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阴魂不散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090字
  • 2022-04-09 20:00:21

宗正毒解了大半,已经可以走动,他以为应天教夜袭,此刻也和池招云一起走出屋子,没想到来的却是林寒。

林寒看了眼宗正,满是怨毒之色,说道:“云姐,你是铁了心要跟他们走到底吗。”

这里的人只有夏侯靖不认识他,不明白他们之间什么关系,但听对方喊池招云“云姐”,想必是认识池招云的,按住剑柄的手渐渐松开了。

池招云道:“就你一个?”

林寒道:“你放心,我不是应天教的人。”

池招云逼视他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在伏虎崖,那晚暗算他的人是不是你?”

林寒回避了这个问题:“你真的认为在这就安全吗。”

池招云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林寒道:“是我非我现在重要吗,重要的是你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夏侯靖问池招云:“这人是友是敌,要不先把他拿下?”

池招云道:“先听听他说什么。”

林寒双手背后,看看天上的明月,十分悠闲,道:“我本来只想告诉你一个人,既然被你们撞见了,告诉你们也无妨,宗兴已经带着人来了。”

众人一惊,宗兴,宗法天的儿子,应天教的少主,江湖上谁不知道?

传言宗兴年龄不到二十,一身武功却出神入化,很多成名数十年的高手都败在他手下。

应天教出动少主,看来是下定决心要铲除他们。

宗正听到宗兴的名字,不禁一叹,他站在众人身后,这声叹息他们并未听到。

叶流珠手中照影剑向前递了几寸,道:“应天教的动向你怎么会知道?”

林寒道:“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该怎么应对,就算你们现在杀了我,于事无补。”

池招云道:“除了宗兴,还来了哪些人?”

林寒道:“云姐,我能和你单独说吗。”

众人看向池招云,池招云道:“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吧。”

林寒道:“可我不想跟他们说。”

池招云道:“好。”

叶流珠道:“我们就守在这,待会儿他要敢动手你就叫我们。”

池招云道:“放心,凭他的武功伤不到我。”

林寒转身往一旁的偏院走去,池招云跟在后面,道:“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林寒忽然叹了声气:“云姐,你为什么非要跟他们在一起,应天教对你们是势在必得,你不如现在就跟我走吧。”

池招云冷笑:“我要跟谁待在一起是我的事,跟你走,凭什么?”

“我……”林寒面向她,目中似有星光闪烁:“我之所以一直待在汀溪客栈,其实就是为了你。”

池招云道:“终于肯说了,你来汀溪客栈究竟什么目的,你到底是什么人,恐怕林寒这个名字也是假的吧。”

林寒道:“我可以告诉你我的真名,我姓韩,单名一个霖,甘霖之霖。”

池招云在脑中搜索“韩霖”这个名字,好像没听说江湖上有这号人物,韩霖道:“不用想了,我不过是个无名小卒,去汀溪客栈其实并没有什么目的,但我一直留在那,其实是……”

池招云打断他的话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韩霖道:“我不想看到你涉险,如果你跟我走,我可以帮你摆脱应天教。”

池招云道:“说来说去,你还是和应天教有关系。”

韩霖道:“我跟他们没关系。”

池招云道:“那天晚上暗算田归园的是不是你。”

韩霖道:“是我。”

池招云道:“你想杀他?目的呢。”

韩霖道:“我就是看不惯你总和他待在一起。”

池招云一怔,这个目的倒是她没有想到的:“那么给他脸色,逼他离开客栈的人也是你了?”

韩霖道:“我看不惯他身无分文赖着不走,你还这么在意他。”

池招云话锋突转:“应天教的人什么时候来。”

韩霖道:“不清楚,反正快了。”

池招云道:“你的话说完了?说完就走吧。”

韩霖愣道:“你不跟我一起走?”

池招云道:“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走。”说完她已转身走开。

韩霖叫道:“那我就去杀了他!”

池招云脚步不停,道:“我们这么多人,你敢动手不妨试试。”

叶流珠见她回来,忙问:“怎么样,他有没有暗算你。”

池招云道:“没有。”

谈执中道:“他人呢?”

池招云道:“已经走了。”

叶流珠道:“那他都说什么了。”

池招云道:“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我们得赶紧准备,应天教随时都有可能来。”

夏侯靖道:“那奉太初呢,他为什么来了又走了?”

池招云道:“可能他们另有什么诡计。”

谈执中忽道:“夏侯,你赶快把俞姑娘送回杭州,她在这很危险。”

夏侯靖道:“她病已经好了,自己就可以回去,干嘛叫我送?”

叶流珠道:“你给人家带来的,当然要把她送回去啊。”

夏侯靖一怔,随即笑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和应天教没什么过节,不想让我陪你们犯险?”

谈执中道:“你的确没这个必要。”

夏侯靖反问:“那么你和我一起去采花,一定有必要吗?”

叶流珠道:“可俞姑娘留在这不是办法。”

夏侯靖道:“放心,我来想办法,我会让她离开的。”说罢往复春院去。

谈执中道:“我们得告诉奚神医一声,不能连累他。”

他和叶流珠去了奚寸金的药房,池招云走到宗正面前,道:“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宗正道:“没什么……”

池招云道:“就算你没受伤没中毒,应天教也不会放过我们,你不要因为这个自责。”

宗正无语望夜空,应天教,又是应天教,为什么我到哪都躲不开你?

谈执中叶流珠到了奚寸金药房,想和他说一说应天教的事,谁知药房大门紧闭,奚寸金在里面不知道搞什么,对二人说不要来打扰他,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之后不管他们说什么奚寸金都不回话,二人只好作罢。

俞蕙兰身体已经复原,正坐在窗下对月出神,耳听得脚步声响,反应过来时,夏侯靖已经走到她身边。

俞蕙兰忙站起身,呆呆的看着他,红着脸,不知该说什么。

“我们现在有危险,你得赶快走。”

夏侯靖的这句话就像一盆凉水当头浇下,俞蕙兰脸上如火般的红晕顿时被浇灭了:“是吗,想要我走,也编个像样的理由。”

夏侯靖道:“我没骗你,对手势力强大,很快就会来,你不会武功,留在这很危险。”

俞蕙兰重新坐下,不再看他:“你觉得我会拖累你。”

夏侯靖道:“你留在这很危险,到时候我可能会顾不上你。”

俞蕙兰道:“所以你还是觉得我会拖累你。”

夏侯靖叹道:“你非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总之你得离开这。”

俞蕙兰道:“你要我回哪去?”

夏侯靖没听出她语气已有些颤抖,想当然的说道:“回杭州啊,你家不是在那吗?”

俞蕙兰再站起来,两行珠泪流下脸颊:“好,你要我走,我就走!”

她竟真的往外走了,夏侯靖一呆,没料到她会这么决绝,可他到底还是没追上去。

走就走吧,当然要走。

俞蕙兰一直走出橘杏观,不见夏侯靖追出来,更加凄苦,拔足狂奔下山。

夏侯靖送走了她后,去找谈执中等人,众人问他俞蕙兰如何,他如实说了,叶流珠池招云目瞪口呆。

叶流珠道:“你让她一个人现在下山?”

夏侯靖道:“是她自己要现在走,走了也好,留在这难道不危险吗。”

谈执中道:“可奉太初说不定就在附近,她现在下山万一撞见奉太初呢?”

夏侯靖道:“黑灯瞎火的,谁能看见谁,没那么巧吧。”

谈执中道:“夏侯啊,这事你……你有点欠考虑了。”

夏侯靖道:“我生平做事只求随心,就算她现在不走,我也不会送她去杭州的。”

众人又好气又好笑,谈执中道:“不能让她一个人这样下山,我们马上去追。”

池招云留下守着宗正,夏侯靖不愿去追,谈执中只好和叶流珠一起。

二人顺着山路往下走,一路走一路找,始终不见俞蕙兰人影,一直走到山脚,还是不见她人。

叶流珠道:“奇怪,那位俞姑娘难道也会轻功吗,怎么走得这么快。”

谈执中道:“恐怕不是走得快,是已经遇见奉太初了。”

叶流珠道:“那怎么办?”

谈执中道:“敌人在暗我们在明,不宜妄动,先回去再说吧。”

夏侯靖听说俞蕙兰行踪不见,也吃了一惊,众人也不好再怪他,这一夜众人聚在一起轮流守夜,防止应天教突袭。

到了第二天,奚寸金终于从药房出来,一脸兴奋,众人跟他仔细说了应天教的事,包括在寿竹宫和汀溪客栈。

奚寸金听完后淡淡一笑,从容的道:“你们且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众人本想告诉他后就离开伏虎崖,不知道奚寸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当下就坐着等。

奚寸金越过几间跨院,走到一间小屋前,扫院子的何小弟跟他打了声招呼,他“嗯”了一声,左右看看,除了在扫地的何小弟没别人,然后进屋,悄悄的把门关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