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宝塔夜斗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99字
  • 2022-04-06 07:45:09

林寒道:“我不是应天教的人。”

池招云道:“朱季的人埋伏在什么地方?”

林寒道:“我不知道。”

池招云道:“你跟王仁义说了什么。”

林寒道:“什么也没说。”

池招云听他言辞闪烁,像在故意拖延时间,心念一动,举步就走。

林寒跨出一大步拦在她面前,道:“你不能去,有危险。”

池招云道:“走开!”右掌一扬,往他面上扇去。

林寒早就做好了拦下她的准备,是以刚刚挡在她面前时,就已经全神贯注,仔细留意她身体每一处变化。

这一招在他意料之中,当即伸手抓住她手腕,道:“云姐,我是为你好。”

池招云手腕一扭,一股力量反震,林寒吃痛撒手,池招云手掌片刻不停,又是一掌斜斫他脖子。

林寒向后一仰,池招云指尖自他脖子前一寸处划过,指风如刀,竟使他有肌肤被割裂的感觉。

池招云一掌划过二掌又至,迅疾无伦,林寒冷不防被打中胸口,向后退了三步,他略一吸气,道:“你今天非留下不可!”欺身直进,使出小擒拿手法,去抓她肩头。

池招云冷笑声中双手亦成抓状,使的是和林寒相同的擒拿手法,却后发先至。

林寒吃了一惊,手向下移,改抓她小腹,池招云好像早料到他这一招,不等他手下去,已经打在他手背上。

林寒顿时痛入骨髓,不想池招云竟然下手这么重。他一身功夫全在暗器和匕首上,但怕使出来会伤到池招云,那非他本意,所以只用拳脚和她周旋。

没想到池招云拳脚功夫也如此了得,且招招都快他一步,尽管林寒仗着身法诡异多变,但还是打得束手束脚。

池招云不想跟他纠缠,因此出手极快,要把他逼退好抽身赶往宝塔,但林寒就是不让她抽身,使出浑身解数,双方迅速过了二十招,谁也拿不住谁。

这二十招池招云连换十门不同武功,变化多端防不胜防,林寒抖出了家底也只能勉强应付。

池招云招式再变,一脚勾住林寒小腿,肩头微微一侧,看起来就像靠在林寒身上一样。

这招用的是沾衣十八跌的功夫,林寒被这看似轻飘飘的一靠撞得头晕脑胀,险些立足不稳。

他被撞出去的同时拔出匕首,道:“云姐得罪了!”

池招云没料到他有这手,鬓边青丝被寒锋削去几缕,惊怒之下向后滑出两丈,贴在一棵银杏树上转了个圈。

当她从树后转出时,一条斑纹黑红相杂,形如毒蛇的鞭子自她柳腰间抖出,鞭子翻滚成圈,把林寒罩在其中,随着池招云腰肢的扭动,鞭圈迅速收拢,如同巨蟒在缠绕猎物。

鞭子上的锦鳞在淡淡月光下闪烁着妖异的色泽,林寒只瞥了一眼,心里就直发毛,池招云腰上的东西他早也见过,也看出是条鞭子,但一直没见池招云用过,今晚终于见到了它的用处。

鞭圈越收越紧,眼看就要把林寒裹住,林寒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只好向后退,五六步后,已经退到了池招云房间的檐下。

锦鳞鞭似鬼影般突然消失,林寒回过神来,池招云的倩影已经飞上屋顶,朝着小山方向去了。

她穿花过树,跃过汀溪,隐隐听见小山上传来一阵钟声。

谈执中转入塔内密室后,叶流珠立刻开始为他疗伤。到了晚间,叶流珠正在给谈执中输最后一次内力,只要不被打断,谈执中内伤就可痊愈。

而塔上站着的,则是宗正。

他担心朱季会暗中捣鬼,所以一直在塔上为他们守着,只要发现朱季的人靠近,就立马撞钟为号。

王仁义从林寒那得了消息,立刻回禀朱季,朱季得知客栈内空无一人时,考虑到宗正很可能就在宝塔,如果带着手下一百号人强攻,混战之中只怕伤了宗正,于是让手下原地待命,只带领四大天王和他一起上山。

宗正绕着宝塔七层不断巡视,只见山下隐约有几条黑影,迅速朝这边奔来,他立马走到钟室,推着那根落满灰尘的圆木,用力的撞在钟上。

“嗡”的一声厚响,传遍了整座宝塔,叶流珠听见钟声便知敌人已至,她只希望朱季不要那么快找到这里,只要再过半炷香就好。

朱季发现塔上有人,当即命王大关王铁山上七层,自己则和王仁义王笑笑在塔内寻找机关暗室一类的装置。

朱季道:“这座塔不算大,哪里能藏人一眼就能看到,一定有什么密室,那个小伙计有没有说密室在哪?”

王仁义道:“这个倒没说……”

朱季忍不住骂道:“废物!”

王笑笑道:“堂主莫急,大不了叫人来把这塔炸了。”

朱季听塔顶传来拳脚呼喝声,担心那人是宗正,便道:“你们在塔下看着,我上去看看。”

他拔步上楼梯,转瞬便至七层,只见王大关王铁山正与一男子缠斗,那人正是应天教的大少主宗正。

三人在室外,凭着栏杆,在只有几尺宽的地方腾挪互斗,王铁山王大关两人不能并肩站着,否则功夫施展不开,只能一前一后,可这样一来就给了宗正机会,不过十几招,就把二人逼得连连倒退。

朱季叫道:“少主,教主还在等你回家呢,你何必帮助我们的敌人?”

宗正一句话也不说,展开岳家散手,混合着枯木功和王大关激战。

就在这时,池招云上了小山,朱季见来人身形像个女人,暗道:“难不成是那个漂亮老板娘,有笑笑和仁义在下面,足够对付她。”

他面向宗正,道:“两个蠢货,退回塔内。”

王大关王铁山猛的向后一撤,闪身进屋,宗正双拳护着门户冲了进来,塔内空间比塔外大了许多,二人一左一右,双拳舞动拦住宗正,战局顿时陷入胶着。

二人不想伤了宗正,只想拖住他,好让朱季等人快点擒住叶流珠和谈执中,而宗正却是毫无顾忌,只管猛攻,双方一减一增,斗了个平手。

朱季看了几招,正纠结要不要出手相助,塔下也传来呼喝声。

池招云见塔上宗正力敌二人,不知谈执中叶流珠情况如何,冲入塔内,当即被王仁义王笑笑两人拦下。

王笑笑长剑如电掣空,势不可挡,朝池招云当头劈下。

王仁义身形一飘,转到池招云身后,双掌前推,两人一前一后配合,要在一招间致对方于死地。

剑势疾,掌风烈,池招云看似已无处可逃。

池招云不理会头顶要命的一剑,右掌贴着王仁义的手掌,身法不停,往前一带,王仁义双掌被黏住,竟不由自主的被她往前拉扯。

前方则是王笑笑的利剑。

他脱口而出:“武当绵掌!”

池招云抢入王笑笑中门,突然撒手,双掌一展,向前递出,姿势十分曼妙,王笑笑奇道:“这是峨眉武功!”

她瞬息之间用了两个门派的功夫化解了二人致命的合击。

王笑笑的长剑眼看就要劈到王仁义头上,却在半空硬生生止住,只略微停顿,就向身后横扫。

池招云暗暗喝彩,单王笑笑收功变招再攻,这分毫之间,足以看出此人功力深厚。

王仁义双脚一蹬,飞在空中,朝着她一连踢出七脚。

这次又是二人同至,王仁义双脚扫起的劲风和王笑笑的剑气合二为一,充斥着宝塔底层之间。

锦鳞鞭忽然离腰。

鞭梢以一个想不到的角度轻吻在王仁义大腿上,然后转了一个优美的弧形,打在王笑笑的剑身。

霎时间王仁义七腿之劲烟消云散,王笑笑剑气土崩瓦解。

池招云手腕一拧,一条鞭子像变成了两条,分袭左右,王仁义仗着轻功,在室内来回腾挪,池招云鞭子虽快,也始终追不上他。

王笑笑剑法本十分凌厉狠辣,但此刻面对这软绵绵的鞭子,好像一点用处也没有,只有防身的份。

锦鳞鞭发出“呜呜”之声,肆意飞舞,如一条挟怒出海的蛟龙,声势骇人,渐渐把王笑笑逼到了宝塔的窗户前。

王仁义用轻功一直躲在暗中,突然发动袭击,池招云只好倒卷鞭子向身后,而池招云此刻所站的位置,左右几尺处各有一根柱子,锦鳞鞭回卷时,刚好绕在了柱子上。

这也是王仁义看准了时机才发动的一击,王笑笑低喝一声,长剑破空,剑气嗤嗤有声,一跃数丈,剑尖逼近池招云后背。

锦鳞鞭顺着柱子滑下,回到池招云手中,绕成一圈,正好圈住王笑笑的剑,王仁义双拳又至,池招云丝毫不惧,左臂一挥,使出少林罗汉拳的招式,门户大开。

这倒让王仁义吃了一惊,搞不懂她有什么诡异招数,当即收了五成力,速度慢了下来。

就这一慢,池招云已从王笑笑剑下脱身,鞭子如变戏法似的系回腰间。

池招云刚才一鞭受限,已经明白室内空间不算太大,锦鳞鞭长有丈余,无法全力施展,所以干脆收鞭。

二王心中同时一凛,没想到池招云年纪轻轻,不但武功高强,就刚才那一招被限,当即收鞭不用,这样的果断和胆识,也非一般人可有,何况对方还是个女流。

更让他们吃惊的是,池招云展开拳掌和他们相斗,二三十招间,就换了十七个门派的武功,且每一招都像下了十多年的苦功一样,其中当然不乏少林,武当,峨眉这一类名门大派的功夫。

二人越打越惊讶,均想这小娘们也就二十多岁,从何处学来这么多门派的武功,还招招得其精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