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14)第二本笔记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3243字
  • 2022-04-12 16:38:41

三天多的跋涉之后,他到了。

按照笔记本上的指引,坐标(113.841924E,35.904765N),对应的这是个小土坡,上面稀稀落落分布着八九间房舍。

“嗯?这里竟然有人住?”易嘉亦疑惑道,在很远处他便听到了风铃声。

其中一件屋子里,一个老者看着从远处坐着轮椅走来的易嘉亦,道:“你们看,又有人来了。恐怕,这里得再添一个屋子了喔。哈哈哈……”

屋里的其他人附和,“是呀,很久不见新人来了。这次,怎么竟然是还个残疾人。”

“身残志坚吗,哪怕是残疾人,我们也不能轻视。”

老者:“走,去迎一下!”

八个人走出屋子。

“年轻人,你可是专程来这个地方的?”一个身着休闲装的中年人对易嘉亦吼道。

易嘉亦不明所以,没有理他,径直向前驱动轮椅。“对,就是跟你说呢。我知道你是来干嘛的,归宿之地吗?”就在那人说出这句话时,易嘉亦心神俱震,吃惊道:“你,您是……”

“哈哈,咱们啊,差不多。”那人走到易嘉亦身前,接着说:“走吧,进屋再聊。我叫孙欣沛,你……”一边说着,孙欣沛走到轮椅后面,双手轻轻搭在推动把手上。

“易嘉亦。谢谢,不用推,它能自己走。”

孙欣沛:“前面是土石路、上坡。”

“轮椅是我改装过的,无妨!”易嘉亦道。笑话,这座椅底下,可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机甲兽,走这种地方,上面放满满一碗水,洒都不可能洒出来。

孙欣沛也只好放开双手,跟在易嘉亦的轮椅后面。

等包括易嘉亦在内的几个人都进来,孙欣沛也开始介绍:“在场的人,都是因为这本笔记而来的。”一边说着,他从土炕边上的石条上拿出来另一个笔记本。

易嘉亦紧紧盯着孙欣沛手里的笔记本。虽然和自己的封皮不太一样,但他知道,里面的内容应该是一致了。“我能看看吗?”

孙欣沛把手里的笔记递给他,然后走到刚才的老者身边,道:“这是我们中最早来到这儿的,我们都叫他前辈,名为曲梁斌,你呀,也跟我们叫前辈吧。”

与此同时,易嘉亦翻开本子,又是那个熟悉的坐标。他合上本子,后面的他也不用看了,内容肯定也一模一样。因为都是手写体,但两个笔记本在字体上的区别,也不是很大。

孙欣沛接着介绍:“前辈之前的不算啊,我是第三个来到这儿的,你叫我声孙哥就好。至于老二吗,你应该也能猜到……”

易嘉亦忍不住打断他,“之前还有人?”

端坐着的曲梁斌开口了,“我虽然没有亲眼见到过,但应该是有的。我来之前,这里就已经有两座房子了。”

“啊?!”易嘉亦难以置信。他一直以为,自己就是那个天选之人,可来到他们都称之为归宿之地的地方,却发现……自己以为凭一己之力、耗费多年心血搞出来的东西,甚至他都愿意为之奉献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竟然早就有了先行者。

似乎是在场的人早就意料到他的惊骇,孙欣沛也没有多做停顿,接着说道:“然后是第四个到这儿的,恰如其名,文三友。你就叫文兄吧!”

众人哄笑起来。

易嘉亦:“文胸?”

文三友摆着手,“别听你孙哥瞎说,叫我友哥吧。”

“友哥。”

孙欣沛:“然后就是卫桑姐姐,大家都叫她阿桑。”

“阿桑姐。”

卫桑走到他身边,“我看你年纪也不大,你这腿是怎么回事?”

为了防止再出现上次的情况,易嘉亦直接从轮椅上跳了下来。“其实,我把它当成个代步工具,本来没什么毛病,就是习惯了。”

卫桑本来看着他直接跳了下来还吓一大跳,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你,倒还挺别致的。别出心裁呀。”

孙欣沛:“然后就是你六哥,胡戚瑞。”

“就叫六哥吧!”胡戚瑞没让孙欣沛继续介绍,直接对易嘉亦说道。

“然后就是七哥,杨帅;八哥,杜启生;九哥,郭小彬。”

易嘉亦一一点头,“七哥、八哥、九哥。”

“好,这就介绍完了。”孙欣沛把手搭在易嘉亦身上,“该你了,老十。”

易嘉亦:“我叫易嘉亦,从上允城来。”

“一加一,等于二,哈哈哈。要不呀,以后就叫你易老十,易老师,老师,可以!”

孙欣沛虽然虽然说得兴高采烈的,可一圈下来易嘉亦也没有记住几个人。他还是想不明白,他本以为那个笔记本是独一无二的……然而,所有人手上的,都可能只是复制本。

那也就是说,每个人当初都以为自己会是一个能改变世界的人、是能给这个社会带来很大贡献的,都以为自己只是偶然间得到了一个比较特殊的本子,就像是天选之人得到了一项上天的格外的恩赐一般……所以他心无旁骛,努力、坚持到现在。可照着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好像都只是别人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而已。

而那个笔记本,只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故意在其中留下些破绽,好吸引他们为了完善它不顾一切……那个人,相当于说,通过本子上的文字,就影响、甚至控制了几个人的意识。

曲梁斌:“好了,嘉亦啊。那我想知道,你,可是带着成果来到这里的?”

“我……”易嘉亦道:“意识复制。我用了九年时间,目前我自己的意识复制完成度,已经只差死亡这一部分了。”

“哦,不错。年纪轻轻,就走到这一步,厉害了!”开口的是卫桑。“你猜得对,在场的,每个人都有一个差不多的本子,而我们,同样也是各有研究。比如,‘孤舟计划’其实就是前辈的杰作。”

易嘉亦:“啊?这……”如果说刚才的惊骇中有一股怨气的话,现在则是彻底震惊了。他没有想到,眼前竟然端坐着这样一位重量级的大师。“前辈,嘉亦见过前辈。”他深深鞠躬,这是真心的俯首崇敬。

“呵呵呵……”曲梁斌笑道:“没她说得那么夸张,我只是给我手下的洪博士提出来这么一种想法,最主要的内容,都是他完善的。”他一点也不居功,其实谁都能想到,但凡前辈有一丝这样的念头,他身居高位绝对不在话下。

卫桑:“再比如说你友哥,他让笔记本中的时间管理更进一步。‘孤舟计划’里的传承教育,基本也是友哥的手笔。”

文三友:“别吹牛啊,来到这儿的,哪个不是有独到的地方……不过,话说回来,哪个人,不也都是被一个解决不了的问题困惑着吗。其实啊,我看老十的这个方向,搞得是真不错。如果意识脱离了肉体的约束,这意味着无限可能啊。”然后,他凝重地看向易嘉亦,“但是,时间无限同样也表示这它将失去无意义,这里有个很明显的卡壳。既然大家都有这样一个本子,我也不啰嗦什么了,想听听你的想法。”

“我认为,死亡就好像是一种把结果引向更多不确定性的熵增、迭代……”易嘉亦说得也很直接,因为眼前这八个人都跟他有着相像的思考经历,他不用顾忌自己说的东西把他们弄迷糊。

“对。”曲梁斌道:“熵增原理,是宇宙的基本原理之一,方向上肯定没有问题的。时间的箭头,是否真的所指向,还有待考证。”

在了解到前辈的身份之后,易嘉亦终于觉得自己能完成刘四哥的嘱托了。他刚想开口,却听前辈又开口了。

“几人中,阿桑研究的问题看似最浅显,却也最难。阿桑,你来给老十说说吧。”

卫桑:“好的。其实我考虑的问题从来只有一个,就是,自然界应该是各种随机事件影响、叠加的一个混沌状态,对,熵越来越大。我们人类的研究,无非就是想获得一个上帝视角。简单来说,好比天体的运行轨迹,其实天体根本不应该有‘轨迹’这个概念,它只是在运动,受力加速,反方向就减速……轨迹,其实就只是人的描述语言、妄想开启上帝视角罢了。”

很快,易嘉亦又感觉自己刚才被当作棋子的感觉消散得无影无踪……也许,那个本子就只是一个传承工具呢。每个得到副本的人,都产生了不一样的思考方向,这也正是一种关于墒增的多样化。

物种进化,甚至包括整个世界,都是越来越多样化,同时,也越来越不完美。

“那我……”易嘉亦在做着最后的准备,他说道:“我想,恐怕单纯看我们在这里遇见,都是非常有意义的。”他的逻辑有点混乱,“生命的意义,如果真的是我们所执着的事情的话,那我想,我应该继续走下去……关于死亡。”

“你,真的决定了?”曲梁斌道:“我是真的没想到,你刚到这里,在了解到我们的存在时候,还能义无反顾地坚持走向终点。就这一点来说,你值得我们每个人一句由衷的佩服。”说着,他露出慈祥的面容,“你有几天的时间可以准备一下。然后也好好想想,可还有什么心愿。”

“有!”易嘉亦便向前辈说了刘青的事情。

曲梁斌听完哈哈笑了,“这个,不难办。那,还有别的吗?不过,你不必着急回答,既是赴死,该有的仪式感,还是做足了吧。”

易嘉亦点点头。

“其实啊,我想他们心里,包括我,都别提有多羡慕你了!”众人都点头,“时光,确实也消磨人啊!我们,可都未必有你这勇气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