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闯宫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25字
  • 2022-04-02 07:30:02

王小斐叶流珠等人退回宫内,命人把守前后两门,如有敌情立刻吹哨传警,并让厨房生火做饭。

众人虽有些胜利的喜悦和自豪,但心底里都知道,朱季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明日可能就是最后的决战时刻。

想到这可能是最后的几顿饭,众人心中免不了有几分凄凉。

尽管王小斐对他们说了些豪言壮语来激励士气,但依然改变不了眼前的事实,一重重愁云笼罩在寿竹宫上方。

吃罢午饭,王小斐叶流珠谈执中三人去寿竹宫正门前巡视,见应天教人在宫外吃饭闲聊,没有要进攻的意思。

他们越是这样,越是给寿竹宫以高深莫测的压力,王小斐心道:“如果明天一战败了,寿竹宫的士气会一泻千里,任由应天教人宰割了。”

众人聚在一块商讨应对之策,除了王小斐,叶流珠,阿紫和谈执中,还有两个寿竹宫弟子,钱绣和杨鹏。

这二人在寿竹宫弟子当中武功最好,年龄也较长,是眼下寿竹宫内能挑出的尖子了。

二人对叶流珠连克应天教两大高手表示十分的钦佩,一番称赞感慨之后,王小斐说道:“明日一战若我们败了,我猜朱季必定不会遵守诺言,一定会对我们群起攻之。”

杨鹏道:“应天教行事一向狠辣,朱季不会这么好心就放了我们,他岂能违抗宗法天的命令?”

钱绣道:“他这么做无非是觉得我们实力悬殊,想捉弄我们。”

王小斐道:“你们有什么想法。”

钱绣道:“夫人,寿竹宫到今天这个地步,实在不足以和应天教抗衡,依我看,你带着宫主和谈公子离开吧,我们拼了命拖住他们。”

杨鹏道:“不错,老宫主待我们恩重如山,我们是不会走的,死也要死在这里。”

王小斐苦笑:“朱季岂会让我们轻易离开。”

叶流珠道:“娘,我们寿竹宫不是有条密道吗?”

王小斐道:“是有一条,我也听你爹说过,那是寿竹宫先祖修建,可具体位置在哪我却不知道。”

杨钱二人先是一喜,王小斐后面的话转瞬间又让二人失望。

叶流珠道:“爹没告诉你?”

王小斐道:“他只是提过,寿竹宫淡出江湖几十年,早就没有什么敌人了,密道自然也用不上,他又何必跟我说呢。”

叶流珠低头思索片刻,道:“我记得小时候又一次偶然间听到爹爹和谈伯伯的对话,说的就是密道的事。”

王小斐道:“他们说了密道在哪?”

叶流珠道:“好像入口就在爹爹的书房……”

钱绣杨鹏又是一喜,这件事连他们两个寿竹宫老人也不知道。

谈执中道:“那我们赶快去找。”

王小斐道:“流珠,你带执中去吧,我和你钱杨二位叔叔再四处巡视一遍。”

谈执中随叶流珠穿花过径,来到叶郎生前所用书房。

书房内一切布置原样不动,十分干净,叶郎去世之后也常有人打扫。

叶流珠怔怔的看着,想起父亲在世时,常常在书房内教她读书认字,叶流珠很聪明,一学就会,而叶郎却总是惋惜她不是男儿身。

“父亲去世不过几年,没想到寿竹宫就要大难临头了。”

谈执中道:“我们赶紧找到密道撤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来日再和应天教算账。”

叶流珠坐在叶郎生前常坐的那把椅子上,手掌轻轻的抚摸着书桌,眼中泛起一丝伤感:“执中哥哥,你说要是没有应天教,你我都能无忧无虑的,该多好啊。”

谈执中道:“就算没有应天教,你我也未必能无忧无虑的。”

叶流珠道:“为什么?”

谈执中面向她坐着,拉起她的手,温言道:“人生一世总有无穷无尽的烦恼,即便我们没有应天教的烦恼,也会面临其他的烦恼,父亲和王姨当初也没想到会有今日,人生的苦难就是这样,很多时候都是毫无预兆的来了,不过只要我们不放弃,总能渡过去的。”

叶流珠道:“佛家说一切都有因果,谈伯伯和娘当年打败宗法天,宗法天怀恨在心,今日的报复不就是当年他们种下的因吗。”

谈执中一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顿了片刻,道:“就算是要面对业果,你也不是一个人,还有我陪你一起呢。”

叶流珠情绪牵动下,问出了一句久藏心底的话:“一辈子很长,困难很多,你能陪我吗。”

谈执中把她的手握得更紧了:“当然,我会尽我所能……只不过我武功太差,只怕以后还要你保护呢。”

叶流珠“扑哧”一笑:“我可以教你武功啊。”

谈执中道:“小生资质愚钝,以后可要让姑娘费心了。”

叶流珠心头阴云随着她的轻笑全部散去,谈执中道:“我没来寿竹宫前,跟周俭大宝他们说,我想去江湖上走一走看一看,那时候他们问我什么是江湖,我答不上来,现在我有些明白了,我们所处的,就是江湖。”

叶流珠道:“你想在江湖上扬名立万?”

谈执中道:“扬名立万我没想过……不过应天教作恶多端,如果我们把它灭了,岂不皆大欢喜?到时候你和我,还有无数的人,都可以过上无忧无虑的日子了。”

叶流珠道:“你的志向倒不小,应天教高手如云,人多势众,灭掉它哪是动动嘴皮子的事。”

谈执中道:“所以才要叶宫主陪着我一起啊,我们双剑合璧,来他个纵横天下。”

二人说笑一阵,开始在房中找密道入口,叶流珠道:“其实我当时也没太在意这事,只是隐约记得是在爹爹的书房。”

谈执中道:“你也不能确定吗?”

叶流珠道:“我确实不敢肯定,现在只盼爹爹在天有灵保佑我们了。”

二人在屋中摸索了一阵,谈执中道:“会不会是你记错了,不在这间屋里?”

叶流珠道:“应该不会,书房没有我爹爹的允许外人不能进,现在的寿竹宫虽然不是什么大门派了,但规矩还在,而这条规矩也不是从我爹爹才开始有的,我想这里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谈执中翻箱倒柜找了半天,眼看日头已沉,屋内光线昏暗,叶流珠忽道:“在这里!”

她手指一堵墙,道:“我敲了半天,只有这堵墙声音不对。”

谈执中道:“可是开关在哪呢?”

二人又是一阵摸索,叶流珠恼道:“难道我们找到密道竟然还进不去吗。”

谈执中因为天黑没有看清,脚下忽然被椅子绊了一下,撞向身后的墙,他本就离墙很近,来不及运功扎马步就撞了上去。

没想到他这一撞,半面墙都凹了进去,只听“咯噔噔”几声,叶流珠面前的墙壁缓缓打开,露出一条黑黝黝的通道。

叶流珠喜道:“谢谢爹爹在天之灵,一定就是这里啦!”

谈执中道:“历来密室暗道的开关都是什么小物件,没想到这条密道的开关竟然是这半堵墙,难怪我们找了半天找不到。”

叶流珠道:“这条密道应该很长时间都没用过了,机关竟然还没坏,我们赶快告诉娘去。”

这时已经入夜,寿竹宫内一些房间已经燃起了灯。

王小斐半天不见他们人影,正要来找他们,刚好撞见,叶流珠道:“娘,我找到那条密道了!”

一阵尖锐的哨声自三人东北方响起,王小斐面色一变,一名寿竹宫弟子提着刀跑了过来,叫道:“不好了,夫人宫主,敌人从后门进攻了!”

王小斐疾道:“来了多少人?”

那人道:“少说也有一百多。”

王小斐道:“是朱季?”

那人道:“不是,没见过,不过他们也扛着应天教的旗帜,钱绣已经带人去抵挡了。”

谈执中道:“应天教又叫来了帮手?”

叶流珠冷笑:“他们倒看得起我寿竹宫。”

王小斐道:“你马上去告诉杨鹏,分出一部分人在前门守着,不要让他们把我们两面夹击了。”

那人领命而去,叶流珠谈执中跟着王小斐飞奔向寿竹宫后门。

这后门原本只是寿竹宫内宫的后门,但几十年前寿竹宫大部分的建筑被拆除,宫墙缩小,这道门也被改阔,成了整座寿竹宫的后门。

钱绣带领下的二十多名寿竹宫弟子,被对方几十人包围,正奋力苦战,而又有一队人马随着一个手持两柄短斧的人往内院冲。

这人就是应天教后土堂的堂主刘大钊,他从王仁义那得知寿竹宫势单力薄,来了之后也不知会朱季,直接带人从后门强攻。

王小斐运剑如风冲进人群,剑光霍霍,顿时砍翻三人,刘大钊喝道:“我来会会你!”

双斧照着王小斐下劈,被谈执中一招“射虎南山”拦下,惊鸿剑发出一道耀眼红光,晃得刘大钊眼睛一花,谈执中跟着就是“刁斗催月”,一连五剑,把刘大钊逼出王小斐身侧。

刘大钊刚刚那一招势大力沉,谈执中虽然挡下,但被震得手臂发麻,因此这一招“刁斗催月”力道就弱了些。

刘大钊接到第四剑时已察出对方剑上没什么力道,哈哈一笑,双斧一格,一招“两鬼拍门”,要把对方脑袋拍碎。

王小斐以一口剑拦下了往内院闯的应天教徒,胖瘦金刚击倒两名寿竹宫弟子,朝王小斐这边袭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