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晴和的午后
  • 猎头师姐
  • 周铁桥
  • 2016字
  • 2022-04-05 11:08:38

八月夏,晴和的午后。上班时间,街上行人并不算多。

不用打卡,也没有了任务,不必时时注意自己站姿。

许静穿件粉色短袖的雪纺立领旗袍式连衣裙,坐在窗边,看着阳光里走来走去的人们。

没来由地她心生念头:“人呐,为啥都这么匆忙,不能停下来歇歇脚,看看这途中的风景不好吗?”

她超级享受自己现在的状态,没了老板、上司的催促,没有客户打来的手机铃声,就这么坐着,享受充足的光线,嗅着饮料散发的自然气息。

嗯,当年那些哼唧“停车坐爱枫亭晚”的老先生们,大概也和咱现在的心境类似吧?这感觉,果然挺好!

她伸出纤纤手指捻起杯子,不紧不慢地啜了口咖啡。随意抬眼,目光落在刚进门的一对男女身上。

“想喝什么?我请客!”那男子一身笔挺的西装、蓝色小花格领带,脸上露出自信、绅士般的笑容,大度而得体地做了个“请”的手势,眼角余光却瞥向许静这边。

她装作没注意到,目光移往窗外,实际瞧着玻璃种反射的那身杰尼亚,心里叹息:“有钱的公子哥啊,估计这丫头是抵挡不住了!”

“魏总今天是来帮我的,怎能让你破费呢?”女生抿嘴一笑。哟,听这话音,看来人家不是那等关系,倒像是正经约了来谈事。

许静登时没了八卦的兴致,不再关心他俩到底谁掏腰包,继续专注过自己虚度光阴的好日子。

嗯——,这附近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可以撸猫的地方,或者找个好吃的日料放松放松?于是她掏出手机,开始用百度地图搜索周边。

忽然,一条微信跳了出来,是那个大白妞许甜甜。“妹子,领导让我问你,哪天过来交接工服和胸卡呀?”

我呸!许静怒从心头起,老娘刚安静了这么一会儿,又敢来烦我?

这个许甜甜就是条哈巴狗儿,史蒂夫他自己不敢来面对就怂恿着让这傻丫头出头!

她想了想,努力让自己平复些,然后干巴巴地回复了三个字:“没工夫!”

几分钟,许甜甜又来信儿了:“妹子,别生气啦。你不交接人家就有理由不兑现离职补偿金,何必呢?”

嘿,还来威胁我!许静眼睛睁大了。“大白甜,史蒂夫那厮教你的吧?我请假期间库房丢东西没道理怪到我头上,凭什么撤我的店长?

你告诉他们,不给我发拉倒,老娘还不稀罕。反正这身工服也值两万呢,就当是抵补偿金好了!”

一顿猛烈反击那边顿时哑火了。许静暗笑,这大白甜傻乎乎的,光会嘴巴上腻乎、卖乖,却没什么实际的战斗力。

许静仿佛看到许甜甜正扭头,彷徨无措地瞧着背后的史蒂夫做表情,那意思肯定是:话聊死了,后面怎么办呀?

哈,很爽嘛!

这么一乐观,心情更加舒畅。许静重新进入陶醉模式,再度放空自己。

俗话说心静自然凉,可真要让它停止胡思乱想,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她忽然感到委屈,“热孝在身”的自己似乎不该在这儿享乐。她眼前出现了葬礼上的花圈、母亲棺床里冰冷的手……。

她感到羞耻、愤怒,她落泪了。

原来这才是自己愤怒的真正原因,什么库房里的失窃,几个丫头人畜无害的小眼神,凯文发飙时痛骂自己的那长串意大利语,其实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自己母亲没了,而居然这个时候又被人下套。所以,去他的史蒂夫,谁让你是不干人事的人事总监,算你倒霉吧!

虽然……良心上是有那么丢丢过意不去,这对史蒂夫来说属于无妄之灾,人家毕竟只是在履行职责,但他代表公司、代表凯文那厮啊。所以,一点也不冤!

心里暗自发狠,许静瞟了眼手机,它黑黑地,并没啥动静,却被主人气恼地抓起来“吧嗒”一声反扣在桌面上。

伸手拿起餐巾纸轻轻按在眼角拭去泪痕,许静微微叹口气,扭过头去再看外面平和日丽的街景。

“要是……,这个时候突然发生点什么好玩的事情,让自己换换心情多好。”她这样想。

“我不是这个意思。”忽然那杰尼亚男子的声音从侧后方传来。男中音充满底气,柔和而不失起伏,引起了她的注意。

“正如我刚才所说,你的履历很漂亮,问题仅仅在于学历。如果甲方希望是985、211院校而候选人不是,那么我们只能从其它方向寻找亮点来为人选加分。

可照你刚才的叙述,我找不出这样的亮点来。”他顿了顿,接着说:“琳达,你的志愿是好的,我也支持,所以才跑来和你见面,但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的事都凭自己愿望就能办到。

即使我做了八年猎头,也不是神仙,没有帮你改命的金手指。你的命运是在你自己脚下走出来的。它就在那里,我能怎么办?”

“我还以为你做了几年猎头变聪明了呢,谁知道还是这么笨!”

那个琳达冷笑道:“人都说简历像衣服,你们这些人就是裁缝,难道你就不知道变通下?该缝合的地方缝合,不合适的地方就剪掉啊。”

“如果是改个扣子、增加衣兜这样的小改动,那也许没问题。可不管怎么高超的裁缝,都不能把一身做好的连衣裙改成西装吧?”

琳达沉默了下,对自己被一口拒绝明显有点不高兴:“这么久没见我可不想吵架。这个忙你帮不帮无所谓。

去他家就职是我的理想,无论如何都必须做到,这样三十五岁前我再跳到某个行业独角兽里就能拿到可观的报酬和股票,才能实现四十岁财务自由的计划。

大魏,简历的事就算了。你既然和他家有生意往来,帮我递个话总可以吧?”

男人“呵呵”地笑起来:“琳达,你呀你,认准的道就要走到底。算了,我看劝你也是白劝。这哪是我来帮你,分明被叫来听候吩咐的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