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采花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49字
  • 2022-04-08 20:00:00

伏虎崖往西二十里是一座山谷,山谷呈漏斗形,谷底四周的高坡外插着利剑般的山峰,谷内生着一棵棵叫不上名字的,奇形怪状的参天大树,遮天蔽日,似要将此地彻底从金乌下隔绝。

谈执中夏侯靖走入山谷,只觉得周围安静得出奇,似乎到了一个没有生命的地方,连风也没有一丝,谷中惨白的毒瘴像是被凝固住。

按照奚寸金所说,这山谷中的毒瘴从日出开始直到日落,只有夜间才会消失,但夜间进山十分不便,且有诸多危险,只能选择白天进去。

夏侯靖一边系上奚寸金特制的面巾,一边埋怨道:“这个奚神医人怪得很,哪有这么多规矩,这鬼地方看着就不是善地。”

谈执中也系好了面巾,道:“举凡大才,所思所行多有怪诞,奚寸金医术高超,有神医之名,行事奇怪也在情理之中。”

二人各取出一个瓷瓶,从里面倒出一些透明液体涂在衣服上,这也是奚寸金给他们的,瓶中药物是他亲手制作,气味刺鼻,可避蛇虫,本来是做出来给自己去山洞准备,现在有人代劳,他也不吝啬,都给了他们。

“我看他就是故意整我,谁叫我弄坏了他的烧鸡,吓走了他的金蜈蚣呢。”

夏侯靖解下后背的抹云剑握在手中,道:“要不是为了救俞蕙兰,我一定要揍他一顿。”

谈执中笑笑:“你为俞姑娘以身犯险,想必是对她情有独钟了?”

夏侯靖道:“情有独钟谈不上,就是想救她而已,等她好了就让她回杭州去吧。”

二人一边说话一边走进了那吹不开,化不去的白色毒瘴中。

谈执中对他刚刚的回答有点意外:“难道你不喜欢俞姑娘?”

夏侯靖道:“我是挺喜欢她,不过只是那时候想看看她是什么样。”

谈执中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俞姑娘对你芳心暗许了该怎么办。”

夏侯靖脑中一乱,道:“我也不知道,我一个人浪迹天涯是不能带着她的,再说我又怎能让一个姑娘跟我一起吃苦呢。”

毒瘴浓到看不清五步之外,二人走了片刻,只觉得山谷地势还算平坦,只是这毒瘴太浓,不敢冒进,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走了约一炷香的工夫还未走出,夏侯靖道:“我们走了多久了,怎么还在这里,会不会走错了?”

谈执中道:“奚神医给的简图呢?”

夏侯靖打开来,道:“没错啊,就是这里,可我们好像走了很长时间了。”

谈执中道:“怪我们粗心大意,忘了问他穿过这片毒瘴需要多久。”

夏侯靖道:“问他也没用,他这简图上只画了道路方向,这片林子有多大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

谈执中道:“有流水声,也许就在前方了。”

夏侯靖侧耳一听,果然有潺潺水声,他道:“鼻腔里的药味开始淡了,这面巾就怕撑不了多久了,我们得赶快走。”

二人向前走了几步,夏侯靖忽然停下,转身,右手按住剑柄,双眼紧盯着眼前的白瘴。

谈执中道:“怎么了?”

夏侯靖道:“有东西跟着我们。”

谈执中屏气凝神听了片刻,道:“没有啊。”

夏侯靖道:“声音很小,但我听得很清楚,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我觉得是我自己的幻觉,现在看来不是。”

谈执中内功修为不如他,所以听不出有东西跟踪,不过看他这么肯定,当下也握住了惊鸿剑柄,道:“我们先往前走,看看对方是什么路子。”

二人又走了二三十步,声音再次从背后响起,这一次比上一次要大很多,连谈执中也听见了,二人同时回头,几步外一个黑影闪过,霎时间又消失在浓浓瘴气中。

谈执中道:“看来就是这个了。”

夏侯靖道:“刚才的声音像是扇翅膀的声音。”

谈执中道:“这瘴气人畜不能近,什么鸟能藏身于此?”

突然一声怪叫从他们头顶响起,一个黑影穿梭于白瘴之中,一片惨白之中探出两只黑爪,朝着二人头顶抓落。

这两只爪漆黑如墨,四指弯曲如钩,指上长着四根弯刀似的尖爪,来势迅猛,竟比一般的刀剑高手还要厉害。

谈执中早有防备,闪向一旁,夏侯靖拔出抹云剑,直刺上去,那怪物两爪一并,只听“叮”的一声,抹云剑刺在它爪上,竟然发出金铁撞击之声。

两爪没有因这一剑受损,反而直落下来,爪上是两条比成人大腿还粗的,长满黑翎的腿。

夏侯靖没料到它速度这么快,想躲已来不及,身旁飞来一道烈烈如火的光芒,没入那怪物大腿之中。

“嘎”的一声怪叫,那怪物收爪飞走,再次消失于白瘴中。

夏侯靖道:“好险,你刺伤它了?”

谈执中道:“没,剑上没血。”

夏侯靖道:“什么东西爪子这么硬。”

谈执中道:“从刚刚的影子来看,它比一般的雕还要大,竟然不怕毒瘴,说不定是长期栖息此地的怪禽,被我们打扰清净了。”

夏侯靖道:“这个奚寸金果然是故意整我,回去要他好看!”

二人循着水声,果然不多时走出了白瘴,眼前是一座直板板,光秃秃,墨锭似的黑山,突兀的站在他们眼前,一股毫无生气的压迫感迎面而来。

他们所站之地高度约是眼前黑山的三分之一,两山之间另有一座山谷。

白瘴中的水流从他们脚下流过,顺着山崖跳下,注入崖下深不见底的潭中,发出阵阵冗长而沉闷回声,山脚下一株株怪树奇草张牙舞爪,形状可怖,像在等待送上门的食物。

此处愁云惨淡,不见日光,夏侯靖从小浪荡江湖,谈执中亦是常随父亲出门远游,二人也见过不少奇景,却没见过这么愁人的怪地方。

夏侯靖手指那座黑山,道:“你看,那个山洞应该就是了。”

黑山脚下赫然有一狰狞大洞,如地狱之门。

谈执中环顾周围,道:“这山崖看起来不是很高,下面的潭不知有什么古怪,不能贸然跳下,这里垂着很多藤蔓,我们顺着这些藤蔓下去。”

二人摘下面巾收好,找了几根粗藤,用手扯了扯,觉得没问题,又用旁边的细藤在身上缠了一圈,然后从崖顶往下降。

夏侯靖功力深厚,下得又快又稳,谈执中比他稍慢,二人到了谷底后,用剑分开那些奇形怪状的树木,往山洞走去。

谈执中道:“奇怪,那个怪物怎么一路都没出现了。”

夏侯靖道:“你难道还想让它出现?”

谈执中道:“就怕事情不简单。”

靠近山洞,一股凉飕飕的寒气扑面而来,瞬间袭遍全身每一个毛孔,谈执中吹亮火折子往山洞里进。

只走了几十步,眼前突然明亮起来,火折子的光反而显得微弱,夏侯靖奇道:“这山洞里不见天日,哪来的亮光?”

谈执中道:“你看那,是那些石头在发光。”

原来这山洞的壁上布满了尖棱的晶石,或白或透明,闪着莹莹光芒,无数晶石光芒汇聚在一块,产生了这样的奇异之光,当然比火折子要亮得多了。

这光亮而不强,十分柔和,夏侯靖用剑在一块晶石上磕了磕,笑道:“这可是宝贝,要是弄出去几块,不就和夜明珠一样吗。”

被他磕过的晶石一声脆响掉在地上,摔个粉碎,夏侯靖一愣:“这也太脆了。”

谈执中也想到带几块回去给叶流珠,但马上又想到此行的任务,况且这地方太奇怪,说不定还有什么危险,于是收敛心神,仔细留意周围的环境。

眼前是一条横亘的河,首尾不知在何处,河水清澈见底,不见一丝杂质。

河对面又是一个山洞,洞口却不是正对着他们,谈执中见对面山洞里的光比这里更亮,猜想奚寸金要的东西可能就在里面,说道:“看来要采花只能先蹚水了。”

他话刚说完,夏侯靖已经往水里走了一大截,水只到他的腰部,谈执中也跟着下水,直到他们上岸进洞,也没什么异样。

眼前是一个圆形山洞,洞中长满了透明的晶石,像在山壁上砌了一层玉石,明亮夺目,而最吸引他们目光的,就是洞中立着一株五色花卉。

这株花高有一尺,青茎无叶,花大如斗,重重叠叠形如牡丹,颜色却是红,黄,绿,蓝,紫五色,十分奇异。

二人一进洞就闻到一股奇香,浓而不烈,令他们精神为之一爽,夏侯靖叹道:“总算见到你了,不枉费我们一场跋涉。”

谈执中道:“这花生在这暗无天日的环境里,竟然能存活下来,果然是奇物。”

夏侯靖道:“要不然怎么值得我们冒这个险。”

谈执中道:“等等,我们在白瘴中遇到的那个怪物,到现在都没出现,会不会有点奇怪。”

夏侯靖道:“有什么奇怪,兴许是怕了我们。”他戴上奚寸金特制的手套,准备去摘花,只听“嘎”的一声怪叫,一股凌厉之风从背后突来,谈执中吃了一惊,立马拔剑在手,那怪物速度极快,他刚刚拔出剑,就已经到了夏侯靖身后。

谈执中这才看清怪物的样子,它通体漆黑如鸦,只有一双眼睛闪着血红,像雕非雕,类雁非雁,相貌奇特,翅下两排翎毛坚硬如铁,闪着寒芒,像是两排尖刀。

谈执中叫道:“小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