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追风剑法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095字
  • 2022-04-14 12:00:31

夏侯靖道:“我是外人不假,但你们联合一帮外人来废掉自家族长,这又算什么。”

张家族人面有愧色,张修平道:“废不废族长是我们自己家的事,跟这些朋友无关。”

夏侯靖道:“管不管这事是我自己的事,跟张观主无关。”

张修平怒道:“小子,不要在这胡搅蛮缠!”

夏侯靖道:“我在回来的路上,路过上清古镇,发现有一群鬼鬼祟祟的人,其中以一女两男为首,似乎在密谋什么,我虽然没有听见,但可看见了,眼前这帮人,就是我在上清古镇遇到的人,至于那两男一女,我猜他们现在正躲在人皮面具底下吧。”

路函谷道:“请教这位兄台高姓大名。”

夏侯靖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夏侯靖是也。”

路函谷道:“你既然不是张家族人,何必要管人家家事,这可于理不合。”

夏侯靖道:“你也不是张家族人,不是照样帮着他们?”

路函谷面具后发出几声低笑,像被捂在被子里的声音:“我可没说要管,我只是帮我的朋友找到盗窃《上清秘箓》的人,剩下的我一概不问。”

夏侯靖道:“既然这样,我也可以一概不问,但有个条件,那就是你们三个把人皮面具揭下来。”

路函谷道:“我要是不肯呢。”

夏侯靖笑道:“那我可就要管管了。”

路函谷道:“张观主,你让一个外人来替你出头,这算什么。”

张修缘面有难色,这时奚寸金等人已经走到他身边,池招云道:“张观主,眼下这局面对你非常不利,已经这样了,不如就让我们这位朋友闹一闹,也许事情会有转机。”

张德全看看张修平,又看看路函谷,路函谷向他使个眼色,他退到一边,张家几位房头也往后退了几步,路函谷嘴上说自己不管事,但这里谁也能看出来,她才是头。

路函谷道:“张观主,既然你让一个外人替你出头,那可就别怪咱们无礼了。”

戴着人皮面具的李一向前三步,道:“你是外人,我也是外人,你想替他出头,那就先过我这关。”

夏侯靖道:“怎么过?”

“仓啷”一声,李一拔剑在手:“就这么过。”

夏侯靖道:“是杀了你,还是打败你。”

李一道:“够能耐你就杀我。”

一抹淡光划过众人眼睛,抹云剑已出鞘,上清宫弟子纷纷后退,让出一大片空地,张修缘担忧的道:“奚神医,还是让你这位朋友下来吧,要是有个损伤,岂不让我愧疚。”

奚寸金苦笑:“我可劝不动他。”

张修缘心想眼下这局面不管夏侯靖是输是赢,自己的情况都很尴尬,不知池招云所说的转机在哪。

张家族长,上清宫观主,当不当的无所谓,只是他不愿意看到张家落于宵小手中,路函谷这帮人显然不是什么正道人士,如果让他们掌控张家,自己岂不成了愧对祖宗的罪人?

想到这,张修缘冷汗涔涔,同时他打定主意,今天不管说什么也不能让对方得逞,当下命令弟子把上清宫几个门把好,再让不会武功的弟子退下,换会武功的来。

天边最后一抹红霞坠入地平线,上清宫弟子在场中生了柴火,照得李一那张死人般的脸明暗不定,越发诡异。

夏侯靖道:“咱们先说好了,如果我赢了你该怎样。”

李一道:“你赢不了我。”

夏侯靖道:“如果我侥幸赢了呢。”

李一道:“没有侥幸。”

夏侯靖一边走向他一边说道:“看来你是不会说人话,那我就教教你该怎么说话。”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两把剑已经撞在一起,一声清响过后,李一身子一晃,手腕下沉,削向夏侯靖大腿。

夏侯靖挥剑架开,李一剑落半尺,削他小腿,夏侯靖想看看他都有什么本事,面对他的剑招只是格挡闪避。

李一追着他在场中绕了一圈,夏侯靖始终不反击,上清宫众人看李一剑法狠辣,招招进攻要害部位,其快起准令人防不胜防,不禁暗暗为夏侯靖捏了把汗。

张家族人似乎对战局没什么兴趣,站在路函谷身后一动不动,像是一尊尊泥塑。

李一发招迅速,转瞬间已攻出四十五招,在场有武功好手,已经看出其中的门道,夏侯靖虽然不反击,但李一的剑招丝毫奈何不了他,四十多招都接得十分轻松。

叶流珠等人认识夏侯靖不久,只在之前在和宗兴等人的打斗中见过他武功,不过那是一场苦战,他们也无暇观看其他人的功夫底细,这次夏侯靖就在眼前施展武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这四人都是当世高手,尤其是叶流珠,本就是一流的武功,又经过王大关,朱季,三十六雷将这样的高手锤炼,现在的她比起在寿竹宫时又长进了几分,眼光见识自然也不同以往了。

她看出夏侯靖还有所保留,李一剑法虽狠,几乎是出了全力,这样打下去不用夏侯靖还手,拖也能把李一拖烦了。

奚寸金却不以为然,这样打下去要打到什么时候?

又过了十几招,李一果然有些烦躁,剑下加劲,出剑更快,叫道:“你这不是打架,分明就是逃跑!”

夏侯靖道:“我还没还手你就这么狼狈了,我要还手你焉有命在?”

李一怒哼声中剑招忽变,本刺向夏侯靖肩头的一招忽然转了个弯,改划他小腹。

这一招变得奇怪,夏侯靖也没料到,剑尖几乎贴着小腹衣衫划过,再往里半寸,他衣服就要被割裂。

“小心了!”

夏侯靖终于开始反击,抹云剑荡开李一剑锋,迅疾无伦的刺向他心口。

李一就在等着他反击,见他宝剑刺来,不躲不挡,而是迎了上去,跟他一样的直刺。

旁观人吃了一惊,这两剑要是刺实,岂不要同归于尽?

只有叶流珠等少数几个高手看出来夏侯靖和李一都留有后招,这两剑绝不会刺中对方。

只见双剑相距两寸平行滑过,刺到中途忽现变化,夏侯靖的剑随着他的侧身,往前突了一下,去势更快,仍然还是刺他心口。

而李一的剑却是半路斜挥,砍在抹云剑身,夏侯靖宝剑一偏,趁势转了一圈,抹云剑仍是刺他心口。

李一本想他转了一圈后会变招,没想到还是这一招,他只当夏侯靖黔驴技穷,冷笑一声,宝剑抖出几朵剑花,分刺夏侯靖大腿根部和小腹。

这是攻敌之必救,只要夏侯靖回剑自守,李一马上就能发动攻势,如果夏侯靖不回剑格挡,那么两条大腿就要被卸下。

可他低估了夏侯靖的实力。

夏侯靖这一剑来得实在太快,李一的剑招刚刚发出,抹云剑已经逼近他胸口。

李一大吃一惊,忙撤回剑招,躺在地上滚了一圈,避开对方这致命一剑,模样很是狼狈。

不等他感到羞辱,夏侯靖第二剑又至,这一次是刺他小腿,李一挺身跃起,挥剑横削,要把他头颅斩下。

上清宫弟子见他下手如此狠毒,均有不满,都希望眼前这个青年能够好好教训他一顿。

夏侯靖剑尖上挑,轻轻松松将李一的剑挑开,然后剑尖一颤,像有灵性似的,钻如李一衣衫内。

李一顿觉寒气刺肤,忙向一旁歪倒,“嗤啦”一声,小腹衣衫被夏侯靖割出一道口子,几块布片无精打采的垂在外边。

夏侯靖不给他任何喘息之机,剑势飘然如风,逼得李一连连倒退,从他刚刚主动进攻到夏侯靖反击,逼他回剑自守,不过就是十几招的事。

李一心头大震,自己明明领先,怎么十几招间就输掉了先机?

就这么一分神,肩头衣服又被夏侯靖割裂三寸,要不是躲得快,这一剑势必斩进肌肉里。

夏侯靖的剑就像追魂的无常,不给李一任何喘息分心的机会,稍有不慎就要血洒当场。

众人看得啧啧称奇,张修缘也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功夫这么了得,路函谷和李二戴着人皮面具,看不出脸上表情,不过猜想应该不会太好。

“原来夏侯的剑术这么好。”池招云道。她武功杂糅百家,对刀剑也有涉猎,此刻在脑海中把自己所学过的刀法剑术和夏侯靖的对比,发现好像没有任何一家剑术能够与夏侯靖的抗衡。

这当然不是说那些剑术不行,而是她不精通而已。

宗正不懂刀剑,但也看得出夏侯靖胜券在握,奚寸金摸摸没有胡须的下巴:“这小子的剑法很邪门。”

叶流珠目不转睛的道:“他的剑太快,更重要的是他出剑方位实在匪夷所思。”

只听夏侯靖朗声笑道:“我这套追风剑法滋味如何?”

众人这才知道,原来他用的剑法名叫“追风”,有那半吊子的,心里想道:“这样的速度也确实担得起‘追风’两字。”

其实这套“追风剑法”的精妙并不单单是速度,这一点李一现在深有体会。

他衣衫上已有三处破裂,每一次都是险险避过,现在是一脑门子冷汗,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夏侯靖那出其不意的剑。

张德全低声道:“路先生,如果他输了……”

路函谷道:“放心,我们不会输的。”

因为李二已经上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