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结怨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099字
  • 2022-03-22 20:34:07

宗正走上前,站在金蝉教等人的前面。

毕骁道:“刚刚是你叫的?”

“是。”

毕骁道:“何事?”

“前辈难道就这么走了吗。”

毕骁看他几眼,道:“你叫什么名字?”

“田归园。”

毕骁道:“你是金蝉教的人?”

“不是。”

毕骁道:“那你就是想替他们出头了?”

宗正向他作个揖,道:“我没有想过给谁出头,只是前辈的手段未免太狠毒了些。”

毕骁扫了眼戚雄威,昂然道:“比武嘛,磕磕碰碰是难免的。”

宗正道:“他的确是打赢了你两个徒弟,可你自己也说了,是你的徒弟学艺不精,那又能怪谁?你想替你徒弟找回场子,赢了戚香主也就算了,可你却砍掉他的拇指,这实在不是一个武林前辈该有的风范。”

陈文合已经把戚雄威的断指处包扎好,血慢慢止住了,戚雄威像一头挫败的狮子,不敢去看地上的刀,他知道自己这辈子是没法再用刀了。

对于一个江湖人来说,废了他武功,比杀了他更让他难受,而对于一个用剑或是用刀的人来说,没了拇指,也就等于被废了武功。

林庚叔有些同情戚雄威,眼看宗正替金蝉教出头说话,又是着急又是担忧,戚雄威虽然断了一指,但毕骁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从此金蝉教和武当不会有什么恩怨,这个时候让他们走也就是了,田老弟你何苦多这一档子事?

他这么想,但金蝉教的人不这么想。

王聃陈文合心惊之余,也觉毕骁手辣,实在枉为一派长老,就算今天宗正不替他们说话,改日金蝉教也一定会报此仇。

毕骁两眼一瞪,眼珠子似要夺眶而出,张俊仪叫道:“你又是个什么东西,敢来教训我师父!”

他被毕骁打了一巴掌,心里有怨无处宣泄,只是不敢再骂人,此刻恨不得要把宗正大卸八块,喂给金蝉教这帮人。

宗正道:“武当派在武林中一向受人敬仰,可没想到,门派中尽是些心胸狭隘,心狠手辣之辈,张真人有你们这样的徒子徒孙,我都替他感到惭愧。”

毕骁道:“好小子,你用什么兵器,亮出来吧!”

宗正忧愤之气被激起,道:“我不用兵器,就用这对肉掌来领教,看看你能不能把我的手指也砍了。”

毕骁怒极反笑:“今天让你输个心服口服!”把佩剑接下给弟子,双拳摆开,做个无极势,是武当太和拳的起手式。

他多少还顾忌着自己前辈的身份,不愿先动手,宗正也不客气,使出太祖长拳中的“虎扑”势,如风般扑向毕骁。

他和毕骁距离只有一丈多,这一扑眨眼就到。

宗正双掌如爪,拍向对方胸口,毕骁腰身一扭,一招“玄开左右”,轻飘飘的将宗正如猛虎般的一拍化去。

林庚叔暗暗叫好,毕骁刚刚那一招,已颇有宗师气度,武当派向来以内家功夫见长,其实武当派不仅擅长内功,拳脚,轻功,剑术无一不精,只是比起那些横练的硬功,武当更注重内气的修养。

毕骁展开太和拳和宗正比试,宗正所使太祖长拳和岳家散手,都是战场上得来的功夫,杀性极重,每一招都攻敌要害,力求一招克敌。

而毕骁的太和拳招式朴实无华,看起来像是平平无奇的功夫,但宗正每一招都会被他拦下破解。

太和拳共有二十二势,合天干地支总数,内涵阴阳变化之道,其步法也要与八卦步相配。

毕骁性情急躁易怒,与拳理相背,起初还能占上风,但面对宗正拼命似的打法,渐渐逼出了他的性子,拳法开始急了起来。

这一急就势必露出破绽,攻向宗正的一掌本该踏在“乾”位,却踏到了“巽”位上去,身形偏了一偏,宗正趁机使一招“惊马回头”,腰带肩,肩运肘,撞在毕骁小腹上。

武当弟子齐声惊呼,毕骁小腹一收,一股吸力把宗正吸了过去,宗正脚下一跌,就要摔倒。

武当弟子又是一声惊呼,前一次是担忧,这一次是欢呼。

宗正左手拍在地下,借力跃起,收臂出拳,毕骁身法一变,半躬着腰,宗正双拳打空,就要从他腿外穿过,毕骁凌空一掌拍下,正拍在宗正后背。

宗正摔倒的样子活生生像是一头被降伏的猛虎。

这也是武当又一门功夫,名叫伏虎拳。

这套拳比太和拳有所不同,拳法刚猛凌厉,取自佛门金刚怒目,降龙伏虎之意。

武林中对武当派有一处误解,都觉得武当是道门,武功柔和轻绵,其实不然,武当始祖张三丰主张三教合一,其一身武功也是身兼佛道两家,已至绝顶。

这套伏虎拳,就是吸收了佛门武功特点,融合了道家内功,刚中带柔,运转自然,自成一派风格。

伏虎拳正合毕骁脾胃,道袍翻飞,大袖裹臂,比刚才用太和拳时的小心翼翼,变成了现在的肆无忌惮。

不过宗正却不是待伏的老虎,他运起“枯木功”,一张脸顿时变得毫无生气,就像寒冬中的树干。

二人你来我往,拳脚相交,把在场众人看得目眩神迷,那些修为较弱的武当弟子,被二人掌风相逼,觉得气息不畅,忙向后退了几步。

戚雄威似乎也忘了断指处的疼痛,对毕骁也起了一丝敬佩,又大感惭愧,就算是不用兵器,自己也不是毕骁的对手。

但他更敬佩的,是那个叫田归园的小哥,年纪轻轻,竟然能和武当三大长老之一的毕骁斗个不分上下。

林庚叔一边看一边脑中在计算,如果是他对上的毕骁,该怎么抵挡他伏虎拳的攻势。

毕骁越打越心惊,对方的每一拳每一掌都带着一股死亡的气息,这股气息不是恐惧,而是绝望,对万物寂灭,无可奈何的绝望。

其实宗正也不好受,他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以枯木功的威力,竟始终逼不退毕骁。

二人斗了近百招,毕骁心急,以我一个武当派长老的身份,竟然百招之内拿不下一个毛头小子,传出去我还有什么脸面?

他一拳发出后身法滞了一滞,宗正以为他力竭,当即凌空跃起,双掌击在他胸口。

毕骁故意卖的破绽,就是要引他上钩,宗正的手掌打在毕骁胸膛的同时,被毕骁拿住双手,向旁一带,宗正浑身的力瞬间被卸尽,一瞬间好像从陆地坠入了深渊。

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毕骁摔了出去,脸贴地滑了二尺多,满脸是血。

这还不算,毕骁把他摔出去的同时,手上加力,宗正落地的时候,浑身骨头就像散了架一样,根本站不起来。

武当弟子欢呼雀跃,金蝉教三人连连叹气摇头,林庚叔走过去扶着宗正,道:“毕前辈,胜负已分,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晚辈计较了。”

毕骁冷着脸道:“还有谁要来讨教的?”

王聃等三人低头不说话,张俊仪狂妄的道:“我武当派的功夫天下第一,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挑战的。”

毕骁喝道:“你闭嘴!”

张俊仪递上佩剑,毕骁接过了,向众人道了声“后会有期”,带着徒弟离开。

宗正缓了片刻,吐了一大口血,道:“他竟然敢硬接我一掌,是我小瞧他了。”

林庚叔把他扶起来,见他脸上开始泛红,知道已无大碍,便道:“此人能名列武当三大长老,自然非同泛泛,田老弟你能和他斗了百招,已经很了不得了。”

宗正摇摇头,喃喃的道:“不应该啊,他怎么可能一点事没有……”

其实毕骁并非毫发无损,如宗正所言,他击中毕骁胸口的那一掌,用了八成功力,毕骁当时就觉得体内气息瞬间萎了下去,提上来的气一下子就掉回丹田,且丹田内气息紊乱,似有枯竭之象。

他硬接这一掌,把宗正摔出去,看起来好像是宗正输了,但实际上毕骁所受的是内伤,他训斥张俊仪那句话,用了喉间仅存的一口气,说完小腹肝脏处就传来一阵剧烈疼痛。

那正是枯木功掌力的影响,以他数十年的武学修为,倘若中了那一掌后,当即坐下运功调息,只需要几个时辰就能把枯木功内力化去。

可惜他死要面子,不想再金蝉教众人面前露怯,硬憋着,结果被宗正的掌力伤及脏腑,这可不是几个时辰就能调息好的了。

王聃等人向宗正致谢,宗正摆摆手,道:“我也不全是为了你们,就是看不惯他们那股做派。”

王聃命人去取药,来给宗正脸上的伤止血包扎,问道:“田老弟伤得如何?”

宗正道:“不碍事,一点皮外伤。”

戚雄威叹道:“真是英雄出少年,田老弟能和那姓毕的打那么久,也算是替我出这口恶气了,戚某多谢。”看来断指对他的影响极大,到现在也还提不起精神。

王聃道:“武当派的功夫果然厉害,还真不能小瞧了。”

林庚叔道:“我只希望经过这件事后,武当派和你们的梁子能解了,这对你们也是好事。”

戚雄威道:“罢了,技不如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林庚叔想安慰他几句,但看他和王聃陈文合三人面有惨然,暗想明王吩咐的事情,恐怕要泡汤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