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双钩勾魂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062字
  • 2022-03-27 12:00:00

眼看女子越跑越远,忽听一人喝道:“姚三娘,你跑不掉的!”只见道路两边闪出二十多人,把姚三娘去路堵住,为首一个紫脸汉子叫道:“把东西留下饶你不死!”

男青年笑道:“正主来了,我看你往哪跑!”

他一剑震退谈执中,身形如电,宝剑如龙,奔着姚三娘就去。

紫脸汉子喝道:“来者何人?”

男青年奔至姚三娘身后五步停下:“帮你们追回东西的人。”

那汉子指了指谈执中,道:“他又是谁?”

男青年道:“我不知道,你自己问他吧。”

谈执中跑过来,道:“各位,我与这位姑娘素不相识……”

魁梧汉子朝姚三娘一伸手,道:“把东西交出来!”

姚三娘此刻好像换了一个人,完全没了刚才的软弱娇羞,她嘴角挂着冷笑,神态满是轻蔑:“回去告诉你们庄主,我姚三娘看中的东西,没有偷不到的,让他死了这条心吧。”

那汉子哈哈大笑:“你觉得你现在还能跑得掉吗。”

男青年忽道:“既然正主追来了,那就没我什么事了。”走到一边找块石头就坐下了。

姚三娘傻了,这个人追了她一路,二人几次交手,怎么现在突然就放弃了?谈执中也愣了,那紫脸汉子更是一脸的莫名其妙,道:“只要你们不是姚三娘的帮凶,就退到一边去,免得待会儿动起手伤了你们。”

姚三娘道:“你真的以为你们能抓得住我?”

紫脸汉子一招手,手下的人立刻把姚三娘围成一圈,他道:“这都是我庄中好手,别说一个姚三娘,就是十个今天也休想逃走!”

他话音刚落,就听身后传来一人声音:“十个姚三娘没有,三个男子汉倒是有的!”

姚三娘笑了,笑得很得意。

众人身后鬼魅般出现了三个男人,当先一个大头尖下巴的,朝姚三娘招招手,笑道:“对不住,我们来迟了。”

姚三娘道:“你们还知道来呢,我可差一点就被人捉住了,堂主要是知道,看他怎么惩罚你们。”

她故意装作脚腕受伤,和谈执中纠缠,为的就是等接应她的人过来。

那人道:“三娘莫气,我们这不是来了吗。”

紫脸汉子喝道:“你们又是个什么东西!”

那人道:“不是什么东西,我叫陆辛。”

众人哗然,陆辛外号“双钩勾魂”,是黑道上响当当的人物,手里不知攥着多少条人命,想不到竟和姚三娘这大名鼎鼎的女飞贼是一路,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陆辛道:“尊驾想必就是烟霞山庄的魏达开?”

那汉子道:“正是,原来姚三娘和你们是一伙。”

陆辛笑道:“三娘还不过来。”

姚三娘要走,魏达开喝道:“且慢!姓陆的,我听说过你的名号,但姚三娘偷了我家庄主的东西,就得还,我们烟霞山庄也不是好惹的。”

陆辛道:“是是是,当然当然,烟霞山庄高手如云,当然不是好惹的。”

魏达开道:“你知道就好,姚三娘必须把东西放下才能走。”

他从先前对姚三娘说的“饶你不死”,到现在把东西放下才能走,显然是做出了让步。

那男青年坐在石头上闭目养神,好像眼前发生的事他看不见也听不着,谈执中好心帮一个姑娘,却没想到卷入这样的事里,现在不想再掺和,干脆也站到一边去。

男青年睁开右眼,眉毛一挑:“你的剑不错啊。”

谈执中道:“你的也不错。”

男青年道:“我这把剑叫抹云,你的呢。”

谈执中道:“惊鸿。”

男青年道:“惊鸿,我听说过,据说那是宋朝传下来的古剑。”

谈执中道:“是的。”

男青年道:“我叫夏侯靖,你呢。”

陆辛忽然大笑,道:“三娘,看来今天你是走不了了。”

姚三娘叉着腰:“你再跟他们磨叽下去,天都要黑了!”

陆辛道:“魏先生,三娘可以留下,但就怕我家堂主那里不好说啊。”

魏达开怪眼一翻:“你家堂主是谁?”

陆辛道:“朱季。”

众人又是一阵哗然,这次显然是惶恐多于吃惊了,连对场中情况漠不关心的夏侯靖也朝这边看了过来。

朱季,应天教紫微堂堂主,江湖谁人不知?

应天教在江湖上的声势,何人敢挡?

魏达开不说话了,对手下招手示意,众人马上让出一条路来,姚三娘大摇大摆的走过去,临行前还回头看了一眼谈执中,那眼神和谈执中在船篷里初遇时一样的娇柔,让谈执中更觉得不舒服。

陆辛道:“三娘,那两个又是什么人?”

姚三娘漫不经心的道:“不知道,过路的吧。”

魏达开恨恨的道:“今天咱们兄弟认栽了,不过我烟霞山庄一定不会就此罢休。”

陆辛道:“随时恭候。”

魏达开带着人灰溜溜的走过谈执中夏侯靖的身边,像斗败的公鸡。

陆辛等人要走,夏侯家忽然起身叫住他们,在谈执中不解的目光中直眉瞪眼的走了过去。

“你们是应天教的人?”

陆辛看看姚三娘,面带询问,姚三娘道:“姐姐我就是应天教的人,知道怕了吧,知道怕了就赶紧滚吧。”

夏侯靖道:“陆辛,双钩勾魂,黑道上响当当的狠角色,传闻你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只不过近一两年没有听到你的消息,原来是给应天教当跑腿的了。”

陆辛还未发作,他身旁两个持刀汉子已经逼上前三步,夏侯靖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冯平。”

“冯凹。”

夏侯靖道:“没听说过。”

陆辛干笑两声:“尊驾姓甚名谁,是要帮烟霞山庄了?”

夏侯靖道:“烟霞山庄的人已经走了,我还帮什么,我是来找你的。”

陆辛道:“找我做什么?”

夏侯靖道:“见识见识你的双钩。”

陆辛大笑:“小子,我念你年轻,就当你是个过路的,赶紧滚吧。”

夏侯靖也大笑:“老子,我念你年老,就当是个不中用的,让你三招吧。”

陆辛勃然变色,他自成名以来从未遇到这么张狂的人,也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羞辱。

谈执中眼看两人要打架,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他此行的目的是尽快把信送到寿竹宫,谈蒙特地嘱咐过他路上不要耽搁,不要多管闲事。

但应天教的所作所为,一向为正道人士所不耻,谈执中暗暗盘算,等会儿他们打起来,如果那个夏侯靖不敌,我再帮他。

姚三娘道:“这小子疯了,老陆,别跟他客气,追老娘一路,该让他吃吃苦头了!”

陆辛冷着脸,从冯平手里接过双钩,此刻在他眼里,对方仿佛已经是个死人。

双钩闪着令人心寒的诡异蓝光,伸向了这个狂妄自大不知死活的年轻人。

年轻人手中之剑轻飘飘的,如傍晚一道霞光,如梦般笼罩住了那对冰冷的双钩。

谈执中看得目为之眩,夏侯靖的剑法比刚才对他时又快了一倍,灵活多变,难以捉摸,陆辛双钩招式虽狠,也被对方的剑逼得无法施展,钩子反而多次勾向自己。

变化只在瞬间,不等姚三娘跟冯平冯凹使眼色,陆辛的一对钩子已经断掉,只剩下两个秃头手柄,陆辛站在那,脸如死灰,好像自己的魂被人勾去了一样。

夏侯靖道:“你们现在可以走了。”

姚三娘道:“你们俩看什么,快上啊,干掉他!”

冯平冯凹一直手按刀柄,却始终没有拔刀的勇气,他们实在没有把握应对这年轻人的剑法。

“你叫什么名字。”陆辛咬牙切齿的问出这句话。

夏侯靖收剑,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复姓夏侯,单名一个靖字,想报仇尽管来找我。”

“好,我们走着瞧!”陆辛扔下断掉的双钩,对姚三娘和冯平冯凹看也不看一眼就走了。

姚三娘此时的眼神中已有了惊惧,夏侯靖道:“等什么,还不走?”

姚三娘不敢相信:“你要我走?难道你不要我偷的东西?”

夏侯靖道:“那是我刚才的想法,现在不想了。”

三人像见了鬼似的一溜烟跑了,谈执中道:“那个姚三娘到底偷了什么东西?”

夏侯靖道:“烟霞山庄庄主珍藏的一对翡翠狮子。此人是江湖上有名的女飞贼,想不到竟然投靠了应天教。”

谈执中道:“你跟那个庄主认识?”

夏侯靖道:“不认识,只不过这事刚好叫我撞见了,我就想看看姚三娘到底是个什么路子,就追了她一路,不过这女人倒是挺能跑的。”

谈执中失笑道:“这么说你不是真想帮人家追回东西。”

夏侯靖懒懒的道:“想也好不想也好,总之我现在是不想了,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

“谈执中。”

夏侯靖道:“你要去哪?”

“去见一个朋友。”

夏侯靖伸个懒腰:“我打算去杭州耍耍,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希望以后还能再见,告辞。”

他竟然就这么走了。

谈执中愣了片刻,回想姚三娘前后的转变,心中不免感慨,古往今来,多少男人被这样的手段给算计,偏偏男人们还就吃这一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