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五色花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63字
  • 2022-04-08 12:00:38

俞蕙兰知道酒里有问题,想要逃走已经不能,脚步虚软无力,全身又酥又热,跌坐在地上。

这奉太初知道花楼里的姑娘都是卖艺不卖身,但他向来认为这种女人不过就是立牌坊的婊子,故意吊男人胃口,待价而沽而已,遇到那些有钱有势懂风流的,还不乖乖跪倒?

在包下花楼时他已打听清楚,也见过了俞蕙兰的面,此人擅长阴阳采补之术,见俞蕙兰是个好宝鼎,就决定使点手段逼她就范,于是就在酒里下了媚药。

俞蕙兰无法反抗,任其抱上床解下衣服,就要失身之际,夏侯靖突然闯了进来。

他以剑气削断蜡烛,屋中顿时一片黑暗,奉太初的弟子都被他撵到楼下,宝剑拂尘也都在弟子手中,又喝了许多药酒,挡不住夏侯靖的快剑。

夏侯靖几剑把他逼退,抱起俞蕙兰,把她和奉太初的衣服都放在毯子里裹上,破窗而出。

奉太初光溜着身子,衣服又被他抢走,没法追,只能眼睁睁看着煮熟的鸭子飞走。

夏侯靖担心奉太初召集人手追来,抱着俞蕙兰一顿跑,他对杭州城不熟,没头苍蝇似的乱窜,俞蕙兰当时意识虽然模糊,但也认出了是他,于是就指点他一处藏身之地。

那地方是俞蕙兰的住处,平时除了去花楼,她就一个人待在这里。

俞蕙兰药性发作,控制不住自己,紧紧搂住夏侯靖,夏侯靖好容易挣脱这温柔乡,把她放进凉水里。

经凉水一激,俞蕙兰神志稍清,又羞又恼,强忍着体内炽热的欲望,但奉太初的媚药劲实在太大,夏侯靖没办法,只好点了她的昏睡穴。

就是这样,俞蕙兰热毒被憋在体内,又喝了夜风,泡了凉水,导致了奚寸金所说的寒邪入体,寒热并发。

过了一夜,不见俞蕙兰醒转,夏侯靖见她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脉搏微弱,于是赶紧带她出城。

他不敢在杭州城里找大夫,生怕再遇上奉太初的人,就带着她往伏虎崖来,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谈执中。

众人听他说完,不禁松了一口气,总算没让俞蕙兰落在奉太初那妖道手中,夏侯靖此举不失侠义之风。

这时,奚寸金的弟子白术走了过来,敲了敲门,道:“夏侯先生,那位姑娘醒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在给俞蕙兰宗正治病解毒时,他们都已和奚寸金通了姓名,所以白术才知道他们的名字。

夏侯靖道:“我就不去了吧……让她好好休息休息吧。”

白术道:“可那位姑娘说要见你啊。”

那晚俞蕙兰迷离的眼神,滚烫诱人的身体还映在夏侯靖脑海中,虽然他没有趁人之危,但总算也有了肌肤之亲,现在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池招云道:“你难道一直不见她吗,是你把她带到这来的,何况她跟你经历过那样的事,你要好好处理你们两人间的关系,不要让彼此留有遗憾。”

她语气温柔而严厉,像是一个姐姐在训斥不懂事的弟弟。

他们虽然是初识,但经过几番交谈之后,都觉得对方是值得深交的朋友,所以当池招云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夏侯靖并不着恼,反而觉得有道理。

俞蕙兰躺在床上,一直睁着眼在等他。

“感觉怎么样了?”夏侯靖进屋问道。

这一次,俞蕙兰看他的眼神很复杂,那是夏侯靖认识她以来,从未看过的眼神。

他被看得有些不自在,把头转一边去,道:“要不我给你倒杯水?”

俞蕙兰目不转睛看着他,直到他把水送到面前,才说:“我不渴。”

夏侯靖道:“那扶你起来坐会儿?”

俞蕙兰摇摇头:“身子乏得很,坐不住。”

夏侯靖道:“幸亏来得巧,万一奚神医不在可就糟了。”

二人一阵沉默,夏侯靖觉得有点闷,就要起身,俞蕙兰道:“那天晚上……”

夏侯靖忙道:“俞姑娘你放心,我可以发誓,那天晚上我什么都没做,我夏侯靖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我也不会趁人之危。”

感激,羞涩,喜悦,还有一丝怨怼,复杂的情感充斥着俞蕙兰的心,她感到阵阵头晕,索性把眼闭上,道:“我有点累,你先出去吧。”

夏侯靖走出屋子,百无聊赖的闲逛,穿花过径,来到一座小院中,只见一间屋内亮着灯,映着两个人影,有微微的说话声,其中一个像是奚寸金。

房屋门没有关,夏侯靖凑上前,看到屋中排满了书柜,想必这是奚寸金用来存放医书的屋子。

奚寸金和另一人所聊,都是些草药,医术的知识,夏侯靖没什么兴趣,转身就走。

屋里两人一个是奚寸金,一个是他的徒弟瞿麦。

奚寸金当晚吃完饭就一直待在书房里,瞿麦进门时才发现屋里的药典被翻得乱七八糟,奚寸金坐在桌前皱着眉头,苦苦思索。

瞿麦叫了两声,奚寸金露出一丝不耐,道:“什么事?”

瞿麦道:“师父可是在为那个男病人的毒烦恼?”

奚寸金道:“区区鬼门青算什么,岂能难得倒我?”

瞿麦道:“那师父这是……”

奚寸金道:“我是在为配药的事烦恼。”

瞿麦道:“可是还魂丹?”

奚寸金叹道:“正是。”

这个“还魂丹”是奚寸金近两年一直在研究的东西,不仅可以解百毒,更能固人生机,只要还剩一口气,吃下去就能复原。

他研究了两年,试过了上百种药物,始终无法达到最理想的效果,因此而苦恼。

瞿麦道:“是不是炼制的方法不对?”

奚寸金摇头:“非也,方法是没错的,就只差一味药。”

瞿麦道:“什么药?”

奚寸金道:“五色花。”

瞿麦道:“弟子偶在医书上看过,这五色花乃是世间奇药,可解百毒,但医书上却没说此花何处所生。”

奚寸金道:“就在伏虎崖往西二十里。”

瞿麦惊道:“竟然在这里……不如弟子明天就去替师父采来。”

奚寸金笑道:“你太天真了,如此奇物,岂能让你轻易采到。”

瞿麦想了想,道:“莫非它和雪莲一样,长在万丈山崖上?”

奚寸金道:“半年前我去过一次,可以断定它就在那座山洞中,只是那时候橘杏宫病人太多,我无暇分身,而且……”

瞿麦捕捉到师父脸上的忧虑之色,说道:“而且那里有危险?”

奚寸金道:“不错,单是山洞那片林子里的毒瘴,就足以让人望而却步了。”

瞿麦道:“师父可有办法应对?”

奚寸金道:“要单单是毒瘴我倒不怕,不过这等奇物必有不寻常之处,或许有什么珍禽异兽看守也说不定。”

瞿麦恍然,他虽然跟着奚寸金时间不长,但也清楚,奚寸金其实不是一个胆大的人……

二人正说话间,奚寸金透过窗户发现了夏侯靖,忽然灵机一动,笑道:“有了。”

次日清晨,奚寸金看了看俞蕙兰的病情,又开了药方给弟子,让弟子去抓药煎药,然后去又去看了看宗正。

宗正至今未醒,谈执中,叶流珠,池招云三人都站在屋外,十分关切。

夏侯靖追问奚寸金俞蕙兰何时能好,奚寸金道:“想好随时都可以,不过你用什么付我的诊费啊。”

夏侯靖道:“那个金蜈蚣实在是不好找,奚神医要不换一个?”

奚寸金冷哼:“我费了那么大力气也只能慢慢把它引出来,你们想一下子就捉到它,简直痴人说梦。”

夏侯靖道:“是是是,既然这样,奚神医是不用我去捉了?”

奚寸金道:“不捉也行……”

夏侯靖笑道:“多谢神医!”

奚寸金道:“慢着,金蜈蚣我可以不要,但我的规矩不能坏,你还是要给我诊费。”

夏侯靖耷拉着头,道:“你要多少钱。”

奚寸金道:“钱我不要,我要你帮我取一样东西。”

夏侯靖心里一毛,道:“什么东西?”

奚寸金递给他一张从书上撕下的纸,上面绘着一枝花,形状奇特,他道:“这是五色花,乃是解毒的奇药,你替我取来,就当是你的诊费了。”

夏侯靖道:“不就是一朵花吗,我帮你取了,这花在哪?”

奚寸金道:“伏虎崖往西二十里,一座山洞里,纸张背面我画了简图,你照着图找就是了。”

夏侯靖这次有了心理防范,问道:“这花周围有什么东西吗?”

奚寸金道:“山洞外有一片林子,里面有毒瘴,不过你放心,戴上我特制的面巾可保无虞。”

夏侯靖道:“那山洞里面呢?”

奚寸金道:“没去过,不知道。”

夏侯靖沉吟片刻,一咬牙,道:“好,我去。”

池招云等人在一旁听得真切,谈执中道:“奚神医,我跟他一起去吧。”

奚寸金心里一喜,道:“可以,只要给我取来,不管你们几个人去。”

叶流珠问道:“奚神医,那地方除了毒瘴还有什么危险?”

奚寸金道:“坦白说,我也不知道。”

叶流珠道:“那怎么行!”

夏侯靖道:“我一个人去吧,这是我个人的事,你没必要跟我冒险。”

奚寸金道:“此花可以帮田归园解毒。”

叶流珠道:“可奚神医不是说田大哥的毒很好解吗。”

奚寸金面色一红:“鬼门青比我想象得要厉害一点,所以……”

谈执中道:“那我更要去了,流珠云姐,你们在这守着田大哥,我和夏侯去去就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