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族长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209字
  • 2022-04-13 20:00:26

张修缘心念疾转,目前看起来,张家族中几位房头长老已经被这个叫路函谷的人给控制了,只是不知道她用的什么手段,《上清秘箓》的丢失多半也是他们干的事,让他想不通的是,张德全在这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张德祥道:“观主,秘箓真的丢了?”

张修缘道:“确有此事,我一直在暗中查找。”

张德祥转向路函谷:“本门秘箓丢失一事极为隐秘,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究竟是什么人?”

路函谷道:“我怎么知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张观主保管不力,弄丢了它。”

张德祥道:“四叔四爷,诸位长辈,这件事不论怎么说都是我们张家的事,你们怎么能跟外人穿一条裤子。”

张家众人依旧沉默,张修平道:“德祥,这几位都是我们的朋友,外不外人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张修缘失察误判在先,丢失本族秘箓在后,你说说,该怎么处置?”

张德祥一时语塞,上清宫众人面面相觑做不得声,张修平面向众人,朗声道:“诸位,我们四房房头和二爷三爷商议定了,张修缘才德浅薄,不配再做张家族长!”

此语一出众皆哗然,张修缘倒没有太意外,他多少猜到了对方的目的,奚寸金分开围观的众人,往叶流珠等人住的厢房去。

叶流珠,池招云,宗正三人刚好坐在一棵银杏树下说话,奚寸金火急火燎走过去,叫道:“不好不好,大事不好!”

三人自从认识奚寸金以还没见过他这个样子,池招云问道:“出什么事了?”

奚寸金道:“不知道从哪来的一伙人,带着一群张家族人,要废掉张修缘的族长。”

三人一惊,宗正道:“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奚寸金道:“我也不知道,为首的是个女的,扮成男装,戴着人皮面具,叫什么路函谷,这名字多半也是假的,身旁跟着两个男人,也戴着人皮面具,一个叫李一,一个叫李二。”

叶流珠道:“这都是假名字吧。”

奚寸金道:“就说是啊。”

池招云道:“张观主做了什么要被废掉族长?”

奚寸金把三清阁前发生的事说了,三人皆皱眉不语,奚寸金急道:“你们怎么不说话了?”

叶流珠道:“奚神医,我觉得这事我们不好插手吧。”

池招云道:“这是人家张家的家务事,我们外人怎么好去多嘴。”

奚寸金道:“我也是这么想,所以才过来问问你们的意思。”

宗正道:“张观主好心收容我们,按说他有难我们不能不理,但这事着实不好插手,不过……”

奚寸金道:“不过什么?”

宗正面带忧愁,仿佛此刻他变成了张修缘:“如果真的只是家族内部事,我们当然不能出面,可如果是有奸邪从中作梗,刻意陷害呢。”

奚寸金一拍大腿:“对啊,那些人不敢用真脸见人,分明就是有阴谋的,我看这事八成就是在陷害张修缘。”

宗正道:“不如这样吧,我们且过去看看,如果真有人故意陷害张观主,我们再出面不迟。”

奚寸金赞道:“此计甚妙!”

四人走到三清阁前,广场中嘈杂不休,不知这么会儿工夫又发生了什么变故。他们分开一片人,站在广场西侧,只听张修缘哈哈大笑:“我丢失秘箓是重罪,你们想废掉我族长我也无话可说,但不知你们想推举谁当下一任族长,难不成是这个张家叛徒吗!”

张修平道:“下一任族长人选可以再议,但你不能在当了。”

张修缘道:“几位叔伯也是这个意见?”

张家族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四房长老说道:“修缘,秘箓干系重大,你实在不该丢的。”

张修缘道:“我不当族长可以,离开上清宫也无所谓,不过我绝不允许宵小之辈当上张家族长,张德全有什么资格重回张家?”

路函谷道:“德全先生,让你家族长看看,你有什么资格。”

张德全道:“也没什么资格,不过就是找回了丢失了《上清秘箓》而已。”

张修缘道:“你说什么!”

只见张德全从一个背包中取出一个镶金的檀木盒,盒子正面镌着“上清秘箓”四字,他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本薄薄的册子,也写着“上清秘箓”。

张德全道:“族长,这是不是你弄丢的?”

张家人虽然知道《上清秘箓》,但很少有人知道它究竟是什么东西,只有历代族长才有资格打开看,在场中人没有一个看过,无法断定真假。

张修缘这边马上就有人反驳:“鬼知道你拿的是什么书,这就想冒充秘箓?”

张德全道:“是不是秘箓一验便知,族长,要不要我当众念出来听听?”

张修缘面色大变,上清宫弟子和张家族人其实打心底想听听这本秘箓里到底写了什么,却被张修缘阻止:“住口!”

张家祖训,《上清秘箓》不得轻易示人,张修缘当然不敢让他当众念出来。

张德祥道:“观主,这秘箓……”

张修缘脸色难看之极,张德全手中拿的秘箓和上清宫丢失的一模一样,保管秘箓的地方十分隐秘,秘箓的内容千年来一直秘而不宣,因此不大可能有假。

路函谷道:“张观主,张德全找回了你们张家的重宝,不知有没有资格重回张家呢。”

张修缘面上青红不定,沉声道:“不知你们是怎么找回这秘箓的。”

路函谷道:“说来也简单,德全兄想重回张家,得知上清宫秘箓遭盗,于是找到了我,想让我助他一臂之力。”

张修缘道:“被何人所盗?”

路函谷向身旁的李一使个眼色,李一退向身后人群中,提出来一个汉子扔在地下,这汉子年龄四十上下,浑身软绵绵的,像是被点了穴道。

路函谷道:“他叫彭空儿,就是他偷的。”

彭空儿,江湖人称“妙手神偷”,在场的人几乎都听过这个人的名号。

如果真是他出手,那事情就合理多了,传言此人出道二十年,没有偷不到的东西。

张修缘看了两眼,道:“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彭空儿。”

路函谷道:“我们为了抓到他,可费了不少的劲,把他穴道点了,省得他再逃跑。”

李一往他后颈一拍,彭空儿哼了两声,张德祥道:“你就是彭空儿?”

彭空儿一脸贴地躺在地下,喘着粗气:“不错,老子就是彭空儿,你们想怎样!”

张德祥道:“是你的偷的《上清秘箓》?”

彭空儿道:“是老子偷的,怎样?”

张修缘道:“你怎么知道秘箓所在,你又是怎么偷的,上清宫中可有你的内应?”

早在秘箓丢失后的第三天,张修缘就想到上清宫里有内鬼,只是查了一个月没有查出眉目,就算对方是妙手神偷,也不见得就能找到秘箓,这个内鬼很可能就是张家人。

彭空儿道:“老子想偷什……”话未说完,又被李一拍了哑穴。

路函谷道:“怎么样张观主,秘箓已经找回,张德全够不够资格重回张家。”

张修缘叹道:“你们准备了这么多,我同不同意还有什么关系吗。”

张德祥听他语气颓丧,忙道:“观主,你……”

张修缘一摆手:“不管事情真相如何,我到底是弄丢了本族秘箓,这个族长我是当不下去了。”

奚寸金看得着急,低声道:“我们怎么办?”

叶,池,宗三人面有难色,上清宫弟子见张修缘有意放弃族长观主之位,不禁唏嘘。

张修平喜上眉梢,高声道:“既然这样,那咱们也不多废话了,我代表几位房头长老正式宣布,张修缘察人不明,守护本族秘宝不力,不堪担任族长一职……”

他正要说到最关键处,半空中突然飘来一个声音:“张修缘有没有资格担任族长我不知道,但你们绝对没有资格。”

众人一惊,只见一条黑影自上空掠过,稳稳的落在张修缘身前,这人身后背着一刀一剑,面带冷笑看着路函谷等人,正是莫名失踪两天的夏侯靖。

奚寸金等人见到他也吃了一惊,夏侯靖面向叶流珠道:“对不住,让你们久等了。”

叶流珠道:“你这两天去哪了?”

夏侯靖道:“去哪待会儿再和你说,现在有更重要的事。”

上清宫这边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张修缘知道夏侯靖是和奚寸金一起来的,只不过他们住下以后,张修缘一直忙着调查《上清秘箓》和族中房头失踪的事情,没怎么和他交谈过,此刻他贸然出现不知为了什么。

没等他们开口,夏侯靖先说话:“张观主,承蒙收容之情,这里先谢过。”

张修缘道:“哪里哪里,夏侯先生这是……”

夏侯靖哈哈一笑:“张观主,你今天要是放弃了族长之位,张家可就落入奸人之手了,你可就成了张家的罪人了。”

张修缘道:“可我毕竟丢失了《上清秘箓》,实在不配这个族长之位了。”

夏侯靖道:“非也非也,那本书是被他们偷走的,现在故意陷害你,你可不能让步。”

张修缘道:“夏侯先生良言,张某谨记,只是这事是我们张家家务事,夏侯先生……”

夏侯靖道:“家务事?如果真是家务事,你的这些族人为什么带着外人来上清宫,还当着外人的面要废掉你?”

张修平话被打断好生气恼,夏侯靖自从来了后就没多把他们放在眼里,他忍不住嚷道:“你是什么人,我们张家的事你也敢插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