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1)机甲十一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2777字
  • 2022-03-27 16:31:50

曲梁斌、文三友的智能手表上几乎同时受到消息。

看完之后,两人大惊。“十一,你的研究成果与另一份意识,已经传到孤舟计划的实验室了!”文三友对机甲十一道。

现在的机甲十一做不出任何表情,他的蜘蛛身躯就这么呆在当场。

“小十一,你怎么了?”卫桑看他一动不动,焦急地问。

曲梁斌:“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十一正在进行可能性计算。”

看他一直是一个姿态,文三友也忍不住道:“怎么会这样?”

卫桑:“难道还是因为小十一他没法用肢体语言去表达?也没法选择性地无视这件事,那他……”

“对,他现在的意识没有任何生理机制的保护……”曲梁斌皱着眉头说道,“我们恐怕都无法想象这件事施加在他意识上的危害有多大。”

卫桑:“前辈,那他会意识崩溃吗?”

曲梁斌摇摇头,“小十一走进的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我们,完全不知道啊。他究竟需要多久才能恢复过来,或者说以后再也……这,全无先例呀。我们……”

“我倒有个办法,但是不知行不行?”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胡戚瑞开口了。“老八,原来这个蜘蛛机甲里是一个你们军方的封闭的运算与控制系统,我猜之前老十在复刻他的简本意识的时候,并没攻克你们军方的壁垒;所以,十一现在可使用的运算资源太少……如果,能给他增加算力呢。就好比让他的智力水平从三岁提高到十五六岁……”

杜启生:“说得不无道理。不错,这个机甲在设计之初,主要是一些运动性、环境适应能力的考虑。如果拿人体来作比的话,它目前确实是20岁的体格、3岁的智商。哪怕是单纯在他身上堆码几套运算核心,都可能会有效果。”

卫桑:“既然这么说,那我们快帮帮小十一吧。”

“我明白,小十一的自我意识来之不易……”杜启生皱着眉头,“但这件事说来容易,但执行的时候,稍微有点差错都有可能毁了他。所以,我需要把它带回部队里。”

曲梁斌看了一眼文三友,道:“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而我跟三友收到这个消息,恐怕也得回孤舟山(孤舟计划总部)一趟了。”

“那好,我直接叫我们的战机来这儿,也省得你们叫接驳飞机了,刚好能搭你们一程。”杜启生说完,便直接在智能手表上向军方发送了位置。

孙欣沛:“对对,这样更好。上次我和前辈一起,还偷偷搭过一回农业部的施肥车,差点没给我熏死。”

“好,那就麻烦老八了。”文三友道。

“小彬,杨帅,老胡,刚好,咱们剩下的几个人也趁着这个时间、再好好研究一下我们的项目能不能彻底结合到一起。”孙欣沛走到几人跟前,兴奋地道。

杜启生摇摇头,不置可否。

……

很快,军方的战机悬停到了空中。

“前辈,三友,我们出发吧!”就在战机将机甲十一吊着装入机腹之后,杜启生大声叫道。

“好。”

战机轰鸣而走,不一会儿便消失在远方的天幕。

孙欣沛:“你看看,这老八就是气派,随时都能叫来战机……现在能有这种待遇的可真心不多了哦。”

“看看你,又来了。”卫桑瞥了一眼,“咱们又不是没见过人家的肩章。两颗将星呢,那是咱们可以瞎比照的吗?不过,说真的,上回你说的这个融合的事儿啊,想着确实是美得很……”

“那可不,肯定有戏!”孙欣沛顿时来劲了,说道:“你们想啊,人类发展到这个地步,在社会中逐渐形成的一些规则约束已经能够很好的给人们提供指向性……”

“等等!”郭小彬直接打断他,“呵呵,不好意思,我得补充一点,那个情况只是发生在城域。现在相当于人们都把混乱甩给城域之外了。所谓逆熵,只是因为把混乱甩锅到了城域之外,只要无法消灭熵增,那这些混乱的地方就会引爆一切。”

孙欣沛不耐烦地听他说完,便又开口道:“刚才我说到的那种社会行为的指向性,在系统制度层面上对公正、善良、奉献等等的友好回馈,更像是一种普世文化,肯定在宗教模式之上……这种模式,基本上已经消弭了国界、语言的影响。所以,人类共同体,应该由此开始!”

胡戚瑞:“越完美的东西,就越难执行落地。其实,老杜之所以阻止你,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在他的立场上,你这么一搞,很容易引发各种社会动荡、战争……这可不是小事。”

“是啊。”卫桑道:“这么多国家、和它的军事力量,怎么可能会允许我们轻易把他们边缘化。我感觉,虽然在整体上看,确实是这么个趋势,但这个事情,更是急不得啊。”

“虽然我不赞同你的做法,但我感觉,未来的变革似乎不能避免。”郭小彬道:“社会都已经割裂成这个样子了,城域之外的人,不可能眼见那边高楼起而无动于衷的……就在咱们眼前的,军方已经围了山南城,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杨帅:“对,虽说目前军方有此职能,但实际触发预警、必须要军方出场的,恐怕还没有几个先例吧……”

“这老杜刚走,咱们就对军方评头论足的,不好吧。”卫桑笑道。

孙欣沛:“他在的时候,我也照样说……”

郭小彬:“我们来看,城域里的诸多绑定了经济约束普世规则,已经在全球通行,它更是顶替了相当一部分的政府职能;所以,这最后的、国家间的壁垒,实际上已经形同虚设了。”

“停,停。”胡戚瑞道:“小彬,老孙,事情都是两面的。如果真能天下大同,那几大城域为什么不放开限制,让城域之外的人也都进来享受这种美好呢?所以,还是让在其位者某其政策,否则,便是动了人家的蛋糕啊……”

“你有没有想过。现在,几乎所有的政策都是和这些既得利益者在博弈,为什么?目前的金融制度,积弊太久。因为任何改革,都要有代价的;不是我们这辈人承担,就是下一辈而已……现在,不过大家都选择无视这些城域外的人而已。这是整个时代进步必须要面对的成本,他们如此,未来那不可避免的动乱也是如此。”郭小彬冷冰冰地说道。

……

七个月后。

“小十一,现在感觉怎么样?”杜启生走到一个蜘蛛型机甲兽旁边,说道。

十一:“还是之前那样,我损失的那些记忆怕是找不回来了;但就是总感觉,缺少了点东西……而且还对我至关重要。”

几个全副武装的军人从一边走过。

“将军怎么会突然对这个感兴趣,这种初级机甲兽,每年在训练中的损失都不知道多少?”

“小声点儿,你们不知道,将军在这里已经好几个月了。你们不知道吧,将军啊,似乎在想办法让它自进化……”

“这……不会吧,要是这种情况,为什么不拿全能型的机器人来做?”

“这种事情,只能是发生什么巧合了……这个机甲兽,恐怕是被雷劈了一下,诞生出灵智了。”

“去去去,哪有这么邪乎。”

杜启生听到几个人的私语,大声吼道:“你们几个,嘀咕什么呢?”

几人顿时立正、缄默不语。

注释:

1、接驳飞机,设定为一种在轨道系统不能到达的地方,乘客可预约的一种快速在轨道系统之外的地点与轨道交通之间往返的小型飞机,该飞机也是由军方掌管;在99.9%的人都已住在轨道系统附近的前提下,这种接驳飞机的出勤率很低;

2、施肥车,2404年,农业的耕种、收获等全流程也已实现了远程操控与自动化,施肥、犁地、播种等车具都是按照固定的路线无人化作业;

3、关于几人在本章节中讨论的“项目融合”,表示为结合了经济、金融、社会分配等的一套完美的社会运行规则,可以跨越国籍的限制、取代政府的职能等;本卷中的乱局,就是由此引发(改革派与保守势力\既得利益集团的冲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