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南昌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44字
  • 2022-04-16 20:00:23

叶流珠掌风未到,耳边响起一声唿哨,哨声由远及近,自上而下,众人听得一呆,那七个面色各异的男人忽然后退,七人身法诡异,顷刻间就退出十丈之外。

与夏侯靖交手的李家兄弟闻哨声面色一变,与七人联手打退夏侯靖。

只见前方土堆上站着两人,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和一个中年汉子,那哨声就是从中年汉子口中所发。

“葛老,姑娘有什么指示?”红脸汉子问道。

这老者就是路函谷手下,名叫葛世岱,身旁那个中年汉子名叫巩一编,也是路函谷属下,那七个面色各异的就是“南山七鬼”。

葛世岱道:“七鬼兄,李家昆仲,姑娘对你们的擅自行动很不满意,特地遣我来叫你们回去。”

李一道:“回去做什么,既然葛老和巩先生都在,咱们一鼓作气灭了他们,好替姑娘出口气!”

葛世岱道:“你是想替姑娘出气还是想替你自己出气?”

李一道:“这有什么区别。”

葛世岱道:“李家小友,姑娘的意思很明白,我劝你们还是想想回去怎么跟她请罪吧。”

七鬼面露惊惧,红脸鬼道:“葛老,我们可不是有意要违背姑娘意思的,我们也是一片好心啊。”

葛老冷哼一声,巩一编道:“你们放心,回去之后我和葛老会替你们美言几句的。”

他们自顾说话,全然不把夏侯靖等人放在眼里,夏侯靖怒道:“你们是不是路函谷的人!”

李二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夏侯靖宝剑一扬,道:“是就下来受死。”

李一大怒,就要过去,想到姑娘的不高兴,又止住了,道:“小子,这回饶你一次,下次可就没这么走运了。”

奚,宗,叶,池四人会合一处,奚寸金问道:“对方又来援兵了,怎么办?”

池招云道:“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没有动手的意思,这样最好,不然敌众我寡,这帮人不知道又会出什么阴招。”

奚寸金道:“那我们就这么算了?”

叶流珠道:“我们眼下还被应天教盯着,对方什么来历也不清楚,他们有意撤走最好不过,否则我们又多了一个对手,能不能顺利进南昌都是未知呢。”

池招云道:“不错,去南昌找到韩大侠再说。”

奚寸金道:“夏侯,你快过来吧。”

他们与夏侯靖相距十多丈,夏侯靖回道:“今天他们不留下点东西休想走。”

葛世岱朝他们一拱手,道:“各位,咱们江湖再会了。”带着南山七鬼和李家兄弟撤走,夏侯靖挺剑去追,喝道:“哪里走!”

奚寸金叫道:“回来!”

南山七鬼怪笑几声,掷出七个黑色的圆形暗器,不是掷向叶流珠等人,而是掷向地面。

“砰砰”数声,暗器炸开,腾起一阵白烟,烟味刺鼻,众人怕烟有毒,掩住口鼻后退,待烟雾散尽后,夏侯靖已经不见了。

四人往前追了几里地也不见他人,奚寸金顿足道:“这怎么办?”

叶流珠叹道:“他这我行我素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宗正道:“他们来得快退得快,一定是有组织有规划的,夏侯一个人去追恐怕有危险。”

奚寸金道:“可我们都不知道他们往哪走了,怎么找他?”

叶流珠道:“要不在这等一会儿,他追不上兴许就回来了。”

池招云摇头:“以他的脾气不会这么容易回来的。”

奚寸金道:“这里也不安全吧,万一他们去而复返呢。”

宗正道:“算了,让他一个人追去吧,我们先走。”三人听他语气里颇有不满,心想夏侯靖这种性格的确让人头疼。

叶流珠道:“我们走了,万一他又回来了,找不到我们,不会怪我们吗。”

宗正道:“他总是丢下我们一个人行动,怎么不想想我们怪不怪他呢,反正我们已经说了去南昌,他回来后找不到我们会去南昌的。”

池招云无奈的道:“只怕按他的性格发现我们不见了,会一走了之。”

宗正道:“人各有志,那也没办法……走了也好,跟我们一起实在危险。”

奚寸金心想:“夏侯如果不在了,我们就少了一个强大的帮手,万一再遇上什么厉害的人,凭我们几个能对付吗?要不……我也走?”

池招云道:“他一个人才叫危险,应天教不会善罢甘休,跟我们在一起反而有个照应。”

奚寸金心想:“不错不错,我一个人走了更危险,唉,还是跟着走吧。”

叶流珠道:“算了不等他了,我们先走吧。”

宗正骑上夏侯靖丢下的马,池招云驾车,四人接着往南昌走,两天后终于抵达。

进城时恰好是晌午,四人找了家饭馆坐下,点了几道南昌特色小菜。

饭馆不算大,人却很多,他们进来后没多久位子就满了,不少客人摇头而去。

四人觉得奇怪,这样的小饭馆在南昌怎么也得有几百家,怎么生意这么好?

池招云道:“从我们进城到现在,你们发现没有,南昌城街头有很多江湖人士。”

叶流珠道:“我也发现了,连这家小饭馆里也有不少。”

奚寸金环顾四周,果然看见馆内食客多有携带兵刃的,他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应天教来了?”

池招云笑道:“要对付我们可用不到这么多人,这些人口音大多都是江西本地的,应该和应天教无关。”

小伙计把饭菜端了上来,笑问:“几位也是要去滕王阁的吧。”

叶流珠道:“滕王阁?”

小伙计道:“难道不是?”

宗正道:“请教小哥,这滕王阁有什么事要发生吗?”

小伙计道:“你们不是本地人吧,那就难怪不知道了,你看看这两天南昌来了多少江湖人,有江西的,也有外地的,都是为了后天去滕王阁的。”

池招云道:“是当地有什么庆典?”

小伙计道:“不是,是去看韩大侠的。”

奚寸金道:“那跟滕王阁有什么关系?”

“几位难道还不知道韩大侠要为江州司马家和金沙帮主持公道一事吗。”一个年轻文士向他们走了过来。

他年龄二十出头,容貌还算齐整,一袭青衫,手摇折扇,含笑走近。

他本想上来搭讪坐下,但看一张桌子被四人坐满,他们也没有邀请入座的意思,说道:“几位是外地人吧?”

池招云道:“正是,公子刚刚说后天韩大侠要为谁主持公道?”

文士道:“是江州司马家和金沙帮。”

叶流珠道:“出了什么事要请韩大侠主持?”

文士笑道:“看来几位果然是外地人,连这样的大事都不知道。”

叶流珠道:“正要请教公子。”

文士看她生得俊俏,心生好感,温言道:“这金沙帮和司马家都在江州,半个月前,金沙帮帮主仇复被人杀死,胸口留下一个淡红色的掌印,金沙帮疑心是司马家家主司马淦所为,因为司马家的家传武功碎心掌打中人后,就会在心口留下一个淡红色的印子。”

池招云起身和叶流珠坐在一起,道:“公子若不嫌弃就请坐下喝一杯。”

文士求之不得,忙称谢坐下,道:“多谢姑娘。”

叶流珠道:“司马家是不承认他们杀害金沙帮帮主了?”

文士赞道:“姑娘好聪明!若非如此,两家又怎会起争执,又怎会请韩大侠出面呢。”

叶流珠道:“这么说后天倒有好戏可瞧了。”

文士道:“其实这样的盛会也不少见,这些年来来不知有多少人请韩大侠出面主持正义,光是滕王阁,韩大侠就去了不下十次了,韩大侠为人正直仁义,处事公允,令人好生敬佩,如果能像韩大侠那样,在滕王阁主持一次集会,为武林同道主持正义,此生也算不枉了!”

他说话声不低,饭馆内不少人都听到,纷纷点头表示赞同,更有拍桌大叫,酒下数斗,吞吐豪言,仿佛自己也要成为韩少康那样的人。

叶流珠道:“公子看上去像个读书人,也有武人的梦想吗。”

文士笑道:“姑娘好伶俐的眼,不错,在下虽粗通武艺,但到底是个读书人,滕阁集会非吾所愿,金榜题名才是我辈读书人的愿望。”

说起金榜题名,叶流珠不禁又想到她心目中那个秀才,那个生死不明的谈秀才。

文士没有看出叶流珠脸上的变化,自顾谈笑风生,奚寸金很不喜欢这种自来熟的人,一个人低头吃饭,文士道:“几位要是后天去滕王阁的话,在下可以给几位当指路人,南昌城我来过多次,也有些朋友,几位有什么事不妨就跟我说。”

宗正道:“多谢兄台美意,我们已有住处,就不劳兄台了。”

文士尴尬一笑,觉出气氛不对,丢下几句场面话,重新回到自己座上,被友人一顿讥笑。

池招云道:“不如我们后天去看看。”

叶流珠道:“不直接去找韩大侠吗。”

池招云道:“韩大侠既然要帮司马家和金沙帮主持公道,这几天一定很忙,我们去了他也未必有时间见我们,我们先去看看,他是否真的像传言那样处事公允,值不值得我们投奔。”

宗正道:“我同意,欺世盗名,名不副实的人很多,我们不能被传言给骗了。”

池招云道:“奚神医意下如何?”

奚寸金菜塞了一嘴,含糊不清的道:“先吃饭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