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10)嫁祸(一)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3580字
  • 2022-03-21 22:51:34

所有不可能的事情,都最怕两个字:死磕。如果还不够的话,就是:不计代价地死磕。

不知道易嘉亦在台阶上坐了多久,共济会的其他人也没有去打扰他。终于,他从台阶上站起,又来到那只有一个摄像头的监控室。“四哥,我有一个朋友在‘孤舟计划’的出发中心,如果您愿意帮我,刘青的事,我一定尽力!”

“你!”刘四哥一个不锈钢制的烟灰缸砸出来。

易嘉亦刚要不舍地下楼,却又被刘四哥叫住了。“嘿,今晚你再来这个屋子,我跟你说。还有,你这名字太不好叫,大家以后就叫你瘸子,先在底下待着吧!”

“啊?能不能换个名字!”

“滚滚滚……”

易嘉亦:“好,那就叫瘸子。”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自己的轮椅到底还是给自己堂而皇之地招来个外号,而且在这儿恐怕甩都甩不掉了。

……

“叮”的一声,轨道轿车的门打开了。

林如兴奋地对林宇说:“小宇,我们到了!”

“哦。”林宇虽然是满眼兴奋,还是冷冷地应了一句。

在智能手表的引导下,两人走进易嘉亦的家。

林宇悠闲地转了一圈之后,“也没什么吗,连个像样的家具也没有;就是收拾得还算利亮。你看他那个人,穿着上面也没见多讲究,但家里……干净是干净,就是太空了吧。”

林如微微一笑,以为林宇这么评价易嘉亦,也算是稍稍能接受他了。“你呀,就别挑三拣四的了。我们姐弟俩能在这里有个容身之地,还是要感谢人家的。再说了,他一个人住,可能是用不上、或者不喜欢那些乱七八糟的家具吧。”

林宇:“你怎么知道是他一个人住?”

“你能看出来半点有人住过的痕迹吗?”

林宇:“那倒是。这家伙到底是想弄啥玩意,家里都收拾成这样;跟去送死差不多了都。”林宇不知道的是,他这么一说,林如是真的听到心里去了。

“小宇,别乱说。趁现在还早,赶紧收拾收拾,今天先休息一下吧。”

“哎呀,姐,你快看这灯,还有这里的门,真奇怪,我还没有走过去呢,这门就自动开了,里面的灯也亮了。”林宇一脸震惊地向林如介绍。

林如手腕上的智能手表发声了:“这是智能情景系统。系统会预测出您下一步想要去的房间,进而实现自动开门、亮灯、温控等……”

林宇:“这家伙还怪会享受的呀。不过,哪个门都能开的吗?”

“不是。书房现已封闭,封闭解除时间剩余1088天。另外,在房间有人的前提下,开门指令需经由内部许可之后才会执行。”

“哦,那怪不得,刚才我们进门的时候什么都没感觉到就打开了。也就是说,现在如果还有人想进来,就需要经过我们同意,是这样吗?”林宇一下子对这里的门禁系统来了兴趣,好奇地问。

“是的,开门请求将会发送至手表、访客系统。”

“姐,姐,你在愣啥呢?这里还真是有意思。”林宇拉了拉林如的衣袖,再也掩饰不住来到城域的兴奋。他又走到书房门前,确实如刚才只能手表说的,门一点反应都没有。

……

深夜。

“我还是强调一下,我可不是帮你啊。老子纯粹是看白虎堂那帮杂碎不顺眼,必须搞他丫的!”刘四哥像抓小鸡一样把易嘉亦揪在手里,一脸郑重道。

易嘉亦:“我明白。”

“那我们走!”

两人下楼。

“你真确定,我们两个人能行?”

易嘉亦:“放心吧!只要是落单的机甲兽,不在话下;人多了反而容易暴露,更何况,这里的内鬼还没有揪出来呢,只能我们俩上了呀。”

“什么?!你个兔崽子,没把握怎么不早说。我也说呢,毕竟是战争机器,哪可能会这么脆弱;瘸子,你可听好了,要是觉着不行,我马上就撤!”

“哎呦,您就放心吧!现在的那种依靠指挥中心集群控制的战争机器,包括战车呀、机甲兽呀,最重要的是体系化的作战思路;没有单兵全能的。所以,只要它落单,就是咱们囊中之物。最好是能碰到那种小巧一些的,太大的话,我不喜欢。”

刘四哥:“呦呵,见都还没见到,就挑拣上了!”

“所以说,只要不碰到那种全能怪兽,咱们就有办法。”

两人走一路说一路。

刘四哥:“对了,你这小子,踩点儿都没踩过,怎么知道机甲兽会落单?”

“我猜的。”

“我去!”刘四哥一巴掌扇在他头上,“你这混小子,这是开玩笑的吗?”

“大概率。”易嘉亦停顿了一下,自信地说道:“因为现在机甲兽也好、战车也好,投放过来的数量还不多,他们夜间一定会进入随机路线的巡逻模式。”

刘四哥:“你怎么知道是随机路线?又他妈是猜的?”

“不是,这是侦查兵式的开荒呀。指挥中心也需要了解战场环境呀,所以它们会同时执行巡逻和地图场景绘制任务。因为,山南城又不是什么强对抗性的作战任务,这样做是最低能耗的。”

“然后就被你抓住机会捞走一个?哎,老子,怎么会信了你的鬼话。”

易嘉亦:“你这是啥时候的思想了?现在的作战,全都是整天坐办公室里的一群人,跟打游戏一样。他们更在意的是效率、意图达成与合理损耗,不会在意这个的。又不是真让他们玩命……”

“别出声!”易嘉亦正说着,被刘四哥捂住嘴打断了。“前面有动静。”

两人探出头,看到一个人拎了个酒瓶晃晃悠悠地向他们走来。

“好像是个醉鬼。”刘四哥说道:“走吧,不用理他。”

易嘉亦:“等一下!”

“咋了又?”刘四哥嗔道。

“我刚在想,如果是我们去吸引那些机甲兽的话,还是有点危险。但是,他就不一样了;他更容易让机甲兽认为是无危险性。”说话的时候,易嘉亦有点紧张、也有点心慌。

刘四哥:“嗯,这话听着,倒确实是这个道理。可我总觉得有哪里……”

“不管了,就这么办吧。”

易嘉亦在刘四哥的耳边低语了一番。刘四哥虽然愁眉未展,但还是震惊与易嘉亦的诡计多端、算无遗策。

醉鬼刚到转角,便看到在墙根出撒尿的两人。“咿,哈哈哈,我也来……”说完便伸出一只手探到墙边,然后把头抵到墙上就开始解裤子。

“哎,兄弟,刚才这酒怎么样?”刘四哥也装成醉醺醺的样子,对着那个醉鬼说道。

“一般,嘿嘿嘿嘿。”醉鬼回答,“就是给小爷灌酒那娘们倒是挺正点,呵呵,哎……老子抓着她那俩大……哈哈,舒服。嘿嘿……”他完全没有感觉到底下的淅沥声,弄到裤子上好些,也淌到了两只鞋底。

易嘉亦:“那您……那你,咋一个人回来了?”

“嗨。”醉鬼尿完,裤子往上一提,道:“假正经,说什么不陪夜。你还别说,下次去了,老子非要一见面就给那小娘们按在地上……嘿嘿嘿……”

刘四哥:“诶呦,兄弟,你这该不是酒喝多了路都找不到了吧。”

“呵呵呵,说什么呢?我能有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时候,净他妈扯淡。走,走走,这边。”

易嘉亦:“好,大哥,您,走前边。”

“闪……闪开,跟我来!”醉鬼跌跌撞撞地走到前面。

二人跟上。

“你怎么知道他会憋不住撒尿?”刘四哥悄悄地问。

易嘉亦:“谁还没喝过酒,不都这样吗。”

刘四哥一想,“也对呀。”

“确定这是在白虎堂的地界上吗?”

刘四哥:“这还有假!?”

……

一阵风吹来。

在前面走着的那个醉鬼突然就喷吐了起来,两人捂着嘴,远远地看着,不愿靠近。

“你说的,那种巡逻的机甲兽在哪呢,这都快出去他们的地盘了!再碰不到,咱们就只能回了啊。你这出的什么馊主意?”

“等等,我也在想呢,那家伙这么明显的目标,不至于这么远了还发现不了啊。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易嘉亦也有点怀疑自己,毕竟如他刚才所说,关于机甲兽执行巡逻任务等都是他的猜测,并没有切实的依据。

“叮叮叮叮。”似乎是金属蜘蛛爬行的声音。

“嘘,来了!”易嘉亦很轻声地说道。

“我靠,这都行?”刘四哥忍不住爆了粗口。“那,那咱们敢去看看是什么类型的不?”

“不行。”易嘉亦轻轻摇摇一根手指,几乎是唇语说道:“会被发现。”

刘四哥也心领神会,唇语交流道:“那怎么办?”

“我探出头,去看看。”说完,易嘉亦就悄悄摸了过去,生怕发出一点声响。

易嘉亦刚探出一个头,就感觉到一个红点照在了自己眉心。“我去,这运气也太差了吧。是个地面狙击手。”他心道,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举起双手走了出来。

很显然,两相判定,机甲兽认为易嘉亦的威胁更大。

谁知这个时候,那个醉汉突然叫道:“妈呀,这,这这,蜘蛛精!救命啊,救命啊!”他一屁股坐到地上,向后蹬着想要离开这里。

易嘉亦也开始慢慢往后退。一边暗道:“两个视觉、四个定向型雷达,四个声音接收与定位,一个微型相控阵雷达,还有,还有紧急状况的自毁开关,要优先解决它的瞄准、天线和自动触发;还好,还好我刚才没有出声,它应该只探测到墙后面有一个人……嘶嘶,四哥应该还有机会。”

退过那面墙之后,易嘉亦也急忙双膝跪在地上,手抱头。就在醉汉撞到自己身上的一瞬间,偷偷给刘四哥比了一个手势。

躲在墙后面的刘四哥则掏出他们早就准备好的特制泡沫胶。

注释:

1、全能怪兽,设定为机甲兽的一种。区别于体系化作战的单一能力的、由指挥中心控制的初级机甲兽,全能怪兽的应用范围更广、功能更强。全能怪兽又可以分为陆、海、空三种,表示为可以执行某一领域多种任务的作战机器;而初级机甲兽【暂称之为初级,实际是一种更具有成本优势的机甲兽】则是只能执行单一任务,比如说地面狙击(隐匿与精准打击)、投弹(火力支援A型)、速射(火力支援B型)、防御(厚实装甲)、迅捷型突防(轻便型)等;

2、关于易嘉亦和刘四哥在本章节中用的特制泡沫胶【暂定名】,设定为是易嘉亦自制的一种可以速干的、能屏蔽电磁信号的一种道具化的物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