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白莲教

  • 惊鸿照影记
  • 孟半文
  • 3149字
  • 2022-03-18 19:50:00

林庚叔走到一棵香樟树下坐着,宗正也跟过去,道:“白莲教我略有耳闻,好像本朝太祖和它有些渊源?”

林庚叔道:“白莲教的源头,是佛教的净土宗,净土宗的祖师是东晋时的高僧慧远,他在庐山的东林寺建莲社,也叫白莲社,供奉阿弥陀佛,以期望往生西方极乐。”

宗正对白莲教的一点微末了解,这个教派似乎不是什么正道,但他没想到白莲教有这么久远的传承。

林庚叔接着向宗正讲述。

起初的白莲社只是佛教净土宗的一个小流派,真正变成一个教派组织,则是南宋时期,一个名叫茅子元的人。

茅子元是南宋初年人,相传十九岁便出家为僧,于绍兴年间创立了白莲教,并结合佛教经文,编写了《白莲晨朝忏仪》,正式开始传教。

早期的白莲教曾一度遭到官府禁止,茅子元也曾被流放,但白莲教教义简单,通俗易懂,因此信徒逐渐增多。

到了南宋末和元朝,白莲教发展至顶峰,庵堂遍布南北,其规模已能和寺庙道观相比。

由于长期流传,白莲教戒律逐渐松懈,也因为信徒众多,人心不齐,很多人借着白莲教的名义,勾结豪强官府,欺压百姓,成为地方恶霸。

元末时,白莲教出现分裂,从此宗派林立,有的供奉阿弥陀佛,有的则供奉弥勒佛。

荆州府的这个金蝉教,供的就是弥勒佛。

而之前宗正所盯上的那两个贼,要偷的,就是金蝉教庵堂里的一尊二尺高的弥勒佛金像。

也就是从元朝开始,白莲教的教主被称为“明王”,后世奉茅子元为第一任明王。

宗正道:“那本朝太祖和白莲教又有什么关系?”

林庚叔道:“元末天下大乱,义军四起,有一支崛起江淮一带的义军,他们头扎红巾,打着红旗,所以被称为红巾军,红巾军的首领韩山童,刘福通,就是白莲教人,韩山童是白莲教的一任明王,我朝太祖,当时就在红巾军中,后来韩山童兵败,他的儿子韩林儿继任明王,再后来的事,你也知道,是朱元璋得了天下。”

宗正道:“这么说,我大明开国,还有白莲教一份功劳。”

林庚叔道:“事实并非如此。”

由于朱元璋曾接触过白莲教,深知白莲教的势力与煽动性,建立大明之后,曾在全国禁止白莲教活动,严禁民间结社供奉,命各地官府搜查白莲教庵堂,将其尽数捣毁,白莲教徒,或被遣散,或被关押充军,有反抗的就地格杀。

白莲教经过元末战乱后,本就势力大减,再经朱元璋这一禁,几乎接近灭绝,终洪武一朝,民间不见白莲教踪迹。

可朱元璋并不知道韩林儿还有个儿子,叫韩维英,他接过明王之位,带着白莲教仅剩的一些头脑,东躲XZ了三十多年,直到朱元璋驾崩,朱允炆继位。

朱允炆登基后,主要的精力都用在了削藩上,逼得燕王朱棣造反,朝廷和朱棣打了几年的仗,因此朱允炆在位四年,没有顾得上白莲教,白莲教也终于有了喘息之机。

等到朱棣继位后,由于洪武朝的打压,民间再也看不见白莲教活动,所以朱棣也就没再把白莲教放在心上。

正是如此,才有今日的明王韩维英,才有林庚叔的这趟荆州之行。

宗正感慨道:“想不到白莲教的传承竟会如此跌宕。”

林庚叔道:“世人对白莲教误会太多,历史上,我白莲教徒确实造过几次反,可那都是被逼无奈,普通老百姓,但凡日子还能过得下去,谁会想着去造反,金蝉教的行为你也看见了,王聃用自己的资产,收留这些难民,给他们房子住,给他们一日三餐,这就是我白莲教历来的传承,虽然白莲教传到现在,很多地方已经变了,但为民做善事这份心却从来没有变过。”

宗正看着眼前那数百座房屋,忽然开始钦佩起白莲教来。

这世上悲苦之人何止他一个,白莲教所为,正是团结这些穷苦之人,相依为命,相互取暖,只要能活下去就好。

宗正觉得他这趟荆州来得有点幸运,否则他不会知道还有一个传承数百年的教派,它并没有被人遗忘,它就像一颗种子,播在了穷苦百姓的心里,十年,百年,只要给这粒种子一些阳光,一点雨露,它立马就会破土发芽。

“有机会,我倒想见一见你们这位明王。”宗正说道。

林庚叔笑道:“好啊,此间事了,你不妨跟我一起去山东青州。”

宗正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白莲教既然是朝廷严令禁止的,那私下活动必然是极为隐秘的,从金蝉教所在就能看出,林庚叔告诉他这些,不怕走漏消息?

对此,林庚叔的回答十分真诚:“从那天在庙中,我就看出你不是坏人,这次和你第二次相见,颇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宗正道:“那你来荆州的目的是什么。”

林庚叔面有犹豫,宗正道:“如果不方便说就当我没问。”

林庚叔道:“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奉明王之命,来荆州找王聃,希望他能率众重新归于白莲教门下。”

宗正道:“这是为什么,按照你所说,你们白莲教分裂出去的宗派很多,而且时间都很久远了,还有这个必要吗?”

林庚叔道:“其实明王并没有这个意思,这件事,是我和三妹劝他这么做的。”

宗正道:“三妹是谁?”

林庚叔笑了,尽管他的笑还是让人很不舒服,但这一次的笑容,脸皮不再那么僵硬,也没了紧绷的感觉,转而代之的是一种柔和,像是一池春水中荡起的涟漪。

“三妹是我的未婚妻,在我们那,都管她叫三姐,我比她大,所以叫她三妹,有机会你去青州,我给你引见。”

二人又聊了片刻,林庚叔问起宗正有没有家室,可有心上人,宗正搪塞几句,反问他武功。

林庚叔对宗正的武功极为佩服,他们又互相讨论些武学,不知不觉日头已经正午了。

直到林庚叔的肚子咕咕叫,二人相视一笑,林庚叔作揖告别。

王聃为林庚叔和郭阳设了一场接风宴,宴上陈文合,戚雄威作陪。

自从林庚叔来金蝉教后,双方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细聊,饭后,王聃邀林庚叔去庵堂礼拜了弥勒佛,然后引至会客厅说话。

王聃问了些青州白莲教的近况,又向明王韩维英问了好,双方话语你来我往,不多时就过去了一个时辰。

林庚叔喝了几口茶,清清嗓子,道:“王教主,二位香主,林某此来,是有要事和几位相商。”

终于进入正题了。

王聃收到林庚叔的信后,就和陈文合戚雄威在一起讨论过,林庚叔所代表的,是白莲教正宗。

而金蝉教却是脱胎于白莲教,至今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间,从未和山东白莲教人有过来往,这次林庚叔突然来信,要来拜访,三人奇怪的同时,还有些莫名的担忧。

“大家都是同门,不必客气,林三弟有什么话就直说吧。”王聃知道林庚叔在白莲教里,人称“三哥”,而他年龄比林庚叔大,所以叫他一声“三弟”。

林庚叔缓缓的看向陈文合,戚雄威二人,道:“大家都知道,我白莲教传承了几百年,曾一度香火鼎盛,无奈到了元朝,信徒太多,教徒太广,善恶不一就不说了,还把白莲教给分裂成了好几个教派,以至于到现在,各教派之见互不统属,供奉信仰不同,而各教派的人良莠不齐,作恶为害的也常有发生,明王每每想到此处,都觉得愧对先贤……”

三人静待下文,林庚叔接着说道:“所以,明王决定,要把分裂出去的各教派重新收回白莲教,一来可以壮大我们自家声势,二来可以把那些害群之马全部清出去,维护我白莲清誉。”

三人多少有点意外,他们曾在一起讨论过林庚叔来的目的,但万万想不到,竟然是要来收编他们。

戚雄威性子最直,道:“谁不知道白莲教分支众多,如果全部收拢在一起,只怕会有上万人,到时候我们该听谁号令,听你们明王的吗。”

郭阳也是个直性子,当即顶了回去:“戚香主这话什么意思,白莲教向来惟明王之命是从,你们当初从白莲教分裂出去,对得起明王吗?”

这两人都生得人高马大,说话声中气十足,要是站在一起,活脱脱一对门神。

林庚叔喝道:“郭阳,过分了!”郭阳悻悻的退到一边,一脸的不服气。

陈文合缓缓说道:“金蝉教离开白莲教已经二十年了,这二十年来,明王可从未过问一句,大家都是白莲弟子,不管走到哪里建庵结社,那都是传播白莲教义,度人向善,如今从白莲教分出去的教派遍布各地,庵堂四立,这正是重回白莲教鼎盛的时候,明王该支持才对,现在却突然要收编我们,明王此举可着实令人费解。”

陈文合说话轻声轻语,颇有些女气,却条理清晰,不卑不亢,与戚雄威就像是一刚一柔,难怪王聃会重用这二人。

林庚叔早知道此行不会那么顺利,他还要再说话,却见一个金蝉教徒走了近来,向众人见了礼,走到王聃面前,道:“教主,武当弟子求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