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神秘来信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96字
  • 2022-04-02 20:00:21

朱季留下一半人在前门,带着剩下一半绕到寿竹宫后门去。

王大关越想越气,道:“我实在搞不懂,刘大钊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教主让我们来寿竹宫,难道不信任我们,又派了刘大钊来?”

王铁山道:“未必,教主眼下在闭关,教中事务都是熊护法打理,我看多半是他的意思。”

王大关道:“可他为什么要派刘大钊来呢,难不成还真信不过我们?”

王笑笑道:“熊护法为人跋扈专权,又极自负,以寿竹宫目前的实力,他肯定不会放在眼里,没必要出动应天教两个堂主来这,岂不让人笑话。”

他平常不怎么说话,每每开口却能一针见血,切中肯綮。

王仁义连道奇怪,朱季道:“我说你们几个能不能安静一点,快被你们吵死了!”

他一人走在前头,信步悠哉,细细玩味寿竹宫外景色,此时皓月当空,清风徐徐,寿竹宫外万竿修竹飒飒朗朗,一派疏爽俊逸之气,空中夹着细微的桃花香,更添春夜之暖,撩拨人心。

朱季本想吟上几句诗,却被身后四人你一言我一语吵得心烦,诗意全无。

他忽然想到叶流珠那如花的面庞,不知她现在在干什么,刘大钊抓住她母亲,她应该很着急吧?

“唉,这寿竹宫实在是好景致,我是真不忍毁了此地啊。”朱季忽然说道。

王仁义道:“堂主向来风雅,我看咱们把寿竹宫人全部杀了,把那姓叶的小娘们抢过来,给堂主当夫人,就住在这里,岂不快哉!”

王笑笑道:“别忘了我们来是干什么的。”

王大关道:“我们是接了侯护法的命令来寿竹宫,而侯护法传的是教主之命,那刘大钊又是接了谁的命令?”

朱季道:“管他接了谁的命令,我不想再听见这个人了。”

众人到了寿竹宫后门,宫内人声寂寂,由于后门地势较低,也看不见宫内亮着灯,朱季不禁怅然,颇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

寿竹宫仅剩的二十七名弟子聚在一堂,还有竹雕大师李宗希一家三口。

他们得知王小斐被应天教擒去,人人悲愤之极,要和应天教同归于尽。

阿紫紧挨着叶流珠,又是担忧又是害怕,谈执中因内伤太重,叶流珠灌输他一段真气后,在屋里打坐调息。

众人相对默然,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叶流珠本以为接过寿竹宫宫主的位子不过就是好玩,没想到今日要面临这么大的考验。

她虽然镇定自若,但眼下寿竹宫实在已经到了绝境,无计可施。

良久,钱绣说道:“宫主,依我看我们现在只有背水一战,我们一起往外冲,掩护你和谈公子撤退。”

杨鹏道:“不错,以宫主的武功,只要你活着,将来一定有机会给我们报仇,重塑寿竹宫名声。”

众弟子对杨鹏所说的都很坚信,他们都看到叶流珠和应天教的人两场比试,叶流珠武功之高远超出他们预料,要是有机会逃出去,未必不能重振寿竹宫雄风。

一个李姓弟子说道:“可这样的话,夫人该怎么办?”

众人又是一阵默然,叶流珠本想说,我在我爹爹的书房中找到了寿竹宫祖师所修密道,我们可以从密道一起逃走,但这样一来无疑要丢下王小斐一人。

寿竹宫眼下这么点人,想要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把人救走,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钱绣道:“宫主,那条密道你们找到了吗?”

叶流珠道:“找到了,在我爹爹书房里。”

钱绣道:“那就好。”他忽然精神一振,面向众人,道:“诸位,我等深受老宫主大恩,无以为报,如今寿竹宫面临强敌,倾覆只在瞬间,眼下只有一个办法可保住寿竹宫,那就是让宫主带着谈公子从密道逃走,我们留下来拖住应天教,只要宫主活着,那么寿竹宫武学就不会失传,我们也就对得起老宫主了!”

此议一提,得到所有人的同意,杨鹏道:“不错,钱老弟此言有理,宫主,你带着谈公子赶紧走吧,我们留下来和应天教决一死战!”

阿紫道:“不行,你们这是在逼宫主放弃夫人!”

钱绣道:“阿紫,我们何尝想要放弃夫人,我们兄弟拼了命去救她,至于救不救得了,那全看我们的造化了。”

杨鹏厉声道:“宫主,现在不是婆婆妈妈的时候,必须要有所决断,你既然接过了寿竹宫宫主之位,理应有所担当,不能愧对寿竹宫历代祖师!”

叶流珠道:“杨叔叔,我……”

李宗希的儿媳走到她面前,拉起她的手,道:“流珠,我们都是看着你长大的,我们对你,对夫人,对寿竹宫的感情毋庸置疑,若非应天教,我们大家还会再看着你成亲生子,直到我们老去。可世事难料,如今你既然是宫主,那就要挑起这个担子,将来你如有能力,那就替我们报仇,如果没有这个能力,那就远遁江湖,过好自己的一生。”

杨鹏道:“宫主,应天教人还在外面,他们今晚可能会再次强攻,我们没多少时间了。”

叶流珠为难之际,忽听一人喝道:“什么人!”

众人大惊,两名轻功较好的寿竹宫弟子已经从屋里消失,众人也跟着出屋,却不见有人影,只有柱子上钉着一把飞镖,和一张纸。

叶流珠用布包着手取下飞镖,只见那纸上写道:叶夫人已脱困,速从密道撤离,勿耽勿疑。

这时那两个追踪出去的弟子也转回,道:“宫主,没有追上那人。”

另一人道:“那人对寿竹宫地形十分熟悉,几个闪身就消失了,我们怕中了敌人调虎离山之计,就回来了。”

钱绣问道:“宫主,纸上写的什么?”

叶流珠蹙眉道:“说我娘已经安全,要我们快从密道撤走。”

钱绣奇道:“这是真是假,会不会是应天教搞的诡计?”

叶流珠道:“应该不会,他提到了密道,在我没有跟娘提出走密道之前,连你们都不知道寿竹宫还有一条密道,对方竟然知道这么隐秘的事,应该不是应天教的人。”

杨鹏道:“现在这关头,非敌便是友,宫主,快走吧!”

一名弟子叫道:“你们听,外面有动静?”

众人一静,果然听到前门外人声嘈杂,只是距离此处较远,听不真切。

钱绣道:“难道应天教要来进攻了?”

杨鹏道:“宫主,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阿紫拉住叶流珠的手,笑道:“宫主,我不会武功,跟你们走只会拖累你们,我留下吧。”

她笑中有泪,显然已是在和叶流珠作生死决别。

叶流珠哽咽道:“阿紫……”

阿紫道:“如果有将来,希望你不要忘了我,再回来这看看我。”

所有人都明白,阿紫这话的意思是要把寿竹宫当成自己的坟墓,众人心下凄凄,均想要真能死在寿竹宫,这倒是最好的归宿。

谈执中不知何时已经走了出来,扶着墙看着众人,目中含泪,脸色苍白。

杨鹏洒下几滴男儿泪,把头别过去,道:“宫主,不能再等了,走吧!”

叶流珠银牙一咬,终于下定决心:“诸位叔伯阿姨,我叶流珠只要还活着,一定会给你报这个仇。”

阿紫破涕为笑:“宫主,下辈子见!”

叶流珠替她拭去眼泪,道:“阿紫,下辈子你做宫主,我伺候你。”拉起谈执中往叶郎的书房走去。

宫门外仍然是乱糟糟的,湘妃院的灯火已经熄了,寿竹宫弟子的声音已经听不见了,随着那扇石门的缓缓关闭,寿竹宫的一切,似乎都和她无关了。

叶流珠一手拿着火把,怔怔的面对着石门,火把旁是谈执中一张毫无血色的脸。

“流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

叶流珠背对着她,双肩微微颤抖,眼泪簌簌而下:“执中哥哥,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谈执中握紧她的手,道:“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叶流珠道:“你的手怎么这么凉,你怎么样了?”

谈执中道:“没事。”

叶流珠搭他脉搏,发觉他体内气息虽然没那么乱了,但比刚才又弱了几分,要是再不找个安静的地方疗伤,只怕性命不保。

她道:“娘说过要去汀溪客栈找薛春梅薛姨,联合故人一起对抗应天教。”

谈执中道:“嗯,这是个好办法,以我们两个的实力,确实不够。”

叶流珠道:“汀溪客栈离这不算太远,我们这就去。”

二人在密道中不知走了多久,火把燃尽,密道墙壁上本留有一些点火照明的材料,不过这密道不知多少年没有用过,那些东西早就失去作用,叶流珠只好取出一颗夜明珠勉强照路。

她一边走一边想:“爹爹和爷爷应该也没想到,这条密道竟然还能再派上用场吧,祖师当真是高瞻远瞩。”

这通道弯弯曲曲,高低不平,很多地方还修有台阶,谈执中脚步虚浮,要靠叶流珠扶着才能走。

密道多处都已渗水,飘着一股湿气霉味,前方暗如深渊,似无穷无尽,不知通往何处,密道内一片死寂,只有二人的脚步声,和谈执中粗重的呼吸声。

谈执中不想让叶流珠太伤心,本想说几句话分散一下她的精神,但走了许久,胸口阵阵疼痛,一个字也说不出。

叶流珠听他喘气声越来越重,就想停下来歇一会儿,再给他输些内力,而眼却出现一道石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