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好心坏事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62字
  • 2022-03-20 20:00:00

张俊仪比起他两个师弟有所不同,这一剑虽然含愤出手,但门户严谨,留有余势。

戚雄威只看这一剑,就知道此人比那两个脓包师弟强,不过他有心要挫挫武当派的锐气,当下大刀一扬,自上而下直劈。

他面对张俊仪迅疾的一剑,竟然不躲不挡,反而用容易暴露自己中门的招式进攻,这明摆着是看不起对方。

招虽冒险,却很奏效。

戚雄威力大,这一招后发而先至,声势迫人,张俊仪恼怒对方连败两名师弟,今天若不胜他,武当派颜面何存?

长剑一举,“当”的一声双方刀剑相交,戚雄威的刀歪了一歪,张俊仪手腕微拧,一股吸力把他的刀带向一旁。

戚雄威趁势横刀砍出,张俊仪举剑相格,被震得倒退两步。

其实戚雄威这一招是勉力发出,他被对方的剑带偏,身形不稳,这一刀砍出后,张俊仪只要能避开,那么戚雄威周身就门户洞开,这正是反击的好时机,可惜张俊仪选择了挡下这刀。

他被对方那一刀震得手臂发麻,惊骇之下更加恼怒,呼喝一声,剑势如水般喷洒而出。

戚雄威也知刚刚在鬼门关走了一圈,暗道侥幸,也不敢再托大,紧守门户,伺机出刀。

武当派弟子齐声叫好,要师兄好好教训教训戚雄威。

王聃陈文合紧盯战局,只有林庚叔在一边如有隐忧。

郭阳凑上来说道:“三哥,这个武当弟子好像还可以。”

林庚叔道:“心太浮了,戚香主招式中有好几处破绽,这个张俊仪一心抢攻,白白错失良机,不过戚香主刀法倒也娴熟,每每露出破绽,马上就能盖住。”

郭阳武功修为不如他,看不出这许多,口中啧啧有声,道:“想不到张真人竟教出了这样的徒子徒孙,实在可悲啊。”

林庚叔道:“这些人的年龄,比张真人徒孙还小一辈呢,怎么能是张真人教出来的,别胡说八道。”

他们说话声很小,张俊仪戚雄威固然听不见,王聃陈文合也一心观战,倒是有个耳尖的武当弟子,听到了“张真人”三个字,朝二人这边瞪了一眼。

郭阳道:“那小哥好像听到我们说什么了。”

林庚叔对王聃说道:“王教主,赶紧罢手吧,武当派和你们从无过节,不要因为一点偏见就结仇。”

王聃也觉得今天已经挫了武当的锐气,金蝉教也挣够了面子,当下喊道:“戚香主,张少侠,就请罢手吧!”

喊了三声,二人却没有丝毫罢手的意思。

戚雄威本要回话,刚一张嘴,被张俊仪一剑划破前襟,他大怒,反刀相击,誓要把他再败于刀下。

王聃道:“你也看到了,我叫不住他们,干脆就让他们打吧,他们无冤无仇的,也不会下死手,左右不过是败一个。”

两人又斗了二十多招,张俊仪脚步逐渐乱了,眼看已露败象。

林庚叔看准时机,忽然跳入场中,双掌对着两人兵器拍出,张俊仪戚雄威齐齐歪向一边,林庚叔身形快转,双掌分左右再击,这一击却是隔空打出,把二人逼退。

戚雄威正打得兴起,忽然被人打断,见是林庚叔出手,惊怒之下也有些佩服,反观张俊仪脸色煞白,一双眼要冒出火来。

“戚香主,张少侠,两位势均力敌,我看不用再比了,今日之事都因我们一时冲动,冒犯了武当派诸位,林某给诸位赔不是了。”林庚叔向张俊仪及武当诸人作了个揖。

张俊仪知道自己要败,对方这么做已经是给自己留面子,但是武当派今日连败两人,早就没面子了,还需要他留?

王聃也道:“对对对,是我们不好,没有尽到地主之谊,还请武当派诸位少侠海涵。”

张俊仪看看戚雄威,又看看王聃,道:“好,金蝉教的本事,我们见识了,武当派今日算栽了,他日定当再上门讨教!”

说罢收剑,领着众师弟走了。

戚雄威道:“你怎么好端端的来阻止我,我还没打够呢。”

林庚叔叹道:“你们今天做的确实过分了,武当派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羞辱,他们一定会再找人来讨回场子。”

戚雄威意气风发的道:“来就来,怕个什么鸟,武当功夫也不过如此!”

林庚叔暗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武当派真正的高手你还没见过。”

陈文合笑道:“不管怎么说,今天让那群小道士铩羽而归,也让他们知道知道,江湖之大,不是只有他武当一家。”

戚雄威道:“不错,老子就是看不惯那群人目中无人的样子,再来,我就再教训他们一次。”

王聃也十分得意,道:“不过他们说的那个葛大通,我们还是要留意一下,陈香主你马上派人去查。”

被武当弟子这么一搅,林庚叔和王聃的谈话也就被迫终止了,晚间他再找到王聃,王聃却一直拿话来搪塞,跟陈文合一唱一和,还有戚雄威,说起白天的战绩是滔滔不绝,林庚叔连话也插不上了。

次日,他又去了那个收留难民的村子,见到了宗正。

宗正本为去武昌府看曹文远,因为听说了金蝉教做的好事,就想来这看看,现在已经看到了,就盘算着何时离开。

林庚叔把昨天金蝉教里发生的事和他说了,问他怎么看。

宗正想了想,道:“武当派不会善罢甘休,金蝉教的实力远不如武当。”

林庚叔又和他说了葛大通的事情,宗正道:“这两天有些陆陆续续来的难民,你说那个葛大通,会不会像上次那两个贼一样,混在难民里?”

林庚叔道:“不无可能,可是我们谁也不认识他啊。”

宗正道:“我帮你留意一下吧,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

林庚叔笑问:“你不是要去武昌府吗,什么时候动身?”

宗正道:“不差这一两天。”

接下来的三天,宗正一直在村子里转悠,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

他坐在土堆上,望着村子发呆,忽然听到有人声喧闹,他循着声音走过去,眼前站着一圈人,围着一个哭泣的姑娘。

宗正听得分明,那姑娘就是晶晶,他分开人群,只见晶晶坐在地下掩面哭泣,他走过去扶起晶晶,问她怎么回事,晶晶只是躲在他怀里大哭。

他见晶晶衣衫不整的样子,心中咯噔一下,围观的人中有人说道:“小伙子,这姑娘是你什么人啊?”

宗正道:“她,她是我妹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真是畜生啊,可怜了这小姑娘!”

“我们听到有人喊,就过来了,没想到,唉……”

“那人见到我们来了,就吓跑了,他刚走你就过来了。”

宗正大概猜到是什么事了,他安慰了晶晶几句,把她带回住处,刘氏并不在屋中,晶晶哭了半晌,才说出实情。

原来她去村子外小解,刚解开衣服,就有一个男人冲了出来,把她推倒在地欲行奸污。

她大声呼救,引来了其他村民才得以保身,那个男人见有人来也吓跑了。

宗正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由晶晶搂着。

他心里在想,这些难民背井离乡逃到这里,虽然有金蝉教救济,但毕竟人多,金蝉教每次给的食物也不算多,只能勉强吃饱,何况村子里住的男人不是几岁十几岁的小孩,就是五六十的老汉,路都走不稳,怎么还有这个心思?

宗正忽然想到了葛大通,难不成他真的混入了难民里面?

如果真是,他已经逃了,该去哪抓他?

宗正去了金蝉教,见到林庚叔,把这事告诉他,对于晶晶险些被侮辱的事,他说得较委婉,林庚叔也能听得明白。

“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林庚叔叹道。

宗正道:“什么事?”

林庚叔道:“金蝉教做的这些事固然是好事,但你想那些难民们,果真都是难民吗,就像你之前遇到的那两个盗贼,他们不就是乔装成难民,混进村子的吗。”

宗正道:“可这种毕竟是少数吧,一个难民村子,能有什么给他们惦记的。”

林庚叔反问:“那晶晶的事呢。”

宗正哑口,林庚叔道:“葛大通是武当派一直在追杀的人,如果他真的假扮成难民混进村子,那还真不好找,如果那些不法之徒全都这么干,那这难民村岂不是要变成恶人村了。”

宗正道:“那怎么办?”

林庚叔想了想,道:“你跟我去见王聃,我们得把这事跟他说明白了。”

王聃听说这件事后非常惊讶,先是两个惦记他金蝉教宝物的贼,现在又来一个采花之徒,难不成我这一片好心就要办坏事了?

对于林庚叔的分析,王聃等人也觉得有道理,可该怎么办,林庚叔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总不能把那些难民全部赶出去。

陈文合提议,干脆不再收容难民了,就限定这么多人,这样不仅可以减轻金蝉教的负担,还能规避类似的事件再发生。

再没有更好的办法之前,这似乎也是唯一的办法,林庚叔也觉得可行。

宗正问道:“如果那些来投奔的难民来了之后,不愿意走怎么办,毕竟金蝉教收留难民的善举已经传出去了,只怕他们不会轻易离开。”

这倒也是个问题,王聃一片善意,只怕也不忍心拒绝那些人。

众人一筹莫展之时,忽有人来报,武当派毕骁求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