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2532字
  • 2022-03-15 08:11:12

2404年。

“没有经历过死亡的人,是理解不了生命的。”轮椅上,坐着一个看着岁数不大,却头发花白的人。他合上手里的笔记本,“熬了这么些年,终于只差最后一步了。”

轮椅上的人叫易嘉亦。多年前,他在旧物市场淘到这个破旧的笔记本。在这个年代,书籍、画作等等都电子化了,人们便开始热衷于寻找一些年代久远的手记来装点到自己的“书房”。

他太喜欢独处了。

一次无意间的翻阅,易嘉亦竟然看着笔记本中的一副手绘图入神了。上面是一辆三百多年前的汽车,有独立的驱动与驾驶系统,随处可往。相比来说,现在的车子,只能叫轨道电驱缆车。它们虽然也入了千家万户、联结一切,但终究只能依托缓慢拓展着的全域轨道系统……

全电驱轨道化交通方案的背后,是全球八百多座核电站,再加二十二座可精确到毫秒级的出发与到达控制中枢。当你确定了目的地,你的到达时间同时也就确定了,强大的系统完全规避了等待、拥堵以及随之而来的各种不确定性。

那种驾驶的乐趣,简直爽到爆。易嘉亦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拥有一辆有自驱力的交通工具。可除了军方保留的飞机与战车,他能接触到的只有轮椅了。

是的,他无病无灾,仅仅是超级喜欢笔记本上描画的那种驾驶感。

在宽阔的道路上,和另一个人并排堵在一起,应该很有趣吧……可以聊一聊是从哪里出发,又想去什么地方。

思绪收回,易嘉亦把目光放在笔记本封面上写的两串数字上:113.841924E,35.904765N。这是三百多年前的数字化的坐标,他用了好些手段才把这个位置解析出来。人们早就习惯了直观、可视化与便利性,这种晦涩难懂的经纬度数字也早就变成了毫无存在感的后台语言。

他拍了拍手腕上的手表,继续录音。

“婉君,其实,之前我确实不理解你为什么要参与到‘孤舟计划’里,直到我把这本笔记读完,也确实花了好些功夫……里面手写的字比较难辨识。写这个笔记的人,应该跟我挺像,比较,喜欢瞎琢磨。上面讲了他们那时候的很多事情和他的一些思考,最主要的是他的很清晰的时间逻辑。”

“他说,以前,他们的生活都很无序。随处都是在无序中被浪费掉的时间,和随之而来的,对这些错失的悔恨。其实仔细想的话确实也是这个道理,好比他们那个时候的交通,表面上看着是自由,却牺牲了很多可以通过系统调度实现的便利……当然了,我自己对那种生活还是蛮向往的,嘿嘿。”易嘉亦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也怀疑过,轨道交通的想法就是这个人最先提出来的。上面说了,如果不能同时做到数千个入户级别的缆车方案,这一交通系统就毫无意义。可随即,他就又说了电话发展的起源……这个问题是我最不能理解的。恐怕,这和目前你们的‘孤舟计划’一样,都是坚信我们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用我们人本来具有的生殖能力,靠繁衍去战胜星途漫漫;其实是最靠谱的星际旅行方案了。每个人都只能完成这场宏大的旅途的一部分,说到这里,就是我一直遗憾的一个地方了,如果我能早些研究出复制意识的技术,说不定就能跟你在一起工作了……这大概会比你们用的传承教育手段会好一点吧。”

“虽然比起你从事的星际冒险来说,我在地球上去找这么一个地方太小儿科了……不过,我还是忍不住想和你分享一下。”

“这段语音,包括我手里的笔记本,将会在三年之后送达给你。现在,我基本上已经完整地复制出了我的人格,唯有在死亡的部分,还不够圆满……呃,所以,我才下定决心要去找笔记本上的那个地方,放空自己一下,顺便验证一下前段时间刚做好的关于‘偷懒’的描述。我……还有一个想法,嗯,就是,如果还是不能完善出来,我就去经历一次……呃,我的意思是,我已经模拟出了我自己决策系统、心智,各种选择偏好,也加入了一些随机性……那个意识体,跟我其实也没大多区别。不说这个了,嗯,现在呢,我感觉呀,人性最要紧的一个弱点之一,就是不自知。正是因为不自知困惑着每个人,所以人们才不会像挖掘机一样、模式化的向未知攫取,然后,就有了失败、迷茫、挫折、懊悔等等。”

……

他对婉君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唯有在关于死亡的部分,他表现得越来越克制。

人无法逃避死亡,但他复制出来的意识却可以。

这是令易嘉亦最不能接受的,一旦生命变成无限的了,那每一个个体都不再有意义。他曾想过,复制意识的手段可以用在宇宙探索等少数特殊的领域,也给“孤舟计划”去信过一次,却没有收到回应。应该是高层们觉得,星际旅行太枯燥乏味,如果用上这个手段,反而是一种对宇航员们前行意志的损害。

易嘉亦驾着轮椅在一处园林从轨道系统中走出,他抬头看了看城市上空那网格化的天幕,似乎是即将压垮全球每一座城市的阴云。

那个轨道系统,延展了几百年,进了每家每户,通往自然的出口也修得越来越多……直到有一天,人们回过头来又意识到,它早晚会把世间所有的美景都吞噬入腹,便开始抵制轨道系统向山川湖海的进一步延伸。

他还有很长一段时间需要在轮椅上。

轮椅走得很慢,却依旧在耳边划出了轻轻的风声。这恐怕正是身后那个庞大系统中所缺少的自由的味道吧。

易嘉亦轻嗅着迎面而来的盈润的泥土气息,直到星光满天。

“基于轮椅现有电量,现在应前往1号预设充电地址。”离开城域,轮椅无法自行完成充电,所以在出发的时候,就规划好了一路上的充电计划。

“先等等,我看到前面好像有个古代城落。”

“未知区域,不建议前往。”轮椅上的智能助理提示道。

“不要紧,去看看吧!”

载着易嘉亦的轮椅缓缓驶向黑暗。一边前行,一边介绍起将要抵达的被现代文明遗忘的角落。

注释:

1、全域轨道系统,在本作中设定为,入户级别的电力驱动轨道交通,好比电梯的轿厢入户一样,2404年,该系统已发展成熟;轨道代替了道路,作为现代化城域中房子的一部分的缆车随之取代了汽车;用户输入想要到达的目的地,即会由出发与到达控制中枢实现电力分配与线路规划、调度;

2、孤舟计划,设定为人类利用自身的生殖本能,一批男女登上宇宙飞船,在其中繁衍,用几十代人去完成某一星域的抵达;每个人都只是这个宏大旅途的一部分,也是牺牲者,去实现最后一批的终到;由此也产生了传承教育这门学科,如何让星际旅行中的大部分人主动接受自己渺小的存在但依旧不忘整体使命……而易嘉亦(主角)的复制意识的技术即字面意思,会使得后辈们变为意识的承载工具、相当于剥夺了后继者独立的生存权,生命由此沦为工具……

3、古代城落,定义为20世纪,人类建造的钢筋混泥土城市被抛弃,成为无序之地,被现代文明遗忘的地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