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旧恨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067字
  • 2022-03-26 12:00:27

侯景隆抱拳:“不敢。”他说话好像很艰难,两个字牵扯着脸上每一寸肌肉,带动着那些疤痕一起蠕动,说不出的可憎,嗓音倒很清亮,与这张脸极不相配。

谈蒙道:“宗教主驾临寒舍,有何见教?”

宗法天笑道:“谈大侠还真是闲云野鹤惯了,往事都不记得了吗。”

谈蒙道:“我隐居这里几十年了,很多事情确实是忘了,前尘如梦,宗教主又何必执着于往事呢。”

宗法天忽然收起笑容:“少跟我装蒜,二十多年前,你和王小斐联手刺我的那一剑,你想忘了,我可没忘”

谈蒙叹道:“原来你是为了这事来的。”

二十多年前,谈蒙王小斐,惊鸿照影双剑联合打败了宗法天,并刺中了宗法天的下身,不仅让他丧失了某方面的功能,更让他从此无法再生育。

这成了宗法天一生的隐痛,这也是他离开许瓶儿后多年,一直没有其他女人的原因之一。

这些年宗法天虽然忙着壮大应天教,但心里一直记着这笔账。

他道:“那个时候,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六个人。不过我后来想想,你和王小斐的武功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你们又是如何找到我的破绽,刺出那一剑的呢。”

谈蒙眼神颤动了一下,宗法天这句话像是勾起了他心中的一些秘密,他道:“也许是你大意了。”

宗法天道:“好吧,就算是我一时大意,不过这样的大意不会再有了。”

谈蒙道:“宗教主想报仇找我便是,我只希望你不要伤害我家里的人。”

宗法天看向谈蒙椅子旁靠着的一把剑,冷笑道:“你是自裁呢,还是要我动手?”

谈蒙道:“看来宗教主对自己的武功很有自信。”

宗法天道:“杀你足够。”

谈蒙拿起剑,放在腿上摩挲着,像一个久经风霜的老者,在抚摸着曾与自己相依为命的伴侣:“我已经二十年没再动过剑了。”

宗法天眼神一凛:“这把剑不是惊鸿剑。”

谈蒙道:“想不到你还能认出来。”

宗法天道:“化成灰我也记得!”

谈蒙道:“你是来找我报仇的,我用什么剑有什么区别吗。”

宗法天道:“惊鸿剑呢,你给谁了?”

谈蒙道:“我的剑我想给谁都行,需要告诉你吗。”

宗法天凝视他片刻,道:“我听说你还有个儿子,叫谈执中,他人呢。”

“宗教主想报仇何必那么多废话。”谈蒙缓缓拔剑,剑身刚出鞘三寸,宗法天忽然动了,做了一个很轻松,又很奇怪的动作。

他右手慢慢抬起,五指微屈对着谈蒙,左手垂在身侧,掌心向外。

谈蒙立马感到两股力量朝自己奔来,剑鞘末端和剑柄同时被这两股力量挤压,露出鞘的剑身正一点点的被压回去。

院中顿时起了一圈无形的气墙,把二人包围在内,侯景隆也感到有些呼吸不畅,心中惊骇宗法天的武功修为,退到了十步之外。

只见宗法天谈蒙二人一站一坐,好像被定住了一样。

宗法天依旧保持那个姿势,谈蒙拔剑的手已经开始颤抖,这两股力量越来越强,剑鞘末端的那股力量十分刚强,就像一个铁锤在不断敲击,而控制他剑柄的那股力量却又十分柔和,慢慢的把剑往回推。

这股力量虽然柔和,却更加无法抗拒,谈蒙拔剑的手就像被一团软软的,黏黏的东西包裹住,任凭他怎么用力,也无法再往外拔出一寸。

侯景隆目不转睛的看着二人,知道他们这是在比拼内功,这样的比试几乎就是不死不休,只要有一方内力不济,必定会被另一方拖垮,除非对方收手。

“究竟是我的功夫进步了,还是你谈蒙退步了,怎么连剑都拔不出来了?”

宗法天好整以暇的说道,他神情轻松自如,毫无吃力之感,反观谈蒙,只把剑身控制在寸许之间,看似抵抗住了宗法天,但他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一张脸也因为用力渐渐的胀红。

宗法天抬起的右手五指开始了轻轻的抖动,他每动一下,就有单独的一股力量投向谈蒙,对谈蒙来说,那团包裹在手上的内力越来越多,就要不堪重负。

他双脚一分,只听屁股下的那把椅子开始发出“吱吱”的响声。

他是要把宗法天施加给他的内力转向椅子,一旦椅子支撑不住断裂,那么宗法天的内力就有了泄口,他就可以脱身出剑。

宗法天似乎也看出了这点,垂下的左手跟着抬起,一股股强力如浪涌般冲向谈蒙。

这时突听一人叫道:“老爷,你们……”

说话的是老何,他见谈蒙和来客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也不说话,姿势还那么奇怪,老爷手里又拿着把剑,所以就走过来想问几句。

他刚靠近,就觉得身子被一股奇特的力量阻挡住,脚说什么也抬不起来。

侯景隆喝道:“不想死就别过来。”

宗法天看向老何,正是这个小小的岔子,谈蒙屁股下的椅子“砰”的一声裂成碎木,谈蒙借机上翻,两个跟头卸去了宗法天的内力,长剑出鞘,一点寒芒流星般刺了出去。

他一直在积蓄剑势,那两个上翻的跟头就像是拉满的弓,一箭射出势不可挡。

这一招“射虎南山”声势迫人,侯景隆也为之变色,叫道:“教主小心!”

电光火石之间,谈蒙的剑尖已经迫近宗法天的眉间。

仅仅是眉间。

因为宗法天两根手指夹住了剑身!

那柄剑距离宗法天眉间只有一寸,却难再进半分。

谈蒙这一剑像是积聚了毕生功力,虽然受阻,依旧强劲,宗法天夹住剑身的同时也感到一股大力,逼得他向后滑行。

他脚尖贴着地滑出了三丈,接近谈家的大门,才把谈蒙这一剑的势头给泄尽。

宗法天手指一拧,剑身跟着弯曲,谈蒙的手臂似也要被对方内力所折,他忽然撒手,那把剑“呜呜”数声在宗法天手中乱晃。

谈蒙借着余力飞到宗法天身侧,瞅准了剑晃动的方向,探手抢过,一招“金印脱手”,反斫对方手腕,这招就是要让宗法天弃剑。

谈蒙一招得手,跟着就是“刁斗催月”,一连五剑,分砍宗法天左右不同方位。

老何老张见老爷和人动手,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但也是干着急没有办法,二人看向侯景隆,被他可怖的脸皮吓得一激灵,侯景隆道:“我们来只找谈蒙,你们想活命就别妄动。”

侯景隆说话的工夫,二人已经闪电般交手三十招。

宗法天以手代剑,面对对方猛烈的攻势也毫不慌张,谈蒙一剑刺向他右肩,被宗法天侧身避开,右手轻轻一拨,把剑震向一边。

谈蒙被震得手臂发麻,好几次都差点拿不住剑。

宗法天的功夫实在诡异,左右手一刚一柔,且随意切换,谈蒙的剑招要么被他的柔劲化开,吞噬,要么就被他的刚力反震,三十多招后,谈蒙渐渐的力不从心。

“现在就算有王小斐的照影剑我也不惧,何况你一个!”

宗法天大笑声中,拍断谈蒙的剑,把谈蒙震飞出去,右脚跺地,将地上断剑震起,右掌一挥,两截断剑齐齐插入谈蒙胸口,迸出两股血花。

“老爷!”

老张老何惊呼,冲上去去,被侯景隆拦下,二人去抓侯景隆,不知怎么的,眼前一花就摔在地下。

谈蒙叫道:“别过来!”

这一声叫几乎用尽了他仅存的气息,嘴里一口一口的往外呕血,倒在一边有出气没进气。

侯景隆道:“恭喜教主大仇得报。”

宗法天道:“现在说还为时过早。”

侯景隆道:“谈蒙已经活不成了,他家里这些下人该怎么办,杀不杀?”

“饶他们去吧。”

宗法天走到谈蒙身边,抬脚在他胸口的断剑上踩了踩,谈蒙顿时气绝,老何老张又是悲痛又是害怕,躺在地下也不敢动。

二人大摇大摆走出谈家,谈家邻居有听到这边动静的,又见谈家走出来两人,马上跑进去看,才发现老张老何抱着谈蒙的尸体失声痛哭。

宗法天走出村子,在草上踏了踏鞋底的黄泥,道:“谈蒙死了,下一个该寿竹宫了。”

侯景隆道:“教主要亲自去?”

宗法天道:“不,我的龙虎合击功现在练到了紧要关头,不能再耽误了,让朱季去吧,你去办这件事。”

侯景隆道:“寿竹宫也曾是江湖上响当当的门派,出了不少高手,虽然最近几十年不涉江湖了,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宗法天道:“寿竹宫在叶郎他爹手里就已经衰落,如今叶郎和他爹都死了,就剩王小斐和她女儿,孤儿寡母能有什么可怕,你让朱季多带些人去就是了。”

侯景隆道:“教主,谈蒙的惊鸿剑不在身边,他儿子也不在,会不会他把剑给了儿子,让他儿子去寿竹宫了?”

宗法天道:“那省得我再去找了,正好一网打尽!”

侯景隆道:“属下明白了,这就去办。”

宗法天道:“这段时间教中事务交给熊厉打理,你在一边辅佐他,不要出什么差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