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叛徒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244字
  • 2022-04-13 12:00:38

张修缘在几位道童的簇拥下往三清阁去,奚寸金站在凉亭里,纠结片刻也跟了过去。

他本不愿,也不想多事,但考虑到张修缘肯顶着应天教的压力收容他们,他如果有什么困难,能帮也就帮一把。

三清阁坐落于上清宫正北方,坐北朝南,阁有两层,高达数丈,是张修缘平用来接待外客所用。

上清宫的弟子得了观主之命,请对方进门,奚寸金走到三清阁时,只见门外广场站满了人,除了上清宫弟子外,另有数十人站在正中央,形形色色,一时看不出底细,张修缘并一众弟子长老则站在门前。

奚寸金挤在上清宫弟子中,与张修缘相距十多步,伸头往里张望,他见张修缘面色沉重,心知对方来者不善,暗暗盘算着要不要帮他。

张修缘同弟子来到三清阁时,对方几十人已经在等候,令他惊讶的是,来的人中并不都是外人,而有一半都是张家族人。

其中还有几位族中的长老,他们站在那一动不动,看见张修缘也不打招呼,好像从来不认识这人。

他们虽是长辈,但张修缘是张家族长,又是上清宫观主,不该如此无礼,这些人平时见了张修缘也是客客气气的,今天倒像换了一个人。

张修缘知事出反常,他目光在张家族人面上一一扫过,最终落在了三个男人身上。

这三人站在最前面,显然是一群人的首脑,左右两人身形颀长,各执一剑,中间那人身材较瘦,比旁边的矮了半个头,却是两手空空。

张修缘心中一凛,这三人面无表情,脸上肌肉如死尸般僵硬,黄得不像真实皮肤,只有一双眼珠还在滴溜溜的转,不然乍看真就以为是三张死人的脸。

奚寸金只一瞥,就知道他们戴了人皮面具,张修缘虽然很少涉足江湖,但也见多识广,亦看出对方是有意遮掩自己相貌。

上清宫弟子中有一半是张家族人,他们见族中长辈突然到访,跟着一群奇奇怪怪的人,自己又绷着脸不认人,不禁感到奇怪,渐渐的把他们围成一个圈,等候观主示下。

正中间那削瘦汉子朝张修缘欠身作揖,道:“张观主请了,在下路函谷,久闻上清宫乃正一祖庭,张观主贤名远播,今日特地带了几位朋友来拜见,我左边这位叫李一,右边这位叫李二。”

张修缘一边在脑中搜索“路函谷”这个名字,一边回礼道:“路先生有礼。”

路函谷道:“张观主,跟我来的这些人想必你也都认识。”

“当然,这些都是我张家人,不知路先生何以结识我张家族人,又何以带着我族人来见我?”

张修缘如电的眼神从他们面上掠过,有的不敢和他四目相对,把头别过去,有的嘴唇微动,似乎有话要说,看了眼那路函谷,又抿紧了嘴唇,好像很怕他。

上清宫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疑惑,显然是都没听过“路函谷”这个名字,想来是胡诌的,至于那李一李二,不用问,绝对是假名字。

路函谷道:“张观主,我听闻贵家族中最近出了点事,族中有几位房头突然失踪了,张观主一直在查这事,是不是?”

张修缘一惊,这事他一直秘密调查,吩咐了族人不可泄露出去,他又是从何得知?

奚寸金也看得新鲜,这个路函谷说话声又粗有低,却不够自然,分明就是压着嗓子说话,再看他那前凸后翘的身材,应该是个女子。

张修缘道:“张家内部事,不足为外人道,阁下来此究竟所为何事?”

路函谷并不着急回答他,又问了一个问题:“我还听说上清宫历代观主都负责看守一样东西,这样东西据说是汉代张道陵留下的《上清秘箓》,不知是否有此事?”

张修缘心里一咯噔,看来是猜对了,这群人多半就是他要查的人。他面上不动声色:“这些事与外人无关,不知阁下用了什么法子,请得动我族中这么多前辈,来我上清宫究竟想干什么,痛快说了吧。”

他刚刚观察几位族中前辈的表情,见他们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心想多半是受了这个路函谷的胁迫,难怪看到他像没看到。

路函谷哈哈一笑:“张观主爽快人,那我也不拖泥带水了,我想先请张观主见一个人。”

他这么一笑更加暴露了自己是个女人,在场众人越发疑惑,不知对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张修缘这边已经有人忍不住,一个叫张德祥的人叫道:“来都来了,干嘛藏头缩尾的,把那死人脸皮揭了,让我们看看你什么样!”

路函谷道:“这个可办不到,我的样子不能给你们看到。”

张德祥道:“四爷五爷,你们到底怎么回事,这人是谁啊?”

被叫“四爷五爷”的二人,年龄在六十开外,站在一起,陡然被张德祥一叫,吓了一跳,低着头不说话。

张修缘道:“四叔五叔,我一向敬重你们,只是今日这局面,希望你们给我一个解释。”

四爷咽了口吐沫,正要开口,被路函谷截断:“张观主,我要请你看的人你也是认识的。”

张修缘暗叹一声,道:“你想请我看什么人。”

路函谷向身后招了招手,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青脸汉子,一直走到路函谷身前,道:“张观主,好久不见。”

张修缘轻蔑的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张德全先生。”

上清宫弟子中起了一阵骚动,年长的都知道,这个张德全原本也是张家人,是张家四房的,也就是被张修缘称“四叔”的那人,七年前因为犯了族规被张修缘逐出张家。

有弟子开始猜测,这次他突然出现,是不是四房要替他向张修缘讨个公道?

这个猜测马上被否定,要讨公道七年前干嘛去了,何必等到现在,再说张家四房房头张修平到现在也没有出现。

张德全嘿嘿笑道:“七年前你把我赶出张家,可没想到今天我还会回来吧。”

张修缘淡淡的道:“要是来上清宫参拜,我自然不拦你。”

张德全冷笑不语,张修缘道:“路先生,你让我见这个张家叛徒,有何用意。”

路函谷道:“张观主差矣,我这趟来就是想向观主澄清一件事,七年前张德全是被冤枉的,张观主把他逐出家谱,赶出张家,这件事可做错了。”

张修缘道:“他勾结奸邪,图谋不轨,有违我张家祖训,当年把他逐出张家也是经过几位房头商议之后的决定,阁下一外人,也想管我张家的事?”

路函谷道:“我自然不敢插手张家的事,只是替这位张德全大哥感到不平,所以啊,我这次来就是想请观主还他一个清白,让他重回张家门庭。”

张修缘冷笑:“不知阁下想让我怎么还他清白。”

路函谷拍了拍手,只见身后人群中又走出四人,赫然就是失踪七天的张家四位房头。

张修缘大吃一惊,上清宫弟子亦在小声议论,被两位长老喝止,那四人见了张修缘也不行礼,木头似的站在一边,四房头张修平最先开口:“族长,德全七年前的确是被人冤枉的,这件事我们都已调查清楚了,私下也都商议过,同意让他重回张家。”

张修缘语气不善:“你们都和谁商量了。”

张修平道:“自然和其他三位房头。”

张修缘道:“这么说你们已经商量好了,不管我同不同意都没用了是不是。”

张修平道:“那倒也不是,你是族长,这件事当然要你点头。”

张修缘道:“这七天你们都去哪了?”

其余三人不说话,张修平道:“也没去哪,就是调查七年前德全那件事。”

张修缘知道这个四房房头一向和自己合不来,当初他被推选成族长时,张修平就很不服气,明里暗里不知较了多少劲,张修缘一直忍让退避,才保了这么多年平安。

而他和其他三房头无故失踪七天,又伙同一群外人出现上清宫,要曾经的叛徒张德全重回张家,这一切的一切摆明了是有计划有预谋的。

张修缘预感事情不妙,对方的预谋可能不是针对张家,而是针对他。

这时,四房长老站了出来,说道:“修缘啊,当年的事的确已经调查清楚了,德全这孩子是被冤枉的,凶手我们也已经送交官府了,你看是不是可以让他重回族谱?”

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张修缘冷然道:“如果我不同意呢。”

张修平道:“恐怕这事由不得你。”

路函谷道:“张观主,还记得我刚刚问你的,你们上清宫历代观主负责保管的《上清秘箓》吗。”

张修缘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路函谷右手往前一伸:“请将《上清秘箓》拿出来。”

张修缘道:“这是我张家祖辈相传的东西,怎能轻示外人。”

路函谷道:“张观主是不肯拿了?”

张修缘道:“当然不行。”

张修平冷笑道:“你就别装了,《上清秘箓》已经丢了一个月了!”

众弟子哗然,他们虽然不知道《上清秘箓》究竟是什么东西,但他知道这是张家历代族长观主要保管的东西,等于是族长观主的认证资格,丢失《上清秘箓》可不是闹着玩的。

众人纷纷看向张修缘,奚寸金暗道不好,他开始后悔自己要来这一趟,眼前这局面分明就是有意针对张修缘。

《上清秘箓》丢失一事只有张修缘一人知道,他们又是从何得知?

这些人突然失踪,突然出现,现在又提出张修缘丢失《上清秘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