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男童 女人 道士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206字
  • 2022-04-09 07:45:00

夏侯靖早有防备,在靠近五色花时,抹云见就已经握在手中,听谈执中这一叫,立马转身,挥剑,竖劈。

怪鸟左翅一拨,夏侯靖的剑被打偏,一股大力将他震退,距离五色花只有十步之遥。

“好个扁毛畜生,力气倒不小。”

怪鸟站在五色花前,张开双翅,两只血红色的眼睛瞪着两个不速之客,看上去很生气。

谈执中道:“难道它是看守五色花的?”

夏侯靖道:“管它是什么,这花我要定了!”剑光再起,朝着怪鸟胸口直刺。

“嘎”的一声,怪鸟似乎被惹怒,双脚如人一般在地上奔跑,冲着夏侯靖就去,夏侯靖手腕加劲,剑快如电,眼看就要刺中它胸口,却见那鸟忽然跳起,双翅一振,掠过夏侯靖头顶,如钩的利爪反刮向他后背。

夏侯靖回剑格挡,一阵金铁之声,夏侯靖倒退三步,虎口发麻。

谈执中瞅准机会,等那怪鸟击退夏侯靖,来不及反应时,一招“射虎南山”冲了过去。

不料怪鸟极有灵性,反应迅速,半空中双腿一收,正好避开谈执中的剑,再次转向夏侯靖。

谈执中踏着竹鞭步,宝剑横削,再次追上,与此同时夏侯靖的剑也此处,双剑一前一后同时杀到。

怪鸟“嘎嘎”两声叫,像是愤怒,又像是嘲弄,双爪也分一前一后,同时挡住两把剑,向下一压,这鸟力气极大,二人竟然不由自主往下趴。

谈执中身子斜转一圈,一脚立地,另一脚横踢出去,惊鸿剑藏于腿后,怪鸟好像洞穿了他的意图,当即跳开飞向空中。

两人一鸟围着五色花游斗,那怪鸟好像很怕谈执中,谈执中每次进攻它都是闪避,然后转向夏侯靖。

以功力论,谈执中本不如夏侯靖,怪鸟又怎会怕他?

谈执中忽然想起谈蒙和他说过惊鸿剑的传说,相传陆游当年铸成此剑时,挥剑起舞,剑光直射九霄,惊落了天上十七只鸿雁。

难道这把剑竟然还是飞禽的克星?

想到这谈执中挥剑猛攻,果然那怪鸟连连闪避,不过它不光力气大,速度也快,谈执中的剑根本碰不到它,反而被它铁翅扇出的风逼得喘不过来气。

双方斗了片刻,夏侯靖推下后背的剑,暴喝一声,一道绚烂之极,雍容之极,华贵之极的剑光照亮整个山洞,其光芒之璀璨,如一曲盛世华章,令壁上发光的晶石瞬间黯然失色。

怪鸟又是“嘎”的一声叫,飞出了山洞,而它所飞过的地方,地下满是鲜红血迹。

谈执中道:“跑了?”

夏侯靖道:“被我砍中了后背,我这一刀就算不要它命,也能让它失去攻击能力了。”

谈执中道:“你后背上那把不是剑吗?”

夏侯靖道:“这是一把唐横刀,刀身是直的,所以看起和剑一样。”

他收刀入鞘,谈执中见这把刀形制古朴,藏不住的英华之气逼人眼目,刀身镌着两个篆字。

谈执中问道:“这两个字是这把刀的名字?”

夏侯靖道:“开唐。”

谈执中忽然想起一人,道:“你师父是不是袁贲?”

夏侯靖奇道:“你怎么知道?”

谈执中道:“我听云姐跟我说过,她师父薛春梅,我爹谈蒙,流珠的母亲王小斐,还有你师父袁贲,他们都是朋友,当年曾一起闯荡江湖,你师父号称刀剑双绝,这一刀一剑是你师父传给你的?”

夏侯靖道:“不错,我师父跟我说过他有几个朋友,但没说叫什么名字。”

谈执中笑道:“看来冥冥之中真有天意,是天意让我们相聚,袁前辈现在何处?”

夏侯靖道:“不知道,我也好几年没见过他了,这几年我浪迹江湖,其实主要的目的之一就是想找他。”

谈执中道:“他为什么要走?”

夏侯靖按照奚寸金的吩咐,用事先准备的布帛包住五色花,再把根轻轻割断,道:“我也不知道,他这个人吧,闲不住,我猜他就是游山玩水去了。”

谈执中看着那奇异的五色花,欣慰的道:“总算拿到了!”

二人采花之时,宗正已经苏醒。

池招云叶流珠陪在他身边,跟他说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怎样到了这里。

奚寸金不愧是神医,不过一两天的时间,宗正不仅捡回一条命,现在已经可以勉强下床走动了。

当他得知是谈执中一路把他背过来时,万分感动,还有池招云叶流珠关切的眼神,这是他离开福建,离开应天教以来,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温暖。

为了这些朋友,应天教算什么?

就算再来一次,我也要奋不顾身帮他们!

想到应天教,他又开始担心,朱季吃了个大亏,绝不会这么放过他们,双方再见面,只怕就是生死之战了。

宗正余毒未清,身子还有点沉重,说了会儿话,池招云叶流珠就离开了。

经过俞蕙兰所休养的复春院时,刚好看见奚寸金的弟子白术从屋中出来,手里端着只空药碗。

叶流珠问道:“白小哥,俞姑娘怎么样了?”

白术见到二人不知怎么的脸就红了,低声道:“那位姑娘喝了药已经睡下了。”

本来叶流珠池招云想去认识一下她,听白术这么说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池招云道:“她恢复得如何?”

白术道:“依我看恢复得很好,就是有点不开心。”

池招云笑道:“那多半是因为夏侯靖了。”

白术道:“二位还有什么事吗?”他只抬头看了一眼,脸更红了,叶流珠道:“白小哥,你跟奚神医多久了?”

白术道:“两年了。”

叶流珠道:“那你知不知道奚神医今年多大岁数啊?”

白术道:“这个……我实在不知道,我也看不出来,不过感觉上总不会小于二十五吧?”

叶流珠道:“那看看他的朋友亲戚都是多大年龄,不就知道了。”

白术四下看看,小声说道:“姑娘有所不知,奚神医没什么朋友亲戚,我在这两年,就没看到有什么朋友亲戚来拜访他,他平常除了给人治病,就是看看医书,鼓捣鼓捣草药,要不就是出去采药。”

叶流珠道:“这人还挺怪。”

池招云道:“奚神医治病的规矩是怪了点,但其实这个人并没有多怪。”

白术讪讪一笑:“二位姑娘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忙去了。”

叶流珠道:“那你忙吧。”她见白术走远了,拉住池招云的衣袖,小声说道:“云姐,有个问题我想问问你。”

池招云道:“什么事啊神秘兮兮的。”

叶流珠玉面一红,用手指了指池招云的胸口,忸怩的道:“有什么办法,能让这里大一点啊……”

池招云一怔,忍不住的笑声连串发出,叶流珠忙看了看周围,急道:“你笑什么啊!”

池招云道:“小叶子想变大叶子吗?”

叶流珠道:“为什么你的,还有那个俞姑娘的都挺大。”

池招云也用手指了指叶流珠的胸口,笑道:“你什么时候见过俞姑娘这里了?”

叶流珠道:“就是那天夏侯把她抱来找奚神医的时候啊,我也是不经意间看到的。”

池招云故作为难的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啊,奚神医不是在吗,要不你去问问他,他兴许有办法。”

叶流珠道:“我才不要,万一被他知道了,那……他一定会笑我的。”

池招云道:“他,他是谁啊?”

“云姐你故意的!”叶流珠伸手去挠池招云咯吱窝,池招云笑着躲开:“让我看一看,也许我也有办法。”

“就不!”

两人嬉戏在一处,说说笑笑跑出了复春院,来到回春堂院内的凉亭里,池招云道:“怕了你了,别追了。”

叶流珠一张俏脸红如晚霞,娇艳动人,池招云用手在她脸上捏了捏,调笑道:“小叶子急着嫁人了?”

叶流珠嘟着嘴:“人家问你正经的,你偏来取笑我!”

池招云敛起笑容,道:“好,说正经的,其实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也许是你没到我们这个年龄,也许……”

叶流珠道:“也许什么?”

池招云正经之中带着一抹坏笑:“也许你还是个……”

她话未说完,只听院外一个人高喊:“奚神医在不在,家师特来求药!”

听声音是个女子,音高而不尖,内含婉转之气,显然也是个练家子。

池招云道:“不闹了,有人来了。”

只见回春堂东侧墙壁的门中走出两人,一个是奚寸金的弟子瞿麦,另一人则是何小弟。

二人出门迎接,不多时院内走进一队人来。

当先一个中年道士,长身玉立,神情潇洒,道袍一尘不染,飘然若仙,右手执着一柄白毛拂尘,肤白如脂。

在他身旁是一个妙龄女子,身姿窈窕,行如春风摆柳,手中抱着一柄形制华贵的宝剑。

二人身后跟着四个男孩,十二三岁年纪,个个生得唇红齿白,面如傅粉,身后均背着一把剑,衣袖卷得老高,四人抬着一顶竹制步辇走入院中。

池招云心中一凛,看这架势,这道士是坐在步辇上,让四个男孩抬上来的。

伏虎崖高有百丈,十二三岁的小孩,别说抬个人了,就是轻身步行上山也累得够呛,而他们四个抬着一个人上山,竟然只是额头微微出汗,连大气也不喘一口,难道这么小的孩子就已经有如此深厚的功力了?

从他们进门起,池招云就发现那道士步履轻而不浮,稳而不重,显然是内功修为深厚,而他身旁那女子亦是英华内敛,武功想必不俗。

男童,女人,道士,奇哉怪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