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上清宫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33字
  • 2022-04-12 12:00:40

龙虎山位于江西东部,传说汉代道教祖师张道陵曾于此炼丹,丹成而龙虎现,因此得名。

其山峦气象万千,形如猛虎伏岸,蛟龙出水,秃岩磊磊,巨石块块,群山披绿如被黛染,远山叠翠,轻烟锁峰,白塔河绕山而过,如绿绦系腰,时有鹤唳虎啸,慑人心魄。

夏侯靖一边撑着竹筏一边欣赏两岸美景,不时发出几声赞叹。

宗正余毒发作,坐在竹筏上调息,叶流珠池招云又是女流,奚寸金是提议去上清宫的人,所以这撑篙的任务就只好交给夏侯靖了。

夏侯靖不擅长撑船,好在他功力深厚,竹筏在他脚下十分听话,想快就快,想慢就慢,其他人也大可安稳坐着。

“龙虎山是道教祖庭,张道陵子孙世世代代居住在山下的古镇里,千年来传承不衰,素来有北孔南张一说,我们这次要见的人叫张修缘,他是现任的张家族长,也是上清宫的观主。”

奚寸金坐在竹筏前头徐徐说道。

在和奉太初宗兴大战一场后,谈执中生死不明,宗正毒伤急需疗养,为了避免寻找谈执中时再次撞上应天教而全军覆没,于是众人决定先给宗正驱毒疗伤。

而这需要一个安静的,不被打扰的环境,于是奚寸金想到了龙虎山上清宫。

夏侯靖道:“奚神医,你是怎么认识这个张家族长的。”

奚寸金道:“我曾经和他讨论过一些炼丹方面的问题,算是旧识了。”

夏侯靖道:“炼丹不都是道士干的事吗,你一个大夫也炼这个?”

奚寸金白他一眼:“道教炼丹与医家炼药有异曲同工之处,他曾来伏虎崖向我求过药。”

夏侯靖道:“他自己的丹药不管用吗?”

奚寸金得意洋洋的道:“我奚寸金炼的药岂是寻常的,多少人想求求不到呢。”

叶流珠道:“可是我们这个时候去找人家,不是给人家添麻烦吗。”

奚寸金心道:“你们不是也给我添麻烦了吗,多一个少一个有什么区别!”嘴上说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如今已经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而且我有办法让张修缘接纳我们。”

想想自己一个大夫,好好的在橘杏宫给人看病,怎么就突然沦落成丧家之犬了?

奚寸金越想越气,却无可奈何,瞿麦被应天教给杀了,自己多年积攒的金银也被抢了,这个仇是一定要报的,既然自己在祖师爷画像前允过诺,那也就不能怪别人。

夏侯靖道:“按你刚才说的,这个张家在江西应该很有些势力才对。”

奚寸金道:“何止有些势力,汉代以来,上清宫就一直受到朝廷的尊崇,千年来香火鼎盛,张家在江西那是一等一的望族,平常打交道的除了江湖上和民间的,更多的还是官府的人,可以说在江西是举足轻重的地位。”

叶流珠道:“那这张家在江湖上势力如何。”

这也是其他人关心的问题,毕竟他们现在被应天教视为死敌,如果张家的实力不足以抗衡应天教,那么他们这一去无疑是把死神带去了。

奚寸金沉吟道:“张家族人也有不少练武的,上清宫中就有很多习武弟子,在江湖上虽然没有少林武当这么大的名气,但在道门里却是一流的。”

叶流珠道:“照这么说,张家人常和官府打交道,应天教应该不敢明着来吧。”

奚寸金道:“应该吧……”

夏侯靖竹篙一顿,道:“应该?”

叶流珠道:“云姐,你怎么都不说话?”

池招云道:“我只是不知道我们去找张观主,究竟是对还是错。”

夏侯靖道:“我常听说江西武林的头号人物是韩少康,这韩少康比起张家,谁的地位更高?”

奚寸金道:“韩少康的名望的确很高,但比起传承千年的张家,那就显得不足了。”

叶流珠道:“对啊,韩大侠是我们先辈的故交,我们为什么不去投奔他呢,以他在此地的名声势力,一定可以对付应天教的,还可以请他帮忙去找执中哥哥。”

夏侯靖的手突然一滞,像被人点了穴,把头别过去,默默的撑篙不再说话。

奚寸金叹道:“宗正的毒不能再等了,必须赶紧找个清净地方给他驱毒,去南昌时间不够了。”

众人一时无语,竹筏随着哗哗水声循山而过,转了几个弯,行至仙水岩附近,叶流珠的目光忽然被山上悬挂着的木头吸引,待竹筏渐渐靠近后才看清,那悬在山上的不是木头,而是一口口棺材。

仙水岩陡峭险峻,山体光滑平展,那些棺材底部各有木头插进山体,棺材静置其上,更有山洞石罅,里面放满了大大小小的棺材,乍看令人毛骨悚然。

除了默默撑篙的夏侯靖,闭目调息的宗正,池招云奚寸金也看见了这样的奇景,叶流珠道:“怎么这山上有这么多的棺材?”

奚寸金目视峭壁:“我去过上清宫两次,问过张观主,他也不甚明了,传说这是古越人的墓葬风俗。”

叶流珠道:“可是这棺材是怎么放上去的呢?”

奚寸金道:“连住在这附近的人都不知道,何况我们外人,留待后世去发掘吧。”

叶流珠道:“云姐,你看呢?”

池招云亦很费解:“难道古越人都是武功高手?”

叶流珠道:“这里的山这么陡,下面又是河,以我的轻功,借助工具倒是可以攀登上去,但要携带木头把它插在山里,再背着棺材,这我可做不到。”接着又补了一句:“我也不信这世上有谁凭一己之力就能做到。”

夏侯靖飞快的扫了几眼后就不再看,显然的,他也做不到。

二女看了片刻,百思不得其解,竹筏静静的漂远了。

按照奚寸金指示,众人在一片浅滩弃筏登岸,沿着山道往上清宫走,穿过张家族人居住的古镇,一座庞大的建筑群出现在眼前。

上清宫始建于东汉年间,至唐宋时朝廷多有敕封,南宋理宗时有过大规模的扩建,布局呈八卦形,有房屋上百间,金碧辉煌,气魄雄伟,不愧道教祖庭,玄门正宗。

奚寸金带着众人通报了姓名,不久就有一道童将众人引入三清阁,一个相貌和善的中年男子早在等候。

这人就是现任张家族长,上清宫观主,张修缘。

“一别两年,奚神医别来无恙乎?”张修缘含笑迎接众人,双方通名见礼,奚寸金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实在对不住,打扰张观主清修了。”

叶流珠等人见这张家族长相貌平平,举止言谈间有一股亲和力,双目精华内敛,显然是有武艺在身,而他双眉微蹙,似有什么心事。

不多时有道童端茶奉上,张修缘道:“我几次请你你都不来,怎么今日却有空来了?”

奚寸金道:“向你求平安符来了,好给我驱邪辟煞。”

张修缘哈哈一笑:“医家也谈鬼神?”

奚寸金道:“巫医本是一道。”

张修缘脸上笑容不减:“要驱什么样的邪,要辟多凶的煞?”

奚寸金道:“此邪煞来自仙霞岭,霸道凶狠,我虽有医术在身,却也驱不走,除不尽,还弄了个灰头土脸,特来求助张观主。”

张修缘面色一整:“这几位朋友也是中煞之人?”

奚寸金指了指宗正,道:“我这朋友中了毒伤,余毒发作,需要借宝地驱毒静养。”

张修缘轻啜了一口茶:“仙霞岭,大罗天,不知几位又是怎生惹上这样的邪煞。”

从奚寸金哑谜似的话里他已经知道,眼前这几人所中之“邪”乃是让江湖人十分头痛的,来自大罗天的应天教。

当下由池招云向张修缘简单说了与应天教的过节,奚寸金道:“我们也是实在没地可去,本想去投奔韩少康韩大侠,请他主持公道,但这位宗正兄弟的毒不能再耽搁,只好来找你了,其实我们也知道应天教势大,张观主若有为难大可直说,我们再想法子就是。”

他这几句话说得很诚恳,在外人听来却有激将之嫌。

张修缘道:“几位是觉得我张某人怕了应天教?”

奚寸金道:“当然不是,只是张观主本没这个必要接纳我们。”

张修缘凝视他片刻,忽然笑出了声:“你们来找我张修缘,那是看得起我,张某人感激不尽,可如果我把你们拒之门外,要是传了出去,说我怕宗法天,怕应天教那群邪魔外道,那我张家日后还怎么在江西立足,还怎么在道门立足?奚寸金啊奚寸金,你这老小子也恁的奸猾了,这是逼我留下你们啊。”

奚寸金被他戳穿心思,讪讪一笑,池招云等人也绝面上过不去,正要说话,张修缘道:“别说你们来求助于我,就算这事让我遇到了,我也要管上一管,我上清宫与邪魔外道势不两立,你们就在这住下,这里不比别处,他应天教想在江西撒野,那是来错地方了!”

众人听他一番豪言保证,稍稍放心,同时也感歉疚,均想只要宗正的毒解了,马上离开此地,不能再给人家添麻烦。

张修缘马上给他们安排房间,上清观厢房有数十间,张修缘特地给他们安排了几间较清净的,奚寸金写下了给宗正解毒需要的药材,张修缘立马派人去购,不过半日,所有药材就全部购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