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阴谋败露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057字
  • 2022-04-15 12:00:00

三清阁外走来一群人,当先两个男人向皮阳秋打了招呼,随即站在他身边,而他们身后跟着一群妇人和孩子。

叶流珠等人不解其意,张家族人却大吃一惊,这些妇人孩子不是外人,正是张家几位房头的妻子儿女。

张家族人纷纷上前抱住妻儿痛哭,张修缘错愕不已,皮阳秋身边一人说道:“张观主,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要背叛你这个族长的原因。”

张修缘道:“皮先生,这是……”

皮阳秋道:“这帮人绑架了你们张家几位房头和长老的妻儿老小,以此为要挟,逼他们废掉你的族长。”

张修缘登时了然,看来四房房头压根就不是失踪,而是被这帮人给掳去了。

转念又想到,这么大的事,我这个族长竟然一点也不知道,对方究竟用了什么法子做到这些,看来这是早有预谋的,对方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皮阳秋面向张家族人说道:“各位,你们的妻儿老小我家家主已经派人解救出来了,你们是不是该和族长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张家族人面有愧色,张修缘抢先说道:“只怪敌人阴狠,你们为了保住妻子儿女,我不怪你们,换成是我我可能也会这么做。”

皮阳秋赞道:“张观主为人宽厚,在下佩服。”

族中有人说道:“族长,我们实在对不起你!”

“这帮畜生逼着我们废掉你的族长之位,如果我们不答应就杀了我们老婆孩子,我们不是有意要和你作对的。”

“还有这个张德全,我看他和这帮人是一伙的,大家伙不能放过他们!”

“对,没错,不能放他们走!”

张家族人没了顾忌,此刻纷纷站回张修缘这边,除了张德全,就还剩张修平一个人,一脸难堪,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上清宫众弟子此刻也同仇敌忾,一个个怒目相向。

张修缘道:“不知韩大侠是从何得知这些事?”

皮阳秋道:“家主发现近来江西武林不大太平,于是派我们暗中留意各路黑道的动静,发现了这个叫张德全的人,一番打听才知道此人七年前就被张观主逐出张家,我们发现他暗中和奸邪宵小之徒勾结,似乎有所密谋,家主猜测他们会对张家不利,才让我派人追查。”

张修缘喟然道:“原来如此,韩大侠真不愧是仁义侠者!”

皮阳秋走过张修缘身边,看着一个男青年,笑道:“这位小兄弟,想必和张德全很熟悉吧。”

张修缘一惊,皮阳秋眼前站着的人是郭平甫,是张修缘的弟子,也是他一向信任的弟子。

郭平甫脸色煞白,不敢抬头去看张修缘,瞥向躲在李一李二身后的路函谷,皮阳秋道:“张观主,不知你们张家可丢了什么东西。”

张修缘道:“只丢了《上清秘箓》,难道他……”

皮阳秋道:“我们的人看到这位小哥和张德全有过来往,给了张德全一样东西,不知是什么,现在看来,就是《上清秘箓》了。”

张德祥叫道:“好小子,是不是你干的!”

张家族人纷纷喝斥:“族长,不能饶了他!”

张修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信任的弟子,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上清秘箓》藏身的地方就是郭平甫负责打扫的地方,丢失之后张修缘也问过他,但从没想过是他勾结外人盗走秘箓。

叶流珠等人想的是韩少康在江西果然势力庞大,对方如此密谋竟然还能被他的人发现。

郭平甫忽然推倒两人往外跑,皮阳秋早料到他想溜走,伸手往他肩头一抓,郭平甫痛得直咧嘴,被皮阳秋提小鸡一样提了回来。

张修缘痛心的道:“平甫,我平日待你可不薄,你为何要做出这样的事!”

郭平甫刚要说话,就听有人尖叫,原来路函谷见势头不妙,计划落空,命手下放出毒虫,掩护自己撤退。

只见一个苗人装扮的老妇手里抖动着一块黑布,蜈蚣蝎子毒蛇爬满了广场,会武功的弟子拔出刀剑除虫,护住族中妇孺老幼,广场里顿时乱作一团。

这苗人老妇从进入上清宫时就一直藏在路函谷身后,其貌不扬,也没人注意到她。

池招云锦鳞鞭化成无数鞭影,把叶流珠等人护在其中,她内力灌注之下,毒物碰者皆死。

皮阳秋一愣神的工夫,手中抓着的郭平甫脸色青紫,气绝身亡,颈脖上趴着一只黑色蝎子,正缓缓移向皮阳秋的手,皮阳秋忙松开他,一脚把蝎子踩扁。

张修缘突然跃起,掠过众人头顶,五指抓向转身欲逃的张德全,喝道:“留下秘箓!”

张德全眼见路函谷李一李二已经逃走,当下把秘箓抛向空中,果然引得一众张家人去接,借此机会他溜之大吉,放毒的苗人老妇也趁乱溜走。

那些毒物没了主人,没头苍蝇似的乱窜,片刻功夫就被斩杀殆尽,广场里腥臭难闻。

张修缘接过秘箓连忙打开,确认无损后终于松了口气,看看躺在地上的郭平甫,不禁悲从中来。

张家族人惊魂方定,来跟族长请罪,张修平铁青着脸拂袖离开。

张修缘安抚了族人几句,让他们带着妻儿老小回镇子上去,同时派出数十名会武功的弟子护送他们离开,其余弟子打扫广场。

一切安排妥当后,张修缘颇有疲乏感,他向叶流珠,皮阳秋等人作揖道谢,皮阳秋道:“大家同为武林一脉,张观主客气了。”

张修缘道:“韩大侠的恩德没齿难忘,待张某处理好手头事情,一定去南昌登门致谢。”

皮阳秋道:“好,韩府上下静候张观主大驾。”

他临行前看看夏侯靖等人,微笑道:“丝落瀑一战,应天教少主宗兴重伤,长生堂门下三十六雷将全殁,可惜江湖上并不知道那几位英雄的名字,只知道都是年轻人,想必就是你们几位吧。”

夏侯靖道:“你怎么知道?”

皮阳秋笑道:“好,痛快!应天教逞凶江湖多年,几时受过这样的挫折,你们还不知道吧,你们几位的事迹已经传遍江湖了,用不了多久,你们的名字就要被江湖所熟知了。”

众人纳闷,这事发生不过才两三天时间,怎么这么快就传遍江湖了?

也许是应天教作恶多端,江湖人早就盼着这样的事发生吧?

皮阳秋道:“我得赶回去和家主汇报这里的事,几位小友要是无事,不妨到南昌去,来韩家坐一坐,我家家主生平最喜结交英雄豪杰,见到你们一定会很开心的。”

叶流珠道:“我们也正想去拜会韩大侠呢。”

皮阳秋道:“那就说好了,我先走一步。”张修缘亲自将皮阳秋和其两名属下送出上清宫。

叶流珠等人回到厢房,马上询问夏侯靖这两日的去向。

夏侯靖不说话,默默的解开一个黄布包裹,里面赫然是一柄剑鞘。

叶流珠惊呼,这剑鞘她太熟悉了,就是谈执中惊鸿剑的剑鞘。

她不敢伸手去拿,生怕这一碰就让事情有了她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池招云道:“你去了丝落瀑下面?”

夏侯靖道:“是的。”

池招云握住叶流珠冰凉的手,道:“执中呢?”

夏侯靖道:“我在瀑布下找了半天,走了有二三十里地,也没有找到他人,应天教人尸体倒是看到几个,我在河边发现了这把剑鞘,就给带回来了。”

宗正道:“这么说,执中可能还没死。”

奚寸金道:“那他为什么要丢掉自己的剑鞘呢。”

要知道对于一个剑客来说,宝剑有时候比生命还重要,剑鞘当然可以换,但毕竟跟剑是一体,一个剑客,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丢掉自己剑鞘的。

宗正道:“也许他遇上了什么事,让他来不及捡回剑鞘。”

池招云道:“你在下面有没有遇到应天教的人?”

夏侯靖道:“没有,只有和我们交手的那些人尸体。”

奚寸金道:“不应该啊,应天教的人也知道他坠崖了,他们一定也会派人去找,难道他……”

众人默然,谈执中丢弃剑鞘,很有可能是他已经落入了应天教之手。

池招云柔声道:“小叶子,吉人自有天相,我从小跟师父在客栈长大,识人无数,执中并非早亡的面相,你不要太担心了。”

“我没事云姐。”叶流珠轻轻拿起剑鞘,如同那时在寿竹宫,牵过谈执中的手:“夏侯,谢谢你。”

夏侯靖想点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过了一会儿,张修缘返回,再次对他们表示了感谢。

池招云道:“张观主,多谢这两日的收容,刚好我们要向你辞行,明天我们就走了。”

张修缘道:“去南昌?”

池招云道:“是啊。”

张修缘道:“也好,韩大侠本领胜我十倍,有他在,应天教不敢对你们怎么样,你们见到他之后,还请替我带句话,就说我处理完家务事后就去登门拜谢。”

众人应了,次日天明,张修缘把他们送出上清宫,又送了他们一百两银子当盘缠,众人同来时一样,乘竹筏绕过龙虎山,往南昌城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