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家事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33字
  • 2022-04-12 20:00:31

有了药材,在奚寸金妙手之下,宗正体内的余毒一天内就被清除,他再以内力调息半日,恢复如常。

这是他们住在上清宫的第二天,张修缘自从安排他们住下以后,两天内不见人影,他既是张家族长,亦是上清宫观主,事务繁多,抽不开身也是正常,众人并不见怪。

宗正毒清了以后与众人商议趁着应天教还没来离开此地,再迟两天恐怕会给上清宫带来麻烦。

可奇怪的是,夏侯靖不见了。

两天不见他人,不知道去了哪,他也没留下什么字条,更没和谁说过,就这样平白无故的消失。

奚寸金猜测夏侯靖是不是丢下他们一个人溜了,池招云道:“应该不会,我们虽然才认识不久,但也算共过生死,他不会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

众人仔细想想,夏侯靖这人行事全凭自己喜好,很少会顾及身边人,从俞蕙兰这事就能看出来,现在突然消失,没准又是想着去做什么事去了。

宗正提议再等两天,两天后他再不出现,就离开上清宫。

奚寸金问道:“离开这,去哪呢?”

这个问题可把他们难住了,是啊,去哪呢?

眼下他们被应天教视为死敌,不论去哪,都是给人家带去麻烦,试问整个江湖又有几个人敢公然对抗应天教?

池招云道:“也许有一个人可以,韩少康。”

韩少康。

这个名字众人并不陌生,江西武林的头号人物,人称“豫章太守”。

此人侠名远播,何止江西一地,江湖上没听过他名号的还真不多,他不但是个大侠,更是池招云叶流珠先辈的故交,凭这两点,去投奔他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人靠得住吗。”宗正问。

他对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侠义之士向来没什么好感。

池招云道:“如果连他都靠不住,那我也想不出还有谁能靠得住了。”

奚寸金道:“可应天教毕竟不是一般门派,韩少康肯拼着自己的名声来帮我们吗?”

池招云道:“只有试一试,要想不像丧家之犬一样东躲XZ,那就只有被动变主动,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对付应天教。”

奚寸金想起自己积攒多年的金银被洗劫一空,又是一阵心痛。

叶流珠一言不发,静静的听他们商量,没什么意见,也没什么建议。

她本想托张修缘派人去丝落瀑下寻找谈执中,又不好意思开口,毕竟人家肯收容自己已经是莫大的恩德,怎好再麻烦人家去找人。

池招云看在眼里,明在心里,安慰她道:“今天天色已晚,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找他。”

叶流珠道:“不去找韩大侠吗。”

池招云道:“先找到执中再说。”

奚寸金嗫嚅道:“万一又碰上应天教人呢。”

池招云道:“碰上就碰上,没什么大不了的。”

宗正道:“明天我和你们一起去。”

奚寸金不好再说什么,借口透透气,在上清宫里闲逛,刚好在一座凉亭里看见了正在愣神的张修缘。

两日不见,张修缘愁容更增,不知有什么烦心事。奚寸金上去打招呼,二人在亭内坐下,张修缘亲自给他倒了杯热茶,道:“这两天我事情太多,无暇照顾你们,奚神医可不要见怪。”

奚寸金道:“哪里哪里。”

张修缘道:“你那位朋友伤势如何了,药材还够用吗。”

奚寸金道:“多谢张观主帮忙找药,他的毒已经清了。”

张修缘道:“那就好。”

奚寸金喝了两杯茶,道:“张观主,从我们那天来看你就一脸心事,刚刚又看你在这发呆,不知道为了什么啊,可是为了应天教?”

张修缘笑道:“奚神医莫要多心,我既然留你们了,就不怕应天教。”

奚寸金道:“那你这是为什么。”

张修缘又一叹:“就是一些家事。”

奚寸金道:“看来当族长可不容易。”

张修缘苦笑:“要单单是家族里的事那还罢了。”

奚寸金道:“还有别的事?”

张修缘沉吟片刻,道:“既然奚神医问了,那我也不隐瞒了,我之所以烦心是因为两件事,一个是我张家族中事,一个却是上清宫里的事。”

奚寸金向来不愿多事,忙道:“张观主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张修缘道:“也不是不想说,只是说出来怪丢人的……我上清宫历代观主都负责保管一样东西,叫《上清秘箓》,乃是我张家祖师张道陵传下来的东西,也是历代张家族长需要保护的东西。”

奚寸金道:“这个《上清秘箓》出什么事了?”

张修缘叹道:“丢了!”

奚寸金奇道:“丢了?”

张修缘道:“已经丢了快一个月了。”

奚寸金道:“怎么丢的?”

张修缘道:“应该是被人盗走了,可我竟然毫无察觉,甚至是不是一个月前丢的我都不知道,上月初三,我忽然想到这个东西,就去看一看,结果一看才发现不见了。”

奚寸金眼光闪烁:“上清宫有弟子上百名,外人想潜入偷东西应该不容易。”

张修缘道:“我也想过是内鬼,可我查了一个月,始终一无所获,到现在什么时候被偷的,怎么偷的,什么人偷的,我是一问三不知啊!”

奚寸金道:“那《上清秘箓》究竟是什么东西?”

张修缘道:“是什么东西无所谓,重要的是它不能丢,如果族中几位房头知道我丢失了《上清秘箓》,那我这个族长也就不能再当了。”

奚寸金道:“原来你烦的是这个事,那还有一件事呢?”

张修缘将茶杯搁在一边,面色沉重的道:“我张家四名房头,于七天前无故失踪。”

奚寸金道:“有这种事?”

张修缘道:“本来我以为《上清秘箓》只是单单的被盗走,可如今看来似乎没那么简单了。”

奚寸金想了想,道:“先是秘箓被偷,然后族中有人失踪,这摆明是冲着你们张家来的啊。”

张修缘道:“所以这两天我才愁眉不展,对手实在狡猾,我查了多日竟然什么也没查到。”

以张家在江西的势力,要想查什么人什么事按说不难,哪怕是请官府出面也不过就是张修缘几句话的事,以这样的手段本领,竟然还查不出对方底细,难怪张修缘烦心了。

“不会是应天教干的吧……”

在江西有谁能有这么大的势力做到这一切?奚寸金直接想到了应天教。

张修缘道:“我和宗法天没有过节,应天教也很少在江西地界露面,应该不会是他们,再说以应天教的行事风格,不会这么鬼鬼祟祟。”

奚寸金道:“那可就奇怪了,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张修缘道:“我什么样人奚神医你还不了解吗,我张家很少涉足江湖,我平常除了一些来往应酬,基本都在上清宫里,我实在想不出我会得罪什么人。”

奚寸金道:“那会不会……”

张修缘道:“会不会什么?”

奚寸金道:“会不会是你们张家内部的问题?”

张修缘一怔:“从那四名房头失踪之后,我一直忙着找他们,确实没有细想过,你这么一说,好像不是没可能。”

奚寸金道:“我就是随口一说……不过你为什么不请别人帮忙呢?”

张修缘道:“请谁帮忙?”

奚寸金道:“啊,我就是觉得你们可能是当局者迷,如果请外人帮忙,或许事情就会明朗了。”

张修缘道:“那么请谁帮忙呢。”

奚寸金道:“比如说那个,那个什么,韩少康。”

张修缘淡淡一笑:“韩大侠吗。”

奚寸金道:“对对就是他,他在江西不是很有名望吗,你可以请他帮忙查。”

张修缘道:“我跟韩大侠只有过数面之缘,谈不上什么交情,怎敢去烦劳人家,再说这是我张家自己的家务事,如果请外人帮忙,传了出去,让我张家以后怎么立足呢。”

奚寸金道:“说的也是……”

二人一时无话,不一会儿茶喝光了,张修缘想叫人再添,奚寸金道:“不必了,那个我们过两天就要走了。”

张修缘道:“去哪?”

奚寸金道:“我那朋友毒已经解了,也可以走路了,不好意思一直麻烦你。”

张修缘道:“要是平时我一定会留你,不然显得我害怕应天教似的,可惜现在我张家也是多事之秋,你们想走那就走吧,不过走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我给你们一些盘缠当路费,聊表心意。”

奚寸金笑道:“那就多谢张观主了。”

二人说了会儿话,看看日头西落,奚寸金不想久耽,起身要告辞,这时有一名道童走了过来,说道:“禀观主,宫外有人求见。”

张修缘道:“何人?”

“他们没说名字,只说要见观主。”

张修缘不悦的道:“他们不说名字,你们就不问?”

“观主,他们不是几个人,而是好多人,一大帮子,看起来不像什么好人,指名道姓要见观主,我们几个师兄弟见来者不善,把他们拦在门外,请观主示下。”

张修缘心念一动,道:“请他们到三清阁相见。”

道童领命去了,奚寸金道:“会是什么人?”

张修缘道:“奚神医,我有预感,来的就是我要查的人。”

奚寸金道:“那我……”

张修缘爽朗的道:“这件事与你们无关,你们不必参与进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