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钗头凤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366字
  • 2022-03-31 07:30:00

应天教,这个名字谈叶二人并不陌生。

叶流珠虽然久居山中,但并非完全与世隔绝,应天教崛起武林十几年,风头之盛直逼少林武当,她当然也听说过。

她问:“应天教来寿竹宫干嘛,我们跟他无冤无仇,何况寿竹宫早就淡出武林了。”

王小斐道:“我跟应天教的教主宗法天有些过节,那还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他还不是应天教主,我也还不是寿竹宫的宫主夫人……”

叶流珠道:“你们有什么过节?”

王小斐道:“二十年前,我跟你谈伯伯惊鸿照影双剑联合,打败了他,并刺伤了他,我猜他这次是来报当年那一剑之仇的。”

谈执中心念疾转,觉得事有不妥,叶流珠想的却是,惊鸿照影可以双剑联合?

王小斐道:“所以我才决定加强宫中戒备,教执中寿竹宫的武功,只是这也是临时抱佛脚的无奈之举。”

谈执中忽道:“王姨,这么说应天教很可能已经去了刘家村了?”

王小斐叹道:“应该是已经去过了。”

谈执中惊道:“那我爹他……”

王小斐道:“你爹给我的信中说的就是这件事,他得知应天教的人出现在了湖广地面,预感到宗法天要去找他报仇,所以才让你带信给我,要我早做准备。”

叶流珠道:“那谈伯伯会不会有危险?”

王小斐默然。

以应天教的是势力,要报当年的一剑之仇,仅凭谈蒙一人,如何抵挡?

王小斐看向谈执中,温言道:“你也不要太着急,你爹生平智计过人,未必就会遭遇不测,他提前写信给我,就说明他已经洞察了宗法天的意图,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一定会想出应对之策。”

谈执中道:“可他把我支开,不就是想让我远离危险吗。”

王小斐道:“他让你把信带给我,是想让我提高戒备,也许他有应对之法呢。”

谈执中知道王小斐这是在安慰自己,打从他离开刘家村的时候,他就觉得事情不太对,心里总是不安。

难道父亲年前那一次出门,和应天教有关?

他为什么从来不跟我说这些事?

他提起让我送信过来,难道是真有办法应对?

一时间众多念头在他脑中闪过,一一交织,一片繁杂。

叶流珠道:“娘,为什么你以前从没说过这些事?”

王小斐道:“都是些陈年旧事,说它干嘛,只是我没想到宗法天竟然还活着,还创立了应天教。”

叶流珠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他们就要来了吗?”

王小斐道:“我本打算去找你薛姨,这也是你谈伯伯的意思,联络当年的故人,一起对抗应天教。”

叶流珠道:“这个薛姨是不是就是你和我说过的,汀溪客栈的薛春梅?”

王小斐道:“没错,如果找到他们,对付宗法天也就多几成把握了。”

她说“他们”,那么显然不止薛春梅一个,叶流珠很糊涂,现在她才发现自己对母亲的过去好像一点都不了解。

谈执中此刻也是一样的想法,父亲和王姨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们?

王小斐看二人一脸迷惘,说道:“这些往事以后再慢慢说给你们听,现在还不是时候,我现在要教你们双剑联合的法子。”

谈执中道:“是惊鸿照影双剑联合吗?”

叶流珠道:“我记得娘说过,这两把剑本是一对?”

王小斐道:“是的,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谈执中道:“这是陆游的诗。”

王小斐道:“那你可知道这首诗背后的故事吗?”

谈执中道:“呃,只知道个大概,这首诗是陆游晚年所作,悼念他的原配妻子唐琬的,据说唐琬是他的表妹,但是陆游的母亲并不喜欢唐琬,拆散了他们,后来唐琬另嫁他人,有一次在绍兴的沈园,陆游遇见了唐琬,这时候唐琬已是别人的妻子,陆游十分伤感,在墙壁上题了一首《钗头凤》词,唐琬亦和了一首,那之后不久唐琬就去世了,陆游晚年重游沈园,就写下了《沈园》二首,王姨刚刚念的就是其中之一。”

王小斐道:“不错,大概就是这么个故事,这两把剑就是陆游的,他和唐琬新婚之初十分恩爱,铸了两把剑,一把惊鸿,一把照影,照影剑给了唐琬,惊鸿剑法是陆游所创,照影剑法是唐琬在其基础上加以变化而成,只不过招式名称是后人加的。唐琬去世以后,唐琬的丈夫知道她对陆游一直念念不忘,而陆游对她也是一往情深,所以就把照影剑还给了陆游。”

谈执中道:“这么说来,这两把剑双剑联合,最好是伴侣……”说到这他觉出不妥,父亲和王姨并非伴侣,当年双剑联合打败了应天教教主,这个……

王小斐道:“也不一定非得是伴侣,只要心意相通,有足够的默契就可以,其实心意不通的两人也可使出,只不过是破绽百出罢了。”

叶流珠道:“那我们要怎么做?”

王小斐道:“你和执中从小一起长大,心意相通想必是没问题的,只不过你们从来没有双剑联合过,所以还需要练。”

叶流珠马上回房取出照影剑,谈执中也取来了惊鸿剑,王小斐道:“这两门剑法的奇妙之处就是不能用来敌对,否则根本无从下手,你们两个要先磨练几次,就需要共舞。”

二人当即照着王小斐所说,从第一招开始一一演练下去:射虎南山,横戈盘马,烽火传信,刁斗催月,雪满貂裘,金印脱手,马踏冰河,揽袂观花,偎肩望月,题诗呵手,水流云散,梦断香消,小陌逢春……

起初两人间还有些间隙滞涩,但数招一过,就变得十分流畅,二人越舞越顺,两道人影在院中乍分还合,渐渐融为一体,所有招数都是自然流出,而又配合得恰到好处。

只是谈执中内力不如叶流珠深厚,因此招数上还是有一些破绽,不过叶流珠凭借她的身法,每每出现漏洞,立马就能遮住,看起来倒像是照影剑护着惊鸿剑一样。

王小斐观二人共舞,不禁想起了少年时光,那时的她,何尝不像叶流珠这样无忧无虑……

一套剑法舞完,叶流珠谈执中相视一笑,满含无限情意,仿佛在舞剑中完成了一次心灵的交汇。

让王小斐意想不到的是,二人第一次双剑联合,就能有这样的效果,想当初她和谈蒙,在一起磨合了好久才能达到叶流珠谈执中这个程度。

叶流珠道:“娘,原来这剑法这么神奇。”

王小斐微笑道:“越是心意相通之人,使出来的威力也就越大,只不过执中目前内力不济,所以还是要靠你的照影剑多护着他。”

叶流珠朝谈执中一笑,笑容就像大姐姐对小弟弟一样。

王小斐道:“双剑联合固然威力倍增,但以这个对付应天教还是不够……”

叶流珠道:“你不是说要联合以前的故人一起吗。”

王小斐叹道:“只怕来不及了。”她从袖中取出一张红色拜帖,叶流珠接过和谈执中一起看,帖子的最后是“朱季敬呈”四字。

“朱季,应天教紫微堂的堂主?”谈执中道。

他想起来寿竹宫之前,路上遇到的女飞贼姚三娘,她就是朱季的人。

王小斐道:“他的拜帖是今早送来的,帖子上没有说正式拜宫的时间,不过我猜想就这两天了。”

叶流珠道:“不是宗法天亲自来的吗?”

王小斐道:“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宗法天自己不来,却让手下送来拜帖,这个朱季不容小觑,此人虽然年轻,但武功深不可测,且手下有四大天王,都是一流高手。”

叶流珠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王小斐道:“我已经让宫中弟子加强戒备了,你们要尽快把惊鸿照影双剑练熟,这样对敌时我们才能多几分胜算。”

谈执中坐在台阶上,眉头深锁,忧心忡忡的道:“父亲生死未卜,寿竹宫又强敌压境,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叶流珠挨着他身旁坐下,道:“我从前以为这辈子都能无忧无虑的过去,没想到应天教一来,顷刻间就把这份平静给打破了。”

谈执中道:“傻丫头,人活一世,哪有能无忧无虑的,就算是庙里的和尚,山上的道士,也不见得什么烦恼都没有。”

叶流珠道:“其实娘虽然没有明说,但我也知道,仅凭我们寿竹宫目前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和应天教抗衡的,我想她之所以一直不告诉我们这些,是不想让我们担心。”

谈执中道:“也不知道我爹现在怎么样了。”

叶流珠道:“谈伯伯吉人自有天相,你不用太过担心,娘不是也说他生平最富智计吗,我想他多半是有法子应付的。”

谈执中点点头:“但愿吧。”

叶流珠忽然把头靠在谈执中的肩膀上,幽幽的道:“执中哥哥,你说陆游的母亲为什么要拆散他们。”

谈执中闻着她身上的香气,情不自禁的也放轻了语气:“不知道,也许是真的不喜欢唐琬,古往今来,人们都标榜孝义为先,我想陆游也不敢违逆他母亲的意思。”

叶流珠道:“唐琬去世的时候一定很痛苦。”

谈执中道:“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也莫过于想得得不到了,其实痛苦的又何止唐琬一人,陆游不用说了,陆游后娶的妻子,和唐琬后嫁的丈夫,他们肯定也很痛苦。”

叶流珠道:“那这一切究竟是谁的错呢,陆游母亲吗。”

谈执中茫然道:“也许是,也许不是,谁对谁错,谁又能说得准呢。”

叶流珠道:“执中哥哥,如果有一天我们俩也要分开的话,你……你会不会伤心啊。”

谈执中笑道:“怎么,叶宫主嫌弃我这乡下小子了?”

叶流珠道:“人家跟你说正经的呢!”

谈执中在她脸上轻轻的捏了一下,道:“别胡思乱想了,我们还是抓紧练剑吧,不要让应天教的人轻易得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