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劫后余生,更加激进!

“如果有人愿意救我,我就嫁给他!”陈云溪绝望的想到。

“嗯,必须得长得帅的那种!”

陈云溪现在很后悔,她原本已经观察到沙尘暴的到来,但她没有闪,低估了这沙尘暴的威力,很快就被卷入了其中。

若非御兽拼死护持,她已经直接被卷进风暴中心去了。

眼看着沙尘暴的中心就要将她笼罩,忽然间,她发现了异样,不知何时,一缕冰晶在她视野中浮现!

“这是什么东西?沙尘暴变异了?!”

无知少女一脸懵逼。

很快,她就看到,那可怕的沙尘暴,竟然开始在减弱,那漫天黄沙竟然都被凝结上了一点点冰晶,失去了原本的动力!

原本惊恐的陈云溪瞬间浮现出惊喜之色,难道她感动了上苍?她死里逃生了?!

“哗啦啦——”

冰晶快速蔓延,竟然在短时间内就吞噬了大半个沙尘暴中心,两种可怕的力量缠绕在一起,充满了无比压抑的气息。

就是在这个档口,一道细小的身影忽然浮现,陈云溪定睛一看,竟然是曾经见过的慕玄的那只空间系御兽。

小家伙出现之后,看了眼不远处的沙尘暴核心,然后手一张,一个散发着空间气息的漩涡缓缓浮现!

虚空龙鼬技能·空间通道!

小家伙急忙对着陈云溪指了指有些不稳定的空间通道,率先踏了进去。

陈云溪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心底充满了欣喜:“是慕玄,应该是慕玄在救我!”

想到这里,陈云溪也没有迟疑,跟着虚空龙鼬钻进了空间通道!

几公里之外,陈云溪和虚空龙鼬的身影浮现,看到慕玄后更是无比激动,“慕玄,谢谢你……”

慕玄赶紧摆手,“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咱们先远离这个风暴!”

“???”陈云溪不解。

慕玄解释道:“我让冰晶寒极龙对着沙尘暴的核心施展了绝对零度风暴,虽然目前两股风暴的力量正在撕扯,减弱了威力,但绝对零度风暴毕竟是我的御兽施展,和大自然的威力无法相比!”

陈云溪惊呼道:“届时,沙尘暴必然会相互吞噬融合在一起,变成更强大的风暴!”

“没错,所以咱们要马上撤退!”

“没问题!”

两人刚刚撤离没多久,远处的沙尘暴核心轰然爆开,绝对零度风暴和沙尘暴的力量,竟然果真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威力更大、范围更广的超级冰沙风暴!

恐怖的超级风暴,几乎笼罩了整个沙漠,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在超级沙漠的核心之中,竟然诞生出了一缕微小的意识!

“我……是……谁?”

沙漠之外,慕玄和陈云溪终于松了一口气,劫后余生的喜悦,生死危机中的那个荒谬想法,让陈云溪小脸蛋上满是红晕。

慕玄倒是神色如常,让陈云溪先行疗伤,自己则给冰晶寒极龙和虚空龙鼬补充能量。

足足一个多小时,陈云溪才起身道:“慕玄,真的要感谢你,若不是你……我可能真的……”

慕玄微微一笑:“咱们是朋友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当然要伸出援手!”

“只是朋友吗?”听着慕玄的话,陈云溪莫名有点失落,她还以为慕玄是对自己有意思才冒死相救呢……

午饭后,慕玄和陈云溪相互道别,他们如果结伴行走,获得的资源包必然减少,自然不如分开行动。

出了沙漠,妖兽的数量再次多了起来,短短一个小时,慕玄就碰到了三波妖兽,但都被冰晶寒极龙轻松解决,资源包也收集到了两个,可惜都只是统领级资源包。

按照省考规则,精锐级资源包算100积分,统领级资源包算200积分,领主级资源包则是400积分。

最终积分最高的前三十名,获得参加国考资格。

其余人根据排名,报考各大御兽高校。

慕玄的目标,自然是想要获得第一,至少也要前三名,因为根据钱长官私底下透露的消息,前三十名、前三以及第一名,都有不同的奖励!

特别是第一名,可以获得三件自身御兽属性的领主级进化资源!

换句话说,就算是慕玄想要的珍贵无比的空间系御兽进化资源,御兽教导局也会提供!

“以我目前的速度,想要拿第一应该有点难度。看来,接下来要激进一点了!”慕玄自语,信息面板范围开到最大,开始搜索资源包的信息!

十多分钟后,慕玄有了发现。

某处山洞外,一只领主7阶的钻山地行龙正在被三只御兽围攻着,不远处,是一名衣着华丽的少年,赫然便是之前找过慕玄麻烦的张羽西,张大少!

张羽西看着无比凄惨的钻山地行龙,露出了笑容,“领主7阶的钻山地行龙,会放着什么资源包呢?!”

伴随着钻山地行龙倒地,山洞中猛然传来了张羽西的怒吼:“到底是谁,偷走了我的资源包!”

一公里之外,慕玄看着虚空龙鼬奉上的资源包,露出了笑容:“空间系御兽,就是好用啊!”

【领主级资源包】

等阶:领主级

适用范围:无

介绍:浙省御兽教导局领主级御兽师放置的资源包,内藏一瓶领主级地乳精华。

灵元秘境之外,御兽教导局展示大厅里,杭城有名的张家兽王级御兽师看到这里坐不住了:“这简直就是在作弊,空间系御兽是这么用的吗?”

“我建议取消这名学生的考试成绩,我们不需要这种投机取巧的人!”

“要是所有学生都像他那样,投机取巧,偷奸耍滑,那考试的公平性何在?!”

中年人的嗓门很大,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的刚正不阿、看不惯慕玄的行为呢。

“但人家似乎并没有违反比赛规则?”

有人嘿嘿笑道:“而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就是刚刚那个被抢的小家伙的爹吧?!”

中年男子语气顿时一滞,再也没有了刚刚那正义凛然的气质。

角落里的钱长官就是一笑,慕玄的所作所为全都在规则范围之内,而且被众多大佬看好,你还想取消人家的考试,做梦呢?!

同时,钱长官心中感叹:“难怪慕玄昨天一点都不急,原来早就决定了用这一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