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斯人已逝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234字
  • 2022-04-04 12:57:00

叶流珠道:“我找你们薛老板,她不在吗?”

池招云道:“你认识她?”

叶流珠道:“我们跟她有点关系。”

池招云道:“你跟我来。”

二人出了前厅来到客房所在的后院,池招云道:“姑娘跟我师父什么关系?”

叶流珠道:“原来你是她徒弟,其实是我们父母辈和令师有交情,我们这次来是有事求她帮忙。”

池招云道:“请教令尊令堂名讳?”

叶流珠道:“我爹爹叫叶郎,我娘叫王小斐。”

池招云讶然:“王小斐!”

叶流珠道:“你知道?”

池招云道:“师父和我说过,她有几个至交好友,其中就有令堂。”

叶流珠喜道:“那太好了,我娘也常常跟我说起过薛姨,她现在在哪?”

池招云面色一黯,道:“你来得不巧,师父已于半年前去世了。”

叶流珠怔住。

池招云道:“你们找她有什么事吗,如果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的,找我也是一样。”

叶流珠有点为难,找薛春梅本是王小斐的意思,要联络当年的故人,一起对抗应天教,可如今薛春梅已经去世,还有必要说出来此行的目的吗?

即便说出来,以应天教在江湖上的势力,眼前这个美人姐姐,敢对抗他们吗?

池招云道:“你们来了几个人,既然是师父的故友之后,那也不是外人,何不让我见见。”

叶流珠奇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一个人,是那个掌柜的告诉你的?”

池招云笑道:“不,因为你刚刚说了‘我们’。”

叶流珠把她带到地字号房一层五间外,道:“他叫谈执中,是谈蒙的儿子。”

池招云道:“惊鸿剑客谈蒙?”

叶流珠道:“看来薛姨跟你说了不少。”

池招云喟然一叹:“是啊,师父是个念旧的人,常常跟我说起当年那些故人。”

叶流珠道:“他受了内伤,在里面休息呢。”

池招云道:“怎么受的伤?”

叶流珠道:“跟人交手来的。”

池招云道:“你等我一下。”

叶流珠见她穿过客房庭院,往后面走去,她记得那个小林伙计说过,客房后是伙计们和掌柜的居所,她应该是回自己房屋去了。

片刻后,池招云袅袅而来,手里多了一个小瓶子,道:“这个药对治愈内伤有帮助,你拿去给他用。”

叶流珠拿来在手里看看,道:“这是什么药?”

池招云道:“这可不是一般的伤药,而是伏虎神医调制的,多少人想求求不到呢,还是我师父生前费了一番工夫从他那磨来的。”

叶流珠惊道:“伏虎神医奚寸金?”

她曾听叶郎王小斐和谈蒙的对话中提到过这个人,说此人医术如何高超云云。

叶流珠道:“这么珍贵的东西,这怎么好意思……”

池招云笑道:“药的价值就在于用,不用放在那岂不就是废物?”

叶流珠道:“多谢池姑娘。”

她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应,于是轻轻的把门推开,谈执中站在地上修炼冲霄神功,刚好一遍练完,睁眼却看到叶流珠外又一个女人。

谈执中一愣,道:“流珠,这位姑娘是……”

叶流珠道:“她叫池招云,是这里的老板,薛姨是她师父。”

谈执中抱拳一礼,道:“见过池姑娘。”

池招云裣衽还礼,眼角含笑,掩盖不住的风情飞上眼角,她道:“谈公子好像伤得很重?”

叶流珠道:“池姑娘你会武功吗?”

池招云道:“懂一点,谈公子脸色很不好,刚才是在调息内力吗。”

谈执中道:“是啊。”

叶流珠道:“执中哥哥,你感觉怎么样了?”

谈执中道:“好一点了,没有之前那么疼了,但还是使不出力气。”

叶流珠道:“池姑娘,这个药该怎么用啊?”

池招云道:“直接内服就好,一天三次,一次一粒。”

谈执中奇道:“什么药啊?”

叶流珠道:“这是池姑娘给的伤药,治内伤用的,是伏虎神医奚寸金所制。”

谈执中也听过奚寸金这人的名号,当即对池招云表示了一番感激。

池招云道:“我们年龄相差不算大,你们又是我师父故人之后,就不要姑娘长姑娘短了,听着怪生分的。”

叶流珠道:“那好啊,那我就叫你一声云姐。”

三人互通了年龄,池招云大叶流珠六岁,大谈执中两岁,二人都叫她一声“云姐”。

谈执中问起薛春梅,池招云如实对他说了,谈执中也十分惊讶,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池招云问他们找薛春梅何事,二人却有犹豫,池招云道:“不方便说就算了,你服下药好好休息吧。”

谈执中忙道:“云姐且慢,不是我们有意要瞒你,实在是……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该不该来这的。”

池招云察言观色,试探着问道:“有人要害你们?”

谈执中道:“流珠,云姐不是外人,就对她实说了吧。”

叶流珠点点头,道:“云姐,你应该听过应天教吧?”

池招云当然听过,整个江湖恐怕没人没听过。

叶流珠道:“我们从寿竹宫来,也就是我家,应天教教主宗法天当年和我母亲还有执中哥哥的父亲有过一段过节,派了紫微堂堂主朱季来我寿竹宫,我们双方一番交手,最终不敌,我和执中哥哥逃了出来,我娘至今也生死未明……”

池招云道:“你们来找我师父,就是想求她出手相助?”

叶流珠道:“我娘之前也是这个意思,说要联络当年的几位朋友一起。”

池招云道:“当你们听说我师父去世之后,不想告诉我这件事,觉得我没有必要,或许也不敢为你们得罪应天教,所以才对我隐瞒,是吗?”

二人一起点头。

池招云道:“应天教崛起江湖不过十几年,声势之大,却直追少林武当,教中更是高手如云,这十几年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门派栽在他们手里了。”

谈执中道:“所以啊,我们实在是……”

池招云嫣然一笑:“小弟弟,你当姐姐我是卖友求荣,贪生怕死之人吗,别说你们是我师父的故人之后,就算你们只是我这的住客,我也不会允许别人轻易把你们带走,我更不会允许谁在汀溪客栈放肆。”

她这声“小弟弟”叫得十分温柔亲昵,神态间流露着成熟的风韵,比起叶流珠,有一种别样的动人处。

谈执中的眼神被她腰间缠着的那根鞭子吸引住,那根鞭子被她罗衫所遮,只露出一小截,却像充满诱惑力的奇珍异宝,又因缠在池招云的柳腰之上,更让人浮想联翩,忍不住想看个究竟。

叶流珠道:“可如果因为我们,应天教毁了这里,我们岂不有罪。”

池招云道:“宗法天既然去找了你们的父母,想必也不会忘记其他人的,我师父和你们父母交好,按照应天教的行事作风,不用你们来,他们可能也会来的,现在你们来了,我反而多了两个帮手呢。”

二人相视一笑,叶流珠道:“云姐不嫌弃我们就好。”

池招云道:“我前面还有点事情,你先服药吧,我过会儿再来找你们。”

她给的药果然有奇效,谈执中服下之后,再用冲霄神功运行一圈,胸口痛处消失得无影无踪,虽然还是使不出力气,但已经能像常人一样行站坐卧了。

谈执中赞道:“果然是伏虎神医,我估计只要再服几粒就能痊愈了。”

叶流珠坐在桌上,单手托腮,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一双眼睛滴溜溜的直转,不知在想什么心思。

谈执中笑道:“怎么了?”

叶流珠道:“执中哥哥,你觉得云姐美吗。”

谈执中一愣,道:“为什么问这个?”

叶流珠道:“你刚才一直看她腰来着。”

谈执中双脸通红,一直红到了耳根和脖子,嗫嚅道:“我哪有一直看她……”

叶流珠不依不饶的道:“你如果不心虚,你脸红什么!”

谈执中咧嘴一笑,道:“流珠,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

叶流珠把头向前凑了凑,煞有其事的问道:“她的腰比我的好看吗。”

谈执中苦笑不得:“这叫什么话,我又没看过她的腰,再说我也没看过你的腰啊。”

叶流珠坏笑道:“好哇,原来你憋着这个想法呢!”

谈执中忙道:“我没有,这不是你这么问的吗,再说我只是看她腰里那根鞭子,她那装扮确实……确实有点特别,所以我才忍不住看了两眼。”

叶流珠搅弄着鬓边的头发,说道:“这位云姐姐确实挺好看的,而且给我的感觉很亲切,连我都想多看她,别说你们男人了。”

谈执中道:“你才认识她一会儿而已,怎么就这么了解她了。”

叶流珠笑道:“女人的直觉,你不懂。”

池招云忙活到了晚间,亲自给二人送来饭菜,三人在一块聊了很多,其中当然包括他们先辈的事情。

谈蒙王小斐年轻时候的事情,叶流珠谈执中知道的并不多,反倒是从池招云这得知了很多,原来当年他们先辈一共是好友六人,另外三人名叫袁贲,孙泽禄,韩少康。

袁贲孙泽禄二人,谈执中和叶流珠从没听说过,不过这个韩少康,那可是大名鼎鼎了。

此人外号“豫章太守”,乃是江西武林的魁首领袖,在江湖上侠名远播,谈叶二人均想如果能得到韩大侠的帮助,那就不用再怕应天教了。

池招云忽然想起白天那个书生在墙壁上题的诗,当时她不解其中含义,就把这件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谈执中细细听完,哈哈一笑,道:“云姐,他这是在讽刺你的汀溪客栈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