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伏虎崖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304字
  • 2022-04-07 07:45:04

宗正昏迷不能动,谈执中只好把他背着下山,众人火速返回客栈,池招云带着他们从后门进入,直接去自己的房间。

前厅的灯还未熄,范叔和四个老伙计就睡在那,替池招云把门,池招云望着那盏微弱的灯火,心里一阵难过。

她让谈执中和叶流珠先收拾,一个人来到前厅与众伙计告别,她让五人尽快离开此地,朱季很可能会烧了客栈,杀了他们泄愤。

众人执意不走,池招云无奈,只好由他们留下,与谈执中叶流珠驾着一辆马车,从后门的一条小路撤走。

汀溪水声潺潺,流花仍旧缱绻,月光柔如慈母,池招云在这样一个夜晚,离开了自己生活二十多年的地方。

她心中百感交集,自己也曾想过出去走一遭,不学师父那样年纪轻轻终老山林,但从未想过会是以这样的方式出去,更没来得及在师父的墓前告别。

叶流珠问道:“云姐我们去哪?”

池招云定了定神,道:“伏虎崖,只有奚神医能解此毒。”

叶流珠撩开帘子,池招云窈窕的背影坐在车前,一手挥动马鞭,她道:“伏虎崖离这远吗?”

池招云道:“如果不出意外,我们驾车四天可到。”

叶流珠道:“可田大哥的毒……”

池招云道:“我已经封住他的穴道,但愿他能撑过这四天吧……”

汀溪水声渐渐听不见了,客栈没于夜色之中,月光之下一辆马车疾驰在山道上,得得蹄声和辘辘的车轮声惊起片片栖鸟,振翅高飞,不时有猫头鹰飞掠马车上方,发出“咕咕”的叫声,给这荒野静夜之中增添了几分凄恐。

叶流珠此刻与池招云是同病相怜,也就在不久前,她离开了寿竹宫,王小斐至今生死未卜,寿竹宫里的人想必已遭朱季等人毒手,本以为到了汀溪客栈,事情会有转机,谁料又一次经历了相同的事情。

她钻出车厢,坐在池招云身边,想安慰她几句,却不知该说什么。

池招云像是和她心有灵犀,温婉一笑:“小叶子,其实如果没有朱季的出现,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汀溪客栈。”

叶流珠不明白什么意思,池招云又道:“我师父在世的时候,我就想离开这,想出去走一走,但我对这里实在太依恋了,实在舍不得,也就一直下不了决心,说起来朱季倒是帮了我一个忙。”

叶流珠道:“为什么你们都想出去呢,家难道不好吗。”

池招云道:“家当然好,只是我不想一辈子都待在客栈啊,出去看一看,也许就会死心了,到时候也许会像我师父一样,回来守着这个客栈——如果那时候它还在的话。”

叶流珠道:“也就是说你们想出去看一看,并不是真的有什么目的,仅仅是想做这一件事,为了做而做,这样好吗。”

池招云道:“也许吧。你刚刚说你们,还有谁?”

叶流珠嘴朝车厢一努:“车里那个呗。”

池招云笑道:“车里两个呢,你说的是哪个啊。”

叶流珠道:“云姐你装傻,你明明知道我说的是哪个。”

马车驶入一条下坡,池招云轻勒马缰,道:“其实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了不确定,很多时候我们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但只有当我们迈出一步之后,也许才会清楚。”

马车行了三天,所幸没有遇到应天教的人,伏虎崖越来越近了。

这一路上池招云都在用点穴的方法来抑制宗正体内的毒素,叶流珠和谈执中都不擅长点穴,帮不上什么忙。

其实这种方法只能暂缓毒性发作,而毒素如果长时间积聚在身体某处,则会损害脏腑经脉,若点穴手法不够高明,反而是在饮鸩止渴。

池招云武功杂糅百家,对武林各门各派点穴手法都略知一二,虽然只得其形,但她四天之内换了六家门派的点穴功夫,勉强帮宗正的毒性压住。

宗正这三天里醒过三次,都是神志不清,很快又昏迷过去。

伏虎崖所在山谷道路狭窄险峻,马车不能行,池招云将车驶入就近的县城,暂放于租车行,然后与叶流珠谈执中步行去伏虎崖。

谈执中内力不济,背着宗正走一天,累得腰酸背痛,池招云叶流珠想换他,被他严词拒绝:“我一个男子汉,哪能让你们女孩家干这样的累活呢?”

叶流珠取笑他道:“你就死撑着吧,别到了伏虎崖,还得让奚神医先救你。”

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这句话激起了男人特有的胜负欲,谈执中把宗正往上一颠,鼓足了劲走在二女前头,引得二人一阵娇笑。

伏虎崖终于到了。

崖高百丈,远看如一头伏着的猛虎,因此得名“伏虎”。

众人所站之处是一条斜坡,依着山形筑阶,斜伸向山顶,如猛虎之尾。山脚地势较平,四周山峰拔地而起,笔直如削,高耸入云,秃岩光脊,峻峭凛然,伏虎崖像是一头关在柙中的猛虎。

几只雄鹰翱翔于群山之上,声鸣长空,崖下百鸟弄春,野花傍道,泉水泠泠。山脚及山坡遍植杏树,给山崖裹上一件绿色外衣,春意盎然。

谈执中望着这条山路,腿阵阵发软,背上的宗正好像一下子重了几百斤。

叶流珠笑道:“怎么了,撑不住了?”

谈执中咬咬牙就要往上走,池招云道:“你们跟我来,另有上山的路。”

谈执中道:“什么路不都得爬上去吗?”

池招云笑道:“不用,这条路很轻松。”

二人跟着池招云贴着山脚往正东方走,不多时就见几座屋子建在一个石块垒成的高台上。

谈执中上了高台,只见屋后像是悬着两根钢索,从山脚一直通往山顶,另有几座高架建在山上,与那钢索像是一体。

屋里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打量他们几眼,道:“几位要上山找奚神医?”

池招云道:“正是。”然后取出二钱碎银子给他,那人掂了掂,也不说别的,只说:“跟我来吧。”

谈执中叶流珠不解其意,池招云轻车熟路的走在前头,三人进了屋子,只见眼前放着一个钢铁制成的,四四方方的一个笼子,底部嵌着木板,里面还有两条凳子,笼子上方连接着钢索,不知做什么用。

那中年汉子打开笼子的门,示意他们进去,谈执中道:“云姐,这是……”

池招云道:“这是伏虎崖上山用的缆车,比你走路可省力多了。”

谈执中奇道:“这个怎么上山啊?”

池招云道:“你们上来就知道了。”

叶流珠当先走进去,谈执中进去后把宗正放在凳子上躺着,那中年汉子关上铁门,走到墙壁前,只见墙壁上排列着五个铜扳手,他扳下其中一个,“哗啦啦”一阵金属摩擦的响动,缆车缓缓转了半圈,顺着钢索朝山顶滑动。

池招云道:“我第一次坐这个也很害怕,你们不要往下看就是了。”

缆车缓缓上行,离地面越来越高,头顶两条钢索像是通往天国,另一端隐在山岚之中,眼前依山势矗立着几座高架,缆车行过第一座高架时,谈叶二人大惊,以为要撞上去,谁知缆车只是轻微晃了晃,就从高架上驶过,继续上行。

谈执中惊道:“这,这是什么机关,这么厉害?”

池招云道:“我问过奚神医,他说这是他花重金,请了公输家族和墨家传人联手打造的,这个缆车专为那些前来求医,但又无法步行上山的人准备。”

叶流珠道:“那它不会掉吗?”

池招云道:“车顶和钢索之间有三道子母同心锁,十分牢固,就算钢索断了,它也不会掉的。”

叶流珠道:“可它靠什么来往上走呢?”

池招云道:“两条钢索一上一下,由山顶和山脚的机关驱动,你看到那一座座高架了吗,就是为这些钢索提供中间的动力。”

二人向下看去,一棵棵树木直立在他们脚下,如排列的戈戟,只等半空掉落的人。

群山在眼前缓缓移动,隐约可见那条石筑的山道,飞鸟自缆车边掠过,向车内的人投以震惊的目光。

这感觉十分奇妙,像在御风飞行,谈叶二人满脸的不可思议化为无边的惊叹,不知公输家和墨家究竟是什么样的智慧,才能造出这么神奇的东西来。

缆车渐渐到顶,谈执中背起宗正下了车,头脑一阵晕眩,仿佛心有余悸。出了屋子,转过两条山道,眼前出现一座建筑群。

建筑群外是一圈红色围墙,正门之上挂着一块横匾,写着“橘杏春秋”四个大字,金漆大字略显黯淡,像被横匾的深褐色所侵蚀,散发着一股药汁的苦味。

匾下两扇朱漆大门,上面绘制着一幅阴阳鱼,门旁各挂一块木头,左边写着“有救无类”,右边写着“分文必收”。

叶流珠道:“这对联好奇怪啊。”

池招云道:“这不是对联,是奚神医的两条准则,第一个是说不论什么样人来求他治病他都会救,第二条是说不论什么样的人来治病,他都要收钱。”

叶流珠道:“那如果是实在穷得付不起钱呢?”

池招云道:“奚神医收过的钱,最多时有黄金千两,最少的时候,只有鸡蛋五枚。”

叶流珠道:“医家被称为杏林,这里到处种着杏树,匾上又写着‘橘杏春秋’,这里面有什么典故吗?”

池招云笑道:“这我可不知道了,你得问谈秀才。”

谈执中一副不堪重负的样子,道:“我也不是很清楚,等会儿去请教奚神医吧。”

池招云走上前敲了敲门,不多时,门开了一小半,一个十来岁的男孩探出头来,问道:“你们找奚神医治病吗?”

池招云道:“是的,请问奚神医在吗?”

男孩把门打开一扇,道:“在的,几位请跟我来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