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13)赴死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2299字
  • 2022-04-12 16:35:44

易嘉亦骑在蜘蛛机甲上,感觉它的平稳程度似乎并不输于轮式的战车。

“嗯,弹匣里还有26发子弹。这倒是个意外收获。”他轻轻抚在机甲兽坚实的外壳上,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冰凉。“如果它要承载以后的自己,怎么地也该有点温度吧。”易嘉亦心想。

“砰砰,砰砰砰。”刘四哥和他约定好的敲门声传来。

易嘉亦:“来了,四哥稍等。”

“哟,这家伙,真让你小子给搞定了?”刘四哥刚一进来,提着的饭都没往地上放,就围着被易嘉亦改造好的机甲兽转了起来。“真有你的……”

“嗯,搞定了!”

刘四哥:“不过,话说回来。毕竟是军方的东西,你这大摇大摆的,也没法带出去呀。”

“所以,我想再在上面做一个轮椅。差不多还跟以前一样,我还是瘸子。”

刘四哥单手支起下巴,“轮椅,能挡得住吗,八条腿呢。”

“这个好办,稍微改改就好。”

“嘿嘿。”刘四哥笑道:“你小子办法真多。”

易嘉亦:“四哥,谢谢你!”

“看你小子这话说的。其实吧,哥哥也算是有求于你,咱们这,扯平了。”

“我会记住的,四哥。就是,一直四哥四哥地叫,还没有问过您本名。”

“刘思阁。反正也差不多,咋叫都行!哈哈……”

易嘉亦走到刘四哥身前,微微低头。“那就还麻烦四哥,我大概明天晚上启程,还麻烦四哥帮我准备四天的干粮和水。四哥放心,刘青的事,我一定尽力!走之前,我也会把这里收拾干净的。”

“好,这是小事。不过,你真决定了?”刘四哥一脸凝重,问。

易嘉亦虽想起了初见阿明时的恐惧,可还是点点头。“嗯,只差一步。行百里者半九十,我还是认为,这是我的使命所在……”

刘思阁:“好……既然这样,我也不拦你了,虽然我不理解你弄的那些东西;但我……想跟你喝一顿小酒。”

“酒?”

“对,我本来想着是庆祝你修好这个铁蜘蛛的。既然拗不过你,那就整点儿。”刘四哥很快便放下眉目间的阴霾。“知道你不抽烟,所以,高低喝一点。”

“其实……”易嘉亦吞吞吐吐地道:“我也没喝过酒。”

“没事儿,来吧!”刘四哥直接盘膝坐到地上,“别看,咱们四厂区乌烟瘴气的,可这儿的酒,我觉着不比别的地方差劲。虽然今天在菜有点单薄,可我拿的这酒,可是藏了好些时候的。”

“好吧,我恐怕只能喝一点。”

……

几巡酒过。

易嘉亦:“四哥,嘿嘿,其实,就今天这酒,小弟都得好好谢谢您。想到古代有个断头酒,我今儿这么一喝,算是没啥遗憾了。”

刘思阁笑意未退,眼神中却有了些许黯然。“还有别的吗?喜欢哪个姑娘,还有……”

“你说婉君啊?”

刘思阁微微疑惑。

“其实这酒啊,在我这儿还有个小插曲。几年前,我和婉君一起大草原上,骑马;晚上,她说我们……一起喝点,可我,却没敢喝。”

刘思阁:“为啥?”

易嘉亦:“我也不知道为啥,就是后面经常回想这一段,要是我们俩真喝个酩酊大醉,会不会……嘿嘿。”

“会不会咋的,会不会发生点啥?嘿,你这小子,看着正儿八经的,却不知道还安着这门心思呢。”刘思阁笑道:“那,说到这里,我就要问一句了,林家的姐弟俩,你是怎么个打算?”

易嘉亦:“我……我对不起林如。”

“其实你把她俩安排去上允城,已经做得不错了。”

“可我……”易嘉亦又想起那晚的事,直接躺倒在地上,嘴里还喊着“林如”、“林如”。

“兄弟,嘿,嘉亦。”刘思阁看着地上的易嘉亦,“这就给你整多了?”他把醉倒的易嘉亦弄到钢丝床上、盖上毯子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第二天,刘四哥如约送来足够易嘉亦四天用的饮水和食物。

易嘉亦可能是因为夜半酒醒后没有入睡双眼发红,“四哥,我昨天喝不少吧。”

刘思阁:“二两酒。”

“二两酒就把我搞成这?”一边说着,易嘉亦伸手去接刘思阁手里的包。

刘思阁后退一步,“真的想好了?”

“想好了!”

刘思阁也不再多说什么。

易嘉亦低头接过包裹,“我……稍微晚点出发。”

“行。”刘思阁叹了一口气,“这里收拾地不错呀,好多东西,我都看不出来动过。”

“嗯。”

寒暄一阵后,刘思阁心知再多劝说也没用了,就陪着易嘉亦在机甲兽旁边静静坐了一会儿。虽然他不由分说就拿走了易嘉亦的电瓶;但现在二人持心而坐,无声中伤别离。

……

夜幕席卷。

易嘉亦毅然出发了。

由机甲兽改头换面而成的轮椅宽大了好多,他把行囊放在上面;没有脚蹬,两只脚也只能垂在半空。星点明灭,回想起昨夜醉倒之后的涌上心头的林如,易嘉亦仰头望向最后一丝晚霞,“林如,也希望你一切皆好吧。”

轮椅的驱动,是由机甲兽的四只脚作用在两个后轮上完成的。如遇坎坷路段,另外的四只脚也可以作为平衡辅助。

“这个改进倒是不赖。”易嘉亦自语道。“恐怕我死之后,这个蜘蛛型的轮椅就又要埋没了。嗨,别想这么多了,易嘉亦。人类的时间长河中,遗失在岁月中的东西……多我这一个也不多。”

按照易嘉亦的设定位置,轮椅平稳前行。此时,他非常想要留住点什么东西,最后的霞光也好、脑海中婉君的笑脸也好……但易嘉亦明白,此行的终点,对于这个肉体来说,定是失去所有。

“可一旦复制意识完整度到达100%,我就会不死不灭……甚至在转瞬间复制出几百个我自己……那时候,死亡对我的意义……”其实,现在的他就是卡在了这一环节。

意识复制之后,人原本的时间逻辑就会改变。所谓昨天、今天、明天的概念就不再有意义,而记忆则真正成为那段意识缺之不可的一部分。如果世间真的没有什么东西能让它失去,那这种存在,一份和一百亿份其实没有多少区别。

逃离死亡之后,人就能拥有上帝视角,由此,所谓的第四维度——时间,才能被解析出来。

“假如,我的第0号意识,复制一百份……那一百年之后,他们就会因为境遇、各种随机事件而变得全然不同……难道说,死亡,就是一种对多样性的让步。宇宙,和生命都符合着熵增原理,从来都是向着更多不确定性、更多样化去的。”

“历史的车轮,只能让人轮替着蹬踩。从而在不同的驾驭者脚下,起起伏伏、分分合合……”

……

轮椅驶过,碾不起一点烟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