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格物致知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30字
  • 2022-03-30 12:00:28

亭下是一片石板铺成的空地,围着一圈栏杆。

站在山顶,整座寿竹宫景色尽收眼底,远处群山拱列,近处丘壑错落,寿竹宫内外万顷竹林,经风一吹,荡起层层波浪,如碧海潮声,敲打在丘壑之上,如浪触礁石,澎湃激震。

悄坐亭中,竹浪碧涛尽收耳目,洗心涤胸,神为之爽。

谈执中深深的吸了两口气,笑道:“真是好景色,寿竹宫祖师也是个幽人,能选中这样的地方。”

叶流珠道:“这里可不仅仅是用来揽月听涛的。”

谈执中道:“嗯,不错,这里能够看清寿竹宫的全貌,倒像是一座天然的瞭望台。”

叶流珠道:“不仅能看见宫内,连宫墙和正门外都能看到,而因为地形的原因,外面却看不到这座小山,除非是登上外面的山顶。”

谈执中道:“这么说来,这还是个用兵之处。”

叶流珠道:“我听爹爹说过,寿竹宫抵御过多次外敌入侵,这座小山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如今寿竹宫不涉江湖了,这座山也就渐渐失去它的作用了。”

谈执中轻拍着栏杆,喟然道:“你们寿竹宫的祖师真是个奇人,不仅选的地方奇,连那些武功都很奇,就好比你赢我的三梁剑法,还有王姨教我的守拙棍,该是怎样的人才能想出这样的武功呢。”

叶流珠道:“你以为我们寿竹宫的武功就只有这么点吗。”

谈执中道:“我听你和王姨说的那个什么什么神功,想必也是你们祖师爷所创了。”

叶流珠道:“你想知道我们寿竹宫的武功是怎么来的吗?”

谈执中道:“想啊!”

叶流珠美目流转,嘴角轻扬,微笑道:“谈秀才,我来考考你,何为格物致知?”

谈执中一怔,这四个字仿佛一瞬间把他拉回了刘家村的三省书院里去。

“怎么这和武功有什么关系吗?”

叶流珠道:“你先回答我。”

谈执中在脑海深处努力挖掘着:“格物致知一词出自《大学》,所谓‘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意思就是说要探究事物的原理而获得知识。”

他站得笔直,表情严肃,小心翼翼,好像又回到了在书院里被先生提问的时候。

“宋代朱夫子对格物致知的解释是‘致,推极也;知,犹识也;推极吾之知识,欲其所知无不尽也。格,至也;物,犹事也;穷至事物之理,欲其极处无不到也’,总而言之呢,就是说要仔细的探究天下万事万物的本末,弄懂它们所含的道理,从而获得更多的学识,专一而深,时间久了,自然也就融会贯通了。”

叶流珠笑道:“我只问了你四个字,你给我回答了这么多,显本事啊!”

谈执中道:“不是你说要考考我吗,叶先生要考,学生自然要认真作答了。”

叶流珠道:“看你这满腹经纶的样子,不该只是个秀才啊。”

谈执中苦笑:“我不太喜欢我们那个教书先生,太固执太迂腐,曾经因为抓到我看书,告诉了我爹,把我一顿臭骂,说我烂泥扶不上墙。”

叶流珠道:“看书还会被骂?”

谈执中两手一摊:“因为看的是《世说新语》,先生说了,这些书都是闲书,科举不考,看了无用,只需要熟读四书五经即可。”

叶流珠道:“所以你是因为不喜欢那个先生,而不喜欢读书,更不喜欢科举了?”

谈执中道:“也可以这么说吧,我只是感慨,圣人的学问都让这帮腐儒给弄僵弄臭了。”

叶流珠忽然端正的看着他,打趣道:“谈夫子所言有理。”

谈执中笑道:“我可不是什么夫子!”

叶流珠道:“那么有关格物致知,你自己是怎么认为的。”

谈执中想了想,道:“我觉得朱夫子所说有理。”

叶流珠道:“格物致知,就是我寿竹宫武学的来源。”

谈执中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叶流珠背向他,负着手,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寿竹宫的武学,就是祖师爷格竹十年而悟出的。”

“格竹十年?”

叶流珠道:“当年祖师爷隐居于此,他一心要在武学上有所创新突破,立誓要创出冠绝古今的武功来,他终日苦思冥想,食不甘味,寝不安席,可始终想不出什么绝妙的武功来。”

谈执中道:“那是自然,开宗立派岂是易事。”

叶流珠道:“有一天,他拿起一根竹竿当剑使用,结果让它发现了竹竿中的妙处,这让他喜不自胜,一连多日都在研究这根竹竿,慢慢的,他开始研究整根竹子,再到整座山的竹子,就这样,他花了十年的功夫,终于创出了几门绝学,从而开创了寿竹宫的百年基业,当然这十年的过程并不容易,他也曾一度因为苦思而病倒。曾经的寿竹宫人才辈出,是武林中响当当的门派,就是比起少林和现在的武当也不遑多让。”

谈执中感慨:“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那他都创出了哪些武功?”

叶流珠道:“我之前和你比试的三梁剑法,就是他从竹子上化用而来,这门剑法就是模仿竹子的韧性,所以才要用软剑,娘教你的守拙棍,那就更不用说了,除了这个还有一路长棍,用的也是竹子。”

谈执中听得心驰神往:“那那天你们说的那个什么神功呢。”

叶流珠笑道:“什么那个什么神功,那叫冲霄神功,冲霄神功和碧波摇,是我寿竹宫的两大绝学,从不传外人的。”

谈执中道:“听起来像是内功?”

叶流珠在亭子中坐下,谈执中也跟了过去,她道:“这两门武功一攻一守,我所练的碧波摇就是以防守为主,所谓碧波摇,就是模仿竹子的摇晃之态,把对手攻来的力量全部化解。”

谈执中看向山外的竹子,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就好像这些竹子,任凭你的风怎么刮,它也就是摇一摇晃一晃,始终不会受损。”

叶流珠道:“不错,就是这个道理,而冲霄神功呢,则是祖师爷从竹笋中悟出来的,这门内功一共十九层,模仿的是竹笋破土而出,直冲霄汉的勃勃生机,它不仅可以用来制敌,还可以打通身体的各处经脉。除此之外呢,还有拂风掌,败叶舞,竹鞭步,还有特制的暗器竹叶镖。”

谈执中听得悠然神往,脑中想象着寿竹宫的祖师爷该是何等风姿,何等奇才,寿竹宫的武学只学精一两门,就足以在武林扬名立万了,而创造这些武功的人,又是什么样的实力?

他又想到寿竹宫正门前的那副对联:愚人不解,节节格尽世间理;智者难言,空空原存天地真。

之前他一直不明白这对联的含义,如今听叶流珠说了寿竹宫武学来历,多少懂了点。

谈执中忽然一叹,惋惜自己没有早生一二百年,会一会这位奇人。

“这些功夫你都会吗?”

叶流珠道:“当然不是,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冲霄神功我就不会。”

谈执中道:“为什么不学。”

叶流珠道:“冲霄神功和碧波摇一攻一守,心法和运功方式截然不同,一个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我可不想冒这个风险。”

谈执中道:“可如果你都学会了,就算不是天下无敌,也足以纵横武林了吧。”

叶流珠道:“我不想天下无敌,更不想纵横武林,我只想……”

“只想什么?”谈执中一直在想着寿竹宫的祖师,没有看到叶流珠此刻含情脉脉的神态,等他去看时,叶流珠已经把头转向了别处,丢下一句:“不告诉你!”

这时小山上走来两个中年男人,二人朝着叶流珠和谈执**手一礼,相视一笑,识趣的走到一边去。

叶流珠叫道:“钱叔叔杨叔叔,你们怎么来了。”

姓钱的道:“我们奉夫人之命来山顶巡查。”

叶流珠道:“巡查什么?”

姓杨的道:“也没什么,就是加强一下宫中的戒备,整天吃喝玩乐,武艺都荒废了,现在夫人要紧起来也是应该的,我们总不能在这白吃白喝啊。”

姓钱的笑道:“没事,你们接着聊,我们就是来这看看。”

叶流珠道:“那我们也走吧。”

二人下了小山,叶流珠带他去了就近的李宗希的住处,谈执中时隔多年再次见到这位竹雕大师。

李宗希因为雕刻,常年久坐,导致风湿入骨,他又不懂武功,渐渐的手脚开始无力,发抖,他的儿子倒是继承了父业,且技艺日益高超,让李宗希十分欣慰,如今的他大多数时候都只在旁边指点儿子。

李宗希的儿媳妇却是个音乐大家,叶流珠的笛子就是和她学的,她不但擅长弄笛,更擅品箫,更是个制作笛箫的好工匠。

谈执中热情的和三人打招呼问好,三人上一次见到谈执中还是他小时候了,再看到他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不免感慨。

而李宗希这里最吸引谈执中的,依旧是那些神乎其技的竹雕作品。

小时候他每次和叶流珠来这,都要求李宗希送几件竹雕玩意给他,而李宗希父子所雕刻的作品,大多数也都卖了出去,收益甚巨,王小斐还曾开玩笑的说,寿竹宫一半都靠李老爷子养活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