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白帝圣剑,御剑跟着我
  • 锋线泥石流
  • 梦之泪伤狂少
  • 2037字
  • 2022-06-24 17:05:51

“白帝圣剑,御剑跟着我!”

看B站的弹幕,林宿坡又来了一口啤酒。

空耳和俄语发音一点都不像,鬼知道为什么会翻译成这样。

原文是odin za vseh ivse za odnogo,法国人先提出来的,意思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在体育领域用的特别多。因为经常和俄罗斯人打交道,所以他了解这句话。

北国冰城和俄罗斯的交流频繁,冰城出生的林宿坡是一名“跨国商人”。

作为三国迷的老爹带着老娘去长坂坡旅游,在长坂坡怀了他,所以他叫林宿坡,夜宿长坂坡。

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由于激进的私有化进程导致经济陷入严重衰退,市场商品匮乏。而此时,已经历改革开放十余年的中国经济迅速发展,商品种类和数量日益丰富,尤其是服装鞋帽、钟表、家用电器、文具等轻工业产品,因价格便宜、款式新颖成为俄罗斯人眼中的抢手货。

这样的国际背景,滋生了一大批中国到莫斯科的“国际倒爷”。当时还没有发货渠道,只能通过火车自己带货过去。走一趟货打火机可以带几十万个,三四十件一包的皮夹克包裹可以带上一二百包。那时去莫斯科的“倒儿爷”生意火爆得很,只要是从国内带去的东西基本全能出手,而且利润极高,比如从白沟批发的皮夹克,一件进价也就一百多元,可在俄罗斯能卖到三千卢布(折合人民币六七百元)。

于是,原来列车员比乘客多的神秘列车变成了流动的货摊。火车一进入俄罗斯境内,只要一停车,“倒爷”们就在车窗口卖货,经常是车还没到莫斯科,货就卖完了。

林宿坡父母就是倒爷大军中的一员,只不过才赚了钱买大奔,就遭遇了车祸双双去世。

父母双亡无人管教,林宿坡索性不去学校了。

后来在同样做跨国生意的二叔带领下子承父业,本来父亲就留下一笔不多却也不少的资金,加上他很有天赋,所以日子过的越来越好。

再后来结婚生子,还以为一辈子就这么简单过去了,谁想到那娘们给他了一个惊喜。

在他离家做生意时候,背后偷人。

原本提前回来想给老婆一个惊喜直接变成了惊吓。

离婚后有些消沉,过年也准备一个人在家过。

手机的提示音响起,他一看推送,直接把手机扔了出去。

什么玩应?

国家队输了越南。

脸都不要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国足过年送惊喜,让原本就有些上头的林宿坡悲愤异常,一口气干了上次带回来的生命之水。

砰~

整个人狠狠磕在了电脑桌上。

……

“小坡,小坡,醒醒,到海参崴了,换了车你再睡。”

“二叔,你怎么来了?”

林宿坡睁眼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父母去世后一直照顾他的二叔。

感觉二叔好像年轻了不少,林宿坡狠狠打了一下自己的头,让自己清醒清醒。

“咋了,还打自己。”

林二叔咧嘴笑了,牙齿被烟熏的发黄,一把拉起迷迷糊糊的林宿坡,背着两个大包囊,还拉着他一个半大小子,依旧健步如飞。

那个年代,人没后来金贵,买个粮油自己抗百十来斤不在话下。

“我跟你说,这俄罗斯不比国内,在这边的时候别耍脾气。”

“啊…我知道了二叔。”

懵逼中的林宿坡跟着二叔上了去莫斯科的车,才弄明白现在的情况。

他穿越了。

父母去世一年,二叔看他沉迷在电脑房联沙丘气不打一处来,认可砸了网吧赔钱,才17岁的林宿坡被吓到了,那点小叛逆根本不敢表现,就听着二叔安排一起做倒爷。

头一次来俄罗斯,林二叔怕他惹到本地人,所以一路千叮咛万嘱咐。

这年头,国内外都算不上平静,苏联解体之后群魔乱舞,一些妖魔鬼怪都出来了,出门在外要小心。

“本来我就跑海参崴,不像你爹那么本事还去莫斯科,不过这次带你来,爷们也带你开开眼,去见识一下红场和克林姆林宫。”林二叔露出一嘴黄牙笑着。

“我知道了,二叔。”

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国家队款式长袖,林宿坡还是感觉有点迷糊。

然后就是兴奋!

花无百日好,人无再少年。

人生当中有那么多遗憾,现在竟然重新回到了17岁的时候,让他可以去弥补那些遗憾!

虽然失去了打拼出来的千万身家,但是他一点都不后悔,反而非常庆幸。

20多年的时间,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看到林宿坡乖巧异常,林二叔只当小孩子刚出国面对陌生的有些拘谨。

“小坡,等完事咱不直接回家,二叔带你坐飞机进京见见世面。”林二叔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没意思,咱们到时候直接回家吧。”

“你小子,还拿捏起来了!”

“你这俄语还不错,跟你爹学的吧,光这份本事就超过好多人了,看到你有出息,二叔真高兴。”林二叔点上烟,从怀里掏出两张票拍在桌子上。

“你小子不喜欢足球吗?明天圣彼得堡泽尼特来和莫斯科斯巴达克踢友谊赛,上午把货出了,咱俩下午也去看看老毛子球队踢球。”

“行啊,二叔,才到莫斯科就弄到好东西了?”林宿坡一下来了精神。

“那你看,你二叔干了这么多人,还能没点自己的人脉?”有点喝高了的林二叔胸脯拍得啪啪响,“奥莱格.沙利莫夫知道不,大名鼎鼎的末代皇帝!之前在国际米兰踢球,逼宫国家队换教练失败,正好在莫斯科休息,明天的友谊赛他也代表老东家斯巴达克出场,到时候我让他跟你合影。”

林宿坡:……

你这么厉害咋不让叶利钦过来呢,今年春晚你不和本山叔一起上台我不看。

看着喝高了的二叔,他感觉有些好笑。

二叔这个人啥都好,就是一喝多了嘴上没把门的,做人还讲究,经常喝酒不明不白就答应人家办事,醒酒了还信守承诺,虽然言而有信是好事,可二叔没少在这方面吃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