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追捕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861字
  • 2022-03-07 11:55:00

城隍庙依旧冷清,那个老庙祝仍然是拿着扫帚,迟缓而又吃力地扫着地,对早已到来的两个男人不闻不问,好像看不见,也听不见。

其中一个当然就是宗法天了,另一个男人年龄和他相仿,矮了半个头,皮肤黝黑,肌肉精壮,如一条待出的长枪。

他叫杨胜,昔年曾是宗法天手下百户,朱棣攻破京城后,他随宗法天一起逃走,如今仍然跟在宗法天手下做事。

宗正对于眼前这个分别了四五年的亲生父亲,感到十分陌生,几年来他早已把曹文远当成自己的父亲,而宗法天,只在遥远的梦中见过几次,梦一醒,那形象就瞬间模糊了。

母亲为什么要骗我,今天来这里竟然是来见我亲生父亲的。

母亲有没有告诉曹父亲,如果没有,她在想什么?

他今年已近十二岁,这几年在曹文远的教导下,成长得很快,思想也日趋成熟,此刻他稍一琢磨,就觉得事情有异。

待会儿不管出了什么事,我一定要护着母亲!

宗法天蹲在他面前,细细打量着他,忍不住有了泪花,伸出手想去摸摸他的头,但看到宗正下意识的躲闪眼神,他愣住了,手指离宗正只有不到三寸的距离,再难前进半分。

“孩子,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你爹啊!”宗法天哽咽的道。

宗正看向母亲,许瓶儿低着头站在一边,好像在想什么事情。

“我记得你。”

这是宗法天时隔四年再见到儿子以后,儿子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我记得你!

宗法天停在半空的手终于落在了宗正的头上,颤抖着贴着脸颊滑下,他道:“你都长这么大了,爹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

“我没有受苦,我和娘过得很好,你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们,如果你当时就来了,就不会有现在的事了!”

宗正的几句话像一把刀子,同时插进了许瓶儿和宗法天的心。

宗法天道;“我有一些事,给耽误了,不过孩子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不会再离开你们了,我一定会加倍对你好。”

宗正愤愤的道:“什么事情能让你耽误到不要我们,如果这事这么重要,那你有何必再来找我们呢!”

他快步走到许瓶儿面前,拉住她的手,道:“娘,我们走!”

宗法天没料到儿子对自己的态度竟然这么无情,可他并不失望,他只是恨,恨自己当初抛弃了他们母子。

许瓶儿被拉着刚走两步,就见一个黑脸汉子挡在了前面,许瓶儿猛然想起,这人叫杨胜,从前也常来家里吃饭。

“嫂子,大哥找了你几年,你不能就这样走了。”

宗正叫道:“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让开!”

杨胜道:“你不记得我了吗,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宗正道:“我认识你是谁,赶紧给我闪开!”说着双拳一张,朝着杨胜的小腹打了过去。

杨胜侧身闪过,没想到宗正的拳路倒灵活,刚才那一拳是太祖长拳的起手式,接着右臂一圈,改为岳家散手的扑拿式,直取杨胜胯下。

曹文远传他岳家散手时就说过,这门武功就要求个毒,狠,快,他个子不够高,只能攻下盘,所以这一招直接进攻杨胜的胯下。

许瓶儿惊呼:“阿正!”

杨胜吃了一惊,再往后退两步,宗正那一爪翻出,脚步紧跟而上,双手作捶状,分袭他腰的两侧,竟然又是一记狠招。

杨胜不想伤他,一直在躲,宗正的拳路和步法配合紧密,每一招攻出,立马抢步换招,但一来他年幼,二来功夫不到,连攻了二十招,都被杨胜躲过。

宗法天在一旁看得面沉如水,杨胜虽然躲过了二十招,但其中有那么几招,躲得十分勉强,宗正的爆发力只要再大上一点,立马就能把拳打在杨胜身上。

杨胜自己也看出了这点,当着宗法天的面不想伤他,只好闪躲,可这城隍庙的院子就那么大,能躲到哪里去呢。

宗正凭着一股狠劲,二十招不成毫不气馁,越发追得狠了,许瓶儿只觉眼前人影一晃,宗法天的身形已经挡在了杨胜面前,一只手抓住了宗正胳膊,轻轻一扭,宗正的所有攻势立马停止。

许瓶儿忙冲上去,叫道:“你放开他!”

宗法天松开手,道:“太祖长拳和岳家散手,哼哼,武功是不赖,可惜了教你的人不行。”

许瓶儿把宗正拉在怀里,替他揉着手,刚才宗法天那一下确实叫他疼入骨髓,但他倔性子一起,愣是不吭一声,一张脸涨得通红。

宗法天赞道:“好孩子,这才像我宗法天的儿子,哈哈哈哈!”

杨胜也道:“再过几年,恐怕我都未必是他对手了。”

宗法天道:“这点微末武功也能教人,简直不自量力,阿正,你跟我走,我教你武功,保证你十年之后,就能跻身当世一流高手!”

他话音刚落,就听院外一人高声道:“你们谁也别想走!”跟着就是一阵脚步声,只见十多名手持铁尺和铁索的捕快冲了进来,把宗法天包围,没等许瓶儿反应过来,她的手就已经被宗法天攥住。

那群人中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手持单刀,站在庙门外,在他身后还有数十人,把这小小的城隍庙为了一圈。

“大胆叛贼宗法天,还不束手就擒!”

宗法天冷笑道:“叛贼?”

那汉子道:“建文叛臣宗法天,立刻放了夫人和公子!”

宗法天斜看向许瓶儿:“这些都是你安排的,建文叛臣,好大的罪过!”

许瓶儿现在才明白,曹文远所说的安排,就是这样的安排,可是,这样能成吗?

为首的汉子又道:“曹大人已经上书,上面很快就派军队来,宗法天,我劝你不要抱侥幸心理,你逃不掉的,放下夫人和小公子,是你唯一的选择!”

宗法天对杨胜道:“这里交给你。”

两手拉紧了许瓶儿母子,一个纵身跃上墙头,像一只老鹰挟着两只小鸡一样,在众捕快的惊呼声中遁走。

围在墙外的捕快,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宗法天已经带着母子二人在五丈之外,等他们拔足去追,宗法天几个起落就跑没影了。

宗法天拉着母子二人,一口气奔了几里地,许瓶儿只觉耳边风声呼呼,捕快们的呼喝声越来越远,那呼声就像是她的希望,越来越渺茫,终于不见。

宗正从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样的轻功,拉着两个人,竟然能把一群捕快甩在身后那么远,惊魂方定,不由得愣了。

宗法天有心要在儿子面前显一显威风,又不愿和官府的人过多纠缠,所以他们还在院中的时候,他就已经调动起了内力,刚才那一阵狂奔,可以说是把能用在两脚的内力全用了,此刻乍停,也感到气息微乱。

不过他只喘了几喘,立马调匀了。于是拉着母子二人走到一棵白杨树下,树下赫然停着一辆马车,想必是早已准备好的。

许瓶儿和宗正木头似的进来车厢,宗法天坐在外面赶车,他朝城隍庙方向看了看,然后挥鞭纵马。

那一声鞭子就像打在许瓶儿的心上,她万念俱灰,知道此生要再见曹文远是千难万难了,靠在车厢里一言不发,只是流泪。

马车奔袭了不到半个时辰,宗法天耳听得身后蹄声渐起,此起彼伏,越来越快,少说也有二三十匹马。

宗法天冷笑不语,看来曹文远还有两下子,这次追来的只怕比在城隍庙中的那些捕快更厉害点。

马蹄声迅速逼近,宗正撩起帘幕看去,只见马车后紧跟着数十骑,马上人清一色的捕快装扮。

数十匹马扬起阵阵尘埃,如风卷残云般追上了宗法天。

宗正叫道:“娘,又有人追来了,一定是父亲安排的!”

这声“父亲”当然不会是叫宗法天了,许瓶儿也早听到动静,可是她已不抱什么希望,对于宗正的话,只是“嗯”了声。

“叛贼宗法天听着,立刻放下知县夫人,还可对你从轻发落!”

三名捕快跃马而起,冲上了马车厢顶,宗法天扔下马鞭,一个珍珠倒卷帘翻上车顶,双掌“呼”的一声推出。

那三名捕快没想到对方速度这么快,一股巨力硬生生将他三人推下了马车,跌在地下。

就在这当口,另有一匹快马,冲到了马车前头,一人跳上马车,猛拉缰绳,马儿一声长嘶,往前突了几尺,停了下来。

车厢内传来许瓶儿的尖叫,宗法天正要下去,迎面就是三支利箭,呈“品”字形,分射他身体三个部位。

那止住马车的捕快,掀开车帘,道:“夫人公子莫怕,快随我下车。”

许瓶儿又惊又喜,就要伸出手,却见那人脖子一歪,被宗法天一掌击断,倒下车去。

数十名捕快趁势赶上,亮出兵器,另有三名捕快手搭强弓对着宗法天。

“你们不是青阳县的捕快吧,身手不错。”宗法天道。

马上一人喝道:“废话少说,立刻弃了马车,跟我回府衙受审。”

宗法天笑道:“原来是府衙的好手来了,想不到曹文远还能想到这点,还不算太差。”他一边说话,一边跳下马车。

一名弓箭手搭上箭对准他,喝道:“别乱动!”

一人道:“兄弟们,不用跟他废话,直接动手,待会儿注意不要伤了曹夫人。”

“咻”的一声,宗法天右手袖中滑出一根马鞭,闪电般击向那名弓箭手。

没有人看得清宗法天的身形,等到众人反应过来,三名弓箭手已全部跌下马,一动不动。

宗法天抢过那箭囊里的箭,抛向空中,右掌一推,十多支箭激射而出,“噗噗”声中,十多名捕快应声坠马。

仅剩四人。

宗法天道:“你们倒提醒我了,如果我现在放你们回去,那少不了以后有麻烦,不如你们就都留下吧。”

四名捕快拍马就逃,宗法天挑起地上遗落的单刀,对准其中两人后心掷出。

两名捕快坠马的同时,宗法天追了上来,跃上马背,借力前冲,如鹰隼般扑上了前面的二人。

那二人早吓得心胆俱碎,还没来得及问候曹文远家的女性,被宗法天提起脖子,从马背上扯下,左右互撞,就听“喀喇”一声,二人头骨碎裂而死。

宗正见他眨眼间就杀了二十多人,满地鲜血,腥气扑鼻,他毕竟年幼,吓得脸色发白,许瓶儿强忍着恐惧,把他抱在怀里,拉下了车帘。

宗法天转回,看看那些无主的马,道:“这些马就留给杨兄弟吧,他也应该快来了。”

许瓶儿道:“你杀了这么多捕快,就不怕被官府通缉吗。”

宗法天冷笑:“通缉?来一个我就杀一个,凡是见过我的人我全给杀了,还怎么通缉。”

许瓶儿颤声道:“我们也见过你,你干脆把我们也杀了吧。”

宗法天坐上马车,歪着头对里面说道:“瓶儿,你不要怪我心狠,我本不想杀人的,这都是他们逼的,说我是建文叛贼,哈哈哈,这一切要怪就怪那个曹文远好了,这些人是被他害死的。”

他挥动马鞭,马车缓缓前行,又说道:“阿正,你记住,对待敌人不能心慈手软,你今天对你杨叔叔那几套拳脚,狠辣是够了,这很好,等到了地方,我再教你更上乘的武功。”

马车越行越远,终于出了青阳县地面,许瓶儿的一颗心也越来越冷,她知道会再有人来了,她也不希望再有人来送死。

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