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初试宝剑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04字
  • 2022-03-26 20:00:28

谈执中背着行囊,怀着忐忑的心情离开了家乡,渡过湘江一路往东,三四天就出了湖广。

离家越远心情越是难以形容。这当然不是他第一次出门,他小时候谈蒙就常常带着他四处游行,年长后也一个人出去过几次,不过那都是抱着游山玩水的心态。

这次情况不一样,虽然只是送一封信,但谈执中总觉得父亲有什么事瞒着他。

离家越远,这种感觉就越强烈,尤其是那晚他练剑时看到的那个一闪而过的人影,此刻在他心中愈发浓烈了。

不过让他感到高兴的是,自己成为了惊鸿剑的新主人,而且去寿竹宫可以见到四年没有见面的叶流珠,这两件喜事多少冲淡了谈执中心中不安的感觉。

天气渐渐转暖,一路上肉眼可见的小草吐尖,垂柳发芽,一片新春将至的喜人景象,他一路上看山玩水倒也自在。

这一天下了官道,被一条河挡住去路,南北走向,一眼望不到头,谈执中顺着河走了片刻,忽见前方有一渡口,泊着一艘乌篷船,一个船夫打扮的老汉正在弯腰解缆。

谈执中忙走过去,道:“船家,可是过河去?”

老汉点点头:“小相公也要过河吗?”

谈执中笑道:“正是,劳烦船家载我过去。”然后从包袱里摸出几枚铜板。

船夫笑呵呵的接过,道:“我这船小,已经有一位渡客了,小相公不要嫌挤就行。”

“不碍事。”谈执中踏上船,小船晃了两晃,船夫解缆撑篙,小船贴着水面缓缓而行。

船夫一边撑船一边说道:“小相公是哪里人?”

谈执中答道:“衡州府人氏。”

船夫道:“那离这可不近呐,小相公这是要去哪啊?”

谈执中道:“去一位朋友家。”

船夫道:“你朋友家在青山集?”

“青山集?”

船夫笑道:“从这条河过去走五六里地就是了,那也是个大镇子,有不少人呢,我是对面县城李家庄的人,在这摆渡十多年了,几乎都是去青山集的。”

谈执中道:“我朋友不在那。”

说着话他往船篷里去,刚一弯腰就看见船篷里并足斜坐着一个女子,容貌俊俏,一双妙目因谈执中的唐突闯入而略显惊惶。

谈执中忙道:“对不起姑娘……”

他弯着腰往后退,准备站回船尾,却听那女子说道:“无妨,公子进来坐吧。”

谈执中失笑道:“可我坐哪?”

女子歉然一笑,把腿收回,让出一片空地,道:“是我失礼了,忘记了这船也不是我一人的,公子请。”

谈执中看看船篷,倒也能容下两个人,但……

女子见谈执中弯着腰,撅着臀,头伸在船篷里,模样甚是好笑,不禁掩嘴笑道:“公子难道就这样过河吗。”

她似有意似无意的瞟了一眼谈执中,眼角含情,笑靥生花,令这简陋陈旧的船篷为之平添三分春色。

谈执中猫着腰走进去,坐在靠近篷外的地方,船篷内满是女子身上的香味,馥郁迷人,若非谈执中曾多次出门,见过不少女人,此刻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一定要心神摇荡了。

船夫默默的撑篙,女子轻轻的揉着右腿脚腕,秀眉微蹙,似有痛感。

小船在水面划出一道道温柔的涟漪,似一江春水中漂来的落花,恍惚间有了江南春色之感。

船靠近渡口,渐渐停了,谈执中起身,女子忽道:“公子,你能不能……”

谈执中道:“姑娘有什么事吗?”

女子看看自己受伤的脚腕,低头道:“我的脚受伤了,不能走路,你能不能把我扶上岸。”

谈执中道:“当然可以。”大方的伸出手,把那女子扶出船篷,小心翼翼的上了岸。

女子细声道:“谢谢公子。”

谈执中只觉得女子的腰肢又滑又软,身上的香气如狂蜂般侵袭着他,他定了定神,道:“姑娘,你要去哪,你的脚这样可走不了路啊。”

女子为难的道:“我是要去青山集探亲的,可是,唉……”

谈执中想起刚刚船夫说的,河对岸五六里是青山集,看这姑娘的模样打扮应该是对面县城里的,可是一个姑娘,怎么会一个人去探亲?

女子道:“公子要赶路尽管走就是,把我放下吧,我在这歇歇,兴许过一会儿就好了。”

“那怎么行。”

话一出口谈执中就有点后悔,这不行,那怎么才行?

“姑娘,我如果搀着你走,我倒是没问题,可就怕走到青山集,你的脚腕伤加重,到时候就更不能动了。”

女子面有忧色:“是啊,那怎么办。”

谈执中道:“在下学过武,跌打扭伤的也能治一治,不如让我看看你的脚腕,也许我能给姑娘治好呢。”

女子顿时羞红了脸,下意识的捂住脚腕,谈执中往前方看了看,心想送佛送到西,不就五六里地吗,一咬牙:“姑娘这样吧,如果你不嫌弃,我背着你去青山集。”

女子又惊又羞,忙道:“那怎么行,这……”

谈执中无奈的道:“那我可就没办法了。”

女子抬起头,怯生生的不敢看他,道:“那就有劳公子了,到了青山集,还请公子一定不要走,我,我……”

谈执中笑道:“到了再说吧。”

他把惊鸿剑解下挂在腰间,把包袱推倒胸前,弯下了腰,女子香软的娇躯缓缓就贴住了他瘦削的背脊,两只玉臂轻轻的搂住谈执中,把头埋在谈执中的后背上。

谈执中干咳两声,背着她往前走,问道:“姑娘,你怎么一个人去探亲,你家是河对岸县城里的吗。”

女子道:“是啊,我去青山集是去我姑姑家,这趟路不算远,但没想到今天把脚给扭了,还连累公子负我。”

谈执中笑道:“没事,五六里地也不算远。”

走了约莫一半,前方山岗上隐隐可见房屋了,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人高喝:“姚三娘,你往哪里走!”

谈执中转身,只见一年轻男子疾驰而至,叫道:“原来你还有同伙!”

谈执中怔道:“姑娘,他是在叫你?”

女子眼露凶光,和刚才的温柔娇羞模样完全不同,只是她趴在谈执中背上,谈执中看不见。

“公子,这人一直在追我,非说我偷了东西,我的脚腕扭伤就是躲他躲的,你可不要让他过来。”

谈执中一愣,那男子已经靠近,看他们两眼,笑道:“原来你的情郎在这里,看来是对贼公贼婆,我运气还不错!”

此人年龄与谈执中相仿,五官端正,给人以明朗舒适之感,炯炯有神的双眼彰显着年轻人特有的活力朝气与自信,微微翘起的眉毛和嘴角,飞扬着一股不羁与桀骜。

他左手拿着一柄剑,后面还背着一柄。

谈执中道:“兄台你误会了,我跟这位姑娘并不是……”

他话未说完,女子忽然搂紧了他,贴着他耳边说道:“相公救我。”

男青年大笑:“原来不是情郎,是相公,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快快把东西交出来!”

谈执中皱眉,把女子放下,道:“姑娘,你真的偷了他东西?”

女子急道:“公子,我没有偷他东西,是他诬赖我。”

谈执中见她神情不像作伪,便道:“兄台,我看这事……”

男青年喝道:“少说废话!”

“呼”的一掌探出,谈执中反手相格,男青年改探为捶,横打向他胸口,左手持剑柄倒击向女子。

女子惊呼,谈执中再出手挡住,道:“姑娘先走。”

男青年叫道:“好小子!”单掌上下翻飞,对着谈执中一顿抢攻。

谈执中连退数步,飞起一脚踢在他肘上,拔出惊鸿剑,一招“金印脱手”反撩上去。

男青年笑道:“来得好。”

他亦收掌出剑,剑光淡如天边一抹云霞,双剑相交,“当”的一声迸出几点火花,二人各退一步,同时看了看手中的剑。

谈执中刚才那一下用了七分力,竟然没把对方的剑砍断,这让他多少有点意外。

男青年也是同样的想法,他看看自己的剑,说道:“剑不错,不知剑法如何!”

“咻”的一声再出一剑,谈执中就这刚才的工夫飞快的看了一眼对方的剑,那把剑望之如云,轻逸不群,知非凡品,当下也不敢托大,展开惊鸿剑法与之相斗。

其实他满可以停下解释,但这是他接过惊鸿剑以来遇到的第一个使剑的人,也是第一口宝剑,就有心想试试惊鸿剑到底威力如何。

男青年的剑法快如疾风,眨眼间已刺出五剑,谈执中使一招“水流云散”,将其一一化解,跟着就是“题诗呵手”刺他手背。

男青年剑招发至中土忽然一折,转刺他大腿,这一招变得极快极巧,几乎不着痕迹,谈执中吃了一惊,忙使一招“揽袂观花”拨开。

二人交手时,那女子已经往前奔了几十丈,健步如飞,哪还有半点脚腕受伤的样子,谈执中瞥见,心道不好,那男青年笑道:“你的女人丢下你跑了!”

谈执中挡住一剑,道:“兄台误会了,我跟她素不相识!”

男青年快攻三剑,迫得谈执中无法开口:“素不相识你背着她,谁信!”

谈执中一边后退一边解释:“我不知道她脚腕没伤,我也被骗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