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16)给我立个墓碑行吗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2718字
  • 2022-03-26 11:54:45

枪响之后,机甲兽就走到杜启生跟前,“您是想让我效力军方吗?”

听到这句话之后,杜启生大喜。“那自然还要看你的意思。虽然这机甲兽是军方的东西,但现在,里面更关键的是你的意识。”虽然刚才它说了,里面只有一个极简版本的易嘉亦的意识,但极简在很多时候往往是最优的。杜启生显然想要将这个机甲兽收归麾下,当然,可以在他回上允城完成真正的意识融合之后。

“把我的尸体埋了吧。还有,给我立个墓碑行吗?”机甲兽看着地上那个曾经的自己,竟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具躯体,连同易嘉亦这个名字,都是真实存在过的。它想,给自己立一个墓碑。

曲梁斌:“应该的。”

剩余的几人也纷纷点头。

“老十,你快跟我们说说,你现在是什么感觉。”孙欣沛很快便从刚才的伤感中走出,语气中又带上了一种轻微的调皮。

“现在还在适应这种状态,似乎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躯体,但又因为这个机甲兽的驱动原理和我们人的神经系统不一样,所以……有点像在梦里的感觉。”

卫桑:“是了,这肯定就是突然间丧失神经系统的支持,意识出现的应激反应。不过既然你能让它动起来,那说明你融合成功了。”

“不过,好像又缺少了一种存在感。”机甲兽发声道。

郭小彬:“应该是最后那一刻,大脑已经初步判定你的状况是死亡,这种脑体验也随着意识迁移过来,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随着你对这具蜘蛛身体了解的加深,应该会慢慢好起来。”

“好吧。”存在在机甲兽里面的那个意识明白,自己以前的一些点头、眨眼之类的细微的表情动作,现在都没有了……至少在完全熟悉这副机甲身体之前,语言就是他唯一的表达方式了。当然,以后他也可能会发明出适合蜘蛛跳的舞蹈来表示自己的欢快……

杜启生:“那我们,还是叫你老十吧!”

“嘉亦,加一,要不就结合一下,老十,加一……干脆你就叫十一好了。”孙欣沛说道,“这样的话,我们只认识了一小会儿的那个老十,易嘉亦……就能一直陪我们待在这儿了。”

“好,那我以后就叫十一吧。”显然,蜘蛛身体里的那个意识也认同孙欣沛的说法。“易嘉亦,已经完成使命了,就让他好好歇歇吧!”

……

葬礼很简单。

八个人、一只机甲兽围着一个略显方形的石板,神情肃穆。

曲梁斌:“十一,你想在上面写什么墓志铭。”

“对呀,十一,你有机会自己给自己写墓志铭啊。”孙欣沛笑着说道:“这个时候,你想给自己写点什么呢?”

十一对易嘉亦留在存储单元里的简单复刻版的记忆检索之后知道,城域中的上流圈层经常性会给过世的挚友撰写墓志铭以示纪念,但更多的信息就没有了。目前,他还无法将诸多零散的记忆片段整合到一起,所以每一次思考都像是一个信息的检索与输出过程;这也是他当前最不能适应的。

当然,这也恰恰又一次证明了存在在十一躯体中的主观意识。拿电脑做反比的话,它是不可能清楚知悉并探究自己的输入、处理与输出的过程的,那它就只能是一个机器;而融入了易嘉亦意识的十一却不一样。

十一:“自小,我父母离异,我变得越来越孤僻……我的童年,只能自己跟自己玩。我会思考很多东西,自学能力也很强……遇到想不明白的事情,还会给科学院写信。虽然他们回复的很少……如果我想给自己一个定义的话,就,思考者吧!”

曲梁斌:“好,思考者——易嘉亦。”

“别的还有吗?”孙欣沛又开玩笑着说道:“比如说,有没有喜欢哪个姑娘忘了给我们说的?”

众人自然都能看出来十一目前的辨识能力有限,但人群中也只有孙欣沛能给他开起这个玩笑来。

十一:“我连我母亲的样子都记不清楚了……我只是牢牢地记住了那种被爱的感觉,我没有存储任何关于我母亲的画面;因为是简单版本的记忆,所以目前只记得两个女人的样子。一是婉君、二是林如。”他把自己整个逻辑过程都说了出来。

就在他向众人陈述的时候,卫桑忍不住哭了起来。孙欣沛也收起了脸上的戏谑。他们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童年竟然如此;而他一步步走来,所面对的艰辛,定是……

“对不起,十一。”孙欣沛道歉。

“不必,现在的我,已经感觉不到心酸、难过了;这些对我来说,只是一种形容,而非状态。”显然,十一继承了部分易嘉亦的语言逻辑。

文三友:“小十一,其实我感觉大家都比较关心的一个问题,我先忍不住,就由我来问吧。关于死亡,你的这次经历,得到了什么?”

“我本来认为会是一种明悟,但我错了。这个,难以言传。我的描述是:死亡,对应着一种与未知共存的驾驭力。而未知,一种对诸多不确定的敬畏,但同时,也是一种直视。好比,一个人想要留下传承,薪火不灭,但最后一刻,却会明白,自己的一生终究是沧海一粟……还不如勇敢奔向未知,多年后,自然会有能够读懂自己的人来继续这条路。无论这个过程会有多久,甚至那个人可能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但如果命运之间有线条的话,这种牵连,可贯通古今、无视距离……”

“所以,在最后一刻,我也从心底原谅了那个笔记本的作者。甚至,我也把自己看作是一种他的精神延续。当我明白自己已进入人类这场浩大的传承序列中的时候,便突然间,开启了上帝视角……就像我们十个人,都牵连在这个笔记本上,这便也是当初那个作者的一种,使命传承的手段;同样,也突破了生死界限。这种思想的传递,妙不可言,凌驾于生命之上……”

“而在这个序列中,我也愿意把自己看做是第二次死亡。”

“关于驾驭力的那一道坎,无论过与不过,都是要归零的。允许这种非理性的存在,则表示为一种最优的智慧……”

“小十一,你……”曲梁斌大惊,“你这番话,又让我想起在这人守着的曾经的老二,重温。你现在的状态,跟他,很相似。如你所说,关于死亡的驾驭力,让他在最后一刻都闲庭信步一般……”他陷入回忆,眼眶中亦有热泪涌动。

……

上允城,易嘉亦的书房中。

林宇虽然全然看不懂笔记本上潦草的字,但他却打开了易嘉亦封存的意识数据。

他怎么会还不明白,这根本就是复制出了一个在虚拟中永生的自己。“这个家伙,还真是想不到……竟然是去以身殉道了。既然是永生,要死亡干什么?多此一举。”

林如冲进来,“小宇,你在干什么?”

“哦,那个家伙的研究成果。我帮他发出去,就像他在留言里说的,这项技术对‘孤舟计划’来说,绝对是……谁能想到呢,他自己的意识竟然被他完美的复制出来了……一个概念,和一个试验过一次的方法论,对‘孤舟计划’的决策层来说,根本就是两个东西。他不去推动这个事情,竟然还想着把这么伟大的东西寄送给一个……一个小人物。这是什么死脑筋才……”

林如突然间一阵恶心涌上心头。她低着头,忍着不适对林宇大声道:“快出去,别碰人家的东西!”

“姐。”林宇哀求着道:“你知道吗,这也是能救我的东西。”

林如愣住了。

【本卷终】

注释:

1、关于本章节及前文中提到的“上帝视角”,在本作品中并没有宗教的偏向性,单纯是笔者觉得“上天视角”、“天神视角”等带有了一些玄幻色彩,所以用此描述;

2、上文“林如突然间一阵恶心涌上心头”,设定为她怀孕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