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夜探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259字
  • 2022-04-05 20:00:27

夕阳西下,汀溪客栈的落日一如往常,美好且安静。

汀溪里的花瓣随着水流绕过客栈,叮咚有声,如响琵琶。

山中静得出奇,客栈亦静得出奇,水流声分外清晰,只不过奏的却不是《夕阳箫鼓》,而是《十面埋伏》。

水声追赶着暮色,渐渐包围了汀溪客栈,杀机四伏,仿佛只等入夜。

范叔认认真真的把大厅里所有桌椅板凳都擦了一遍,如同他初来时那样。

他毕竟年龄大了,稍微蹲下几次,腰就开始疼了,好在还有小林帮他。

范叔看着小林,像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他问:“我记得你是江西人?”

小林道:“是。”

范叔道:“他们都走了,你为什么不走呢。”

小林把抹布放在水盆里搓了搓,面无表情的道:“我不是说了吗,我无处可去。”

范叔靠着桌子,扶着腰,道:“你为什么不回家呢。”

小林道:“我没有家。”

范叔叹道:“我也没有家了,汀溪客栈就是我的家,可惜这个家现在没什么人了。”

小林还在低头干活,一丝不苟,好像在他眼里只有干不完的活。

范叔笑道:“你不累吗,歇一会儿吧。”

小林道:“他们随时都会来。”

范叔道:“你是说应天教那群人吗。”

小林道:“我们绝不是他们的对手。”

范叔道:“唉,来就来吧,我对薛老板的职责也尽到了。”

小林道:“你不怕死吗。”

范叔笑笑:“我都六十岁的人了,死了也没啥,倒是你这孩子,年纪轻轻的,何必留下来等死呢。”

小林道:“云姐对我很好。”

范叔道:“是啊,这丫头心善,对谁都好,可是到如今肯留下来陪她的,也就我们几个。”

夜晚悄无声息的来了。

范叔点起灯,后院寂静无声,整座客栈就只有这里还亮着灯,门前两串灯笼在夜风中摇曳,风穿过大门,进了厅堂,烛火阵阵摇晃,仿佛随时都会熄灭,如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他靠着柜台,细细的回想着往事,慢慢的有了困意,他当然不知道有一条黑影翻过了客栈院墙,直奔客房后院而去。

而这条黑影却被一双年轻俊秀的眼睛注视着,那双眼睛中满是阴冷与不屑。

黑影跃上屋脊,见客栈内只有前厅亮着灯,所有客房都黑漆漆一片,这景象让他一呆,略一停顿,从天字号屋顶翻到三楼,然后以极快的身法掠过,转向二楼,接着就是一楼。

显然天字号客房内没有人,于是他又把目光移向对面的地字号客房。

身形一动,又是飞快的扫了三层,还是没有发现一人,从三楼的飞廊再闯入人字号客房,结果还是一样,一个人也没有。

那就只剩下客房后面,伙计和老板的住处了。

他从三楼跳下,快到一楼时,冷不防身后飞来三枚飞镖,黑影猛吸一口气,身体迅速下坠,三枚飞镖堪堪从头顶飞过,打在门上。

黑影刚一落地,就觉脑后生风,一柄匕首划破夜色,映着一张年轻俊俏的脸庞。

这人正是林寒。

黑影把头一偏,右肘后击,左脚反撩,同时转过身来,双拳照着对方一轮猛攻。

他拳法飘忽不定,结合身形,黑夜中看来如同鬼魅,林寒一柄匕首左砍右刺,划出道道寒光,却砍不断这团黑影。

而黑影也被对方利刃所阻,无法再靠前半步。

“来者何人!”

林寒忽然收招,向后一跳,道:“你是王仁义吧。”

那人一呆,道:“你是这里的伙计?”

这个黑影就是朱季的手下王仁义。

朱季那我从宝塔离开后,嘴上说不管这事,但那只是一时气话,他让王仁义夜探汀溪客栈,看看能不能找到叶流珠的藏身之处,最好能避开宗正行动。

王仁义没有想到的是刚一进来就被林寒盯上,还是说林寒早就料到他们这一手?

林寒冷冷一笑:“朱季果然贼心不死。”

王仁义双拳紧守门户,虽然刚才只交手数招,但他也能感觉到这个年轻人是个劲敌。

他道:“这里的人都去哪了?”

林寒道:“拜你们所赐,都吓跑了。”

王仁义道:“你为什么不跑。”

林寒道:“我不需要跑。”

王仁义道:“你跟叶流珠他们是一伙的?”

林寒道:“我可以告诉你叶流珠和谈执中在哪。”

王仁义道:“谈执中?”他忽然想到,宗法天和朱季说过,谈蒙的儿子谈执中下落不明,且谈蒙的惊鸿剑并不在身边,很可能给了他儿子。

但他们在寿竹宫里却没有见到这个叫谈执中的,怎么这会儿又和叶流珠在一起了?

林寒道:“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王仁义嘿嘿笑道:“你好像搞错了,我只是个跑腿了,答应不了你什么。”

林寒道:“但你可以把话带给朱季。”

王仁义道:“你有什么条件。”

林寒道:“我的条件就是你们不许伤害池招云。”

王仁义道:“那个老板娘吗,她是你的相好?”

林寒道:“是我什么你管不着,总之你如果答应我这条件,我就可以告诉你他们在哪。”

王仁义转了几个念头,道:“好,我可以代堂主答应你,现在你可以说了。”

林寒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说骗就骗?”

王仁义看看周围,确定没人,道:“你要怎样?”

林寒道:“要你们堂主亲自来。”

王仁义灵机一动,道:“薛春梅在什么地方?”

林寒道:“她已经死了,死了有半年了。”

王仁义道:“既然薛春梅已经死了,那我们就没必要为难老板娘了,我们只要谈执中和叶流珠,所以你可以放心,只要你的心上人不对我们下手,我们也不会为难她,不过咱们丑话说前头,如果她真要帮叶流珠,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林寒道:“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王仁义笑道:“你又要我怎么相信你?”

林寒道:“好,我可以告诉你,谈执中和叶流珠就在那座小山上的宝塔里。”

王仁义道:“当真?”

林寒道:“不信就算。”

王仁义打量他几眼,道:“你究竟是谁?”

林寒道:“你不用知道,现在你可以走了。”

王仁义道:“好,你最好让你的心上人躲远点!”

前厅里的灯火还在亮着,范叔没有发出一点动静,想必是年纪大了,睡着了?

四个伙计并肩走向前厅,他们都是自愿留下来的,也是汀溪客栈的老人,大半天没有看见老板,他们心里总觉得慌慌的,想找老范说说话。

他们当然也知道,留下来可能就会死,林寒看着他们的背影,陡然生出一种敬佩的感觉。

他把门上三柄飞镖拔下装回囊中,穿过客房院子,往池招云住处走。

池招云住的两层阁楼单有一间小院,与众伙计的住处只有一道月洞门相隔,虽然只是一道无片板遮挡的月洞门,但没有她的允许,客栈任何人都不许进入。这不仅仅是规矩,也是伙计们对她的尊重。

林寒踏入这座小院,直接往阁楼走,对院中任何景物都不屑一顾,好像已经熟悉了这里的一切。

阁楼里黑灯瞎火,池招云并不在房中。

林寒轻车熟路的推开门,屋内残留着淡淡香味,不知是花草香,还是美人身上的香。

他叫了两声,没人回应,又进屋转了一圈,绣榻上帷幔低垂,被褥整齐的叠放着,妆台安静得如晨起梳妆的美人。

林寒一一掠过房中之物,像在寻找,又像在用眼神攫取什么。

两层都没人,池招云会去了哪?

林寒悄悄的掩上门退出,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冷笑,声音挟掌风而来,扫向林寒后颈。

林寒把头向边上一歪,左肘抬起,格开对方一掌,右拳直捣出去。

不料那人变招极快,一掌不中,五指忽张,朝他脑袋抓下。

林寒这一拳还未击出,对方五指已经扣下,林寒干脆向前一扑,双手作抱状,这一招如同无赖打法,没想到却很奏效,那人娇呼一声,腰肢如风摆杨柳,轻柔的闪向一边,粉面透红,美目含嗔。

“云姐,想试探我功夫,也不用这么狠吧。”

“你竟然猜到是我。”

“因为你身上的香味。”

林寒最初没有猜到来人是池招云,但当对方靠近自己时,闻到的那股香味让他断定是池招云。

所以他才会用刚才那招无赖的打法,往池招云的怀里扑,他扑得又快又狠,果然把池招云吓了一跳。其实这一招也是无奈之举,池招云那一抓实在太迅速,他根本没有任何招数可挡,只好用这法子。

“你果然不简单,来我客栈半年,今天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池招云双掌仍是进攻状态,林寒道:“原来云姐早就看出来我有功夫在身了。”

池招云道:“你来这的第三天我就看出来了,那之后我就一直留意你,可一两个月过去,你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也渐渐的放心了,没想到今晚你却现形了。”

林寒道:“这么晚了,云姐不在屋里休息,去哪了?”

池招云喝道:“跟你没关系,现在是我问你,你来汀溪客栈究竟有什么目的?”

林寒淡淡一笑,本该是俊俏的笑容,现在在池招云看来却有点厌恶。他道:“要说我来的目的,开始是有的,可惜现在没了。”

池招云道:“你鬼鬼祟祟来我房间里干什么?”

林寒道:“云姐,你要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的。”

池招云道:“刚才院里那个黑影是什么人,你跟他又是什么关系?”

林寒道:“原来云姐都看见了,那我也没必要隐瞒了,他叫王仁义,是朱季的手下。”

池招云道:“你也是应天教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