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人质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17字
  • 2022-04-02 12:00:00

洪丁巨身高力大,一根铁杵挡者皆伤,最先冲到王小斐面前,王小斐向后一跃,照影剑法中一招“揽袂观花”,刺向洪丁巨后腰。

她剑刚刺出,袁皋一条钢鞭就已杀至,王小斐听头顶“呜呜”有声,忙向一旁避开,洪袁二人一鞭一杵合在一处,迫得王小斐连连倒退。

寿竹宫弟子正与应天教徒苦战,他们武功本不弱,但荒废了多年,况且对方人数是己数倍,钱绣见王小斐以一敌二,却偏偏被对方四个使单刀的缠住,脱不开身。

刘大钊致命一击被叶流珠剑身轻轻拨开,二人心照不宣,当即一招“水流云散”,双剑顿时将刘大钊左右上下全部封死。

刘大钊举起双斧左遮右挡,只觉对方两把剑来去无踪,似分似合,如行云流水般无迹可寻,竟让他找不出破绽和缝隙。

他心想难怪朱季会吃亏,没想到寿竹宫里竟然也有高手。

他双斧舞成一个圈,斧风如同一口金钟罩住他,叶谈二人双剑联合固然威力无穷,但一时也攻不破。

叶流珠眼见母亲渐渐不敌,想要抽身去救,这一分心,剑法中立刻露出破绽,刘大钊斧尖勾住照影剑,把叶流珠甩向一边,另一手攥着斧头,直捣谈执中。

这一招拳斧同至,两力并行,谈执中举剑格挡,被连剑一起打在胸口,眼前一黑,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往后跌倒。

刘大钊生来力大,又兼内功深厚,刚才那一拳是冲着要他命去的,谈执中使出全部内力,勉强护住了前胸,不至于被打断肋骨,但对方拳劲却透胸而过,伤及脏腑,谈执中体内气息散乱,站在那已是摇摇欲坠。

叶流珠不想自己一个分神害得谈执中如此重伤,照影剑剑出如风,一招“烽火传信”,配合竹鞭步,剑气势不可挡,刘大钊硬是凭着力气一一挡下,叶流珠剑身一翻,又使出“守拙棍”,敲在刘大钊斧子上,顺势划掉了他的护腕。

只听洪丁巨叫道:“刘堂主,抓住一个!”

原来是王小斐不敌胖瘦金刚二人被擒,还被制住了穴道。

刘大钊道:“不要恋战,撤!”他虚晃一招,双斧在照影剑上一架,借力跃起,跳到洪丁巨身边。

三人率领手下退出寿竹宫后门,寿竹宫弟子一番苦战死伤大半,但见到王小斐被擒,一个个就要冲上去跟他们玩命,叶流珠心里虽急不乱,叫道:“穷寇莫追!”

应天教徒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间就走得干干净净,留下一地死尸,鲜血浸透在寿竹宫这片安静了几十年的土地里,腥气弥漫,把一旁盛开的桃花也压了下去。

寿竹宫弟子仅剩七人,人人负伤,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和自己相处了几十年的兄弟姐妹,无不惨然。

眼下王小斐被擒,寿竹宫内能发号施令的只有叶流珠一人,七人不禁都看向了她。

叶流珠也十分悲痛,道:“受伤的先去敷药疗伤,这些尸体就先放在这吧。”

钱绣捂着一条流血的胳膊,道:“宫主,那夫人她……”

叶流珠道:“我会想办法的,钱叔叔,你把他们带下去养伤吧,待会儿也许还有一战呢。”

钱绣带着六人黯然退下,还有一战?也罢,大不了一起死在这。

叶流珠默默的扶起重伤昏迷的谈执中,内力源源不断输入他体内,谈执中悠悠转醒,眼前是一地死尸,一个寿竹宫弟子瞪大了眼睛对着他,谈执中吃了一惊,道:“流珠,王姨她……”

叶流珠道:“被应天教抓走了,你伤得太重,不要分心,我给你疗伤。”

谈执中道:“我感觉好一点了,现在还不是疗伤的时候,我们得赶快想办法。”说到这因情绪激动,体内气息一乱,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叶流珠急道:“你不要说话!”

谈执中勉强笑道:“我暂时还死不了,你赶快召集所有人,大家群策群力,也许还能想出办法。”

叶流珠缓缓收功,见谈执中脸色恢复了些红晕,再搭他脉搏,却又是一团乱麻,乱得如同她此刻的心……

刘大钊带着被制住穴道的王小斐,领着手下兄弟,到了寿竹宫前面,和朱季人马会合。

朱季知道刘大钊会来,此刻正稳坐大帐中,铁扇轻摇,香茗慢品,十分悠闲。

刘大钊与胖瘦金刚撩幕进来,刘大钊喝道:“好你个朱季,我带着人在寿竹宫拼命,你却躲在这喝茶!”

他嗓音粗壮,这一声喝就像平地起了个炸雷,王大关王铁山武功亦是刚猛一路,素来不服刘大钊和他两个手下,纷纷侧目,面带傲慢。

王大关道:“刘堂主,我家堂主是一片好心,要把功劳让给你,你怎么不识好人心啊?”

洪丁巨道:“姓王的,你骂谁是狗!”

王仁义笑道:“洪大哥,这里有四个姓王的,你问的是哪个?”

洪丁巨语塞,刘大钊道:“不要废话,老子带着人闯了寿竹宫的后门,杀了他们好些人,还擒住了一女的,混战中我听他们叫她夫人。”

朱季眼睛一亮,笑道:“那一定是王小斐了,不知现在何处?”

刘大钊道:“我抓住的人,自然有我的人看着。”

朱季起身说道:“老刘,都是自家兄弟,生什么气啊,来来来坐坐坐,洪袁二位兄弟也坐。”

帐中摆着几个凳子,这荒山野岭也不知道朱季从哪弄来的。

刘大钊道:“区区一个寿竹宫,又是大帐又是桌椅的,不知道的以为你在行军打仗呢!”

朱季笑道:“刘大哥这次擒住王小斐,可是大功一件,到时候教主少不了要嘉奖你,只是兄弟我不明白,何以教主吩咐我的事,刘大哥又是从何知晓的呢?”

刘大钊道:“这你管不着,反正人是我抓的,跟你朱季可没关系,你自己办事不力,还不许别人伸手吗?”

朱季道:“刘哥哪里话,寿竹宫内伤亡如何?”

刘大钊道:“没细看,人也不多,死了一大半吧。”

朱季又问:“那个叶宫主怎样?”

刘大钊道:“哪个叶宫主,男的女的?”

朱季道:“女的,十六七岁的样子。”

刘大钊道:“哦,我想起来了,这丫头剑法很不错。”

朱季道:“能得你刘堂主一句夸赞那可真不容易。”

刘大钊道:“那女的……姓朱的,我说你怎么连战连败呢,你是又被那小姑娘迷住了吧!”

朱季道:“刘哥说笑了,我朱季又不是奉太初那老杂毛,哪能见个女的就被迷住呢。”

刘大钊冷笑:“我看你们俩都是一丘之貉!”

二人所说的奉太初,是应天教的上师,与左右护法平级。

朱季道:“小弟我多谢刘哥施以援手,如今王小斐被擒,寿竹宫内群龙无首,那个姓叶的姑娘年纪轻轻,料她也没什么办法,不如咱们以王小斐为筹码,逼她现身,做我们的俘虏。”

刘大钊道:“然后呢?”

朱季道:“然后自然是带回大罗天,听教主发落了。”

刘大钊道:“我没记错的话,教主的意思可是要杀了她们,你把她们带回去,安的什么心?”

朱季道:“如果非要把他们杀了,寿竹宫的人一定会拼死反抗,到时候我们手下又不知要死多少兄弟,我想那个小姑娘的身手你也见过了,要拿下她可不是容易的事,我们用王小斐为人质,逼他们束手就擒,这叫不战而屈人之兵,岂不妙哉?”

刘大钊不屑的道:“寿竹宫压根就没多少人,更没有什么高手,我有把握把他们一举歼灭,何必脱裤子放屁。”

朱季道:“你别忘了这次行动可是我负责的,你横插一杠子,不怕我告诉教主吗。”

刘大钊哈哈大笑:“你别忘了,你可是连战连败,要是没有我,你到现在连寿竹宫的门都进不去呢!”

朱季气结,道:“好好好,算你厉害,不过今晚要守住寿竹宫前后门,防止他们狗急跳墙,就劳驾刘哥去守后门吧。”

刘大钊道:“凭什么,功是我的,人也是我的,要守也是你去守后门,该我在这歇歇了。”

洪丁巨道:“不错,朱堂主,我们兄弟也累了,该让我们歇歇了。”

袁皋道:“就请朱堂主和四位王兄弟跑一趟吧。”

朱季道:“好,我去守后门也行,不过老刘我可提醒你,可得把人看好了。”

刘大钊坐到朱季那把椅子上,道:“人我会看好,朱堂主不送!”

朱季带着四大天王出帐,袁皋道:“这个朱季向来阴险狡诈,怎么这回这么听话了。”

洪丁巨道:“堂主,他会不会耍什么花招。”

刘大钊道:“怕他不成?叫兄弟们晚上机灵着点。”

朱季走出大帐,见刘大钊的人独占了一块地,生着几堆火,王小斐被捆在一根竹子上。

朱季上前确认是她无误,笑道:“叶夫人,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王小斐穴道被制,不能动也说不了话,干脆闭上眼,对他来个视而不见。

朱季摇头道:“这头蛮牛就是不懂怜香惜玉,煞风景,太煞风景!”

王大关道:“我们真要去后门?”

朱季道:“寿竹宫内现在恐怕乱成一锅粥了,今夜多半会有所行动,我们去后门也好,万一能堵到他们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