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6)获得隐身技能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3804字
  • 2022-03-31 14:36:35

收到刘青的消息,本来在床上呻吟着的刘思阁立马活蹦乱跳了起来,“哈哈……”他笑得别提有多高兴了。“我嘉亦兄弟就是靠谱!”刘思阁暗自道。虽然想想那晚他们两人一起去抓机甲兽回来的事情还是觉着后怕,但对白虎堂的栽赃也起到了不小的效果,现在又知道刘青顺利进了孤舟山,就算昨天被打得更狠一些都没事。

小六:“这……四哥,不是昨天被打傻了吧?”

“不过还别说,中间那几……他们,下手是真重!也不知道他们是咋想的,本来大家说开了就都没啥事儿的,他们……”

“这就别提了!这里的所有事儿,要过去,就都过去了!”小六厉声道。虽然他猜不出刘四哥是因为什么这么高兴,但他也承认,昨天的解决办法很妙。

大家只有不彻底翻脸,气你们随便出。也许这里的隔阂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化解,但至少兄弟们没有散,就还有弥补的机会。

……

总指挥部,机密库房。

“这可变色漆,真有这么神?”阿武问正在准备给机甲十一涂装的工程兵。

“领导,这您尽管放心好了!其实啊,这个涂层只是整个可变色机体的一部分,我们还会给它装配一个环境感知系统……要是把这个列装到更高级的机甲,哪怕是这个机甲的红外辐射都是可控的;至于这个吗……”那人一边说着一边摇头,似乎是觉得自己手里这么好的东西用在这台初代集群指挥型的机甲上太也浪费了。

阿武也听出那人语气中对小十一的不屑,随即呵斥道:“做好你的事!”

“是是是,领导。嘿嘿……”当然,如果这个工程兵知道昨天那群银色机甲的表现、而银色机甲又正是出于这个原型,他就不会这么想了。当然,有阿武在场,即使工程兵不明所以,也一点都不敢马虎行事。

环境感知传感器装配完毕后,十一还是一动不动、看着那个工程兵在自己身上涂来抹去。“难道这些刷在我身上,不该有点感觉的吗?”

就在工程兵刷到腿关节部位的时候,十一稍稍扭动了一下,顿时把他吓了一跳。“这……这,它怎么会自己动?”

这种初代的集群指挥型机甲,只能系统性的执行一系列模组式的动作,绝对不可能会有这种细微的动作的。“难道是我眼花了?”

一旁的阿武笑了,“你没看错!在你面前的,正是第一个完全自主意识的机甲。别说是配合你刷漆了……十一,去吧,你自己给自己刷!”

在那个工程兵目瞪口呆下,机甲十一开启了自助涂抹……

“我……”工程兵再也说不出话来。

“去吧!看看有哪些他够不着的地方,给他帮帮忙就行!”阿武得意地说道。

可现在哪里还有他的份儿,机甲十一的一通操作,给自己上色、搞得又快又匀。“领导,让您见笑了!我是真不知道这个机甲会有这么厉害……”工程兵挠着头说。

“没事!一会儿你跟我解释一下,这种可变色漆的保养、应用和注意事项吧。”

“好哒,领导。”工程兵便开始介绍起来。“我们装备部新研发的可变色漆,主要是为了适应多变的战场环境……由两部分的作用机理,就是环境传感器探知周围色彩、温度等数据资料,然后覆盖在机甲外面的涂层进行相应的变化、调整……”话还没说完,他便又张大了嘴巴。

原来是机甲十一已经掌握了这种变色技能。在这个机密库房里,他的颜色已经变成和周围一致的浅蓝色。

“对,领导您看!在知晓敌方位置的时候,这种环境融入还能做得更好……”工程兵指着机甲十一的足部,微微弯下腰,接着说道:“它的脚,也和地面一个颜色了。我相信,如果现在关了灯,我们都很难发它了!”

“嗯?”阿武疑问道:“这才一个屋子,有这么夸张吗?”

“就是这么神奇。”工程兵得意道:“现在啊,我觉着,就差给它把武器系统升级一下,绝对能吊打那些新式全能机甲!这可真是个宝贝疙瘩,嘿嘿!”

“刀能杀人,枪炮子弹也能杀人;它们都是等价的。”机甲十一开口了,显然,他还不知道军队里的那些等离子、激光武器已触手可及。“科技使得战争走向越来越不对称,这在某种程度了催生了更加多维度的对抗。比如,反人道的恐怖主义、最初也是萌生于另一方强大军力碾压下的绝望;比如,大家原本可以通过在明确规则下的竞技来解决纷争的,正是那种所谓的‘对敌绝对优势’逻辑,让公平较量再无存在的可能……哦,不是,仅仅成为一项又一项运动,只和光荣有关……”

“十一!你想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阿武怒道。

而一旁的工程兵哪里能明白机甲十一说的话,他紧皱着眉头。

“这个发生的事情,是为最高军事机密!若有泄露,就等着上军事法庭吧!”阿武沉声对工程兵说道。

“是,领导!”工程兵也不再敢多言。

“走吧!”

回去的路上,阿武不住地想着机甲十一说的话。“它只是一个机甲,怎么可能会明白人心的险恶。那不过是机甲视角中的战争罢了;人,总是会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一切手段的……”想到这一层,阿武笑了笑,便没在意了。

……

机甲十一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意识被复制的事情,但关在机密库房的这段时间,它那同样被升级过的“脑袋”可没闲着。甚至在那30具银色机甲因看到地下车库那不堪入目的画面而羞愤的时候,他似乎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心里、或许曾经有过一个女人。自然,外面发生的事情,他是不知道的。

他只是一个机甲,怎么可能会思春?

虽然从他清醒以来还没有出去过这个库房,但机甲十一还是能清晰地感知到,自己曾经一定是自由的;就算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那所谓的曾经。

“杜将军说虽然没有明确说过自己是不是诞生于此,但我的生命,也许真的存在前序……也有可能,我只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存在在我意识里的东西,一定代表了什么。是我失去的?还是想指引我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机甲十一楠楠开口:“我还是先熟悉一下自己的新技能吧!”

几番操作下来,十一终于熟练地掌握了新获得的隐匿技能。

“我可以让自身融入战场环境,连红外辐射都能遮蔽住一大半,基本相当于是隐身了呀。”不过,机甲十一也很快明白过来,这个变色技能是越用越好用的。其实,每一次隐匿,都相当于一次和周围环境相融的图形模拟、呈现,都是一次自主学习的机会……等各种场景数据、算法积累到一定程度,他完全能实现瞬时隐身。

他还在那里,只是不走到近处敌人根本察觉不到。

“如果光照环境不断变化呢?好比在强光爆闪模式下……”机甲十一已经开始循着这一思路开始找寻进化方案了。

而机甲十一不知道的是,他是第一个用上可变色漆的已列装机甲。也就是说,在隐匿领域,他是一枝独秀;并且,因为他独有的学习能力,这种对比优势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大。

……

孤舟山。

且说那天,就在刘青使用掉他的推荐资格登上接驳飞机的时候,曲梁斌就已经收到消息了。

“前辈,你是……”文三友看曲梁斌悠闲地走来,不解地问。

曲梁斌:“几天前,老十推荐的那个家伙来到这儿了。”说到“老十”的时候,他的眼神有些微微的暗淡。“我想,跟你一起去瞅瞅!”

“那,我们叫他过来这里呗!”文三友想都没想便说。

“呃,不!”曲梁斌摇摇头,“咱们在这儿,其实很多东西都不方便;动不动、很容易坏了这儿的规矩。找你正是商量这个事情呢,我们去弄两身普通士官的衣服,悄悄看看他是不是个好胚子。”

文三友一笑,“如果不是呢?”

“哎!”曲梁斌叹了一口气,“我想这样,如果他才能一般,但品行端正,我们这么大一个地方,不至于容不下他;可如果,他两样都不沾,我就得再斟酌一下了……”

“前辈,看您说的。”文三友看着曲梁斌颇有为难的表情,“这不是还没考核呢吗,万一他是那万中无一、天选之子呢?”

曲梁斌也被逗笑了,“哈哈……那,去不去?”

“走吧,看看也好,省得您不放心。”

……

曲、文两人换好衣服,戴上长舌帽,便来到了新人集训宿舍。

此时,苏灿也悄悄找到了刘青。“青哥,这是您的手表,先收好!”

“苏灿,这……我真不能要……”刘青婉拒道。

苏灿:“不是说好了吗,这是我帮您买的。以后你再还我,没事儿!你在这里,到底没有我进出方便不是……快收好了,别客气!”

就在曲梁斌生气,准备调头回去的时候,文三友拉住了他,“再等等看吧!我知道您的脾气,可毕竟是年轻人……他刚从山南城来到这边,这诱惑,确实也不容易禁受。咱们……怎么说呢,都是过过苦日子的人,我想,真是这样,人性有时候也不完全能靠一次检验就下结论。”文三友虽说也不认识刘青,但他毕竟还是想留下刘青,至少能稍稍对死去的易嘉亦有一个交待……并且,站在教育的角度上也确实是这样,不该过早地放弃一个人。

“哼,这才来几天,就收礼物了。”曲梁斌气道:“推荐信是我写的,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宿舍里的两人注意到外面的动静,走了出来。

“前……前辈!文先生!你,你们……”苏灿惊叫,眼前的两人,他太熟悉了。

反倒是刘青并不是认识这两位,一时不知所措了起来。

苏灿也察觉到了不对,小声提醒道:“眼前的就是推荐你过来的曲前辈!”

“曲……”刘青其实现在还不知道推荐他的人到底是谁。

曲梁斌自嘲地笑了一下,“我之所以推荐你,只是受人所托而已。今天见了一面,缘分就到底为止吧!”他转过身来,“过几天就是考核了,你好好准备吧!若你是块真材实料,自然还会有你的机会;否则,就离开这儿吧……也省得我们俩,总想到另一个人。”

“托付您的人,可是名叫易嘉亦?”

两人都没有回答,径直离去。

“前辈!”苏灿急忙追了上去,只留刘青愣在当场。

注释:

1、关于本章节的在一个机甲的角度对恐怖主义的理解,仅属虚拟创作范畴,不代表任何政治立场与价值倾向或对人道主义的漠视;【重要☆】

2、关于机甲十一在本章节的“人生思考”、“认为自己曾经有个一个女人”,包括上一节中的银色机甲对自己起“生理反应”的怀疑,两个事件同时的出现,巧妙之余,逻辑上都属于之前(机甲十一在了解到自己无法寻回完整版记忆之后)宕机而引发的记忆错乱;即产生在意识中的碎片也被完整地复制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