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韩家人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97字
  • 2022-04-14 20:00:31

李一应付夏侯靖的剑正感吃力,李二的加入让他压力为之大减,三人三剑,场中人影穿插,剑气弥漫,寒光霍霍。

夏侯靖以一敌二毫不畏惧,追风剑法比刚才用得更快更灵活,然而李一李二擅长合击之术,双剑联合,攻守默契,配合巧妙,片刻工夫就把劣势扳回,双方渐渐斗成平手。

叶流珠道:“这样打下去不行,他们剑法太密,夏侯必须找到他们破绽,不然会被困死。”

池招云道:“可他们的剑法好像没有破绽。”

叶流珠看了一会儿,道:“不,他们虽然配合默契,破绽还是有的,只是遮掩得快,一瞬即逝,夏侯可能当局者迷没有发现。”

奚寸金咕哝道:“我怎么没瞧出破绽。”

宗正暗暗纳罕,也没瞧出什么破绽,他本就不擅长刀剑,这也难怪。

张修缘注释场中动静,忽然“咦”了一声,张德祥忙道:“观主怎么了?”

张修缘道:“这两人的剑法让我想起了两个人,是近两年江西武林的后起之秀。”

张德祥于江湖事所知不多,问道:“是谁?”

张修缘道:“号称梅岭双剑的李仁俊,李仁赫。”

张德祥道:“是梅岭派的人?”

张修缘道:“好像没什么关系。”

张德祥道:“那是兄弟俩?”

张修缘道:“不错,是亲兄弟。”

张德祥道:“那就对了,看他们一个叫李一一个叫李二,还戴着人皮面具,一定是他们!”

池招云问道:“张观主,这梅岭双剑是正是邪?”

张修缘道:“谈不上正邪,他们是江西武林近两年最耀眼的新秀,我想不通这个路函谷究竟是什么人,能让这样前途无量的年轻人跟着她。”

他们说话的工夫场中形势有了新的变化,夏侯靖剑法渐渐被限制住,李一李二的双剑如同一只钳子,紧紧钳住夏侯靖。

纵然夏侯靖仗着剑法的多变能暂时立于不败,但内行人一眼就能看出夏侯靖败象已现,除非另有高招。

张修缘叹道:“只怕再打下去夏侯先生就要输了。”

宗正心道:“想不到这位张家族长眼力比我还好,竟然能看出来夏侯要输了。”

张修缘道:“几位,还请你们把他请下场吧,诸位的好心张某领了,但你们不是张家人,不必蹚这浑水。”

这话传到了夏侯靖耳朵里,不等叶流珠等人说话,夏侯靖先说道:“张观主,你当我这么不济吗,我就想看看他们有多少能耐而已!”

李一李二心头一震,他们全力施为,正要把夏侯靖逼入绝境,眼看他守多攻少,没想到他竟然还能开口说话。

他们瞥了眼站在一边的路函谷,人皮面具当然看不出表情,但二人从她眼神里已经读出了不满。

当下齐声呼喝,双剑交织成一张巨网,直扑夏侯靖。

当所有人都在关注场中打斗时,三清阁场外忽然传来一人声音:“韩府门下皮阳秋特来拜会上清观主。”

这声音透彻洪亮,霎时压得场中人一静,只见一个长脸瘦削的中年汉子闲庭信步似的走了过来。

上清宫弟子下意识给他让了条路,他微微颔首,面带笑容走到张修缘面前,对路函谷等人视而不见,只看了看正在打斗的夏侯靖和李一李二。

张修缘上前行礼:“原来是皮阳秋先生大驾,恕张某不能远迎之罪。”

众人见观主对他甚是客气,小声议论来人是谁,皮阳秋笑道:“张观主忙于家事,何罪之有。”这更让人惊奇了,敢情这人已经知道了上清宫内发生的事。

有人小声问道:“这个姓皮的是谁啊,怎么挑这时候来了。”

“你也太孤陋寡闻了,皮阳秋你都不知道,他可是韩大侠的左膀右臂。”

“哪个韩大侠?”

“唉,咱们江西还有几个韩大侠?当然是‘豫章太守’韩少康韩大侠了!”

“哦……”

“那他来我们这干什么,是不是观主请他来的?”

“这下好了,有韩大侠的支持,我看这帮人还怎么逞凶!”

“可他们不都是你们张家人吗?”

“要真是张家人就不会想着跟外人一起废掉自家族长了。”

“可他就一个人来,能行吗?”

“皮阳秋就能代表韩大侠了,在江西,还没人敢公然和韩大侠作对。”

叶流珠等人没听过皮阳秋的名字,听上清宫弟子小声议论了几句,心里有了数,以韩少康在江西的名望,能担得起他左膀右臂的,自然非同寻常,看来张修缘这族长的位子不那么容易废掉了。

韩少康府中有两位管家,在江西大名鼎鼎,一个是眼前的皮阳秋,另一个叫时寒柏,皮阳秋主外,时寒柏主内。

他们都是韩少康同乡,少年时就跟韩少康一起闯荡江湖,后来韩少康成名,在江西站稳了脚,他们也跟着留在韩家。

正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帮”,韩少康有今天的名声地位,与这二位管家脱不了关系,正是这点,江西武林人提起皮阳秋时寒柏,没有不敬重的,而不单单因为韩少康。

皮阳秋道:“自从两年前一别,我家家主可时时记挂着张观主呢,只是这两年不知怎么的,事情太多,想来上清宫也抽不开身。”

张修缘道:“韩大侠秉持正道,是我江西武林的福分。”

皮阳秋道:“这几的位剑法不错。”

皮阳秋来了后,路函谷悄悄的往后挪了挪,被自己手下挡住,好像不愿意让皮阳秋看到自己。

皮阳秋道:“我这次来是奉家主之命,张观主,不如让他们罢手吧。”

张修缘不知皮阳秋到底奉了什么命令,韩少康又是什么意思,心里不免忐忑,

奚寸金道:“他们打得难分难解,这时候收手,对方恐怕会趁机伤人。”

皮阳秋呵呵笑道:“放心,我既然来了,就不会让他们随意伤人。”

夏侯靖和李一李二正斗到酣处,他们也知道来了个叫皮阳秋的,但无暇多想,三剑碰撞之声此起彼伏,剑气激得场中柴火摇晃不已。

皮阳秋缓缓靠近,夏侯靖忽然大笑:“原来你们就这么点本事,看好了!”

抹云剑荡开对方双剑,夏侯靖抽身后退,李一李二只当他要逃走,举剑追刺,夏侯靖后退之时解下后背的开唐刀,刀在空中转了两圈,火光照耀下,乌木刀鞘散发着幽幽的光泽,夏侯靖剑交左手,右手握住刀柄,凌空抽刀。

一道璀璨夺目的光芒照亮了夜空,柴火瞬间变成了萤火微光。

李一李二刺出的剑忽然滞住,所有人齐齐仰首注目,这刀光宛如一曲盛世乐章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灵。

所有人连惊讶声都没了,静静的看夏侯靖拔刀,转腕,刀身随着他下劈的动作迸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仿佛世间所有的颜色都在刹那迸发,喷薄出旺盛之极,强盛之极的生命力。

路函谷死人般的面具下发出了惊讶,震骇,艳羡的目光,张家族人本不关心打斗局势,此刻也被刀光吸引,纷纷侧目。

李一李二被这刀光所慑,两柄剑停在空中,忘了进退。

夏侯靖这刀如果劈下,二人必死无疑。

众人陡觉眼前一花,开唐刀的刀光中钻入一个黑影,黑影出手快如鬼魅,拍了李一李二胸口一掌,双手拿住他们手腕,脚下一蹬,挟着二人迅速后退,开唐刀的刀气自他额前划下,只相差一寸!

“喔!”

众人这才喘过气来,也为皮阳秋和李一李二捏了把汗。

皮阳秋挟李一李二后退十步,立定身形后放开二人,心头大震,刚才他出手分开双方,看似快而轻松,却是用上了他生平全部功力。

“皮某人一生会过无数刀剑名家,却没有一人的刀法似小兄弟这般气势恢宏,请教小兄弟台甫。”

夏侯靖收到入鞘,开唐刀霎时又变成了一柄幽幽古物:“我复姓夏侯,单名一个靖字。”

皮阳秋道:“张观主,这位夏侯兄弟是你的朋友?”

张修缘道:“他是奚神医的朋友。”向皮阳秋引见了奚寸金等人,皮阳秋连连点头称赞:“原来是伏虎神医,好好好,英雄出少年呐!”

要知道以皮阳秋的阅历和修为,能得他一句称赞的人并不多,上清宫众人不禁开始重新打量奚寸金这帮人。

李一李二退到路函谷身边,小声说道:“对不起。”

路函谷冷笑不语,心中快速盘算着下一步。

夏侯靖站到叶流珠身边,奚寸金道:“你这是什么剑,这么厉害。”

夏侯靖道:“这不是剑,是唐横刀,因为刀身是直的,所以看起来和剑一样。”

叶流珠道:“你这两天难道是在调查他们?”

夏侯靖笑道:“只是碰巧遇见而已,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待会儿再跟你说。”

张家族人一个个面如死灰,张德全道:“路先生,你看这……”

张修平干咳两声,毫无底气的道:“皮先生,眼下是我们张家要处理家族事务,韩大侠难道也想插一杠子?”

皮阳秋道:“我们岂敢插手张家事。”

张修平胆子壮了几分:“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皮阳秋提高嗓门:“诸位,我奉我家家主之命来此,实则是为了揭穿一帮人的阴谋,这帮人布下陷阱陷害张观主,意图不轨,大家同为武林同道,我家家主岂能坐视不理,所以让我来助张观主一臂之力,拆穿奸人阴谋。”

张修平面色一变:“什么奸人,皮先生这话我听不懂。”

皮阳秋道:“张观主,请你看几个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