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姑娘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025字
  • 2022-04-15 20:00:24

龙虎山东南方五十里,有一座小镇,有住户近千,民风淳朴,镇西侧有一座荒废宅院,不知是何人所有,哪年所建,连镇上老人对此也不甚了了,不过镇上居民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不要轻易靠近这个宅子。

因为有人在这座宅院附近看见过一些可怕的东西,于是“荒宅鬼影”的传说就流传开来。

曾有三个胆大力壮的青年,拿着锄头铁锹,趁夜进入宅子,想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妖魔鬼怪,结果他们出来以后,个个神情恍惚,整天胡言乱语。

镇上居民想到了上清宫,去请张修缘出手降妖除魔。

张修缘那时刚发现《上清秘箓》丢失,急得焦头烂额,无暇顾及,就委派几个弟子去那看看。

上清宫弟子在荒宅住了两天两夜,别说鬼,连条猫狗也没有,可当他们离开后,又有人在这附近看见了鬼影,还声称看见宅子里亮着灯。

从此,这座宅子就成了小镇上的禁忌之地。

现在,荒宅内就亮着灯。

灯下坐着一个面色蜡黄,脸部僵硬,但双眼却明亮有神的人,看这人是男人装扮,身形却像个女人。

她身边还有一个苗人打扮的老妇,脸上布满了裂纹,灯火照耀下,皮肤散发着诡异的幽光,她面向那女子垂手而立,显得很是恭敬。

二人谁也不说话,屋内静得出奇,甚至可以听到火苗跳动的声音。

深夜荒宅,一灯两影,动静皆无,怎不叫人发怵?

约一盏茶的工夫,一道黑影从宅子西墙翻下,穿过满庭杂草,径直来到中堂,敲了敲门,屋内女子和老妇同时抬头,老妇人去开门,只见门外走来一个身着夜行衣的老者,一脸精明干练之色,他向坐着的女子躬身作揖,道:“姑娘的吩咐已经传下去,李家兄弟已经跟上他们。”

“辛苦葛老。”这声音娇媚诱人,充满磁性,与他男人装扮极不相称。

葛老面带犹疑,似有下文,姑娘道:“他们不是两个人去的,是不是?”

葛老道:“姑娘明鉴,李家兄弟带去了南山七鬼。”

姑娘打鼻孔里发出一声冷笑:“我就知道,他们俩那熊样是改不了了。”

老妇道:“姑娘让他哥俩跟着他们,看看他们在何处落脚,怎么又把南山七鬼给叫去了。”

葛老道:“很显然的,他们吃了亏,要找回场子。”

姑娘道:“有本事自己找,带那么多人,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好汉,他们俩就没让我省心过,都二十露头的人了,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点。”

言语之间对那二人像是不满,又像是母亲对顽皮孩子无奈的怜爱。

老妇脸上裂纹一挤,嘿嘿笑道:“这不全仗姑娘教导吗。”

姑娘语气一变,充满了严厉:“有些事可以教导,但有些事做错了就没有重来的机会了。”

老妇听她语气不善,当即缄口,葛老道:“那姑娘的意思是……”

姑娘语气再变,柔软动听:“再辛苦葛老一趟,去把他们叫回来。”

葛老道:“姑娘想留着那帮人?”

姑娘没说话,看他一眼,葛老一震,忙道:“我这就去。”

他如箭矢般掠过庭院,翻向墙外,姑娘道:“这样的身法,难怪镇上人看见了以为是鬼呢。”

敢情他们就是镇上居民口中的鬼。

这姑娘也不是别人,正是在上清宫失利的路函谷。

这座荒宅也从来都不是什么鬼宅,更没有闹过鬼,镇上居民看到的“鬼”其实是人,路函谷手下的人。

一个月前,路函谷到了这个镇上,以这座荒宅为临时聚集地和指挥地,为了避免暴露,就只好让手下人吓一吓镇上的居民,这些居民不懂武功,很容易就误以为是鬼怪。

那三个胆大的青年,运气不好,碰上了“鬼”,被“鬼”以重手法打中穴道,从此半疯半傻。

老妇恨恨的道:“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眼看张修缘就要被废,谁成想韩少康突然横插一手,还杀了咱们这么多人。”

路函谷道:“即便韩大侠的人不来,我们恐怕也得不了手,你没有注意到张修缘身边站着的那几人吗,他们不是上清宫弟子打扮,但个个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那个和李家兄弟交手的人,应该是和他们一伙。”

老妇道:“就算他们是高手又怎样,我们这边不是没有高手,姑娘准备了这么久,难道还不能一击致命吗,要不是韩少康,我们岂能功亏一篑!”

路函谷目视烛火,一字一句的道:“记住了,下次不要叫他名字,要叫韩大侠。”

老妇不以为然:“韩大侠?姑娘你还真尊敬他。”

“我当然尊敬他。”路函谷揭下那张蜡黄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娇艳动人的脸庞来,她眼波中流转着无限的崇敬,仿佛韩少康就在眼前:“因为他是大侠,人人敬仰的豫章太守。”

老妇不明白姑娘为什么会用这个态度对韩少康,不过姑娘让她不明白的事很多,她也不想问,只问道:“不管怎么说,姑娘控制张家的计划失败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做?”

路函谷道:“先什么也不做,等葛老把李家兄弟和南山七鬼找回来,等我号令。”

老妇道:“那张德全怎么处理?”

路函谷道:“先留着吧,日后没准还有用。”

老妇道:“那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

路函谷道:“你先走,我在这坐会儿。”

老妇不解的道:“你一个人?”

路函谷道:“难得有这么个清净的地方,我想多待一会儿。”

老妇点点头,掩上房门离开。

屋子里只剩下路函谷一人,和一根将要燃尽的蜡烛。

路函谷仔细回想起自己的计划,这计划原本是天衣无缝的。

张德全被逐出张家后,在江湖上辗转落魄了五年,直到两年前路函谷找上他,说要让他重回张家,并让他当上张家族长。

尽管张德全到现在为止还觉得这是一场梦,但他还是答应干了,因为路函谷找上他时,他身无分文,几乎就成了过街老鼠,所以他没有理由不干。

于是计划开始。

首先要盗取张家秘宝《上清秘箓》,这秘箓只有历代家族族长才知道里面的内容,也只有历代族长有资格保管,从张德全口中得知,秘箓就藏在上清宫中。

路函谷用了七天时间摸清了上清宫内布局,然后找上郭平甫,郭平甫虽是张修缘弟子,但一直得不到重用,对张修缘心存不满,与路函谷的人一拍即合,协助妙手神偷潜入上清宫偷取《上清秘箓》。

接下来的事顺理成章,那就是秘密绑架了张家四房房头和他们妻儿老***他们废掉张修缘族长之位,同时承诺张家人,不会伤害张修缘一丝一毫,更不会伤害整个张家,张家人迫于无奈只好答应。

万事俱备,一切事情都在她计划中进行,张德全当上张家族长,她控制整个张家。

北孔南张,张家传承千年,在江西根深蒂固,其人际关系盘根错节如同巨网,黑白两道,三教九流无不相熟,控制张家对于路函谷来说,是她实现自己人生目标的重要一步。

若这计划成功,她就能成为江西武林的第二号人物,在整个武林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虽然以她的实力未必输给头号人物韩少康,但她却默认了自己是第二号人物。

因为韩少康是个大侠,在她心目中,一个真正的,高山仰止的大侠。

因为他,她甘愿做第二号人物,亦甘愿永远藏在人皮面具之下。

可是她心中的大侠却坏了她的计划,逼停了她朝人生目标迈出的重要一步。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再周密的计划,再隐秘的行事,总会露出破绽马脚,以韩少康的能耐想查出她的计划并不难,他要出手阻止也在情理之中。

怨他吗?

他是个大侠,自然要为武林同道仗义出手,有什么理由可怪他呢?

怪那帮人吗?

不,如果不是韩少康派人救出了张家族人,就算他们武功再高,路函谷也有办法除掉他们,因为她准备了两年,势在必得。

那就只有怪自己了,是自己计划不周?

也不,所谓人算不如天算,一个人再聪明,也无法预料到事情发展中出现的所有可能的意外,那帮人是个小意外,韩少康是个大意外。

“韩大侠呀韩大侠,你可知道你坏了我的大事。”

路函谷幽幽一叹,蜡烛跳动两下,终于燃尽而灭,路函谷亦起身出门。镇子里静悄悄的,居民们安睡在梦乡,谁会想到这座“鬼宅”里竟然走出来一个活生生的人呢。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住在这样与世无争的地方,好像也不错。”

路函谷眼中浮现出一丝向往,她深吸一口气,空气里飘满了乡村独有的泥土与牛粪的混合味道,这味道险些让她一口气呛住,那一丝向往也随之消散。

路函谷走入浓浓的夜色中:“放心吧,以后这里不会闹鬼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