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重逢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47字
  • 2022-04-05 07:45:00

范叔道:“客官难为老汉了,这住客的身份我们不能对外人公开,这是规矩。”

朱季眼一横,不理会他直接往后院走,范叔紧跟在身后拦着,被王大关伸手推开,朱季进了后院,呆了一呆,没想到汀溪客栈客房这么多。

除小林以外,那两个伙计得了范叔的命令,去找池招云。

范叔紧跟两步追上他们,道:“客官,你不能这么闯进去啊。”

王大关喝道:“哪那么多屁话,我告诉你,这个姓叶的小娘们是我们堂主要的人,你有几个胆子敢阻拦?”

他话说完,只听人字号客房内响起一人的骂声:“他妈的,哪个小兔崽子活腻了敢来这里撒野!”

随着声音走出来的两个富家公子装扮的青年,二人手里提宝剑,剑上镶着各色宝石,十分耀眼夺目。

一人喝道:“刚才谁在这大喊大叫的,扰了小爷我的兴致!”

王大关叫道:“是你老子我。”

二人大怒,拔剑冲上前,剑指王大关,道:“小子,有种的再说一次。”

范叔赶紧跑过去按住二人的手臂,笑道:“二位,实在对不住,搅了你们的雅兴,这几位是……”

那人道:“没你的事,上一边去!”

朱季微微一笑:“二位兄台的剑很不错。”

那人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来这里大呼小叫的?”

朱季道:“我不是什么东西,我是人,我叫朱季。”

那人道:“朱季是什么东西?”

朱季道:“也不是什么东西,不过就是应天教紫微堂的堂主而已。”

二人脸色一变,再次看向朱季时,已多了几分惊恐:“你,你真是应天教的?”

范叔道:“二位,这里我来处理吧。”

二人慌忙收剑,道:“掌柜的有劳了!”提着剑一溜烟跑回屋里去了。

这番对话全让叶流珠听见,可眼下给谈执中疗伤却不能停,一旦她撤回功力,谈执中势必真气散乱,危及性命。

她正焦急,却听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院里响起:“朱大堂主大驾光临我汀溪客栈,真是让我这蓬荜生辉啊。”

叶流珠一喜:“是云姐!希望云姐能多拖延片刻。”

池招云自小山下赶回,在客栈门口刚好遇到那两个去找她的伙计,二人正被应天教人拦着,池招云让他们回去,走进客栈就听到朱季和那两个富家公子的对话。

朱季回头一看,眼睛立马就直了,露出了他那自以为是的潇洒笑容:“姑娘是何人?”

池招云道:“我是这的老板。”

朱季道:“怎么称呼?”

池招云道:“我姓池。”

朱季道:“此地老板不是姓薛,叫薛春梅吗?”

池招云笑道:“薛老板不干了,把店转给我了。”

朱季一怔,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这薛春梅并不是宗法天指名道姓要除掉的人,只是跟朱季说如果她敢相助叶流珠,那就杀了。

朱季暗道:“这个薛春梅如果真的不在,会不会是带着叶流珠跑了?”

池招云道:“朱大堂主,你带着人来我客栈,一不喝酒二不吃饭三不住店,硬往里闯,还把我两位贵客给吓着了,这是什么道理啊。”

朱季道:“池姑娘,我来这里只想找一个人,只要把这个人交给我,我马上带人离开。”

池招云道:“要找什么人?”

朱季道:“寿竹宫的宫主叶流珠。”

池招云道:“我可从没听过这人啊,范叔,咱们店最近有这个人住进来吗?”

范叔眨眨眼,作思考状:“好像没有啊……”

池招云笑道:“朱堂主是不是弄错了?”

朱季道:“把你们这最近登记的住户名册给我看看。”

池招云道:“那可不行,这是住客的隐私,我们哪能随便给人看呢,传了出去叫我汀溪客栈以后怎么做生意啊。”

王大关实在忍不住了,喝道:“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做不成生意,快给我滚开!”

池招云装作被吓得花容失色的样子,朱季道:“池姑娘莫怕,我这位手下是个急性子,我得到确切消息,这个叶流珠就在你们客栈,她是我宗教主要的人,池姑娘还是赶快交出来吧。”

王铁山道:“堂主,不用跟他们废话了,把弟兄们叫进来,一间一间搜!”

池招云道:“我看谁敢!”

朱季道:“池姑娘,我劝你最好别拦着,得罪应天教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我朱季怜香惜玉,可我这帮手下,我那些教中的朋友,可就不一定了。”

池招云道:“汀溪客栈开了几十年,没有一个人敢搜这里的客房,以前没有,现在也不会有。”

朱季铁扇一合,寒着脸道:“看来池姑娘是铁了心要和我们作对了,你跟那个叶流珠什么关系!”

王大关道:“堂主,我先去搜!”

池招云身形一晃,拦在他面前,道:“搜不得。”

王大关道:“原来也是个练家子,老子来会会你。”

池招云的手缓缓摸向腰间的锦鳞鞭,就在这时前厅传来一人声音:“哪里来的野狗在这狺狺狂吠。”

只见宗正踏着大步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也由忧郁转为愤懑:“又是你们,简直阴魂不散!”

他走到池招云身边停下,目视朱季,道:“宗法天要抓什么人让他自己来。”

四大天王面面相觑,好家伙,走了两个不识好歹的,又来一个疯子,竟然敢直呼教主名字?

王仁义道:“我说老板,你们店胆大的还真不少,堂主,我觉得那个叶流珠小娘们一定就在这里!”

王大关道:“堂主,让我来解决他们,你们去搜!”

朱季忽道:“慢着!”

王大关一愣,朱季说了句让所有人都费解的话:“我们走。”然后,他就真的在四大天王错愕的表情中走了。

走得那么干脆利落。

四人只好跟着出去,池招云看着宗正,一脸疑惑:“那个朱季认识你?”

宗正道:“我不认识他。”

池招云道:“那他为什么一看见你就要走了。”

宗正道:“也许他另有图谋。”

叶流珠在屋里也听得一头雾水,难道除了宗法天,还有让朱季如此害怕的人吗?

宗正道:“你那两位朋友住在哪,我想见见。”

池招云道:“你不走了?”

宗正道:“应天教来了,我想走也走不成了。”

池招云向范叔和小林说道:“你们先下去吧,要留意一下朱季他们,有什么情况立马跟我说。”

然后她带着宗正向地字号一层走去。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自从宗正走进来起,那个姓林的伙计就一直看着他,双眼冷峻,像是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池招云见门没有锁,敲了敲门,道:“小叶子,执中,你们在里面吗?”

叶流珠此刻运功在关键时期,无法开口,池招云敲了几遍,推门进去,就看到谈执中躺在床上,光着两脚,叶流珠手掌抵在他脚上。

池招云一愣,宗正道:“她应该再给执中输内力。”

池招云道:“不错,他是有内伤来着。”

宗正道:“那我们不要打扰他们了,先出去等着吧。”

朱季带着人退出汀溪客栈,一百名手下都露出了诧异的表情,难道人不在这里?

王大关道:“堂主,我们为什么不进去搜?”

这也是众人想问的问题。

朱季往后看看,叹道:“没想到再这遇见他了。”

王大关道:“谁啊?”

朱季:“大少主。”

四人又是一愣,王仁义道:“我入教以来都只是听说教主还有个大儿子,一直不在教中,难不成就是他?”

这四人入教时间没有朱季早,所以他们都没见过宗正,更不会知道宗正和宗法天之间的事。

王铁山道:“可我听说大少主和教主二少主的感情不怎么样?”

朱季道:“你信不信,如果你现在杀了他,教主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王仁义道:“那他们爷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朱季道:“我也不知道,反正他和教主间有什么隔阂,你别看教主平常不允许我们提他,但我敢肯定,任何人敢伤害他,教主一定会要他的命。”

王仁义背着手下,小声问道:“我听说咱们二少主是教主的养子,大少主才是亲生的?”

王大关道:“哎,你这么一说,刚刚那小……那大少主的相貌跟教主还真有几分相似。”

朱季道:“行了行了,都不想活了是不是,胡说八道什么呢!”

王铁山道:“看来那个叶流珠就在这里了,可如果大少主要护着她,我们怎么办?”

朱季不耐烦的道:“不知道,先找地方歇着吧!”

王仁义道:“堂主,那边山上有座塔,像是一座庙,我们去那歇歇。”

半个时辰后,叶流珠收回掌力,谈执中缓缓睁开眼,道:“流珠,你们寿竹宫的功夫果然神奇。”

叶流珠道:“你感觉怎么样了?”

谈执中道:“我感觉好很多了,呃,力气也恢复不少。”

叶流珠道:“那就好。”

谈执中一边穿袜穿鞋,一边说道:“我刚刚都听见了,朱季找到这了。”

叶流珠道:“幸亏有云姐和……和那位侠士在外面拦着,不然可就糟了。”

这时房间门再次被人敲响,叶流珠去开门,池招云和宗正一前一后走进,池招云问道:“执中的伤势如何了?”

叶流珠道:“已经好很多了。”

宗正笑道:“执中,好久不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