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前路茫茫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1759字
  • 2022-04-11 20:00:27

这条河不过及腰之深,此刻却如同一道天堑,横亘在宗兴和叶流珠等人面前,无法跨越。

大雨将众人衣衫淋得湿透,天地间一片凄迷,双方对立良久,宗兴“哇”的一口鲜血吐出,被雨冲入河水,同最后一名雷将的尸体坠下悬崖。

“走!”

这个字仿佛千斤之重,压得宗兴站不起身,奉太初哆哆嗦嗦扶着他,四剑童子扶起李红棉,李红棉此刻衣衫全湿,酥胸半露,浑身使不出一点力气,任由四人抬着,可四人眼中再没了平日不该有的眼神,转而代之的是无边的惊恐,扶起李红棉没命似的跑开,生怕自己同那三十六人一样被雷电活活劈死。

叶流珠呆呆的看着流亡崖底的河水,谈执中坠崖前的景象在她脑中久久不能散去,池招云拉起她,她愣愣的跟着走,不知走了多久,头顶好像没雨了,耳中也不闻喊杀声,叶流珠缓缓回过神来,眼前是一个小山洞,奚寸金,夏侯靖,池招云,宗正四人默默坐着,脸色各异。

“云姐……”

池招云忙应道:“小叶子,我在。”

叶流珠转向她,不知何时落下两行清泪,池招云忍着痛替她拭去眼泪,安慰她道:“应天教已经逃了,我们现在安全了,没事……”

叶流珠泪如泉涌,趴在池招云怀里失声痛哭,池招云抱紧她,与她冰冷的脸颊相贴,亦流下两串珠泪。

三人不知该怎么安慰,夏侯靖望着洞外雨帘,神色愤慨,奚寸金低头不语,神情沮丧,宗正脸上的郁色更浓,浓到洞外大雨也浇不化。

众人各怀心事,谁也不先说话。

良久,雨终于停了,山洞中只闻叶流珠的啜泣声,她脱开池招云温暖的怀抱,擦擦眼泪,道:“云姐,你被宗兴打了一掌,伤得重不重?”

池招云勉强笑道:“没事……”这一笑牵动内伤,顿时红霞上脸,连咳数声,叶流珠道:“我给你疗伤!”

池招云抓住她的手:“不必,只要他们不再追来,我自己就可恢复,你……你不要太难过,刚淋了雨,以免着凉。”

叶流珠哭过一场恢复了清醒,道:“我没事。”

夏侯靖和宗正起初不知道叶流珠和谈执中究竟什么关系,只是觉得他们走得近,但看谈执中坠崖之后叶流珠的表情,两人立马就明白了。

池招云同为女儿家,自然早就看出她和谈执中关系不寻常,逢此大变,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众人不禁暗暗佩服,没想到她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意志力。

只有奚寸金一个脸上没什么变化,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他未必就死了,我们去找他。”

夏侯靖坐在洞口,身子笔直,身上衣服已给内力烘个半干,一刀一剑背在身后,宛如一个护法天神,虽然经历一场大战,但他看起来似乎并没受多少影响。

宗正闷哼一声,语气显得有些痛楚,池招云道:“怎么了,是毒发了吗?”

宗正见奚寸金呆坐在那,对众人的情况充耳不闻,勉力一笑:“没什么事。”

叶流珠泪痕凝脸,望着洞外放晴的天空说道:“现在不行。”

夏侯靖道:“你不想找他?”

叶流珠道:“我们想去找,应天教的人一定也想去找,宗兴只有一个人来,他那些手下一定还在,我们现在去的话多半会遇上他们,我们刚刚经过一场苦战,体力未复,再遇上应天教就凶多吉少了。”

说到“凶多吉少”四个字,脑中又出现了谈执中坠崖前,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剑,谈执中现在是凶多,还是吉多?

想到这叶流珠眼眶再热,眼泪忍不住就要落下。

宗正道:“宗兴虽然受伤,奉太初和他几个徒弟好像没受伤,我们去找执中如果真撞上他们,就难脱身了。”

他强忍着痛苦,说完这几句话已经汗流浃背,池招云忙道:“奚神医,他的毒是不是又发作了?”

奚寸金还是呆坐在那里,一脸沮丧,口中喃喃说道:“我这是在干嘛,我这是在干嘛……”

池招云一怔,马上明白奚寸金这话的含义,他本就是一个治病的大夫,如今却因为他们无端卷入纷争,成为应天教敌人,实在对他有愧。

叶流珠歉然道:“奚神医,对不起……”

奚寸金愣愣的抬起头,惨然一笑:“现在说对不起还有什么用。”

池招云道:“奚神医,他的毒又发作了。”

奚寸金颓然一叹,挪到宗正面前,取出随身携带的针包,照着穴位给宗正扎了几针,宗正脸上痛苦之色顿时缓和不少。

奚寸金道:“你体内余毒未清,刚刚又是一场大战,毒素经气血流窜五脏六腑,要是没有我,你可小命不保。”

宗正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多谢神医大恩。”

奚寸金道:“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你的毒虽不致命,但也要马上找地方静养驱毒,再跟人动两次手,连我也救不活你了。”

池招云道:“应天教可能还在附近,我们该去哪呢?”

奚寸金把银针一根根拔出,小心翼翼的放好,毕竟这是他如今为数不多的家当了,他若有所思的道:“也许有一个地方可以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