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未竟之试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215字
  • 2022-04-06 12:00:00

池招云的功夫当然是来自她师父薛春梅,虽然驳杂百家,但并非每一招都能尽得其奥。

王仁义王笑笑之所以有这种感觉,全是因为池招云从小就喝“汀溪春雪”,这茶叶乃是神物,不仅可以治病解毒,更能增强人的内功修为。

池招云从记事起就喝,经年累月,是以内功精纯,所使百家武学的招式,才给人一种下了十几年苦功的感觉。

不过她毕竟不能做到精通百家,仅仅是依靠精纯的内力使出招式,这其中就难免会露出破绽与不合之处。

王仁义仗着轻功在塔内四处游走,来观察池招云的身法招式,果然被他看出端倪。

池招云面对王笑笑狠辣的长剑依然游刃有余,拳掌变化多端,王笑笑根本不知道她下一招会使什么门派的功夫,王仁义又总是满屋子跑,渐渐的他已由攻转守。

池招云手作拈花状,朝王笑笑肩头拂去,用的是少林寺的拈花指功夫。

少林寺没有女弟子,其功夫也多适男子练习,女子使来颇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池招云功力虽深,但毕竟不得拈花指法的精要,是以这一招差了半分。

王仁义王笑笑均是当世高手,王笑笑当局者迷,王仁义旁观者清,当即长笑几声,身法如魅,欺近池招云身侧,往她肋下平击一掌。

这一招正中池招云破绽处,她只好回掌抵挡,被王笑笑抓住机会,长剑闪电般劈出十三剑,顿时将战局形势扭转。

池招云功力虽深,但毕竟是女子,不如王笑笑王仁义力长,而二人也看出她招式尽管多变,但内含破绽,池招云为了掩盖自己的破绽,只好极尽变化之能事,加速招式的更迭。

这样一来体力消耗加快,数十招后池招云渐落下风,她苦于无法施展鞭法,数次想将二人骗出塔内,都被他们看出心思,纠缠多次始终无法出去。

王笑笑一言不发,手中宝剑一剑紧似一剑,王仁义借着身法更是快打快退,二人都想用速度迅速压垮对方。

池招云的功夫确实超乎他们想象,眼看斗到了百招开外,池招云虽处下风,却还未露败象。

二人心中又急又怒,应天教紫微堂下四大天王,纵横江湖多年,什么时候被一个娘们难为成这样子了?

王笑笑一丝不苟的脸崩得越来越紧,王仁义脸上的笑容也被小心谨慎代替。

剑气弥漫,掌风激荡,又是二十招,池招云终于不支,被逼到了墙角。

二人大喜,王笑笑运足功力一剑下劈,要将池招云劈成两半,池招云花容失色,王笑笑的剑离她头顶只有半尺时,却忽然偏向右侧,王笑笑闷哼一声,整个人也往右边歪倒,“砰”的一声撞在墙上,撞穿了窗户,半个身子钻出了宝塔。

塔内亮起一道惊艳绝伦的剑光来,剑光乍起忽暗,化为一支利箭,射向王仁义。

这是惊鸿剑法中的“射虎南山”,来人正是谈执中。

他和叶流珠在密室内疗伤,塔内激斗的声音传入耳内,二人心内虽急,但不能有一刻分心,好容易捱到功行圆满,二人当即冲出密室。

谈执中见池招云被逼到墙角,王笑笑一剑就要劈下,想也不想,踏着竹鞭步,使出守拙棍的招数,一剑击在王笑笑剑脊上,再踏一步,右肘撞在王笑笑腰间。

这两招用上了十层功力,王笑笑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被人突袭,才撞穿了窗户。

谈执中一剑解了池招云的危机,顺势直刺,用一招“射虎南山”逼退王仁义。

其实他刚刚打退王笑笑的两招已经用上了十成功力,再刺王仁义的那一剑已经没有多少力道。

但王仁义被这突发状况吓了一跳,又见王笑笑被对方轻而易举击退,还以为是叶流珠来了,所以当谈执中一剑刺来时,忙向后撤。

谈执中一招得手,真气立马缓和,运剑如风,追着王笑笑就去。

王笑笑被那冷不丁的一肘打得半身酸麻,刚缓过劲,谈执中的惊鸿剑已经刺到。

池招云借这机会得以喘气,当即横飘一丈,双掌罩住王仁义,这样一来就变成了一对一,情况立马又不同了。

叶流珠出了密室后,施展败叶舞轻功,瞬息间就上了第七层,身法之快令人咋舌。

王大关王铁山害怕伤到宗正,不敢全力施为,反处处被宗正压制,朱季向塔底看去,见池招云渐渐不敌,便道:“少主,你一再执迷不悟,可不要怪属下无礼了!”

铁扇发出一阵“哗啦啦”的金属响声,飞向宗正头顶,宗正怒哼一声,右掌一引一带,把铁扇去势带偏,正要反挥出去,王大关一双铁拳已至,劲风逼面,令他气息为之一窒。

朱季横飞接扇,直线下劈,道:“这里有我和大关,你马上去找叶流珠!”王铁山应声撤出,转身下塔。

朱季来势极快,宗正前襟被铁扇劈裂,露出胸口肌肤,心中大惊,忙紧守门户和他对拆。

他虽然认识朱季,也听说过他的武功,但从未见过,更没有交手的经历,当下转攻为守,要看朱季的武功路子。

朱季铁扇挥舞,连连进招,道:“少主,刚才那一招我已经手下留情,劝你快快罢手吧!”

宗正暗怒:“难道我的功夫是白练的?”他眉头一皱,杀机陡生,枯木功如死神一般悄无声息的发出。

朱季铁扇进攻的势头瞬间被瓦解,陡觉内力竟有枯竭的现象,他亦吃了一惊,不过他到底功力深厚,经验丰富,只向旁侧了半步,气息立复,再次挥扇进攻。

他一来,王大关压力骤然减少,通过刚刚的交手他已经看出,少主的武功若单打独斗不在他之下,而现在堂主协助自己,他就不用再有顾忌,只需要全力进攻,帮助堂主制住宗正。

拳发“咚咚”闷响,拳风如音波一浪接一浪冲击出去,渔阳拳声势骇人,宗正一方面要全力应对朱季那出神入化的铁扇,另一方面还要防备火力全开的“拳打关洛”王大关,顿时有不支之感。

朱季忽然察觉到有人靠近,快速的向楼梯处扫了一眼,一个容貌娇俏的女子提剑冲来,正是那个让他在寿竹宫吃个大亏的叶流珠。

照影剑映着她曼妙的身姿,划出一道秀眉般的圆弧,挑开朱季的铁扇,向下一落,如收剑般轻松,破了王大关的渔阳拳。

“朱堂主,第三场比试我们没打呢,就现在吧!”叶流珠不等他回答,宝剑迎面杀到。

朱季哈哈一笑:“自从寿竹宫一别,宫主可想煞在下了,今日终于得见芳驾,贵体无恙否?”

他谈笑之间化解叶流珠七招杀手,铁扇夹住剑身,力灌于臂,往她面门推进。

“有劳朱堂主挂碍,我好得很!”

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中,叶流珠身形飘动,一招“偎肩望月”,整个人像要倒在朱季的怀里。

二人听起来像在说笑,但对拆的招式都是极高明的,容不得半分差池。

朱季知道这招有古怪,仗着本领,硬是等她这一剑刺来才出扇格挡,从她耳边掠过,狠狠的嗅了一口,笑道:“宫主好香!”

他本以为叶流珠会生气,却见她浅浅一笑,如邻家姑娘般清纯可爱,朱季无奈的咽了口口水,恨不得马上把她搂在怀里,好好“教训”一顿。

只听叶流珠道:“香的还在后头呢!”她脚踏竹鞭步,身子一倾,歪歪倒倒的斜刺一剑。

这一剑看似笨拙,却是暗含了十分高明的步法,朱季当然识得厉害,向后一跃,跃出了塔内。

二人身形轮转,顷刻间拆了数十招。

之前在寿竹宫内二人有过一次交手,对彼此的武功底细都有了些了解,因此这一次出手就不再试探,各自使出真本事来。

朱季的铁扇没有剑长,在塔外更能发挥得开,叶流珠却凭借寿竹宫绝妙的轻功身法,一柄剑进退自如,丝毫不受环境逼仄所限制。

“宫主,我们并非死敌,何必如此呢?”

叶流珠剑光霍霍,道:“我娘在何处?”

朱季道:“这我倒不必瞒你,叶夫人已经被人救走了。”

叶流珠道:“当真?”

朱季笑道:“在下怎敢欺骗宫主?”

叶流珠亦笑道:“你们这么多人,竟然还能让人给救走了,你朱大堂主可要名声扫地了!”

朱季避开一剑,翻身跳起,叶流珠剑身一弯,一股弹力上挑,用的是一招“弹压江山”,只不过其中又夹杂了寿竹宫的三梁剑法。

朱季整个人都已离开宝塔,距离七层栏杆只有一尺之遥,他一脚踩在照影剑上,借力上翻,跃上塔顶。

叶流珠一柄剑也追了上去,悄立在塔顶檐角,宝剑清寒,衣袂飘飘,如同月下仙子。

朱季笑道:“那是刘大钊无能,若是换了我,令堂可就别想走了。”

这时夜风吹散天上行云,放出一轮皓月,遍洒清辉,宝塔沐浴在一片柔光祥和之中,静谧如藏,群山轮廓隐约可见,汀溪潺潺水声遥远得如梦中呓语。

朱季向塔底看了看,道:“宫主,你我武功不分伯仲,依我看咱们就不要再作徒劳之争了,这第三场比试姑且算你赢。”

叶流珠道:“谁要你让,你不想打也可以,马上带着你的人滚出汀溪客栈。”

朱季道:“这个我可办不到,上次叶夫人被救走,我就挨了一顿好骂,这次如果不把你们都带回去,教主可不会饶了我。”

“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叶流珠人剑合一,乘夜风,戴明月,飞刺朱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