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渔阳掺挝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70字
  • 2022-04-01 07:30:00

王小斐对谈执中说道:“你要仔细看流珠的步法,她的竹鞭步造诣远胜过我。”谈执中依言紧观,并在脑中想象自己对上王大关该怎么打。

朱季这边的王仁义嘿嘿一笑:“大关功夫退步了啊,怎么连个小姑娘都拿不下。”

王笑笑苦着脸道:“这小丫头有点本事。”

王铁山道:“再这么打下去,大关就要输了。”

王仁义道:“铁山兄,你是南少林三十六房出来的,一向自诩外功不输大关,如果换成你,你该怎么对付这丫头。”

王铁山道:“你要我现场指点他?不怕他生气吗。”

几人的对话声不大,但却被王大关清清楚楚听见了,暗道:“我要拿不下你这小丫头片子,那我拳打关洛的名号就白叫了!”

他双掌一翻一合,忽作握状,朝叶流珠猛击过去。

二人身旁忽然起了一股无形气流,这些气流随着王大关的拳招翻腾流动,激得地上落叶齐飞,尘土皆扬。

寿竹宫众人见他招式忽变,比之刚才的刚猛更加声势骇人,叶流珠的身法已不似先前灵活,渐渐被他拳风迫退,不禁为叶流珠担心起来。

王仁义道:“嘿嘿,来了!”

朱季的表情也比先前放松了很多,好像王大关拿下叶流珠已是板上钉钉的事。

谈执中道:“王姨,这个王大关的武功很奇特。”

王小斐道:“这是渔阳拳,乃是昔年武林一位前辈所创,名字来自于鼓曲《渔阳掺挝》,我早听说这门功夫失传几十年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人会,这个王大关绰号‘拳打关洛’,果然厉害,真不知道宗法天用什么手段能招揽这样的人为他所用。”

谈执中听她语气中只有惋惜,没有担忧,看来她并不认为流珠会败,自己也跟着松了口气。

只见王大关拳声沉闷有力,每一拳打出都带有阵阵劲力回荡,好似鼓声音波,与叶流珠的拂风掌颇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东汉末年名士祢衡,颇有才辩,但为人恃才傲物,孔融多次向曹操举荐,祢衡称病不往,曹操将其贬为鼓吏,一次大宴,祢衡击鼓,作《渔阳掺挝》,其音节悲壮,渊渊有金石声,满座为之动容。

后来一位武林异人自创一门拳法,便来自于此曲。

这拳法招式大气磅礴,每一招似都满含悲壮,拳发鼓声,雄厚有力。

这也是王大关赖以成名的绝招,但他为人过于直莽,不解此功精要,一味的往凶狠路子上走,拳招看起来威力无穷,但实际上已与拳理背道而驰了。

叶流珠与他拆了十多招,被他拳法震出丈外,心想我如果这样打下去,凭借轻功身法倒可以拖垮他,可这样要打到什么时候?

她一声冷笑:“你当我拂风掌就只能如此了吗?”

王大关一惊,他全力使出渔阳拳,不敢有丝毫差错,对方竟然还能开口说话。

叶流珠化掌为指,双臂挥舞,莲步轻移,姿势优美如起舞一般,而十指劲力已如洒水般打入王大关拳风中,这一招用的是拂风掌中的“雨洗嫩叶”。

叶流珠手臂连挥数次,忽然跃起,手指自王大关头顶疾弹,指力密集如雨,当头洒下,王大关拳风竟被对方指力打得漏洞百出,破烂不堪,他怒吼声中也翻身跃起,却被叶流珠连人带掌斜推过去,王大关只觉对方掌力如微风,不等他出拳反击,人已经掉在地上。

叶流珠踏着竹鞭步,在王大关周围进退自如,从容不迫,王大关本想再用拳风护住身体,但对方掌力却总能侵入,眨眼间他已被打中十多掌,被打中的部位火辣辣的疼。

而最恐怖的是他的马步已经开始晃动,有摇摇欲坠之感。

王仁义等人暗道不好,寿竹宫这边也看得分明,人人转忧为喜。

叶流珠右掌如刀,直直的切在王大关后背,这一招乃是化用了三梁剑法中的“剖竹取水”,王大关后背衣衫顿时裂开,他大惊之下忙运起平生功力护住后背,即便如此,还是被叶流珠的手掌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立马鲜血四溢。

这道口子仿佛破了王大关的护体功力,叶流珠两脚连踢他小腿弯处,王大关吃痛,双膝跪地,又被叶流珠一掌切在后颈,王大关魂魄尽丧,只当这次要死在一个小丫头片子手里。

众人惊呼声中,只见王大关上身前倾,竟朝着叶流珠拜下。

叶流珠身法极快,切中他一掌后立马绕到他身前,所以看上去王大关是在给她磕头。

叶流珠咯咯一笑:“王先生远来是客,不必如此大礼。”手掌一挥,一招“风吹绿筠”,把王大关整个人推出一丈之外,仰面跌倒。

寿竹宫众人士气大振,响起一片叫好声,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位年轻宫主竟然不费多大力气就胜了“拳打关洛”王大关,还让他输得这么狼狈。

众人不禁想到,以前都当她是个小姑娘小丫头,看来今后不能再小瞧她了。

于是众弟子的表情是欢喜,惊讶,钦佩交织,更多了几分尊敬,更欣慰的是寿竹宫毕竟没有衰颓不振,老宫主生下了这样一个不让须眉的女儿。

王大关起身后瞪了眼叶流珠,一言不发的回到朱季身边。

朱季看他背上伤口,虽长不深,冷笑道:“她对你手下留情了,要不然不用后颈那一掌,这道口子她就能把你脊椎切断。”

王仁义不可思议的道:“这小丫头竟然这么厉害,才一百招就赢了大关。”

王铁山摇头道:“她如果要下杀手,恐怕七八十招内就够了。”

王笑笑道:“她武功虽高,但对敌经验不足,刚才有好几次抢攻的机会都被她错过了。”

王铁山命人取来金疮药,涂在王大关后背上,王大关恨恨的道:“我是不成了,这一场我输得心服口服!”他为人虽然直莽,但却敢于承认自己技不如人。

叶流珠向王小斐谈执中微微一笑,道:“怎么样?”

王小斐欣慰的道:“很好。”

谈执中心道:“原来流珠的武功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寿竹宫的武学她已精通大半,叶叔叔也当含笑九泉了。”

阿紫躲在众弟子中间,道:“宫主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叶流珠道:“放心吧,他伤不到我。”

朱季朗声道:“第一场比试你们赢了,我信守诺言,放过寿竹宫所有弟子,不知第二场你们派谁来。”

叶流珠道:“还是我。”

朱季不失风度的道:“叶宫主武功高强,在下佩服,不过你已经打了一场,想必也累了,再战一场可于你不利啊。”

叶流珠道:“谁说我累了,我才刚刚活动开呢,第二场你们谁来。”打赢王大关,使叶流珠对自己的武功更加有了自信。

王笑笑王铁山同时上前一步,朱季铁扇一横,道:“退下!”

他缓缓起身,整整衣衫,笑道:“叶宫主,这一场由在下出战。”

应天教众齐齐欢呼,声震山林,爆发出一片鼓吹赞美之词。而寿竹宫这边,众人一颗放下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这朱季年纪轻轻就深受宗法天信任,坐上了紫微堂堂主的位置,且此人武功深不可测,自他加入应天教以来,不知有多少高手名宿败在他手下。

比起王大关,朱季给众人的压迫感无疑更大,而按照先前他所说的三场比试,第二场的赌注是叶流珠的命。

如果叶流珠这一场输了,那就要被朱季杀死,或者被她带走。

王小斐道:“流珠,不可儿戏。”她知道朱季不同一般人,不能等闲视之。

叶流珠道:“放心吧,朱季这一场要赌我的命,我自己的命当然要自己掌握。”

众人无奈,通过刚才那一场交手来看,整个寿竹宫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有这么好武功的了,哪怕是王小斐。

有的人想,她如果真赢了三场那是寿竹宫的大幸,如果输了,那也是命,大不了跟他们拼了,来还老宫主的恩情。

朱季铁扇轻摇,笑得满面春风:“叶宫主,你我何必兵戎相见呢。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不如我们来个流觞曲水,一觞一咏,畅叙幽情。”

王仁义道:“我家堂主风流多才,武功盖世,乃是人中龙凤,我看叶宫主不如许了我们堂主,成一对佳偶如何?”

应天教众纷纷附和,轻薄之语此起彼伏,朱季长身而立,一副自命不凡,舍我其谁的样子。

寿竹宫弟子骂声不绝,叶流珠道:“朱堂主,刚才那场是你定的规矩,这一场该我了吧。”

朱季见他秀眉微蹙,怒色在有意无意之间,更显娇俏,身子先酥了半边,又听她声音清柔如水,听之如沐春风,如闻莺啼,又酥了半边,色眯眯的道:“没问题,叶宫主想怎么比。”

叶流珠指了指旁边的竹林,道:“就在这里比,你我在竹子上比试,不管用什么武功,谁的脚先落地,谁就算输。”

朱季一怔,心想竹子光滑难攀,竹梢又细又软,如何经得起人?这小丫头体态轻盈,轻功想必有独特造诣,难不成有诈?

叶流珠笑道:“怎么,大名鼎鼎的朱季堂主害怕了?”

朱季道:“我当然不怕,就怕宫主一个不小心跌了下来,摔坏了身子让我心疼。”

叶流珠从王小斐手中拿过照影剑,道:“那就看看谁先摔坏了。”

朱季道:“且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