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欲擒故纵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202字
  • 2022-04-01 19:50:00

应天教徒纷纷躲避断竹,一边躲一边给朱季鼓掌叫好。

寿竹宫众人面面相觑,无不惊骇,均想朱季年纪轻轻能当上应天教紫微堂堂主,果然有不凡之能。

以铁扇削断竹子不难,难的是他竟能以内力御扇,一次斩断几十根竹子,而对铁扇力道计算得又恰到好处,这份功力实在是骇人听闻,真不知应天教还有多少像这样的高手。

王小斐道:“朱季的武功比我想象得还要厉害。”

谈执中道:“王姨,那流珠她……”

王小斐看向那炷香,道:“坚持到香烧完应该不难。”

王仁义笑道:“堂主好功夫!”

王大关换了一件外衫罩在身上,道:“没了竹子,我看那小丫头还怎么躲。”

王笑笑道:“香快烧完了。”

朱季站在如桩的断竹上,游目四顾,仍然不见叶流珠人影,只听她道:“朱堂主不喜欢竹子认输就是了,干嘛要砍断它呢。”

朱季心下一惊,这两句话来自四个方位,对方显然是在施展轻功,他道:“若非如此,怎么让叶宫主现身呢。”

忽然应天教中一人叫道:“堂主小心!”

朱季猛的回头,只见两根竹子发出“呜呜”响声正朝他飞来,他铁扇连挥,“咄咄”数声,把竹子砍成几截,而竹子顶端枝叶繁多,一通乱砍之下眼睛被枝叶挡住,前方又是两根竹子飞来。

朱季在断竹之后立刻向后跃开一丈,双脚刚稳,那两根竹子已经到了眼前,他来不及多想,把铁扇插在腰间,双掌抵住竹子,顿时感到竹子上有两股力量传来,他这时才看见叶流珠在两根竹子之后,亦是双掌按住竹身,只不过她人被枝叶遮挡,看不真切。

朱季笑道:“宫主要和我比比内力?”

当下吐气开声,手腕一转,那竹子自他手中起了一个弧线,末端渐渐被托起。

叶流珠双掌下压,二人各执一端,两股内力相冲,竹身渐渐弯曲上拱,不多时已弯成半月状。

朱季心中大奇,瞧她模样不过十六七岁,哪来的这么深的内力?

此刻两根竹子就像黏在他手里,想甩也甩不出去,对方的内力源源不断传来,朱季只能提起全部内功应对。

叶流珠忽道:“朱堂主,香快烧完了!”

朱季暗惊:“我全力以赴不能有一丝松懈,她竟然还能开口说话!”

他心中又惊又急,我一世英名难道今日要栽在一个小丫头手里?

朱季十指一紧,内力狂喷浪涌般冲击过去,竹子弯曲处传来“吱吱”声,终于经受不住二人内力的冲击,“啪”的一声,两根竹子一齐裂开。

二人皆被反震出去,朱季仰下,双掌按住两根断竹,立马弹起,而叶流珠倒退时右脚一勾,一根细竹朝着朱季射去。

朱季已看得分明,叶流珠所站处距离包围圈边缘只有几步,他铁扇一架一拨,使个巧劲把竹子拨开,然后双掌一前一后,连发四掌,四掌掌力相叠,如一堵气墙平推过去。

他这一招只用了暗劲,只求把叶流珠逼下去,并不想伤她。

寿竹宫众人惊呼,阿紫叫道:“宫主当心啊!”

叶流珠一动不动,众人只当她是被朱季的掌力吓住了,暗叫不好,却见她腰身忽然向后半仰,双臂张开,十指连弹,两腿却稳立断竹之上,上半身在朱季掌力下微微晃动,如风中小树。

只晃了几晃,朱季四掌之力全被卸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正是寿竹宫的绝学之一,碧波摇,乃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卸力法门。

朱季这四掌掌力若是换成一般人,非得被推出几丈外不可,可叶流珠只用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姿势,就让他掌力如泥牛入海一般。

叶流珠站直了身子,盈盈一笑:“朱堂主,香烧完了,你输了。”

谈执中喃喃的道:“这是什么功夫……”

王小斐笑道:“这是寿竹宫祖师所创碧波摇,是我寿竹宫的秘传绝学。”

寿竹宫弟子中有人小声说道:“小叶宫主的武功,只怕已经超过老宫主了。”

一人道:“何止,我看比她爷爷还厉害!”

另一人道:“寿竹宫武侠有她,也算是后继有人了,就是不知道咱们能不能渡过这一劫。”

朱季连连拍手,笑道“想不到叶宫主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让在下大开眼界,佩服佩服。”

叶流珠道:“朱堂主名震武林,果然名下无虚,小女子也很佩服。”

她这几句话倒不是恭维,刚才和朱季比拼内力,完全是她争强好胜,也可以说是她初涉江湖不知深浅,她看起来赢得很轻松,但实际上这里面力道的运用拿捏只有她自己清楚,只要稍有不慎,就会伤在朱季手下。

刚才那一番比试,可以说是她练武以来遇到过最凶险的时刻。

朱季听叶流珠夸他,马上乐开了花,笑道:“叶宫主,这一场比试在下认输,我会履行诺言,这第三场……”

叶流珠道:“等等,朱堂主,我已经连比了两场,两场都赢了,这第三场是不是得让我歇歇。”

朱季知道她是在故意拖延时间,道:“没问题,那就明天,明天咱们再比第三场,如果第三场你们赢了,我朱季立马拍拍屁股走人。”

叶流珠道:“好,朱堂主说话算话!”拿起照影剑翩然跃下,回到王小斐身边。

谈执中忙问:“你刚才没受伤吗?”

叶流珠拍拍胸口,道:“好险,这个姓朱的武功果然厉害。”

阿紫道:“宫主你没受伤吧?”

叶流珠道:“没有,幸亏我技高一筹。”

王小斐道:“你那是自大,下次可不能这样,会送命的。”

朱季也回到阵营,高声道:“叶宫主,叶夫人,我们就在这等你们一天,明日再来比过。”

王小斐叶流珠带着众人退回宫内,王大关道:“堂主,他们这是在拖延时间。”

王铁山道:“怕什么,就算他们现在去请救兵也来不及。”

王笑笑道:“堂主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朱季笑道:“你们以为我真的打不过那个小丫头吗,不过是看她长得俊,不想下杀手而已。”

王大关道:“可万一让他们跑了,教主那边不好说啊。”

朱季道:“仁义,刘大钊到哪了。”

王仁义道:“在寿竹宫西,应该快到了。”

王大关道:“刘堂主,他来这干什么?”

朱季坐回红木圈椅上,打开铁扇轻轻摇动,道:“这头蛮牛一向喜欢和我抢攻,他知道我来寿竹宫,没有他的份,所以就想来分一杯羹。”

王大关叫道:“凭什么,这是教主吩咐我们来的,他凭什么分一杯羹。”

王笑笑道:“堂主的意思是,想利用刘堂主杀寿竹宫一个措手不及,这样明天就不用比第三场了。”

他说的委婉,实际就是利用刘大钊来毁坏他三场比试的诺言。

他让王仁义附耳过来,说了几句话后,王仁义立刻展开轻功朝寿竹宫西边去了,然后吩咐其余人生火做饭。

王仁义向寿竹宫西奔了几十里,只见前方山道中行来一队人马,举着应天教的旗帜,约有二三百人。

领头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人高马大,虎背熊腰,后背背着两柄短斧,一张方脸下密布着铁棘般的胡须,两眼又圆又大,像是铃铛,此人就是应天教后土堂堂主刘大钊。

他身旁行着两个男人,一胖一瘦,江湖人称“胖瘦金刚”,胖的叫洪丁巨,瘦的叫袁皋。

王仁义上前和众人见了礼,刘大钊道:“你家堂主派你来干什么。”

王仁义叹道:“实不相瞒,我家堂主在寿竹宫前叫阵,结果连比三场都败了,没想到那小小寿竹宫,人不多,却都是高手,我们兄弟不敌,知道刘堂主已经带人来了,所以朱堂主特地差遣我来请刘堂主援手。”

刘大钊哈哈大笑,手下人也面有得意,洪丁巨道:“你们朱堂主不是一向自诩武功盖世吗,怎么连一个没落几十年的寿竹宫都对付不了。”

袁皋道:“难不成这寿竹宫里又有什么美人娘子,让你家堂主怜香惜玉了?”

众人又是一阵笑,他们都知道朱季风流好色,曾经在女人身上吃过亏,从那之后应天教上下就会拿这事背地里开朱季的玩笑。

王仁义也不恼,后土堂与紫微堂向来不大对付,尤其是刘大钊和朱季,他听从朱季的吩咐,不管对方说什么话都听着,不要反驳。

刘大钊道:“奇怪,你今天怎么话这么少了?”

王仁义嘿嘿笑道:“输了仗还敢说什么话,还请刘堂主和各位兄弟出手相助。”

刘大钊不屑的道:“教主就不该让朱老四走这一趟,早让我来,十个寿竹宫也给灭了!”

他对王仁义道:“你轻功好跑得快,回去告诉你家堂主,叫他不要怕,我这就带人去支援他了。”

王仁义领命而去,洪丁巨道:“这个王仁义腿比兔子还快,我看就算朱季不敌寿竹宫,他也能跑掉。”

袁皋道:“堂主又是如何得知朱季到了此地?”

刘大钊道:“这都亏了侯护法给我透露消息。”

袁皋道:“侯景隆?”

刘大钊道:“是啊,是他跟我说教主让朱季带人去寿竹宫,杀了宫主和王小斐,因为王小斐曾是教主的对头。”

洪丁巨道:“多亏侯护法仗义,说起来还是他对属下好。”

刘大钊点点头,道:“这次我灭了寿竹宫,要在教主面前好好羞辱一下朱老四,让教主看看,谁才是能干大事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