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散伙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05字
  • 2022-04-05 12:00:32

谈执中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宗正,四人在一块说了如何相识,又是如何到了汀溪客栈,谈执中道:“看来我们很有缘分啊,冥冥之中的天意安排。”

宗正道:“朱季不会这么轻易离开,他可能还在附近,你的内伤情况如何。”

谈执中道:“我感觉好很多了。”

叶流珠道:“再让我给他输两次内力,应该就可以恢复了。”

谈执中道:“田大哥功夫比我好,他在这里我们就多了一个有力的帮手。”

宗正道:“我之前教你的功夫,你学得怎么样了。”

谈执中道:“惭愧啊,我天生体质就不适合练武,到现在也没多少基础。”

宗正道:“朱季很可能还会再来,你们不能再待在这里了。”他转向池招云,问道:“客栈里有没有什么密室之类的地方。”

池招云道:“这个还真没有,不过有个地方也许可以,就是我们都去过的那座宝塔。”

叶流珠道:“藏在塔里会不会太危险?”

池招云道:“那座塔下有一间密室,应该是当初寺庙的僧人建的,塔在重修的时候,孙前辈发现了那间密室,把它稍微改造了一下,入口十分隐秘,不易找到。”

宗正道:“在你内伤未愈前,你们就先待在那间密室里吧,就算朱季闯入客栈,找不到你们人,他也不能怎么样。”

这时又响起一阵敲门声,池招云问道:“谁?”

门外一男人说道:“云姐是我,小林。”

汀溪客栈中的伙计,凡是年龄没有池招云大的,都叫她一声“姐”,这样显得亲切,池招云也乐意接受。

池招云打开门,道:“什么事?”

小林的眼神飞快的瞟了一下屋内,说道:“我们留意了一下那伙人的去向,他们往宝塔方向去了。”

池招云道:“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告诉范叔他们,这段时间要小心一点。”

她见小林还不走,问道:“还有何事?”

小林道:“云姐,我觉得对方人多势众,咱们是不是……”

池招云道:“是不是怎样?”

小林道:“没什么,我就是觉得我们不该得罪应天教。”

池招云面上飘过几分疑惑,也有几分不悦,她道:“如果你害怕的话,这几天就不要露面了,我不会让他们在这里胡来的,退下。”

说到最后两个字,语气已颇为严厉。

她再回来时,宗正道:“其实你那个伙计说得也不错,应天教势大,单凭几个人的力量确实不够。”

谈执中忽道:“云姐,刚刚那个伙计是姓林吧?”

池招云道:“是啊,怎么了?”

谈执中道:“他来客栈多久了?”

池招云道:“大半年了吧。”

谈执中道:“这个小林平时表现如何?”

池招云道:“还不错,干活麻利勤快,就是性格有点怪,不太好相处,你怎么对他这么有兴趣?”

叶流珠道:“其实我们发现这个小林有武功在身。”

池招云并不意外,反而是淡淡一笑:“他来这的第三天我就看出来了,不过这么长时间,他也没给我惹什么事,懂武功也不是坏事啊。”

宗正道:“他说朱季一帮人去了宝塔,他们那么多人,当然要找个可以休息的地方,宝塔离这也不远,就是最佳去处。”

叶流珠道:“可他们占了那,我们岂不去不成了?”

宗正道:“这件事我来处理,我会用我的办法让他们离开。”

当晚,朱季和手下在小山上休息,一百名手下在残垣断壁中生着几堆火,喝着夜风啃着干粮。

朱季攥着一张薄饼,久久没有送到嘴里,忽然往旁边一扔,道:“这都什么事啊!”

王大关一拍大腿,道:“我也得觉得憋屈,我们兄弟什么时候受过这个。”

王仁义叹道:“上次寿竹宫,要不是侯护法给我们求情,教主一定会责罚我们,这次要是再办砸了……”

朱季骂道:“刘大钊这个废物,这么多人看不住一个女人,竟然让人在眼皮子底下把人救走了!”

王仁义道:“可不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王铁山道:“教主说过,王小斐,谈蒙,袁贲,孙泽禄,薛春梅,韩少康,他们六个是朋友,你们看救走王小斐的,会不会是他们当中的一个?”

王仁义道:“那个老板娘不是说薛春梅把客栈卖给她了吗,我看八成是假的,就是不知道薛春梅跟她什么关系。”

王笑笑一边咀嚼杂粮饼,一边慢条斯理的说道:“教主不是说了吗,袁贲孙泽禄下落不明,谈蒙已经死了,那么救走王小斐的人就只可能是薛春梅或者韩少康,要么就是他们两人联手。”

朱季道:“韩少康远在南昌,南昌有我们的人,应该不大可能是他。”

王铁山道:“也别管是谁了,如今大少主在这,一心要保叶流珠,我们该怎么办,和他动手就难免会有损伤。”

王大关道:“那就想个办法把他支开。”

王仁义摇头道:“难呐,他既然打定决心要保叶流珠,轻易是不会走的,还有客栈那个老板娘,我看也是跟他们一伙的。”

王大关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怎么办!”

宗正就在几人商量对策时走上了小山。

应天教徒纷纷喝止,宗正高声道:“我要见朱季,让开。”

“你什么东西,朱堂主的名讳是你能直呼的吗?”

“朱堂主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你算老几啊!”

朱季听声音有点耳熟,叫住了手下,让出一条路来。

待宗正走近,朱季连忙起身,四大天王也跟着站起来,朱季恭恭敬敬的道:“少主,你怎么会在这里?”

宗正道:“我为什么在这里你管不着。”

朱季道:“是是是,那少主今晚来这是有什么吩咐?”

宗正道:“你们占据这个山头,是想打汀溪客栈的主意吗。”

朱季道:“少主,那个叶流珠是教主要的人,你何必跟我们过不去呢。”

宗正道:“我不管是谁要的人,你们不能待在这个地方,马上离开。”

朱季干笑两声:“少主让我们去哪?”

宗正道:“让你们从哪来回哪去显然是难为你们了,总之汀溪客栈周围不要让我看见你们。”

朱季无奈的道:“是,属下遵命。”带着四大天王和一众手下撤下了山。

王大关道:“堂主,我们就这么走了?”

朱季气鼓鼓的走在前面,忽然停下,怒道:“他们爷俩斗气,把我们夹在中间,什么东西!”

“啪”的一声,一脚踢飞一块石头,又赶快回头,确认宗正没来才松了口气。

王大关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朱季余怒未息,铁扇摇的哗啦啦响,道:“什么怎么办,传信给教主,就说他大儿子在这,我不敢动,让他自己想办法吧。”

四人一呆,他们自从跟朱季以来,还从没见过朱季生这么大气。

王仁义嘿嘿笑道:“堂主,消消气。”

朱季道:“他要是不来就让他二儿子来,要不就让那头蛮牛再来一趟,反正这事我是不管了!”

王仁义道:“那堂主我们现在……”

朱季道:“找地方歇着,明天再说!”

次日,池招云果然发现朱季的人不见了,这更加让她好奇宗正的身份来历。

其实宗正在这住了两个月,二人虽然相识,却很少听宗正说起自己的家世。

不过她知道宗正的性格,他不想说,别人问也无用,何况两个月时间相处下来,直觉告诉她,宗正并不是一个恶人。

女人的直觉很多时候就是很准,所以女人们也都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谈执中叶流珠被转移到了宝塔中的密室,二人知道眼下大敌当前,容不得再拖延,进了密室之后叶流珠立刻给谈执中输内力疗伤。

汀溪客栈的住户们听说老板得罪了应天教,纷纷要退房离开,范叔几乎一整天都在柜台忙碌。

也有那些不涉江湖,没听过应天教的名声的,但被这些人情绪所染,也要退房。

不过大半天,汀溪客栈的住户就走了个干干净净。

伙计们跑来问池招云,那些人还会不会再来,池招云也没办法肯定的回答,伙计们从客人那听说应天教如何如何厉害,手段如何如何凶狠,心中不禁惴惴。

老板又是这样一个不明朗的态度,众人难免也动了离开的念头。

池招云干脆召集众人,跟他们陈述事实,并称我并不反对有人离开,如果汀溪客栈挺过这一劫,他们再想回来,我一样欢迎。

众伙计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先有一个年轻小伙子站了出来,跟着就是二十多人陆续站出来,纷纷收拾东西离开。

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厨子,只想做菜而已,可不想玩命。那些跑堂端菜的伙计中,当然也有在客栈待了好几年的,但比起性命来,再舒服的环境又怎样呢。

到最后,坚持留下的,就只有六个人了。

范叔是其中一个,另外四人则是薛春梅时的老伙计,他们对客栈的感情不比池招云要少,所以宁肯死在这也不愿意走。

让那五人感到意外的是,林寒竟然也留了下来。

林寒就是小林,来这里只有半年的年轻人。

他留下来的理由也很简单——我无处可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