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叶流珠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348字
  • 2022-03-27 19:50:06

结束了一段小插曲,谈执中接着赶路,从麦苗破土,到杏花盛开,春雨绵绵,终于来到了寿竹宫所在的山中。

寿竹宫所在之山连绵不绝,遍植绿竹,放眼望去,如一扇扇打开的翠屏,若是阴雨天气,群山万壑苍翠欲滴,俨然一幅浸湿的丹青。

行在山中,群竹蔽日,萧爽清凉,风一吹过,竹林中沙沙有声,如闻浪涛,令人尘俗尽洗,荣辱两忘,飘飘然有神飞之意。

这些竹子不知何人所栽,哪年所长,倒像是自然所育,遗落在与世隔绝的山中。

谈执中在山中转悠半天,只觉神思爽朗,忍不住纵声长啸,惊得竹上栖鸟纷纷飞起。

景虽好,谈执中却有点慌乱,因为他迷路了。

寿竹宫他来过几次,但每次都是父母带着,后来他母亲去世,他就再没来过,山高且大,竹深路隐,谈执中转了好半天也没找到去寿竹宫的路。

他和叶流珠之间虽有书信往来,但寄信的地址却并非寿竹宫,而是山外的县城里一个米铺,那米铺的老板原也是寿竹宫的人,每次谈执中的信到了之后,他都会差人送到寿竹宫里去。

他记得有一块大石头,上面用朱漆写着“寿竹宫”三字,顺着这块大石头往里走,一会儿就能看见寿竹宫的大门。

可现在他找不到这块石头了。

他听叶流珠说过,寿竹宫原本极大,进了山中很容易就会被寿竹宫弟子发现,在叶流珠曾祖辈时,那时的寿竹宫还是江湖中有名的帮派,弟子众多,此处也是禁地,不允许外人擅入。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的寿竹宫已经淡出江湖,宫内已无多少弟子,这些人的活动范围也只在宫外附近了。

谈执中记得寿竹宫是朝南的,他就想看着日头走,可这里竹子太高太密,把日光遮住,零碎的阳光让谈执中看得眼花,很难辨认方位。

就这么将就巴巴的,谈执中来到一条小溪边,溪水清澈见底,顺着地势弯曲而下,水中岩石被冲刷得光滑圆润,像是被把玩出了一层包浆,溪边稀稀疏疏的长着几株幽兰。

小溪上架着一道石桥,桥上积了一层厚厚的枯叶,桥身斑驳,古朴而又萧索。

桥对面是一条沙路,路边种着一片老松,弯弯曲曲的枝干,披着满身鳞甲,似一条条沉睡的龙。

谈执中蹲在溪边,抄起水洗了把脸,初春的山溪水还很凉,洗得谈执中一激灵,下嘴唇扯着下巴抖了两抖。

他拍拍脸准备过桥,耳中忽然传来一阵悠扬的笛声,袅袅荡荡的,似远还近。

谈执中四下踅摸,不见吹笛人,笛声像是自碧霄洒下的花雨,纷纷扬扬零落在林中,和着叮咚声响的溪水,跳出一个个悦耳动人的音符。

这些音符在林中肆意飘荡,沉浮不定,忽被狂风一卷,扶摇直上,声彻九霄云外,万竿齐斜,百鸟合鸣,如闻仙乐。

谈执中听得心醉神驰,一时间忘记了身在何处。

笛声由急而缓,终于消失,谈执中睁开眼,岩上溪水泠泠,竹梢清风飏飏,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又好像一切都已发生过。

他努力回味着刚才那杳不可寻的笛声,眼前一花,石桥上多了一个风姿绰约,手拿竹笛的女子。

女子跣足散发,长裙曳地,磊落如秀峰矗立,宽袖翩翩,飘举若山间烟岚。

一双比溪水还要清澈的眼神,缓缓流过谈执中,小溪的俏皮,少女的稚气,谈执中看痴了。

少女妙目流转,朱唇微启,似有嗔意,谈执中忙收敛心神,拱手道:“姑娘,对不住……呃,刚才是姑娘吹的笛子?”

少女轻颔螓首,如幽兰点头,谈执中道:“姑娘可知这附近有一座寿竹宫,我在这转悠半天了,也没找到寿竹宫的路。”

少女道:“你找寿竹宫干什么?”她声音如溪水之清柔,笛声之婉转,带着些许少女独有的娇气。

谈执中道:“我有事要找寿竹宫的叶夫人,但是不记得路了,姑娘是寿竹宫的人?”

少女道:“我们夫人不见外人。”

谈执中忙道:“我不是外人,我是……在下奉家父之命,来送一封信给叶夫人,我和寿竹宫的叶夫人是相识的。”

少女竹笛抱于胸前,偏首看着他道:“寿竹宫的人你都认识吗?”

谈执中道:“认识一些,姑娘看起来有点眼熟,你也是寿竹宫的人吗?”

少女轻轻一笑:“我是不是寿竹宫的不要紧,你以前见过我吗?”

谈执中道:“好像见过,呃,就觉得姑娘很眼熟。”

少女道:“你跟每个女孩子都这么说话嘛?”

谈执中道:“哦不,我就是单纯的觉得姑娘眼熟而已……姑娘,你到底是不是寿竹宫的人,我找叶夫人真的有急事,如果你是寿竹宫的人,烦请姑娘为我带路。”

少女刚要说话,就听一个女孩的声音叫道:“宫主,你怎么跑这来了,夫人叫我找你回去呢!”

谈执中一惊,宫主,这个女孩是寿竹宫宫主?

那她是……

只见桥那边的松径里跑来一个紫衣女孩,梳着双平髻,容颜清秀,水汪汪的眼睛甚是灵动。

紫衣女孩见到谈执中,“咦”了一声,道:“宫主,这位是……”

少女微笑道:“他呀,他是个大傻瓜!”

谈执中后退两步,仔细的看了看她,迟疑的道:“你是……”

紫衣女孩已看出“宫主”对这个男的态度不一般,马上接道:“她是我们寿竹宫的宫主,叶流珠。”

叶流珠,竟然是叶流珠!

谈执中惊讶的张大了嘴,愣了好一会儿,道:“你真的是流珠?”

少女白他一眼,薄嗔道:“执中哥哥,才几年不见,就把人家忘了嘛!”

“真的是你!”

谈执中又重新看了看她,拍拍脑门,道:“真是女大十八变啊,你都……都这么漂亮了。”

叶流珠道:“难道我以前不好看吗?”

谈执中道:“哦不是,我是说,呃,你变得我都认不出来了。”

紫衣女孩拉着叶流珠的衣袖,语气中满是惊喜:“宫主,他就是谈公子吧?”

叶流珠笑吟吟的道:“是啊,谈秀才。”

二人之间通过书信,叶流珠知道谈执中中过秀才的事。

谈执中道:“看来你一早就认出我来了?”

叶流珠道:“当然,见你第一面我就认出你了,你还和从前一样,一点没变。”而后又补了一句:“还是那么瘦。”

谈执中道:“原来你是故意耍我的,要不是阿紫姑娘赶来,你是不是要装作不认识我把我带去寿竹宫啊。”

谈执中第一次来寿竹宫的时候,就见过阿紫,那时候阿紫也是个孩子,她和叶流珠年龄相同,从小在寿竹宫长大,和叶流珠既是主仆,又情同姐妹。

阿紫向谈执中施个万福礼,道:“谈公子,好久不见啦!”

谈执**手道:“阿紫姑娘好,确实好久不见了,这几年你们过得怎么样啊?”

阿紫道:“我们还是边走边说吧,夫人等着呢,呀,宫主你的鞋呢。”

“大惊小怪什么,不是在这呢吗。”叶流珠走到桥边,从枯叶上提起一双谢公屐,也不穿,仍是光着脚走。

谈执中道:“流珠,现在才初春,林子里又凉,你还是把鞋穿上吧,当心着凉。”

阿紫也道:“是啊宫主。”

叶流珠漫不经心的道:“我以诚待自然,自然焉能欺我。”

阿紫回过头,对谈执中做个无可奈何而又不屑的表情,谈执中忍不住笑出了声。

阿紫接过了叶流珠的木屐和竹笛,和她并肩走着,谈执中走在二人身后。

过了石桥就是那片老松林了,松下是一条沙路,沙子细细的,软软的,走在上面十分舒适。

叶流珠光着脚,在沙路上留下一串串淡淡的脚印,足弓曲如弧,脚掌和脚后跟看起来便如一弯新月,脚趾印圆圆的,浅浅的,分布匀称。

谈执中向她的脚看去,却被她重叠的衣裙遮住。

“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谈秀才,这是谁的词啊。”叶流珠忽然问道。

谈执中道:“这可难为我了。”

阿紫道:“宫主常说谈公子博学多才呢。”

谈执中笑道:“阿紫姑娘不要激我,古来诗词篇章数不胜数,我又怎么可能尽囊于脑呢,不过我倒是可以猜一猜。”

阿紫道:“这还能猜?”

谈执中把叶流珠刚刚说的那两句在口中念了几遍,道:“我斗胆猜测,这是苏东坡的词。”

叶流珠道:“何以见得?”

谈执中道:“首先你问我是谁的词,既然是词,那么诗人就可以免了,至于说为什么猜是苏东坡,我是根据这两句的意境来猜,这两句词最妙处在于一个‘泥’字,一个‘泥’字,清新之风扑面而来,而词家中擅用‘泥沙’二字来营造清新之风的,非东坡莫属。”

叶流珠道:“说说看。”

谈执中道:“比如苏东坡还有‘乍晴池馆燕争泥’,‘轻沙走马路无尘’,‘薄云疏雨不成泥’这样的词句,所以我斗胆猜测这两句词是苏东坡的。”

阿紫拍手赞道:“谈公子果然博学!”

谈执中道:“也是刚好知道这几句,流珠刚刚念的如果不是这两句,那我可就不一定能猜出来了,哎流珠,我猜得对不对啊。”

叶流珠道:“我也不知道。”

谈执中没好气的道:“原来是你不知道啊?”

叶流珠娇俏的道:“对啊,就是不知道才问你。”

阿紫“嗤”的一笑:“宫主,你可都戏耍谈公子两回啦。”

“谁叫他没认出我来着。”三人走出了沙路,叶流珠拿过阿紫手里的木屐,轻轻的拽起裙子,去掸脚底的粘着的细沙,一双玉足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谈执中又想看又不敢看,耳根子阵阵发热,忙把目光转向别处:“你刚刚在哪吹的笛子,我都没看到你人。”

叶流珠指了指一旁的竹子,道:“在竹梢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