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冲霄神功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228字
  • 2022-04-03 12:00:24

叶流珠去柜台要了点饭菜,不多时就由那个姓林的伙计端了过来,叶流珠一一摆在桌上,谈执中问道:“我们还有多少钱。”

叶流珠道:“问这干什么。”

谈执中道:“我们走得太匆忙,也没带什么东西,我从刘家村带的钱就剩三两银子了,这家客栈收费挺贵的,这点钱恐怕住不了几天。”

叶流珠道:“你没了我还有呢,放心吧,够我们住上一阵子的,再说等薛姨回来了,我们去找她不就好了。”

谈执中有伤在身不能喝酒,叶流珠只叫了壶茶,二人边吃边聊,谈执中道:“那个姓范的掌柜,看他神情,好像对我们有所隐瞒。”

叶流珠道:“我们上来就直接找人家老板,他当然会有戒备,也是正常的。”

谈执中道:“我们还是小心点吧。”

叶流珠夹起一块肉在嘴里细细咀嚼,道:“应天教也许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执中哥哥,其实这一路我都在想,我们来找薛姨,究竟是不是给她带来麻烦呢。”

谈执中道:“其实我也这样想过,不过就算我们不来,应天教应该也会来的,你想那宗法天,事隔二十年,还要找我父亲和王姨报仇,可见此人是个有仇必报之人,我记得我爹跟我说过,当年他有五个至交好友,一起出生入死,王姨自然是其中一个了,我猜另外四人,宗法天也不会轻易放过。”

叶流珠道:“可我们不能断定另外四人是不是就跟宗法天有过节啊。”

谈执中道:“王姨不是说过,她本想联络当年的故人,一起对抗应天教吗,这些故人当中就有薛春梅薛姨,所以我猜他们六个人当年跟宗法天一定有交集,甚至有过节。”

叶流珠忽然把碗筷一放,从腰带中取出一张纸铺在桌上,道:“这是那晚在寿竹宫,有一个神秘人送来的,当时情况紧急,我就把它拿在身上了。”

谈执中面色大变:“这是我爹的字!”

叶流珠惊道:“你确定这是谈伯伯的字?”

谈执中一把将纸抓在手里,细细的看了一遍,道:“没错,这就是我爹的字!”

叶流珠道:“那天晚上,他把这个消息送到人就没了,据追他的人说,那人不但身形很快,而且对寿竹宫地形很熟悉……难道真是谈伯伯?”

谈执中对着纸怔怔出神,嘴里的饭也忘了嚼,好一会儿才把纸放下,喃喃的道:“这么说我爹没有遇害,是他救走了王姨,可他为什么不现身呢,如果真是他,他现在又在哪呢?”

叶流珠喜道:“这么说我娘没事了?”

谈执中皱眉道:“这字迹是我爹的不假,可……可应天教好几百人,高手如云,从他们手里救走王姨谈何容易,最主要的,他为什么不现身呢。”

听他这么一说,叶流珠也觉得匪夷所思,谈执中百思不得其解,不禁苦笑:“老爹啊老爹,你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啊!”

叶流珠道:“应天教没有理由多此一举,再说要模仿一个人的字迹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也许真是谈伯伯救走了娘。”

谈执中道:“但愿吧……”

叶流珠忽然一笑:“看你的样子,一嘴唇都是饭粒,菜都要凉了!”

吃完饭后,叶流珠要谈执中站在地上,要教他寿竹宫的冲霄神功。

谈执中道:“冲霄神功不是你们寿竹宫秘传的绝学吗,教给我岂不有违祖训?”

叶流珠道:“寿竹宫早就不是当年的寿竹宫了,何必再守这规矩。冲霄神功能打通人体各处经脉,你天生体质受限,经脉有多处阻塞,加上又受了内伤,体内气息运行不畅,气血淤积,再不用点猛药,你可就要完了。”

谈执中打趣道:“你不怕我学会之后,抢了你的宫主之位?”

叶流珠笑道:“就算你一时三刻练到十九层,你也未必是我对手。”

此言非虚,自从看了叶流珠和王大关,朱季二人的交手情况后,谈执中就想,可能这辈子都打不过她了。

谈执中道:“可历来运功都是打坐的,为什么要我站在地上?”

叶流珠道:“这就是我寿竹宫武学的独特之处,我问你,竹子从哪里长出来。”

谈执中道:“当然是地下。”

叶流珠道:“这就是了,竹笋破土而出,直冲霄汉,是谁给它这样的力量?当然是大地了。”

谈执中道:“竹鞭步也是此理?”

叶流珠道:“不错,不过寿竹宫很多功夫,尤其是竹鞭步,需要配合竹理心法才能发挥全部威力,娘那天只教你步法,可能就是考虑到你内功基础太差,我先教你冲霄神功,等你伤势痊愈了,再教你竹理心法,这二者运功法门相差不大。”

于是,叶流珠一字一句的把冲霄神功的运功法门背了出来,谈执中有不懂的地方她也一一解释。

这门功夫她没练,原因有二,一是精力有限,二是练起来并不容易,寿竹宫除了创派祖师练到了顶层,其余人最多也就练到了十五层。

她虽然不练,但凭着聪明的头脑,把这门神功的内容全部记了下来,寿竹宫所有武学全在她的脑子里,她不但能记住,更能理解其中奥妙,撇开身手不谈,但就这点,她已是寿竹宫近百年来第一人。

谈执中照着她所讲缓缓运气,冲霄神功要求气沉双足,两脚脚趾要紧抠地面,如同草木扎根。

气自丹田而起,沉至双脚,再由双脚降于地面,这一过程需要很快,谈执中初练当然做不到,只能缓缓降下。

如此反复十九次,再以意念控制双足,由地面摄取气息,气经足三阴经和足三阳经飞速上升,汇聚丹田,窜于全身十二经脉,最后冲向头顶百会穴。

百会穴是人体各处经脉气机汇聚之处,能够调节人体阴阳平衡,冲霄神功就是借助此穴,来冲击修炼者体内的阻塞。

谈执中反复练了两次,不见效果,耐着心接着练下去,从午后到傍晚,终于感觉有了点变化。

他下沉到地的气息速度已经比先前快了一点,而从地面摄取气息的感应能力也随之增强,渐渐的,他能感到双足传来阵阵热量涌向丹田,继而流向全身经脉。

凡是气息流经之处,均有一股暖意,十分舒坦,这股气息不断冲击着谈执中体内阻塞之处,胸口伤痛逐渐减少。

谈执中心生欢喜,立刻就调动气息去冲击他经脉中淤积不通的地方。

冲霄神功虽然强大,但他只是初练,力道不够,而他又强行运行,片刻之后,就觉得气息忽然散乱不受控,分窜全身各处。

这些乱窜的气息犹如一把把小刀,在谈执中体内肆无忌惮的割划,谈执中脑中阵阵发懵,耳朵里如同有人在打鼓,身子开始摇晃欲跌。

他苦于气息散开,连话也说不出,也不知道叶流珠是否还在他身边,一番心急,气息更乱,眼看就要不支倒地。

这时,自他双手掌心处忽然传来两股暖流,顺着手少阳经和手少阴经缓缓推进,将流窜于各经脉中的气息尽数收拢,向丹田处挤压。

原来叶流珠一直都没离开,他怕谈执中初学冲霄神功不得要领而走入歧途,所以一直陪在他身边仔细观察他。

看到他身子开始摇摆,脸上出现痛苦表情时,她知道谈执中的气息一定出了问题,当即与他手掌相抵,内力源源不绝的输送进去。

谈执中的内功较叶流珠远远不如,这些活蹦乱跳的气息被叶流珠的内力一逼,就像见到了父母的顽童,乖乖的聚在一起,回到了丹田。

谈执中缓缓睁开眼,道:“多亏了你!”

叶流珠道:“你刚刚是不是试图用冲霄神功来冲击你体内经脉淤塞的?”

谈执中道:“是。”

叶流珠道:“冲霄神功一旦运行起来势不可挡,稍有不慎就会走火入魔,你身体天生如此,不能操之过急,我看你现在不要想着打通身体的缺陷,先利用它把你的内伤治好再说吧。”

谈执中看看窗外,道:“都快入夜了!”

叶流珠道:“是啊,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谈执中道:“刚开始感觉挺不错的,但是后来……要不是你,我不但前功尽弃,可能连命都没了。”

叶流珠道:“那也不用气馁,慢慢来吧。”

谈执中道:“我记得你说过这门功夫很难练?”

叶流珠道:“是啊,除了我派祖师练到了十九层,其他的最多也就练到十五层,我爹爹说这门功夫十层之内很容易,天赋高的几个月就可以,天赋差的需要几年,但十层之后就难如登天了,我太爷爷练到十二层只用了六年时间,但一辈子都停留在十二层。”

谈执中道:“我刚才照你说的,把气息聚在头顶百会穴,我感觉那股气好像在往外冲,要撞破我脑袋一样。”

叶流珠道:“不错嘛,你能有这样的感觉,说明你已经入门了。这门功夫练到五层之后,运功时头顶会有白气冒出,起初会很浓,但随着功力的加深,会变得越来越淡。”

谈执中道:“可我身体这个样子,要练到顶层谈何容易啊。”

叶流珠道:“你还挺贪心,这门功夫练到十层就已经威力无穷了。”

谈执中道:“那打得过你吗。”

叶流珠道:“怎么,欺负我这老太婆很威风吗。”

二人到现在依然没有改变妆容,还是老人模样。

谈执中哈哈一笑:“老头子可不就只能欺负欺负老太婆吗。”

叶流珠转过身去端洗脸盆,道:“快把这妆卸了,丑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