社交表现,然后才能做到比较准确的估量。”他口中的洪老大,自然是孤舟计划的总架构师,洪有士,也是曲梁斌前辈带出来的博士生。

“是啊,这确实不是开玩笑。”戴着一顶帽子,坐在角落的文三友开口了。“在考验这种非正常的生活状态下,往往没法测试出一个人的真实水平。这个流程设计得很不错!”

迟子敬:“文老师!怎么是您?您要不开口的话,我还真不知道您也在。”

文三友站起来,摆摆手道:“别别,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曲前辈那里有点事情没有来……不过,我知道他心里惦念着,所以替他来瞅瞅!”

迟子敬:“嘿嘿,您……您跟前辈都多少年老搭档了,还这么……实在是令我们汗颜呐……”

“别拍马屁了,忙你们的!”

“好好,诶。”迟子敬说完,便不安地转身了。心想道:“哎哟,可不是吗。别说下面那群小伙子了,就是我见到大领导,心里还不是虚得……”

好在一旁的人也都是心潮翻涌,应该都没有心思去注意别人的窘态。

……

四项测试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但参加测验的人恐怕不知道,测试成绩只是他们能否留下来的一个参考。当然,智力、体能的测试主要是为了择优,只会淘汰很少那些成绩实在看不过眼的人,因为各个地方或者推荐人在推举的时候,本来就有一个隐性的筛选;而最重要的则是基因测试的结果,哪怕迟子敬大费周章搞的亲和度也就是社交能力的评估,都只是排除一些极端性格的人。基因测试则不同,这个结果完全不能作假,有时候也没必要作假,毕竟很多隐藏在基因层面上的缺陷都是不被自己知道的。但它在性格、传承等各个方面都举足轻重。

“快看那个人!”

迟子敬抬头,只见一个人神色淡然,对着监控室的众人轻轻地眨了眨眼。

“子敬兄,这,不应该啊。他发现我们藏的监控了?也知道我们在看他?”

迟子敬:“应该是。快,他叫什么名字,给我标在上面!”

“侯赛因。”

“这个侯赛因……”迟子敬一副吃惊的表情,“难道,他根据我们的流程,反推断出了我们的真实意图?”

文三友:“对!看他的神情,应该是了。”

注释:

1、关于本章节中的借体重生,设定:克隆并不能复制一个人的记忆、意识;同样,克隆亦不是复制另一个一模一样的人,克隆体也是需要慢慢长大的;克隆体的缺陷是,好比从一个50岁的人身上取样,他的基因能力已经进入衰老期,则克隆出来的婴儿就会有很多不可控的基因疾病……所以,应用于克隆样本的选择最好是胚胎阶段的婴儿(设定为:可从母体抽血获取);而其他剧作中泡在营养液里的成年躯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应该是有别的办法让思维之类的意识同步吧;

2、生殖潜力,本章节中通过基因测试来评估一个人的成长及生殖潜力,生殖潜力并不代表容易怀孕、能生之类;成长表示为一个人“自己”的进步空间,而生殖潜力代表对其后代发展水平的测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